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了?現在是時候了嗎,如果陣魂避無可避的話,就用你的九鼎丹火之力將它拘過來,現在陣魂應該還只是勉強有一點靈識而已。」天老忽然打斷了紀羽的震驚。

這時紀羽反應過來,趕緊以意念之力鎖定,被九鼎丹火逼到無路可退,又被皮皮的雷電之力嚇得魂飛魄散,正是捉拿的好時機。

「九鼎丹火,拘!」紀羽大吼一聲,那九鼎丹火鋪天蓋地的襲來,逐漸的形成了一個天地囚籠。

嘿嘿!捉到了!搞掂了!

紀羽大喜,天地囚籠成形之時,那陣魂也慢慢的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向紀羽傳來低聲的嗚咽之聲,想要求饒。

但很可惜:「嘿嘿,小傢伙,不好意思了,不是我不想放過你,是那個奇怪的傢伙不肯放過我啊,我也不想捉你的。」

紀羽無奈的苦笑,這陣魂竟然還這麼人性化,但再人性化,再可愛,也不行!那個人說了,九九歸劫,七星認主。如果七星陣不能認主的話,那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啊。

在九鼎丹火形成的囚籠之中,逐漸有一個黃色的小身影出現了……

那是一個星星形狀的小東西,竟然還帶有著兩隻小眼睛,就像是一個活脫脫的會眨眼的星星。

這個陣魂看上去是一種有些虛幻的狀態,如果不是天地囚籠的緣故,還看不到其真正的樣子。

「哇!那是什麼,好可愛啊!羽哥哥,原來你們一直都在抓這個小東西呀!」小丫頭林靈兒的聲音傳過來了。

紀羽嘆了口氣,好可愛啊……你要是知道這個是活了不知幾千萬年才形成的東西就不會這麼覺得了吧。

那陣魂兩眼淚汪汪的看著紀羽,就像在求饒。

「毀滅它吧。」彼時,天老的聲音傳來。

紀羽一怔,毀滅?為什麼?

「唉!這個陣魂是七星陣經過千萬年的積累才形成的,已經具有一種野性的,也就是說不可能會再受你控制的了,你要徹底控制七星陣,就只有將陣魂給毀滅了,然後再慢慢生出自己的陣魂,這樣你才可能用到一個最完整和最強大的七星陣啊。」天老嘆了口氣,他知道紀羽不想這麼做,也只有言明其中的厲害關係了。

紀羽神色幾遍,他是想著抓陣魂讓七星陣認主,但真的沒有想過要毀滅這個七星陣啊,這樣……是不是太過殘忍了一點啊。

看到那陣魂的苦苦哀求,紀羽就有點下不了狠手的感覺。

「下手吧,不然七星陣終究還是不可能完整的屬於你。」天老嘆了口氣。

紀羽糾結了啊,他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七星陣,一陣火焰從手上升起,而後又慢慢消散,下手?他似乎真的下不了手啊。

「羽哥哥,你在做什麼?這麼可愛的小傢伙難道你不喜歡嗎?」

這時,他的衣角被扯了扯,林靈兒站在他的旁邊,仰著小腦袋好奇的看著自己。

這一下真的矛盾了……他不想當著林靈兒的面滅殺了陣魂啊,下不了手,而且如果這樣做了,恐怕自己跟這小丫頭之間就會形成一種隔膜了吧。

瑪德這什麼事啊,什麼九九歸劫,七星認主了,現在明明就是我這個應劫人在受罪啊,認個主而已嘛,為什麼就要這麼痛苦啊啊啊!

紀羽抓狂了,他下不了手,真的……

「唉,或許你可以將這個陣魂送給這小丫頭。」此時,天老嘆了口氣,又道。

紀羽雙眼一亮,可以這樣?

「這樣……不會有什麼壞事吧?」紀羽嘗試著問道。

「咳咳……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反而這個陣魂就會變成這丫頭的保護神,一旦丫頭遭遇危險,陣魂就會潛意識的形成一種防禦。」天老解釋著。

「不過要這要陣魂同意才做得到。」最後還給補充了一句。

陣魂同意?沒問題吧!死跟做保鏢,選哪個?傻子都能選啦!

很快,紀羽便傳了一道意念給陣魂,將自己大概的意思傳了過去: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給我做這個小丫頭的保鏢,也不需要你認主了,你就做保鏢吧,如果你不願意或者想趁這個機會逃走的話……嘿嘿。

說著,紀羽手中還升起了一道九鼎丹火做威脅。

這陣魂雖然成形許久,但靈智並未成熟,在聽到紀羽的話的時候,恐怕還不知道保鏢是什麼東西,但聽到可以保命,自然是拚命點頭。

切,不就是當個保鏢嗎,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不過有什麼問題能難得倒我陣魂大人的,哼哼。

隨後紀羽又向林靈兒問了問,毫無疑問,這小丫頭一看到這個陣魂就喜歡的不得了,當然是十分乾脆的就同意了,多了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傢伙,嘿嘿,我回去之後讓母親看看,嗯哼……

