「因為您是聖人境的強者啊,聖人境能夠滴血重生,您的鮮血自然也是能夠救人,而且,我在你身上還感覺到了龍族的氣息!」紫電鳥臉上露出一絲疑惑,想不通這個人類這麼強大,為什麼會問他這種問題。

「聖人境?」洛天眉頭一皺,他之前便是聽楚辰說過修鍊的等級,不過卻是一直沒有在意,此時,聽到紫電鳥說自己是聖人境,洛天不由的有些疑惑起來。

「您怎麼在這種地方,而且還與蠻族生活在一起?」不等洛天繼續詢問,紫電鳥的聲音便是再次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心神一震。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人族

「那我應該在什麼地方?」洛天開口,目光之中帶著疑惑看向紫電鳥,不知道紫電鳥到底在說什麼。

「你是人族,怎麼會跟蠻族生活在一起,看樣子相處的還很融洽?」紫電鳥同洛天解釋起來。

「人族?」洛天看了看自己的身軀,同楚辰的確是相差了太多了,不過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就是連自己叫洛天,都是剛剛想起來的,哪裡會知道其他的事情。

「請您救救我的孩子!」紫電鳥沒有繼續開口,而是將目光放到了地面之上那兩隻奄奄一息的幼雛身上,目光看向洛天,眼下也只有聖人血才有可能救下他的兩個孩子。

「好!」洛天還有很多問題要問紫電鳥,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用楚辰的骨質長槍,割破了手腕,湧出了兩道金色的血箭。

「吼……」在兩道血箭衝出的一剎那,陣陣的龍吼之聲,便是在金色的血液之中升起,強大的威壓讓楚辰變色。

楚辰本身的血脈就非常驚人,但是在洛天這兩道血箭升起的一剎那,楚辰便是感覺自己的渾身上下都是沸騰起來。

紫電鳥更是有些不堪,匍匐在地上,身軀顫抖,但是雙眼之中卻是露出強烈的激動之色。

在紫電鳥期待的目光之下,洛天的鮮血,灑在了兩隻紫電鳥的身上,融入進兩隻紫電鳥幼雛的身體之中。

「轟隆隆……」下一刻,兩隻紫電鳥幼雛的那小小的身體之中,便是響起了陣陣的轟鳴之聲,身上本來禿禿的沒有幾根羽毛,開始緩緩的生長起來,緊閉的小眼睛也是緩緩的睜開,隱約間能夠看見,雙眼之中有金色的閃電劃過。

金光四起,不同於紫電鳥那渾身紫色的羽毛,兩隻幼雛,在長出了紫色的羽毛之後,竟然緩緩的轉化,變成了渾身金黃色。

「血脈提升了!」紫電鳥雙眼之中露出激動之色,看著洛天,眼中露出感激之意。

「吱吱……」兩隻小紫電鳥,緩緩的站起身來,渾身金光閃閃,笨拙的來到了紫電鳥的身前,在紫電的身上輕輕的磨蹭著。

紫電鳥龐大的雙眼之中露出感激之色,目光看向洛天,他沒想到此次竟然因禍得福,讓自己的兩個提前破殼而出的孩子,不但沒有夭折,血脈之力還提升許多。

「這蠻族大陸,主要生存的便是蠻族,也就是你身旁這樣的巨人,而你是人族,與遠古巨人並不屬於同一族,也許是這南嶺閉塞,讓這裡的蠻族並不知道人族的存在吧!」紫電鳥似乎是看出了做為人族的洛天發生了什麼變化,開始詳細的為洛天解釋起來。

「我曾經飛到過蠻族大陸的最中央,蠻荒殿所在的蠻荒城,那裡才是整個蠻族大陸的核心,距離這南嶺相隔了千山萬水,強者雲集,不只有蠻族,還有其他種族,不死族,羽族等諸多王族,都有強者呆在蠻荒城中,當然也包括人族!」

「不過,整個蠻族大陸,有兩個種族最弱勢,一個是人族,另外一個便是我們凶獸一脈,我凶獸一脈實力弱的,會成為蠻族的食物,而人族,則是成為奴隸一般的存在!」紫電鳥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升起,讓洛天心中一震。

「不過,有壓迫就有反抗,人族雖然弱勢,但是長年的壓迫,讓人族異常的團結,最終反出了蠻荒城,自己居住在蠻荒城外,蠻族幾次攻打,都沒有將其打下來,最終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只要是人族出了人族統治的地方,就會受到壓迫,有的直接被擊殺,有的則是被抓到,直接成為了奴隸,這也是為什麼我看見你,與蠻族巨人相處的很融洽,很是驚訝的原因!」紫電鳥繼續開口。

「人族,我是人族?」洛天心中暗自嘆息,看了看身旁的楚辰,若是楚辰知道真相,會不會對自己出手!

