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元的眼神深處卻是閃耀著道道寒芒。

「恭喜這位小兄弟獲得心境意志第一名,請問你是哪個學校的學生,如何稱呼?」

凌雲市一號直接開口,威嚴宏亮的聲音響徹全場,明顯是要給紀玲瓏長臉。 「三中,王宇。」

貓系甜妻:陸少你矜持一點 王宇淡淡地說道。

「不錯不錯,很不錯。 兵王傳奇 十八層對心境意志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三中的,怪不得,紀老師的學生,不簡單啊!快來登記下!」

……

「好了,下面進行第二項,悟性測試。為公平起見,悟性測試,是由凌雲市官方最新出土的玄級上品武技石碑,尚未有任何傳播。現在請蘇玄大師將武技石碑展示!」

蘇玄微微一笑,手中光芒一閃,一塊兩人高,散發著古老氣息、包著一層帆布的石碑,便出現在他的手中,重愈千斤,但在他的手中卻恍若無物。

將石碑放到擂台的中央后,蘇玄開口道:「這套武技是融入在石碑銘刻的圖案中,雖然只是玄級上品的武技,但卻很是巧妙,共有七十二招。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能領悟出多少是多少。十分鐘后,先報領悟了幾招,然後從少到多開始演示檢查。領悟同樣多招式的,則看誰演出的戰鬥狀態更高。好了,都在台下觀看,現在開始!」

「嗤!」

蘇玄直接掀開石碑上的帆布。

頓時,整個演武場,千餘名年輕人都圍向前去。

雖然虛擬投影也將石碑的影像呈現在擂台上,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看到實體感覺肯定更好。

「唰唰唰……」

片刻之間,一道道身影便到了距離石碑最近的擂台邊緣,陸南天、荊無心、陸風、葉寒行以及境界高實力強的年輕人瞬間便搶佔了最前方的位置。

王宇卻是動都沒動,目光遙遙鎖定石碑。

只見石碑上橫八豎九銘刻著七十二個圖案,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人有獸……

均是寥寥數筆勾勒,卻是極為形象。

本來心態很是隨意的王宇,在看到種種圖案的瞬間,眼神竟是猛地一亮,綻放出一道璀璨的晶芒,這是……低級的玄級上品武技?開什麼玩笑!

僅僅是刻痕間流淌的道韻,以及那看似簡單隨意,但卻刻畫出精髓的圖案,就是王宇都感覺望塵莫及……

這絕對是出自真正的大能之手!

「嗡!」

就在王宇眼神震驚,強悍的神魂感知也情不自禁融入到石碑中的時候,他的心神陡然一震,一道道金色的符文竟是出現在他的視線中,如同飛舞的金色蝴蝶,練成一串,飛入了他的眉心,進入腦海空間繼續盤旋飛舞,不斷組合。

「八九玄功!」

最終竟是出現四個金色的古字。

「幽通、驅神、擔山、禁水、借風、布霧、祈晴、禱雨、坐火、入水、掩日、御風……」

接著一個個字眼出現,不斷組合成型,變成一些讓王宇震驚至極的神通術法之名。

「時間到!」

就在此時,一道威嚴宏亮的聲音響起。十分鐘的觀摩領悟時間結束,蘇玄拿著帆布就要再次將石碑罩起,但異變陡生,「嘩啦」一聲,巨大的石碑竟是瞬間如同玻璃器皿四分五裂,碎成一地,接著竟是在眾目睽睽下化成了齏粉般的碎屑,彷彿石灰……

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驚呆了。

蘇玄都是瞠目結舌。

「風化?」有人弱弱地說道。

「蘇大師,這……怎麼回事?」

「我也很奇怪……看來年代太久,石頭都能腐朽?今日太陽有點大,或者是眾人探查的念力聚沙成塔……內部本就崩潰的它承受不住?可惜了……剛剛出土,還沒來得及好好研究下呢,它傳承的武技雖然低級,但年代久遠,傳承的方式也值得研究,沒想到竟然就這麼壞掉了……罷了,所幸,全場千餘名天才看到,繼續吧……」

蘇玄說道。

另一邊,王宇眼神中的晶芒緩緩消散,貌似有點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蘇玄同志是個好同志啊……」

在莫元主持,讓所有參悟的少年報出自己領悟招式的多寡開始登記的時候,王宇暫時壓下內心的激動和驚喜,趕緊憑藉腦海中的印象,去領悟出蘇玄所謂的玄級上品武技,至於其真正的傳承絕學,等回去再好好研究。

八九玄功,僅僅是知道這名字便讓王宇驚呆了……

那可是傳說中道家的第一護法神功!

「領悟十招以下的就不用報了,領悟十招到二十招的,請舉手,依次報出具體招數。」

莫元一句話便淘汰掉一多半的領悟者。

很多人只是領悟到幾招而已。畢竟只有短短十分鐘的時間。

十招到二十招的,有四十多人舉手。 我的武魂特別多 很快便依次報出自己具體領悟了多少招,先行登記完畢。

「領悟二十招到三十招的請報名!」

這次只有五人起身舉手,分別報出了自己領悟的具體招數和名字。

「厲害啊!陸風竟然二十九招!」

「牛逼爆了……」

「還有很多沒報數的,更厲害的應該還在後面吧?!」

「沒幾個了,沒報數是沒領悟到十招啊,你當都是天才啊!」

「領悟三十招到四十招的,請報名!」

嘩!

讓眾人驚駭的是,竟然有三十多人起身舉手。

「真是大時代來臨,天才雲集啊!」

起身的三十多人絕大多數都是來自各大中學天才班的學生。

百里晴雪、孫穎、葉寒行、荊無心等天才赫然便在三十多人當中。

孫穎32招!

