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玉靈芝對他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但對凌宇而言卻是無所謂的東西,要不然他也不會在得到這東西之後把把它放置在倉庫之中。

他壓根就沒有想過自己要把這千年的黑玉靈芝吃了,原本想的是分給巾幗武道社的那幫娘子軍,幫助她們提升修為,沒想到還沒來得及這麼做,這東西便失竊了。

事到如今,他寧可不要了這東西,反正只要不便宜了古雲飛就行,所以他決定對毒叟下手。

看著凌宇朝著他走了過去,毒叟心裡有點慌了,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範圍。 「別過來!你再往前走一步,我真的把這千年的黑玉靈芝扔下去啦!」

毒叟手裡只有這一樣東西可以威脅凌宇,現在這黑玉靈芝便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扔吧,這東西反正我就沒想過要用來給自己,只要不便宜了古雲飛那王八蛋就行。」

凌宇根本不受他的威脅,昂首闊步,繼續往前走了幾步。

毒叟徹底慌了,他沒想到在所有人眼中都視作稀世珍寶的千年黑玉靈芝在凌宇的眼裡彷彿就跟一泡臭狗屎似的,居然根本不當一回事。

「兄弟,咱們有事好商量,別這樣,別這樣。」毒叟連連後退,但是身後便是萬丈懸崖,已無路可退。

「商量什麼?」

凌宇冷笑道:「你替我從古家大宅找回了黑玉靈芝,我該感謝你,殺了你之後,我會找個地方埋了你的屍骨,不會讓你曝屍荒野。」

凌宇的眼神里迸射出殺氣,毒叟已經意識到事情已經到了無法轉圜的境地。

「小子,你真以為你鐵定就能殺得了我嗎?」

毒叟冷笑連連,沉聲道:「你的武道修為並不比我高多少!這黑玉靈芝在我手中,我現在就吃了它,修為便可迅速提升。到那時候,你未必是我對手!」

就在毒叟準備把那黑玉靈芝吃了的時候,這廝的面色突然間一變,浮現出極端痛苦之色。

他手中的黑玉靈芝墜落在地,凌宇看到毒叟的手掌變得漆黑一片,這分明就是中毒之兆。

「救……救我……」

倒在地上的毒叟看著自己漆黑的手掌,瞪大雙眼,十幾秒鐘后便一命嗚呼了。

凌宇的臉上寫滿了驚恐之色,他看著那落在毒叟屍體旁邊的黑玉靈芝,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

「老魏耍了我!」

心思急轉,凌宇已經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所在,一定是魏神醫和古雲飛勾結在了一起,故意設下了這麼一個圈套,讓他去找黑玉靈芝,一旦他觸碰到黑玉靈芝,下場便是和毒叟一樣。

毒叟的貪念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救了凌宇,如果毒叟在把黑玉靈芝從古家大宅偷出來之後,不是想著佔為己有,而是直接給了凌宇的話,先打開盒子觸摸到這黑玉靈芝的便是凌宇,現在倒在地上一命嗚呼的也會是他。

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凌宇便想到了什麼,他何不將計就計呢。

蹲下身來,凌宇用掌心的吸力去抓那黑玉靈芝,離遠看上去好像是他抓起了那黑玉靈芝,其實他的手掌的肌膚並沒有觸碰到那黑玉靈芝。

抓了一會兒,凌宇便放了下來,隨後也和毒叟一樣,往地上一倒。

他知道一定會有人潛伏在這四周圍,正在暗中觀察,只要他假裝倒斃而亡,便可以引潛伏在暗中的人現身。

幾分鐘后,便有幾道身影來到了這懸崖邊上。

「嘿!這小子終於是死了。」

說話的是魏神醫,他的奸笑聲令人過耳難忘。

「這小子不過爾爾,需要那麼大費周折嗎?要我說啊,我師弟就是太膽小了。換做是我,直接找到他,打死他就是了。」

這是個陌生的聲音。

「二位,還是先檢查一下他死沒死吧。咱們設了這麼一個圈套等著他,現在到了驗收成果的時候了。」李管家道。

魏神醫笑道:「豈有不死之理?我給他下的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奇毒,一旦碰到,必死無疑!只可惜了這千年的黑玉靈芝了,就這麼糟蹋了!」

