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少英扔了手中摺扇,徑自抬腿朝他掃去,容淵這才鬆開他的手,悠然朝後退了兩步。

得到短暫的解脫,周少英站在原地,面色陰沉。

他動作利落地接好胳膊,隨後抬起眼盯住對方,臉上的表情桀驁不馴,又帶著幾分被激怒的惱意。

「好身手……」

話音剛落,周少英便像一頭山野間的豹子猛撲而上。

他半點都不留情,使出渾身解數揍面前的少年。

拳打、腳踢、肘擊、膝撞,每道攻擊都密集得如雨點落下,容淵卻毫髮無傷。

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人。

他倏地出手,握住襲向面門的拳,同時抬腳一踹。

力道不輕,甚至很重。

這般後果是周少英被一腳踹到了地上,面色隱忍地捂著腹部,半天都沒能爬起來。

「少英!」

在旁觀戰的蕭天香,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頓時失聲叫出了口。

容淵神情淡漠,語氣卻一如既往的溫和有禮。

「師兄,承讓了。」

他微微俯首,又朝蕭天香點了點頭,隨後轉身朝山上行去。

那道遠去的背影悠然而從容,能看出完全沒把剛才的較量當一回事。

周少英勉強坐了起來,一隻手撐著地面,低著頭看不出神情。

「你……你沒事吧?」

蕭天香已經蹲在他身側,見狀不知如何是好。

安慰他,怕傷了這傢伙的自尊心。關心他,那些溫柔的話又實在說不出口。

當下便不知所措地蹲在他旁邊,眼中滿是擔憂。

「沒事。」

周少英低著腦袋,狠狠地擦掉嘴上的血沫,隨後才抬頭,盯住容淵走遠的方向。

「總有一天,我要把他打得滿地找牙!」

語氣透出前所未有的堅決,和篤定。

他英朗的側臉輪廓,在夕陽餘暉下,被鍍了層閃耀的金邊。

蕭天香怔怔地看著周少英,心跳逐漸快了起來。

她驀地移開視線,盯著密林對空氣一板一眼地說:

「去上藥吧,頂著這張滿是包的醜臉,你恐怕半個月都不能出門了。」

「哼,我不去葯閣。」

想到藥王峰里有個連翹,周少英的語氣頓時變得無比抗拒。

他皺著眉,將臉扭向一邊。

見狀,蕭天香不禁來了氣。

鬧什麼彆扭呢?這副模樣,明明是心底還在意對方。

「好啊,有種你一輩子別去葯閣!」

名門寵婚:老公太高冷 周少英不屑地冷嗤道:

「我兄弟在劍閣,他也是煉藥師,我找長孫征去。」

話畢,周少英從地上翻身而起。

可是腰桿還沒有挺直,又抽搐著嘴角,雙手捂住腹部。

他恨恨地啐了口,「臭小子!等著!」

雪川峰。

隆冬未至,這裡卻已經銀裝素裹。

當年閣尊楚秋白,在冰天雪地中悟出了快劍招式,便死皮賴臉地求玄陽,給整座雪川峰布下大陣。

從此以後,雪川峰盛夏積雪,險寒奇秀。

正是如此空靈寂然的地方,最適合用來領悟無痕劍的意境。

所以劍閣的學子,比其他四閣多出一套服飾。

平時他們身著銀袍長袍,但是進入雪川峰后,就得穿上縫製白色狐毛的披風。

然後師兄弟們手執長劍,於漫天銀光的雪地中揮舞。

披風便會在凜冽寒風中獵獵飛舞,動作間,總能激蕩起地上的無數雪沫。

那飄逸靈動的身姿,超凡脫俗的劍招,使得劍閣學子自詡為滄靈學院最瀟洒的一閣。

漫天飛雪。

臘梅與青松,皆成瓊枝玉樹。

青磚上的積雪被打掃乾淨,劍閣學子們佇立在此。

長孫征和連欽雖然有過幾面之緣,但是兩人都像互不認識一般。

他們面無表情地並肩而立,並沒有理睬對方。

閣尊楚秋白每年只會露幾次面,比如收新弟子的時候。

他負手而立,望住下面新來的學子們。

「梅花苦寒而香,劍招苦練而快,今天讓你們大師兄親自演示一招基礎的『游龍出水』,你們幾個記好招式。」

說罷,楚秋白瞥了一眼身側的大徒弟。

對方點頭,轉身走到台下。

他的速度快到讓人目眩,眨眼間,劍光已經出鞘。

「你們看好了。」

道完這句后,他身體微微前傾,將劍橫在眼前,手腕微一挪動。

接著,整個人便如一道銀白劍光,朝前方衝刺而去。

影帝的圈寵喵妻 他的步伐飄逸無比,輕輕晃動間已經繞了個圈。

身後殘影道道,如同破水的游龍在半空盤旋出的白影。

在場之人除了連欽,神情都變得凝重起來。

太快了。

什麼都沒有看清。

他們只捕捉到一圈弧形的劍光,轉瞬即逝。

即便長孫征,也只能看清了前面的身法,后招在他腦中毫無頭緒,搞不清楚對方是如何施展而出的。

一招完畢。

劍閣的大師兄,將長劍收回劍鞘,轉身回到了台上。

楚秋白彷彿沒看見眾人臉上的猶疑,高聲道:

「現在你們試試,看能施展出什麼地步。」

話音落下后,旁邊的學子立即上前,給新來的每人發了一柄長劍。

在場的學子無比錯愕。

「這……」

「你看清了嗎?」

「沒有。」

這麼快的劍招,只演示一遍,誰能做出來啊!

他們拿著劍,學起了腦海中大師兄的模樣,動作卻透著幾分笨拙。

圍觀的學長學姐們,有的忍不住笑出聲來。

好好的游龍出水,愣是讓新生們使成了笨鴨浮水。

當年他們都因此遭過譏笑,也知道閣尊是有意挫新生們的銳氣。

每個進入滄靈學院的人,來之前都覺得自己是天下間獨一無二的天才。

但是劍閣會讓他們知道:

切記心比天高,想大展身手,就要走上一條苦練之路。

長孫征握著長劍,凝神回想起大師兄的動作。

他微微俯身,望向前方的眼神銳利,長劍被他逐漸舉起擱在眼前。

隨後,長孫征手腕微轉,那柄長劍隨之一翻,劍刃對準外面。

他突然沖向前方,快如劍光。

那些劍閣的老學員們,此時全將目光移到了長孫征身手。

當看到少年乾脆利落的起手式,不禁心下感慨。

難怪他能成為迷霧谷中的第一名,如此快的身手,如此高的悟性。

閣尊收他為親傳弟子,不是沒有道理的。

后招……

衝刺而出后,長孫征手中劍光微微一滯,他完全沒看清對方究竟如何施展出來。

不過憑著猜測,他在原地也繞了圈,劍光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形。

「不錯。」

楚秋白看著他,低聲稱讚起來。

雖然後招使得不堪入目,但是對於第一次接觸劍招的人,能將『游龍出水』施展到這種地步,足見是個好苗子。

可在這時候,學員里突然傳出陣陣驚呼。

「哇——」

「那傢伙誰啊!」

只見臘梅樹旁,有道銀白刺眼的劍光一閃即逝。

殘影,數不清的殘影。

伴著飄散下的梅花,在半空劃出道令人心驚肉跳的弧形。

劍光,在雪地上明亮而閃耀,如同條銀白巨龍倏地破水而出,盤旋一圈后直入雲霄,消散不見。

然而這還沒完。

劍光消失的上空,陡然出現一道銀色身影,將劍握得極穩。

鋒利的劍尖直刺而下。

如果那裡站著個人,定然會被從頭到腳的扎穿。

「呲——」

劍尖刺進青石板上時,爆出了火星和電花。

連欽借勢穩住身形,輕鬆地後空翻,漂亮的落回到地面上。

他這一招『游龍出水』施展出來之後,此地突然變得無比寂靜。

終於被愛突破 似乎連風都停了,雪也頓了。

只有此起彼伏的吸氣聲,格外小聲,彷彿會打擾到他使劍一般。

連欽眉頭微皺。

那招劍法,自己只用了一分心思來施展,難道還是太過了嗎?

他索性面無表情地收劍,遞給旁邊的學長,然後轉身,似乎欣賞起了臘梅樹般,背對著眾人。

劍閣大師兄:「……」

長孫征:「……」 總裁大人,放過我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