「為什麼蠻族對人族如此仇恨,不是還有其他種族么,為什麼能夠和睦相處?」洛天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好像是人族曾經鼎盛之時,進攻過蠻族,人族的大能將蠻族的大能給擊殺了!至於其他種族,都是王族,在這蠻荒城中也僅僅是居住而已,他們的背後都是同蠻族一樣,有著一片自己的大陸,強盛無比,每一族都是不弱於蠻族!」紫電鳥知無不言,不斷回應。

一人一鳥,不斷的傳音,也是使得洛天對整個蠻族大陸有了一個徹底的了解決。

「所以,我勸大人你最好還是先離開蠻族,與我一同居住在這裡,等到我的兩個孩子成長起來,我帶你前往人族居住的地方!」紫電鳥臉上露出一絲敬畏。

聽到紫電鳥的話,洛天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他想不起來曾經的一切,不能確定紫電鳥說的真假,不過洛天已經相信了八成。

「兄弟,我們走吧!」楚辰看到洛天在那裡發獃,看了看紫電鳥,沖著洛天開口,有些不耐煩起來。

「嗯!」洛天點了點頭,沖著楚辰點了點頭,打算先與楚辰回到石寨,並且與紫電鳥約定,在自己需要的時候,希望紫電鳥能夠帶著自己找到人族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臨走前,紫電鳥給了洛天一根羽毛,說是只要需要自己,只要將羽毛點燃,自己便會出現。

楚辰將洛天放到了肩膀之上,大步朝著山嶺外跑去,至於紫電鳥,楚辰沒有想著擊殺,將其獵回去,石寨中有著一項不成文的規矩,打獵只能獵殺那些沒有開化靈智的凶獸,開化了靈智的凶獸,不能獵殺,修行不易,凶獸修行更是艱難,尤其是在這個以凶獸為食物的蠻族大陸,這條規矩,在石寨之中流傳了許久。

一路之上,洛天坐在楚辰的肩膀之上,心中沉思,思索著自己未來的路要怎麼走,這石寨是必須要離開的,畢竟自己不屬於蠻族巨人,而是屬於人族。

「當務之急,是想起過去的事情,我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洛天心中下了決定,等回到石寨,再在石寨之中打聽打聽一下,若是與紫電鳥所說的一樣,那麼自己就離開石寨,前往人族居住的地方。

兩人回到石寨之中,已經是傍晚,之前的孩子們已經回到了石寨之中,而石寨中的青壯年們則是聚集在了一起,一個個手中拎著石器和骨器,朝著石寨之外趕去,與洛天和楚辰走了個碰頭。

「楚辰!」看到楚辰回來,人們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之前聽說楚辰在南嶺山脈之中遇到了危險,石寨中的人們便是組織在了一起,打算前去營救。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楚辰臉上露出迷茫之色,看著那一個個緊張無比的族人。

「救你唄!」一名中年大漢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責備之色,看向身後幾個慘兮兮的小孩子。

「張叔,沒事了,我這不是回來了么!」楚辰臉上露出一絲憨笑,走到了人群之中。

洛天看著這些淳樸的巨人們,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並沒有開口。

一形人,朝著石寨之中走了進去,有說有笑,不過剛走進石寨,整個逐漸黑下來的天空便是震動了起來,一聲聲嘶吼之聲,在石寨的上空響起,讓石寨中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吼……」嘶吼驚天,一個身形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石寨的上空,龐大的身軀,捲動著黑色的星空。

「飛龍?」石寨中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在蠻族大陸,龍族一樣難以馴服,一般能夠擁有龍族當坐騎的人,都是身份顯赫。

