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告訴你,在這個世界上,無論好人壞人,在死後都會進入地府輪迴。現在你強行打破了輪迴的規則。這些人恐怕最後都無法陷入輪迴。」萌小美說道。

「哼,別跟我扯那些沒用的,建國之後不準成鬼。這是規定!」錢成吐槽道。

「是的,他們是不能變成鬼,但是他們只要一離開塔瞬間就會魂飛魄散,消逝於世間。」

錢成想了想,雖然讓這些人魂飛魄散有些殘忍。但是又與自己有何干?是這些人主動找茬,又不是自己的錯?人就是這樣,一旦站到了道德的制高點上,一切的論述都會變成真理。

「決定好了?」萌小美看著錢成思考的樣子,同時也在糾結著什麼。

「好了,他們的事與我何干!」說完錢成用靈房把幾人抽了出去。放到了現實中。這些靈魂都以肉眼可見般的速度消失於世間。

萌小美看到這麼一幕,看到錢成世界觀的轉變,皎潔一笑。心中暗道:看來接下來的任務開展將會異常的容易。當然這都是后話。

PS:第一卷到此徹底結束,謝謝大家到現在的鼎力支持。接下來異能世界將正式打開。大家都綁好安全帶。我要帶你們起飛了。 錢成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此時他正趴在楚穎和錢河的病床旁邊。二老應該是收到了爆炸的波及,加上驚嚇過度,此時還在昏迷階段。幸好並無大礙,不然錢成會後悔一生。

打開屬性

人物:錢成

性別:男

階段:S級系統第二階段

道具:暫無

輔腦:萌小美

代幣:455個

現金:4.4億

衛道者:無

異能槽:金剛身軀,無

金剛身軀:等級1。經驗判定:58/100

寶器:七級浮屠塔

寶器技能:蘊靈

異體:暫無

擁有異能:金剛身軀(比對等級:G)

異能吞噬:無候選異能

異能掛機:活期掛機插件

異能更換:暫無其他異能

「萌小美,我的代幣怎麼少了這麼多?」錢成看到自己損失了500代幣大吃一驚。不知道自己到底用在了什麼地方。

「你丫知不知道當初在炸彈爆炸的時候,你丫差點就死了?還不是靠著人家給你強行打開了C級保護罩,你丫才能活著在質問人家!」顯然對於錢成如此問,萌小美十分的不愉快。

這時錢成才想起,當時環境混亂的時候,錢成確實聽到了一系列的系統提示音。這時翻看系統提示音,不禁心中一陣抽搐。

「咳咳,強行開啟C級能量罩,一秒鐘損耗50代幣。」

「咳咳,C級能量罩關閉,共強行開啟10秒共損耗500代幣。」

「這損耗也過於誇張了吧。」錢成吐槽道。

「你要知道,你現在的比對等級才G級,強行開始C級能量罩,其中相差了四個等級,系統損耗之大,超乎你的想象!」萌小美說道。

確實,當時情況緊急,自己又沒有別的辦法,用500代幣換回父母平安。還是值得的。

「那個什麼錢成在哪!讓他給我出來!」此時的病房外早已被警察控制了起來,一般人根本無法進入。但是這個聲音錢成卻忘不掉,這正是衛峰的聲音。

「這是自己人。叔叔。您來了。」錢成打開門示意警衛放行,對著衛峰說道。

「啪」一個大耳瓜子重重的打到了錢成的臉上:「我早就告訴衛婷,不要跟著你,不要跟著你,現在她屍身都找不到了!你讓我們怎麼活。」衛峰說完便癱倒一邊哭的不成樣子。衛母則在一邊攙扶著,默默的留下眼淚。