李管家笑道:「此人乃是古爺的心頭大患,黑玉靈芝不過是個物件,糟蹋就糟蹋了,以後還有得到的可能。魏神醫,還請您上前去察驗一下,看看這小子是否已經氣絕身亡。」

「好!」

魏神醫深吸了一口氣,邁步走了過去。

走到凌宇跟前,魏神醫便蹲了下來,抬起手打算去試探凌宇的鼻息。

就在此時,凌宇突然間睜開了眼,嚇得魏神醫毛骨悚然,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已經被凌宇抓住了手臂。

「啊——」

魏神醫被凌宇高高拋了起來,從這萬丈懸崖上摔了下去。

「好小子,你竟然沒死!」

李管家和古雲飛的師兄林子超都是被嚇了一跳。

「林爺!就看你的了!」

李管家雖有些身手,不過是三腳貓功夫而已,他自知不是凌宇的對手,便悄然躲到了林子超的身後。

林子超是古雲飛的師兄,雖說身手不弱,天賦卻不如古雲飛,如今他的武道修為也要比古雲飛差了一些,已經有了武者境巔峰期的修為,卻還未突破武師境。

古雲飛自己身受重傷,便請了他的師兄林子超過來助陣。原以為不會有用得著林子超出手的時候,誰知道他們辛辛苦苦設下的圈套卻因為毒叟的貪念而被凌宇識破,凌宇則是將計就計,把這幫人給引了出來。

「林爺小心啊!這小子很厲害的!」

李管家嚇得渾身發抖,他是古家的老奴,跟隨古雲飛多年,對古雲飛的本事最為了解。凌宇能和古雲飛不分伯仲,在他看來凌宇已經是個恐怖的人物!

「人人都說我不如我師弟,我看他是這些年光顧著做生意,心思不在武道上了,導致修為退步了。今日便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收拾這小子的!」

林子超縱身躍起,一拳從天轟下,虎虎生風。

這一拳力道剛猛,足有千斤之力。

凌宇面泛冷笑,舉起手臂,用手掌硬接了這一拳。

林子超的內勁源源不斷地湧入了凌宇的體內,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怎麼回事?」

在林子超意識到事情不妙的時候,為時已晚。

一股雄渾的內勁從凌宇的體內狂涌而出,林子超痛吼一聲,瞬間進入他體內的這股強悍的內勁撐爆了體內的所有筋脈。

林子超七竅流血,從空中重重地摔落下來,身軀抖動了幾下,便去見了閻王爺。

李管家傻了眼了,立馬給凌宇跪了下來。

「小爺饒命啊!我不過是個奴才,只能聽從主子的命令。我與你無冤無仇,求小爺饒了我這條賤命吧!」 「你這麼下賤,你的主子知道嗎?」

凌宇朝著李管家走了過去,目光陰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殺氣。

「小爺饒命啊,饒命!」

超級農業強國 李管家磕頭如搗蒜,他還不想死。

原本以為這件事萬無一失,誰知道他們不惜毀掉千年的黑玉靈芝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還是沒有能夠幹掉凌宇。這樣的結果完全不在他們的預估範圍之內。

「想活命?」

凌宇道:「如果你不想被我扔進這萬丈懸崖的話,那就乖乖把你主子在哪裡告訴我,否則的話,你就等著下去找魏神醫作伴吧。」

「我不知道啊。」

李管家苦著臉,連連搖頭。

「小爺,我是真的不知道。古爺那個人生性多疑,他根本就沒有告訴我他的藏身之地。我只知道他不在府中,至於他到底人在何處,我根本就不知道。」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二話不說,凌宇便將李管家拎了起來,走到了懸崖邊上。

猛烈的陰風一陣陣從懸崖下方卷了上來,吹得李管家全身發寒,眼睛都不敢睜開。

「我給你半分鐘的時間考慮。如果你沒有給我我想要的答案,我會毫不猶豫地把你從這裡扔下去。」

「饒命啊小爺,饒命啊……」

李管家嚇得尿了褲子,黃色的液體從他的褲襠滴了下來,滴入了萬丈懸崖之中。

「已經過去二十秒了! 駭客媽咪帶我飛 我現在開始給你倒計時!10、9、8……」

「我說我說。」

李管家嚇得渾身都是汗,面色煞白。

凌宇把他扔在了地上,一腳踩在他的胸口上,沉聲問道:「說吧,你的主子到底人在何處?」

李管家道:「他其實一直就在古家。」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古雲飛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其實哪裡都沒有去,就藏在古家的地下室里養傷。