百里晴雪38招!

葉寒行36招!

荊無心39招……

一道道目光,在這一刻均是看向了兩個人。

陸南天和王宇!

上一項測試,兩人便是最後的競爭者。這次到了現在,兩人都沒報數,陸南天毫無疑問肯定是超出了四十招,王宇難道也超出了四十招?

到現在不少人都知道王宇內土生土長的三中學生,沒有天才班空降的天才前,他是凌雲市第一學霸!

所以……

他超過四十招的可能極大!

陸南天也看向王宇,嘴角勾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自信十足。

「四十招到五十招的,請報名!」

陸南天端坐不動,眼神出現一抹戲謔,他認為,王宇肯定要起身了,但足足等了幾秒鐘的時間,王宇卻是沒有起身……

「五十招到六十招,請報名!」

陸南天瞪著王宇。

王宇依舊不動。

他很不情願的起身,難道這小子超越了六十招?怎麼可能!他對自己的悟性信心十足,怎麼可能不如王宇?難道王宇沒超過十招?也不太可能啊…… 「我領悟了五十六招。」

陸南天本該傲然地說出這讓全場驚艷的數字,但此刻,王宇的沉默,卻是讓他傲不起來。

莫元同樣臉色不好看,繼續問道:「六十招到七十招的,請報名!」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王宇。

王宇眼神淡漠,雖然是看著莫元,但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什麼情況?」

「該不會是七十二招全領悟了吧?」

「要不要這麼牛逼?我覺得更大的可能是十招以下吧……」

不少人變得不淡定了。

「領悟七十以上的,請報名!」莫元再次說道。

「我,王宇,七十二。」沒有任何猶豫,王宇直接起身,淡淡的聲音,響徹全場。

彷彿說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說完便直接坐下,看都沒看臉色難堪的莫元和陸南天。

這種態度,無疑是赤果果的無視,或者說藐視!

今日的王宇,讓百里晴雪和孫穎都感到一絲異樣,他的神色平靜淡漠,眼神深邃,不經意間更是散發著一股睥睨的氣息,讓兩人都出奇的安靜下來,也跟著沉默著。

七十二!

全場看著王宇的眾人,表情不一,有懷疑,有震驚,有崇拜,有驚艷,有嫉妒,有仇視……

就是孫穎和百里晴雪都有點震驚。

雖然知道王宇很強,但也沒想到會強到如此程度。

「呵呵,全部領悟?這位同學可真是厲害!等下演示的時候可不要出問題,那樣的話,成績可是要作廢的。」

莫元微笑著,陰陽怪氣地說道。

王宇看了一眼莫元,便收回目光,沒有理會,但那淡漠的眼神,卻像是在看白痴一樣……

「現在開始演示。所有十招以上的,全部登台,同時開始演示。」

臉色變得異常難堪的莫元,急忙轉移注意力,直接宣布。

領悟到十招以上的,包括王宇在內,總共也就百人不到。

很快便全部登場。

在莫元的口令下,開始演示,先是一到二十招,雖然眾人的姿勢出拳或者出掌均有很大差異,但爆發出的威能,蘊含的力量運轉,卻是大同小異,顯然沒有人謊報。

很快便到了四十招,百里晴雪、荊無心等人也紛紛演示到自己領悟的極限,下台而去。

台上只剩下一身紅袍看起來極為喜慶的陸南天和王宇兩人。

實際上,從一開始兩人便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陸南天一招一式的姿勢都很優美瀟洒,而王宇的姿勢卻是簡單直接,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似乎是各有特點,難分軒輊,但在高手的眼中,高下其實不用演示到最後就已經能清楚地看出。

大道至簡。

任何武技招式,領悟其精髓越深刻,施展出來便會越簡單,直至出神入化!

沒有任何懸念,止步五十六招的陸南天,眼睜睜地看著王宇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地打到七十二招結束。

「這悟性……」

「大神啊,真沒想到,我們竟然跟這樣的大神一起歷練過!怪不得霍青等人都被虐……」

「真強!兩項第一了!陸南天號稱凌雲市百年不遇的全能天才,竟然都被比下去了!」

「僅僅是比下去還好,這特么分明是絕對的碾壓!」

短暫的安靜后,嗡嗡的議論聲爆發。

今夜,本該屬於陸南天裝逼的時刻,前兩局卻是被王宇璀璨的光芒碾壓成渣。

「不過才開始罷了。」

陸南天神色很冷,年少輕狂的他,刻意裝逼的淡定從容,實在是裝不下去了,崢嶸盡顯,看向王宇的眼神充滿戰意。

第三項,眼力測試,緊接著開始。

這項測試是由百花谷的執事主持,這位女道姑,年紀略大,但卻風韻猶存,提著一大盆的花瓣出場,揮手間,便如同天女散花,落英繽紛,花瓣飄舞,盤旋飛舞,起起伏伏……

真實的花瓣有多少?真元凝成的花瓣有多少?

不同顏色的數量,落地的數量,消失在空中的數量,被攝入手中的數量……

所有的一切都要在短短几秒鐘內捕捉到。

任何具體的信息都成為考校的標準。

每人將自己的答案寫在一張紙上,統一交上去。

三谷四宗五門以及凌雲市一號蘇玄,共十三人快速統計,跟百花谷執事給出的答案對比,判出成績。

參加這項測試的只有四十六人。

很快便出了結果。

自信滿滿的陸南天,在看到所有裁判的目光都看向王宇的時候,心中便咯噔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