錢成被打的沒脾氣,他於心不忍,眼中有水。無法正視衛峰,即便是他現在收集到了衛婷的靈魂,也改變不了衛婷肉身已經被毀的事實。

「成子,門口是誰啊。」這時楚穎被聲音吵醒,問道。

「媽,你醒了。」錢成又慌忙跑向楚穎。

「你家裡人都好好的,為什麼我的女兒卻沒了,沒了。」衛峰喊聲越來越大,引起了醫院眾人紛紛伸著頭看熱鬧。

「老衛,說好的,過來不哭,你怎麼又哭了!」衛母在一邊受到了影響,跟著哭了起來。

「我們的女兒啊,那可是我們的女兒啊,昨天才在一起吃飯聊天。今天就陰陽兩隔了!」衛峰哭得動情,鼻子淚水混成一團。

「哎,你們是親家吧。」楚穎此事已經聽出來是怎麼回事了,強撐著起身,來到了衛峰的身邊。

「那丫頭和我們一家共患難!我們欠她的。從今天開始錢成不僅僅是我們錢家的孩子。也是你們衛家的孩子。錢成過來,叫爸!」楚穎一臉的嚴肅。

「媽…這…」錢成此時被這種大人間的處理方式,弄得有些懵。

「叫爸!」楚穎面無表情的催促道。

「爸!」錢成叫完,趕緊過去攙扶起了衛峰。

「老衛啊,別哭了,人死不能復生。」衛母不停的安慰著衛峰,但是自己卻哭的稀里嘩啦的。

「親家,節哀順變啊。」楚穎走過去,拍了拍衛母的後背。

兩個女人相視點了點頭。

「爸!今天我叫你一聲爸爸,這一生我都是您的兒子!我知道您是這個世界上最愛衛婷的人,但是我也深愛著她。現在她走了,二老還請保重身體。」這種場面基本上算是錢成最不擅長的。不然當初在衛婷家裡的時候也不至於這麼尷尬。在錢成看到這一聲爸叫的有效果后,便放開了胸襟直接安慰。

「啊?怎麼了?」此時錢河被錢成的一聲爸也給叫醒了。眯著眼睛看向了來人。

「老衛?」錢河認出了來人,叫道。

但是這一聲叫喊,卻沒有人回應。錢河連忙起身,雖然身體上依舊酸疼,可是下地走路什麼的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看到眾人的表情,錢河也能猜到七七八八。畢竟衛婷就在眾人眼皮子底下殞命,大家都有責任。

「哎,老衛啊,是我錢家對不住你啊。」錢河嘆了口氣,摟住了正哭成嬰兒般的衛峰。

就這樣眾人終於摒棄前嫌,做成了一家人。反正房子大,錢成乾脆吧衛婷的父母一併接到了棲鳳山莊。錢成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衛傑的哥哥。

把事情安排妥當后,錢成先是來到了學校,剛開始蔡全的電話其實就已經引起了錢成足夠的懷疑。很顯然錢成家住在哪裡,劉東事先並不知道。需要從他能找到的人里著手問自己家的住址。

那麼問題來了,知道自己家住在棲鳳山莊的人並不多。印海算一個,但他那段時間跑到了外地,最近才回來。關家,更不可能,事發的時候關飛虎一整天都在家沒出來。

錢成想來想去,就只有寢室幾人。但是包天龍,錢成給他打過電話,這些天包天龍帶著張曼莎跑去外地沒回來。陳浩這幾天依舊在外地。何葉,那是自己把他送上了車。現在估計在哪享福呢。

錢成回到學校準備打聽打聽,到底是誰透漏了這麼重要的信息。

來到寢室之後,沒想到寢室的門半開著。難道寢室裡面現在還有人?

推開了門,錢成一眼就看到何葉的床上躺著一個周身圍滿了繃帶的人,就連臉上都被包裹著,活脫脫的衣服木乃伊的裝扮。

「何葉?」錢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人聽到有人呼喚自己,睜開了眼睛,看到錢成后。立馬硬撐著起來。「啪嘰」跪在錢成的面前。

「你這是幹嘛。」看到何葉如此,錢成心裡已經明白了大半。

「兄弟,是我對不起你!衛婷的事我聽說了。都是我的錯!」何葉嘴中支支吾吾的說道。錢成把何葉扶到了床上。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何葉。