凌宇早該想到的,可他一直以為古雲飛不敢躲在古家大宅。

「帶我過去!」

李管家在前面帶路,凌宇跟在他的身後。

這廝一路上都想著如何脫身,可是在凌宇強大的威懾力前面,他什麼都不敢做,滿腦子的想法只能放在腦子裡。

回到了古家,李管家帶著凌宇來到了古雲飛藏身的地下室,只見地下室里已經空無一人。

「什麼情況?你敢耍我?」凌宇怒道。

李管家連忙擺手,「我真的沒有騙你啊,之前他就在這裡的啊。不信你看,這裡還有他的生活用品。」

凌宇檢查了一下這四周,可以確定這兒就是古雲飛最近生活的地方。這裡不但有他的衣物,還有正在熬著的草藥。

聞一聞空氣中散發著的草藥的氣味,凌宇從草藥的味道就能分辨出是什麼草藥,知道那些草藥是幹什麼用的,的確是治療身體上的傷用的。

李管家道:「小爺,我大概明白了。我的主子比猴子還精,他一定是看我們那麼久沒有消息,預料到了什麼,所以提前跑了出去。」

凌宇心想應該也是這樣,古雲飛不是一般人,他有著異常敏銳的洞察力。

「該死!又讓他給跑了!」

李管家小心翼翼地道:「小爺,既然這樣,是不是該放我走了?」

「你想走?」凌宇冷眼看著他。

李管家笑道:「小爺,您不會忘了您說的話了吧。您說過的,只要我告訴你我家主子的藏身之地,你就饒我一條賤命的。」

「我當然沒有忘記!」

凌宇根本不用親自動手宰了李管家,因為他知道古雲飛絕對不會放過李管家。李管家背叛了古雲飛,他只有死路一條。

「他還有可能去什麼地方?」凌宇問道。

李管家沉吟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我真是估摸不到,我家主人那個人行事神鬼莫測,誰也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幹什麼。他肯定也會考慮這一點,所以肯定找了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藏了起來。」

「魏神醫是什麼時候和你家主人勾搭在一起的?」凌宇追問道。

李管家道:「小爺,其實他們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關係。他們之間相互利用了很多年。魏神醫人脈極廣,在我家主人起步初期,他通過魏神醫認識了不少大人物。我家主人後來發家之後,他對魏神醫也是格外的照顧,沒有少給他好處。」

凌宇嘆了口氣,原來魏神醫和古雲飛的關係竟然如此的親密,而他竟然渾然不知。如果早做一些調查,也不至於犯下如此大錯,險些被他們設計好的圈套給套死。

這事若是仔細想想,也不難發現蹊蹺。

那古雲飛剛被凌宇打傷,隨後不久,魏神醫便聯絡了他,說古雲飛請他去給黑玉靈芝解毒,其實就是古雲飛忍不住了,準備動用魏神醫這張王牌。

這件事在時間上有些巧合之處,只是當時凌宇並沒有多想。

從地下室里出來,凌宇來到了那洋樓外面。

古家遭逢變故,原本守衛在洋樓外面的守衛已經不知去處。

凌宇進入了洋樓裡面,直接上了頂樓,找到了雪小姐。雪小姐按照凌宇的吩咐,一直沒有離開過房間。

「怎麼樣?古雲飛死了嗎?」

雪小姐滿含期待地看著凌宇。

凌宇嘆了口氣,道:「那廝老奸巨猾,又讓他給跑了。」

「你的身份暴露了嗎?」雪小姐問道。

凌宇點了點頭。

「雪小姐,你留在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我暴露了,很可能你也暴露了。跟我走吧,我帶你去個安全的地方!」

雪小姐道:「我根本不怕死,甚至活在這世上都覺得無趣。我只想殺了古雲飛,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與他同歸於盡。」

凌宇道:「你的父母在天有靈,也不會願意看到你這樣。人不能永遠活在過去之中,得向前看。你應該找回自我!好了,話不多說了,我先帶你離開古家!」

左邊的幸福 雪小姐和她的女婢收拾了一下行李,隨後便跟著凌宇下樓。快要走出這棟洋樓的時候,麗小姐攔住了他們。

「帶我走吧!」

「你讓開!」

凌宇根本不想搭理這個女人。

(本章完) 「為什麼你帶阿雪這個賤人走,卻不肯帶我走?」

麗小姐事事都要與雪小姐爭個長短,連這件事也不例外。

凌宇冷哼一聲,「我願意帶誰走,與你何干?滾開!」

重生vs書穿之千瓣魏紫 麗小姐攔著他,美眸之中淚光涌動,道:「你不能這般絕情無義啊!你留我在這裡,豈不是讓我去死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