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正是丁峰。

他盤坐起來,便露出了苦笑,「一身力量,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這就是唯一真界的法則秩序嗎?跳脫出來,去偽存真,只存本質?」

閉上眼睛,感受腦海真靈本源,卻沒有任何察覺,黑暗一片。

站起身,稍微活動,便古怪了起來。「凡人的感覺?」

他體內,沒有一絲神力、聖力。甚至曾經轉化的真力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普通的體魄。只是他有種感覺,在體內,定然隱藏著隱秘。

他現在的感覺,就好似得到無限系統之前,平平凡凡,可一身智慧,卻沒有丟失絲毫。

「唯一真界,去偽存真,淬鍊一切。返本歸元,還是……重新塑造?」

丁峰想著,推開房門,卻看到一位年輕女子走了過來,看到他后不禁驚喜,「小白臉,你醒了!」

「小白臉?」

興漢使命 丁峰瞪大了眼睛,不禁苦笑,這個詞。他都有些陌生了,卻拱手笑道,「是你救了我? 腹黑姐夫晚上見 丁峰多謝了!」

「你叫丁峰啊,丁峰丁峰。也就是頂峰,可你沒有一點修鍊,不過是文弱書生。這就有些勉強了吧!」這位女子正是小青,來看看丁峰的情況。正好看到他從房間中走出來,「是我和我家小家。還有老爺救了你!」

見過了杜老爺,丁峰就安頓了下來,成為武館中的一員,一連三天,丁峰不動聲色的便將這裡的情況了解個七七八八。

這裡是重華城管轄下的飛馬鎮。

「重華城?」

聽到這個名字,丁峰愣了愣,曾經的重華島,給他留下了太多的記憶,那裡也是他崛起的地方,如今卻是一座城池的名字。

他還知道,重華城不過是一座小城罷了,可即使是小城,也管轄著八百重鎮,鎮壓方圓萬里。

飛馬鎮就是一座重鎮,人口數萬,人人尚武,體魄不凡。

穿書之女配自救指南 在這裡,武者有九級,都是淬鍊體魄,修鍊真力。

武者前三級,乃強筋壯骨換血;四至六級,洗髓脫胎煉臟;七至九級,罡氣凝兵化形!

「這和當初的聖磚大陸的凡俗修鍊,差不了多少,只是我的體魄……!」

舒展身體,有些陌生,不知是不是因為穿越石門來到這裡之後,經過天地之力洗鍊重塑的結果,沒有任何根基。

凡俗之上,就是道士!

所謂道士,就是已經入道,擁有超凡脫俗的力量。

第四天,丁峰來到了藏書閣,這裡面有些基礎武學,只要是武館弟子,都可以翻閱。也不知是不是天地造化的原因,這裡的語言和字體都極其熟悉。

「基礎拳法,基礎步法,基礎掌法……!」

丁峰一本本的翻閱,可看清裡面的內容后,他認真了,「看似簡單,卻更加精妙,也更能挖掘體內的潛能,還有稍微的不同,應該是……針對此方世界的體魄!」

合上書籍,丁峰來到了演武場。

「丁師弟,你來了,要不要給你講解講解?」

這位是王大尚,性格良善,沒有什麼心眼,儘管丁峰來到這裡只有連三天功夫,他卻沒將丁峰當做外人,十分熱情。

「剛看了典籍,我先試試,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再請教王師兄!」

丁峰笑道。

「那好,你試試,我在一旁看著!」

王大尚退到了一旁。

丁峰不顧他人的指指點點,站定之後,稍微思索,便擺開了架勢,這是清風掌的起手式,他一板一眼,動作十分緩慢,還顯得十分僵硬,一看就是個初學者。

「這麼大年紀了才開始學武?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張光來到了王大尚身旁,抱著雙臂,撇撇嘴說道。

「有志者事竟成,晚些不怕,只要努力,照樣會有些成就!」

王大尚認真的回應。

「是啊,會有些成就!」

張光將『有些』二字咬的格外重。

遠處,武館館長杜長峰和杜小雲也悄悄的看著。

「他還真沒學過武!」

杜長峰這次肯定了,學沒學過,一眼便能看穿,哪怕偽裝也是一樣。

「很奇怪!」

杜小雲卻不解,大地之上,人人尚武,哪怕最卑賤的奴隸也是一樣,能學些簡單的拳腳功夫,強身健體,像丁峰這樣的她還真沒見過。

更何況,丁峰看起來根本不像普通人。

第一遍,丁峰整整打了一炷香時間,這才收功而立!

微微閉上眼睛,進行沉思。

「我的身體,確實有過微調,原先的僵硬,隨著這一遍拳法,已經稍微適應!難道這真是唯一真界?」

丁峰感觸很深,哪怕只有一遍,便理解了清風掌的精髓,這套掌法看似簡單,卻對於淬鍊體魄、激發潛能有著強大的功效。

擺開架勢,第二遍開始。

第一遍是初學乍練,可第二遍一施展出來,便讓圍觀之人震動了。

這一遍,已經熟練之極。

到了第三遍,哪怕館長杜長峰都震驚了。

一遍生疏,二遍熟練,三遍精通,到了第四遍,掌法已然圓滿,第五遍返璞歸真。

只是五遍,就悟透了清風掌的精髓,還掌握到返璞歸真的地步,此等才情,震驚了所有人。

「我、我不會在做夢吧?」

張光結巴道,他是四級武者,也只是將清風掌掌握到大成地步罷了,至於返璞歸真,他也只是想想,可親眼看到丁峰的情況,他感覺分外的不真實。

「丁師弟的悟性,當真逆天了!」

王大尚卻驚嘆萬分。

「爹爹,我是不是在做夢?」

杜小姐滿臉的驚愕。

「好似我也在做夢!」

杜長峰苦笑,「這樣一個逆天之才,竟然沒學過武?還是……!」

他竟然有種不敢想下去的感覺。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他們見證了一個奇迹,一個讓他們震驚到麻木的奇迹。

丁峰從第一天來到演武場開始,當天傍晚,便邁入了一級武者行列。

第二天,二級武者!