「你不是已經離開燕州了么?」錢成問道。

「是谷靜,谷靜串通了李虎,把我的錢和車騙走了。然後我走投無路回了學校,這才被劉安一伙人給抓了。」何葉說完失聲痛哭。

「我早就跟你說了,他跟你不合適,你就是不聽。」錢成搖了搖頭說道。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四年的室友何葉太了解錢成了,此時錢成的平靜,讓何葉感受不到一絲原諒的含義。這僅僅代表的是錢成的教養。

「自己選的路,跪著也要走完。你出賣了我家,我並不恨你。但是你我兄弟今天恩斷義絕!」看到何葉身邊的橘子,錢成走上前剝完,往何葉的嘴裡一放,便轉身離去。

只剩下何葉,嘴裡含著橘子失聲痛哭。他知道自己的生命之中這個污點將永遠無法抹除。

「喂,我是錢成。幫我查一下李虎在哪,有沒有離開燕州市。」錢成離開寢室,立刻打電話給了印海。

「沒有,剛才我還跟一個兄弟聊到呢,李虎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一筆錢,好像要借著劉安以前沒被查封的地盤東山再起呢。」印海說道。

「他在哪?」錢成狠聲問。

「這個就不知道了,話說這劉安也真是夠厲害的。前段時間警察查封了他最大的一個點。可是其他地方就連警察都沒找到。這些個地方,恐怕也就來李虎知道。」劉安和劉東的死讓印海這個黑幫大佬,都對錢成刮目相看。

「你那邊給我打聽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挖出來!」錢成狠聲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錢成安排好后,便回家開始著手研究異能。這個其實還是非常簡單的。系統已經把異能需要的能量和積累全部轉化成了經驗,這種量化后的數字顯得極為容易理解。

已經一天了,錢成看了看掛機插件積累的經驗已經把異能升到了第二級,竟然還有富餘。

「喵的,我還沒開始測試第一級到底是什麼強度。」錢成自言自語的說。但是隨後又看到比對等級依舊是:G。

「萌小美,為什麼我的異能等級提升了,而比對的你沒有變化?」錢成趕忙喊出萌小美,不會是系統BUG了吧。

「人家不是跟你說了么,比對等級的意思,就是你丫現在異能的水平,比對現實的等級水平。沒有變化當然就是說明,你丫現在還是G等級唄。」萌小美不以為意。

「那也就是說,即便我升級了異能也是個戰力五的渣渣?」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錢成瞪大了眼睛質問。

「你丫現在確實是,但是繼續升級就不好說了。人家去玩遊戲了,你丫自己琢磨吧。」說完萌小美再次消失。

錢成想了想,還是先測試下現在的身體強度。錢成從廚房拿了一把刀,輕輕地往身上一劃。只聽吱啦一聲,猶如劃在木質桌面上一般。拿開刀,身上僅僅一道淺淺的白痕,這道白痕就像是自己日常瘙癢一樣。並未對自己的皮膚造成實質上的傷害。

「喵的,這效果可以啊。要不再用點力試試?」錢成拿著刀自言自語。說完就一刀砍到了手臂上。鮮血噴流而出。

霸道:別惹暴脾氣少東 正在這時楚穎正準備進廚房做飯,看到錢成的動作大喊道:「成子,你幹嘛!你別想不開啊。」

「我沒~」錢成想要否認,但是此時手上鮮血直流。

「我知道衛婷走了,你很傷心,但是你不能用這樣的方式懲罰自己啊。」楚穎走上前去,趕忙幫錢成簡直止血,然後趕忙打電話讓醫生過來。

看到自己的母親如此關心自己,錢成心中暖暖的,而後來到了意識之中。

果然如自己期待的一般,剛才的經驗獲得分別是1點和-5點。怎麼還有扣分?