「這個石寨的人聽著,給你們半個月時間,交出三千塊元氣石,若是不交,你們就沒有必要活下去了!」一道驚雷般的聲音在石寨的上空響起。

夜幕的籠罩之下,三十幾個強壯的身影,站在天空之上,一名中年人站在飛龍之上,沖著石寨的人們開口。

「是南嶺狂沙!」有石寨中的人們看到了天空之上,站在飛龍身上的身影,認出了這夥人的來歷。

「什麼!」石寨中的人們議論起來,目光中露出驚懼之色,聚集在了一起,緊張的看著天空之上的三十幾人。

「這位大人,三千元氣石,實在是太多了,我們這石寨也就二百多人,實在是湊不出來啊!」一名中年人臉上露出恭敬之色,看向天空中的人,大聲開口。

「嗡……」但是中年巨人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黑光閃動,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瞬間便是出現在了中年巨人的身前。

「噗……」中年巨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龐大的身軀,直接被黑色的光芒攔腰斬斷,身軀分成了兩半,鮮血大片的撒落在地面之上。觸讓人心驚無比。

「咔嚓!」石寨中的人們的雙眼瞬間便是通紅起來,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三十幾人,攥了攥手中的石器。

楚辰身軀顫抖起來,呼吸粗重,看向天空之中手持黑色長鞭的首領,將後背之上的骨槍摘了下來。

「不要動手,南嶺狂沙我們惹不起!」一名老者顫顫巍巍的攔下了楚辰。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南嶺狂沙

「二爺爺!」看到老人從人群之中走出,石寨中的人們臉上露出恭敬之色,老人是石寨之中除了族長之外,最德高望重之人。

老者面容蒼老,但是身體卻是依然健碩無比,有些渾濁的雙眼,看向天空之中的狂沙頭領,輕聲開口:「首領大人,我石寨之中就這兩百多人,三千元氣石的確很多,還請寬限我石寨幾日!」

「你個老東西,看在你這老東西的份上,就再多寬限七天,七天之後,若是交不出來,就滅族!」首領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沖著老者開口。

「好!」老者點了點頭,目光看向那名首領,答應了下來。

「不過,你們可不要想著遷徙走,整個南嶺只要我們狂沙盯住的人,沒有人能夠逃走,這點你應該是知道的!」首領聽到老者答應了下來,目光閃過一絲詫異之色,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屑,三千元氣石,別說這小小的石寨,對於他們狂沙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不過,上邊有命令,他自然也不敢違抗,否則這一個小小的石寨,他們這三十多人就能夠踏平了。

「怎麼敢,狂沙的大名,整個南嶺誰人不知!」老者顫顫巍巍,點了點頭。

「走了!記住別耍什麼小把戲,否則踏平了你們這小小的石寨!」首領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狂傲,拍了拍身下的飛龍揚長而去。

「張叔!」看著狂沙的人走了,石寨中的人們頓時圍在了那被狂沙首領擊抽斷的中年人的身龐,雙眼通紅。

「二爺爺,拼了吧!三千元氣石,對於我們來說,實在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根本湊不齊!」楚辰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恨意。

「是啊,咱們哪有怕死的,狂沙的人雖然強大,但是想要滅掉我們,也要付出代價!」石寨中的人們紛紛低吼,聲音震天動地,撞擊著手中的石器。

「等族長出關再說!」老者臉上露出一絲波動,隨後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聲音之中帶著無奈。