這兩個小傢伙都有各自的打算,不過已經達成了一致,那紀羽也就十分舒服的嘆了口氣,終於解決了最麻煩的東西了。

「好,靈兒,你向前一步!」紀羽嘆了口氣,道。

林靈兒乖巧的邁出一步,滿心歡喜的看著眼前的小星星。

「解!」 戎妝 紀羽先是輕喝一聲解,而後將身體交給了天老掌控,這種事情是天老說出來的,自然也只有靠天老才能做到了。

變動開始,紀羽手中升起了一種非常柔和的力量,一揮進入陣魂的額頭之中,一揮又進入了靈兒的額頭之中。

一下子,兩人的額頭上便出現了一個小星星的形狀。

光芒大綻,甚至蓋過了太陽的光輝,最後慢慢消散。

「好了,完成了!」 一寵到底一一警花娃娃妻 紀羽長舒了一口氣,到這一步,一切就已經搞掂了,陣魂身上已然沒有了七星陣的氣息!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兩道光芒顯現在靈兒跟陣魂的額頭之上,此一刻,陣魂的身子再度變得有些虛幻。

紀羽一手掏出了一個吊墜,隨手一揮,那陣魂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帶入了吊墜當中,最後被紀羽抓在手中。

「哇小星星不見了!」林靈兒看著紀羽變魔術一樣的變形,跳起來拍了拍手掌,顯得非常興奮的樣子。

「來,靈兒,這個吊墜你收好了哦,小星星就在吊墜裡面,你想見它的時候就慢慢叫它的名字,它就會出來了,不過你要記著,這是哥哥送給你的禮物,不要告訴其他人哦。」紀羽彎下身子,一臉嚴肅的說道。

這陣魂雖然沒有了七星陣的力量,但做了這麼久的七星陣陣魂,本身的力量也已經不小了,如果被人發現的話,天知道會有什麼麻煩啊,這丫頭還小,絕對不適合面對這麼多的麻煩。

林靈兒十分高興的答應了下來,兩隻小手抓著那五角星的吊墜,顯得非常的歡快。

「羽哥哥,謝謝你!」小丫頭跳了起來,兩隻小手環纏上了紀羽的脖子,吧唧的一下親了一下紀羽的臉。

老臉通紅啊!又被非禮了,哎人長的帥也真的……不太好啊。

紀羽這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小丫頭可不懂這些,紀羽在她眼中就是一個無所不能的大哥哥,可以給她很多快樂,她很喜歡,這樣就足夠了。

那陣魂所在的五角星此時便開始發出一陣陣的光芒,似乎在抗議,卧槽你將陣魂小爺我當做禮物一樣送出去,為什麼還是你得到了好處,我呢?我呢?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嗚嗚~我也想被親親啦。

「咦,這個吊墜好像有一些液體出來了耶!」

「嗯……好像是哦,那就擦乾淨吧,可能是天氣天冷了吧。」

「咯咯,羽哥哥真聰明!」

「嗯哼,那還用說嘛。」

聽著那兩個傢伙在外面的談話,陣魂又要哭了,這麼熱的天,怎麼可能會冷啊,拜託,有點常識的都知道吧!這什麼液體啊,分明就是小爺我的眼淚啊,嗚嗚嗚~

陣魂的事情告一段落,紀羽此時便開始做最後的收尾工作,七星陣的陣魂已經消失了,現在紀羽便可以慢慢的將七星陣給收起來了。

不過,這樣怎麼辦呢?

他好奇的在這陣中走來走去,七星陣七星陣,看上去也的確是有這個意思吧,看看那七個大石頭環繞形成,的確是可以代表著七個星星哦。

他開始慢慢盤坐在地上,全身發出了一陣十分精純的力量,開始慢慢將這個亂石堆的七星陣給籠罩了。

之前有陣魂的存在,他的力量不可以全部發散,但現在已經可以做到了。

戰氣的轉動,不斷的將這個七星陣給覆蓋了,而就在此時,紀羽體內的戰氣漩渦開始了變化。

七彩的光芒從紀羽的身上發出,非常的絢麗。

一條,兩條,三條……七條!

足足七條七彩光芒湧現,四面八方的朝著七顆巨石籠罩而去,看得小丫頭滿眼的星星。

「彩虹!彩虹!一,二……五,六,七!哇塞,七個彩虹,竟然都在羽哥哥身上出現了,好厲害……」林靈兒拍著小手,在一邊已經看呆了。

紀羽的表現真的讓她雙眼為之一亮,這……簡直就是神跡一般啊。

在戰氣漩渦的控制之下,七彩的光芒開始將這七星陣的陣靈給收起來了。

陣,是由兩個最重要的東西組成,陣魂,陣靈!

陣魂是通過千萬年的積累慢慢形成,擁有意識的,然而陣靈卻不同,陣靈比陣魂形成的要快許多,不知千萬倍,在一個大陣構建好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形成陣靈,凡是陣,都擁有陣靈。

而眼下這個七星陣存在已久,陣靈存在也已經非常的久遠了,紀羽沒有必要將陣靈給破壞了再重做,畢竟這麼久的陣靈了,那七星陣的牢固程度絕對會比重做的要堅固數百倍不止的。

收取陣靈,以後在自己的丹田之中自然而然的就會形成一個七星陣,也就是說,自己就算要控制七星陣,也不需要重新布陣,只要心機一動,七星陣就自然會出現,這就是收取陣靈的好處。

何樂而不為呢?