錢成立刻就反應了過來。是傷害,如果是自己所能承受範圍內的傷害那麼經驗是正數累加的。而如果是自己承受不住的傷害,那麼經驗就會相反的進行減除。

「喵的,還有這種操作。」錢成吐槽道。

「你說什麼?」楚穎幫錢成按著傷口等待醫生的時候,一時沒注意到,錢成說的什麼。

「哦,我說,剛才我沒有自虐。而是不小心。」錢成打了個哈哈。

「你別騙我了,一手拿著刀砍另一隻手,你說你是不小心?你以為你老媽真的老糊塗了?」楚穎嘆了口氣繼續說:「對了成子,最近我認識了一個心理醫生,確實不錯不如你去看看吧。」

「心理醫生?媽,你認真的么?」 全職高手 錢成心中苦惱,自己剛才只是做實驗而已啊。

「你覺得我在開玩笑?看來你真的病的不清。」楚穎表情嚴肅。

「好好好,等過段時間,我一定去看看。」錢成敷衍著,並沒有當回事。

棲鳳小區有著自己的醫療團隊,只不過五分鐘,醫生便帶著緊急醫療包趕了過來。但是當醫生真正的看到錢成的傷口時,才真的被震驚了。因為錢成的傷口,只剩指甲蓋般的大小了。

楚穎揉了揉眼睛,她開始懷疑是自己看錯了?剛才明明看到,血液噴涌式的流出,應該是傷口很大,但是現在,只有這麼小?

「媽,你看,我這不是沒事么。」錢成看到這裡,趕忙為自己找了個借口,他可不想去看什麼心理醫生。

「夫人,我覺得這種傷口就不用包紮了吧。你家裡有沒有創可貼?我來給少爺貼上。」這醫生早對這種富豪的瞎操心有了一定的免疫作用。根本絲毫不覺得意外。

「看來我該去看看心理醫生了。」說完楚穎抱著頭,似乎還是沒有想明白。

錢成剛才其實也著實被震驚到了,沒想到自己的異能不僅僅是擁有防禦外界攻擊的作用,還能提高自愈能力。 這些天,錢成一直在家磨練自己,沒錯,真的是磨練。他最近把電風扇的三片葉子改成了三把鐵鎚,輪流的錘打自己的身軀。這感覺就像是有按摩師在按摩一般。

意識中掛著機,外面同樣也採用掛機模式。自己還能一邊玩著手機。生活過得好不快活。如果不是背上還背著復活衛婷的信念。錢成真想就這麼過一輩子。

錢成正在上網看新聞,衛傑的電話打了進來。

「喂,哥,我被人欺負了。你快來啊。」衛傑驚恐的叫到。

「你沒提我的名字么?」錢成真的很納悶,難道在燕州市還有人不認識自己?還敢來挑釁自己?

「提了,但是沒用啊。」衛傑小聲地說道。

「沒用?你在哪?」難道自己休息了一段時間,這燕州市就換天了?錢成氣的鼻子都歪了。

「我在燕州國際。啊!」衛傑說完便嚎叫了一聲,似乎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

錢成關掉錘扇,開車便來到了燕州國際。

「成老闆,您來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燕州國際被包場了。」燕州國際的經理此時看到錢成,早就變的熟絡了。

「包場了?誰包的?」聽到包場錢成有點不祥的預感。

「這個不方便透漏!」經理打著哈哈不願說。

「TMD,我有個兄弟在裡面被打了,快點說是誰!不然今天我就平了你燕州國際!」錢成看到經理如此反應頓時怒火衝天。

「成老闆,我勸你還是回去吧。不然到最後魏老闆生氣了,大家都吃不消。」經理不卑不亢,似乎背後還有人撐腰。

「魏天?你們怕他,我可不怕,給我滾開!今天我就要看看,是誰要觸我的眉頭!」錢成一把推開經理,怎奈最近自己已經將金剛之軀升到了三級,普通人根本難以承受自己一推。此時經理就像是紙片一樣飛了起來,狠狠的撞到了旁邊的牆面上,暈了過去。

錢成沒有理會,徑直向著燕州國際裡面走去。錢成越往裡走,越能聽見有人的呻吟聲。

又是騰龍廳,錢成一打開門,便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

「錢成來了。」

「真的是錢成,這會有好戲看了。」

「我覺得不會,這回錢成來了,都鎮不住場面吧。」

「總之,這會肯定又有好戲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