石寨是南嶺這一片,最底層的石寨,實力自然也不是很強大,其他的大點的石寨都是有著聖人境的強者,而他們石寨出了一個楚辰這個超凡境都要慶祝一下,可見石寨是多麼的弱小。

「楚辰,你跟我來!」老者背過身,朝著石寨的深處走了過去,聲音嚴肅無比。

「是!」楚辰目光一凝,跟在了老者的身後,龐大的身軀,朝著石寨之中一處石屋走去。

其他人則是開始為那名死去的中年人收屍,畢竟人死不能復生,中年人的實力不是很強,無法滴血重生。

洛天坐在楚辰的肩膀之上,目睹著這一切,這個中年人,洛天在昨天有過一面之緣,之前還與自己拼過一次酒,此時就已經死去,讓洛天心中頗為感慨。

殺機在洛天的心中慢慢的升起,目光看向狂沙遠走的方向,目光深沉起來。

「嗯?」洛天心中一驚,心中的某些東西彷彿被觸動了一般,坐在了楚辰的肩膀之上。

「怎麼了?」楚辰大步往前走著,猛然間感覺到自己的肩膀閃過一絲涼意,讓楚辰哆嗦了一下,沖著洛天詢問。

「沒事!」洛天搖了搖頭,目光看向前方的老者,三人進入到了一處石園之中,坐到了一張石桌旁。

「二爺爺,你找我什麼事?」楚辰臉上帶著不解之色,目光看向老者,開口詢問。

「楚辰,石寨要有大難了,你現在馬上離開石寨,回到清和城中!」老者一坐下就是沖著楚辰開口。

「南嶺狂沙的實力,想必你應該聽說過,之前有一個千人的石寨都是被其踏平了,連清河城主,也就是你的父親,都拿這幫匪徒沒有辦法,我石寨如何都抵擋不住狂沙的攻擊的!」

「我之所以答應了下來,就是想要給你留下逃走的時間,你帶著寨子中的幾個孩子走吧!」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舍之意。

「二爺爺,族長大人,他何時出關,他若是出關的話,應該會有辦法的吧!」楚辰開口,並沒有答應下來要逃走。

「即使大哥出關了,也沒有辦法!除非族長大人進入到聖人境,或許還有一拼之力,但是實在是太難了!」老者臉上帶著苦澀之色,目光看向石寨深處。

「老人家,你是說,那些狂沙流匪修為是聖人境?」洛天坐在楚辰的肩膀之上,開口詢問。

「恩,聽說那狂沙的老大,是聖人中期的實力,之前來的那個拿著鞭子的那個應該是老三,外號叫做黑蛇!」老者緩緩的開口,他們整個石寨就有兩個超凡境,這還是加上楚辰在內,另外一個就是閉關的族長了。

「聖人境?」洛天心中思索著,想到了紫電鳥說自己就是聖人境的實力,那樣的話,自己是不是能夠有一拼之力。

「逃不了的,我猜測那些狂沙的人現在已經將整個石寨封鎖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並不代表,洛天的腦子不好用。

之前那個首領黑蛇,眼中閃過的詫異沒有逃過洛天的雙眼,而且三千元氣石,洛天也是聽出了,對於石寨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明顯就是想隨便找個借口想要平了石寨而已。

「為什麼?」楚辰晃了晃大腦袋,同老者一起將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洛天將自己的看法,說了出來,隨後沉聲開口:「很明顯,這伙流匪就奔著石寨來的,看到石寨能夠拿出這麼多元氣,想要先拿到元氣石,再下手!」

「咱們石寨之前得罪過誰么?」洛天目光看向楚辰和老者臉上帶著詢問之色。

「得罪過誰?」楚辰和老者彼此對視了一下,腦海之中不斷的思索著到底得罪過誰。

石寨在南嶺呆了這麼長的時間,整個南嶺也不只一個他們這樣的石寨,要說沒有得罪過人,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不過因為爭搶獵物打起來倒是經常發生,不過卻也不至於到了滅族的地步。

「難道是他!」楚辰和老者兩人對視了一眼,龐大的身軀微微一震,失聲開口。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誰?」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實在是他來的時間太短了,並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

「蠻烈!」楚辰和老者同時開口,在說出這個名字之後,兩人便是沉默了下來。

楚辰低下了頭,身軀顫抖起來,沒想到蠻烈竟然會對他下手,他們可是親兄弟啊。

「唉……沒想到清和城主的兒子,竟然勾結狂沙!」老者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隨後目光看向楚辰。

「孩子,你走吧!回到清和城中,見到你父親,想必他不敢對你出手!」老者沖著楚辰開口。

「我不走!」楚辰目光深沉到了極致,若是自己現在就走了,那麼很有可能狂沙會將怒火發泄在石寨的身上,這是楚辰不願意看到的。

洛天心中一動,看到楚辰眼中的堅定,心中好像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般,輕輕的點了點頭。

「兄弟,你走吧,你的目標很小,想必沒人會注意到你!」楚辰沖著洛天開口,不想將自己因為洛天得罪蠻烈的事情說出來。

「我的命是你救的,我怎麼會走!」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同楚辰對視在一起。

「你忘了,那個巨猿的事了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中雖然不太肯定自己是什麼實力,但是聖人境應該還是有的。