紀羽嘿嘿一笑,加大了戰氣漩渦的力量,那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力量瞬間便將整個陣靈給抓的穩穩的。

「收!」

紀羽哼了一聲,七彩光芒綻放到了極致狀態,最後形成了一道流光,七道七彩光芒合一,最後徹底沖入了紀羽的體內。

呼~完成了。

紀羽深呼了一口氣,終於……結束了,至此,七星陣徹底屬於紀羽。

當然,現在的七星陣是不完整的,已經沒有以前的那麼強大了,因為少了陣魂,而陣魂,是需要紀羽在以後的戰鬥之中慢慢形成的。

七彩消失,紀羽還聽到一個拍巴掌的聲音,回過頭才看到,這小丫頭林靈兒在跳著給自己拍掌,小臉洋溢著興奮。

「哇哇!羽哥哥好厲害哦,還能弄出這麼多的彩虹!」

「嘿嘿,漂亮嗎?」

「恩恩!漂亮,好漂亮哦,靈兒第一次見到!」

「那是不是應該……」

紀羽彎下腰指了指自己的臉。

靈兒非常的高興,又在紀羽哥哥的臉上吧唧了一下……

這還真的是……臉皮越來越厚了啊這位紀羽大人。

紀羽滿意的拍了拍手,準備將林靈兒抱起來。

而就在此刻,一個白色的身影卻先動了。

小狐狐一閃就跳到了紀羽的肩膀之上,將紀羽都嚇了一跳。

「怎麼啦?」紀羽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小狐狐。

只見此時,小狐狐在紀羽的肩膀之上,一臉都是興奮的樣子。

這……這是怎麼回事呀?我身上有狐臭嗎?

紀羽一頭霧水,怎麼這個小傢伙忽然會這麼粘人的?

只見小狐狐在紀羽的肩膀又跳又竄的,一下子就將皮皮擠了下去,皮皮抗議,無效!

「這個小傢伙似乎很喜歡你身上的味道。」此時,天老說道。

「我身上的味道哦?什麼味道?我怎麼聞不到。」紀羽好奇的聞了聞自己的身體。

雖然昨晚沒有洗澡……但一天而已,應該不至於會臭吧?

「靈兒,哥哥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嗎?」紀羽好奇的看了看林靈兒,問道。

「沒有呀!」小丫頭十分誠懇的回答。

這下……紀羽大人就糊塗了,沒有味道,那這小傢伙喜歡我身上的味道?這蝦米情況啊!

「咳咳……你這個笨蛋,我只是說它喜歡你的氣息,什麼時候給你說什麼體味了啊!」天老將近呵斥,這個徒弟,神經真是有夠大條的。

隨後天老又若有所思的道:「這小傢伙……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火狐吧!」

天老的意念之力一直籠罩著小狐狐,隨後才慢慢說道。

「火狐?」紀羽一怔。

他自然知道火狐是什麼,火狐應該是魔獸的一種,屬於火系,對火焰非常的喜歡,火狐是崇尚火焰的力量的。

那……也就是說。

「哦~我明白了,難怪這個小傢伙會纏著我。」紀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慢慢的將小傢伙給抱了起來。

這是火狐……那自己體內有九鼎丹火,這小傢伙不喜歡才是怪事呢!

「來,小狐狐,我給你一點好吃的東西吧!」紀羽嘿嘿一笑。

隨後他一隻手微微一動,九鼎丹火的力量慢慢纏繞而起,在他的一隻手上旋轉著。

「咿咿呀呀!咿呀!」果然,這小傢伙的反應異常的劇烈!

果然是火狐,果然喜歡九鼎丹火。

紀羽明白過來了,猜想非常的正確。

他笑了笑,隨後九鼎丹火的力量增加得越來越大,慢慢的將火狐給籠罩了。

而就在這時……傳來了林靈兒的一陣驚呼聲。

「呀!羽哥哥別傷害我的小狐狐,別把它烤熟了!」

小丫頭看到自己的小狐狐被火焰包圍了起來,一下子就急切了起來啊,生怕自己的小狐狐被紀羽給煮熟了。

紀羽滿頭黑線,哥是那麼沒品位的人嘛?怎麼可能會對這種小東西有興趣呀。

「靈兒乖,放心吧,哥哥會給你一個更加厲害的小狐狐的。」紀羽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這下小丫頭才安靜了下來,不為什麼,因為在小丫頭眼中,紀羽就是無所不能的人,既然我羽哥哥說了可以讓小狐狐變得更厲害,那就一定是真的啦,嗯哼,那是我的小狐狐,我的羽哥哥!

真是好哄的小丫頭……紀羽鬆了口氣,隨後又在加大了九鼎丹火的力量。

小狐狐在九鼎丹火的力量下顯得非常的愜意,一下子便被火焰環繞,然而這些火焰的力量是無法對它照成什麼傷害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