第三天,三級武者!

到了第六天,已經達到六級武者的地步。

這樣的提升速度,哪怕身為八級武者的杜長峰,也唯有對天長嘆。

第七天,丁峰早早的來到了演武場。

如今,東邊的角落,已經歸他所有,旁人只在別處修鍊,可看到他過來,都偷偷的看著,臉上紛紛掛著複雜之極的神色。

羨慕?嫉妒?狠?

哪怕張光,也唯有一嘆,和這樣的妖孽比較,純粹是給自己找不快。

丁峰沖四周微笑點頭,面朝東方,微閉著二目,感應著自身的變化。

「六天時間,隨著修鍊,身體的潛能在逐步的釋放……我原先的力量並沒有消失,而是天地造化,或者說去偽存真,熔煉入體魄之中,需要適應這方天地的規矩,然後一點點的釋放出來……可這裡,已經不是洪荒,要想達到洪荒那種程度,一掌毀滅千萬里,恐怕短時間內做不到了。只是,這裡到底和洪荒世界有何不同?」

丁峰壓下了疑惑,眼眸一睜,雙掌運轉,繼續修鍊清風掌,一遍下來,體內的真力從毛孔中噴了出來,在體外形成了一層罡氣。

四級武者,凝練出真力,七級武者,真力化真罡!

罡氣護體,刀兵不傷。

在第七天,丁峰邁入了武館之中,絕大多數弟子都達不到的境界。(未完待續。。) ?七日七級,如此提升速度,讓杜家武館中人徹底的麻木了。

也是在這一天,杜家迎來了幾個客人。

「杜兄,別來無恙!」

來人中年模樣,頗有威勢,沖杜長峰拱手笑道。

「小侄馬林,拜見杜伯父!」

中年人身後走出來一位翩翩佳公子,躬身行禮

「免禮免禮,馬兄,請!」

杜長峰微微一笑,將兩人引了進去,隨行而來的僕人自有招待。

上茶敘禮,片刻之後,便進入了正題。

「杜兄,你看犬子如何?」

馬林的父親名為馬廣,是另一個鎮上的館長,在附近一帶頗有名頭,放下茶杯,指著他下垂首的兒子詢問。

「馬林侄兒,一表人才,風度翩翩,又達到六級巔峰,是附近一帶很有名氣的天才,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有馬兄之風采!」

杜長峰笑眯眯道。

哈哈哈……!

馬廣大笑,屢屢鬍鬚,露出一抹得色,可謙遜道,「可比著他大哥馬寬,卻差的太多了!」

杜長峰一震,忍不住嘆道,「馬寬大公子,驚才艷艷,聽說在重華武院,都是風雲人物!馬兄啊馬兄,當真好福氣,令人羨慕啊,兩個公子,都是人中之傑!」

馬廣的笑容更深了,擺擺手,「哪裡哪裡,都是小兒爭氣罷了!」

「杜兄。這次馬某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馬廣點到了話題。

「請說!」

杜長峰示意。

「我見杜侄女還沒婚配,我家林兒也沒有娶親。不如我們結個親家如何?林兒雖不成材,可在左右方圓,也不比任何人差!」

馬廣笑道。

「這個……!」

杜長峰端著茶杯的手一頓,有些遲疑。

「爹爹……!」

正在這時,在隔壁偷聽的杜小雲闖了過來,先是施禮。最後說道。「爹爹,你可是依了人家的!」

「這個……!」

杜長峰露出尷尬之色。

「馬兄,怎麼?看不起我家林兒?小雲侄女,難道林兒配不上你?」

馬廣的臉沉了下去。

「馬伯父,您不要誤會,是侄女配不上馬林兄,更何況……!」杜小雲看看父親猶豫的神色,一咬牙道,「何況。小雲已經有心上人了!」

演武場,丁峰雙掌舞動,帶動旋風飛舞,落葉旋轉。一舉一動,法度森嚴,儼然有了宗師氣度,讓王大尚萬分佩服。

蹬蹬……!

小青快速的跑了過來,來到了丁峰身邊,打斷了丁峰的修鍊,「丁峰。老爺有請,趕快隨我過來!」

丁峰一怔點點頭,「小青姑娘前面帶路!」

「快點!」小青招呼一聲,迴轉身就走,等到沒人的地方,左右看看,連忙快速說道,「馬家公子來提親,看著人模狗樣的,可小姐說,他為人陰毒,是個壞人,可他們家勢大,不得不找借口拒絕!」

「可關我什麼事?」

丁峰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當然是頂替小姐心儀的對象了?怎麼?難道你不願意?」小青臉色變了,停了下來,指著丁峰的鼻子道,「小姐是你的救命恩人啊,這點忙都不幫?真是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

「我什麼時候說不幫忙了!」

丁峰搖頭苦笑,碰見這樣一個急性子,哪怕他也沒辦法。

「我就說呢,看著你文質彬彬的,不像忘恩負義之輩,是我怪罪你了好吧!你不會這麼小心眼就記我的仇吧?」

小青轉怒為喜。

丁峰無語之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