「對啊!」楚辰一拍大腦袋,猛然間想起了洛天之前一拳轟爆一名超凡境的巨猿的事情來,那樣的實力,最差應該也是聖人境了。

「走吧,我們去會會那些狂沙!」洛天拍了拍楚辰的肩膀,臉上下意識的露出自信之色。

「好!」楚辰臉重重的點了點頭,沖著老者開口:「二爺爺,我出去看看狂沙的人到底走沒走!」

「千萬要小心啊!」老者目光之中露出擔憂之色,不知道為什麼楚辰突然之間如此信心大增。

「放心吧,不會有事!」楚辰點了點頭,帶著洛天朝石寨之外走了出去。

兩人剛剛走出石寨,楚辰的腳步便是放慢了下來,雖然不知道狂沙的人到底埋伏在哪裡,但是楚辰卻能感覺到在自己走出石寨的一瞬間,一股危感便是衝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走吧,往東走八百丈,那裡有一個!」洛天輕聲開口,腦海之中則是瞬間看到了躲在那裡的一個巨人,身上的氣息,壓制到了極致。

「嗯!」楚辰點了點頭,朝著洛天所指的方向走了過去,而那個方向,正是清河城的方向。

「還真的打算逃走,看來首領說的沒錯啊!」八百丈外,一名巨人,臉上露出冷芒,看著朝著他走來的楚辰,至於洛天則是直接被他給忽略了。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楚辰也是感覺到了,的確有一個人,藏了起來,不過具體位置在哪裡,楚辰卻是依然沒有發現。

「要不要先殺一個?」就在楚辰不斷的尋找著那個藏身之人的時候,洛天的聲音,在楚辰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血洗悍匪

「殺!」聽到洛天的話,楚辰臉色一正,事到如今,唯有一拼,或許能夠搏出一線生機,他已經將所有的賭注都壓到了洛天的身上,賭洛天的實力,能夠抗衡整個狂沙,不得不說,這是一場豪賭,將石寨所有人的生命賭在了洛天的身上。

「好!」洛天從楚辰的肩膀之上跳了下來,目光看向那名狂沙流匪藏身的方向。

「嗯?」看到洛天那瘦小的身影,那名流匪眉頭微微一皺,之前還真沒仔細觀察洛天。

此時看到洛天看向自己,流匪的眼中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心中暗自震驚。

「他發現我了?不可能,我隱藏的很好,就連同樣是超凡境的強者都不可能發現我,那個小侏儒又怎麼可能發現我!」流匪心中暗自思索,目光看向洛天。

不過,就在流匪思索之間,洛天便是運轉了全力,腳下蹬地,朝著流匪的方向飛奔了過來。

「好快!」楚辰臉色一震,看到洛天一瞬間便是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失聲開口。

洛天如今只知道動用肉身的力量,只能簡單的揮拳攻擊,但是即使如此,卻也是強大無比,那名超凡境的流匪,還在思索洛天到底是怎麼發現自己的,洛天已經到了他龐大的身軀龐,簡簡單單的一拳轟了出去,轟擊在了那名巨人的身軀之上。

「咔嚓……」轟鳴四起,簡單的一拳,卻是蘊含著強大的力量,那名狂沙的流匪眼中還帶著疑惑,隨後便是換成了驚恐,整個人被死亡的氣息所籠罩,轟然破碎,化成了一團血霧,撒在了地面之上。

「是誰!」人影閃動,在那名狂沙流匪死去的一瞬間,轟鳴之聲,便是響了起來,一道道健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和楚辰的視線當中。

「果然沒走!」楚辰臉色一冷,目光看向那一身黑衣的狂沙首領,將骨制長槍拿了出來,緊緊的攥在了手中打算搏命。

洛天小小的身軀站到了楚辰的身前,身上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氣勢,讓楚辰那緊張的心情沉澱了下來,洛天的身形雖然弱小,但是此時,在楚辰的眼中卻是彷彿一座大山一般,彷彿只要有洛天在,便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

「你是誰?」流沙的三首領黑蛇眉頭微皺,看著身材與他們不成正比的洛天,開口詢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