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貴妃邀她進宮?沐添香心中冷笑,恐怕是上次給招娣公主舔的亂全都進了別人的口袋裡,心裡不高興吧。

聽說上次她給小侯爺的三個女子,一個被送給了她家裡的劉昌平,另一個則是被小侯爺送進了宮,據說現在也是個貴人了,而且顯然招娣公主和皇帝是通過氣的,皇帝在面生可是很寵這個女人的。

第三個則是被送進了楊家,給了楊大人,聽說楊大人對那個柔弱的女子也是百般疼愛,楊夫人天天獻身於宅斗,根本沒空搭理楊然。

這三個奇女子都是如此的物超所值,想必楊貴妃也是因為這個才想著讓她進宮。

得知此事後,沐添香並沒有多大的反應,而是穿上衣服就進了宮。

「玲瓏,隨我進宮。」

她是想將秋月帶在身邊的,不過她的性子太過魯直,世界非黑即白,反倒會害了她們兩,所以沐添香還是決定帶著會武功的玲瓏進宮。

「是……」

王府的馬車已經等在了外面,沐添香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宮裡。

如今楊貴妃有了身孕是大事,雖然只有皇帝,太后:「」招娣公主才知道,可是這事在宮裡卻也還是一件大事。

當沐添香到時,楊貴妃那已經到了不少人了,就連舒心嬈也來了,她身邊還帶著李氏。

見到沐添香來后,李氏眼中閃過一絲憤恨,剛好,這一絲憤恨被沐添香看到了,她微微一笑,握緊了自己衣袖裡的藥丸。

舒心嬈不會讓自己好過,李氏就是一個最佳的突破口。

「眾位娘娘……」沐添香微微一笑,對著宮裡的女人道。

麗淑妃剛出了月子,臉色很是紅潤,她懷裡抱的是小皇子。 沐添香對她也很有好感,在她坐月子期間更是送了不少東西,她還特意從某大牌旗艦店買了一些孕婦專用的東西。

「喲,安寧王妃來了,快請坐。」沈貴人笑道。

她長得一副嬌小蘿莉的模樣,也很是愛笑,不過此時的笑容里卻有些尖酸了。

她是沈侍郎的嫡女,地位不高,不過在這宮裡靠著拚命討好楊貴妃,倒是也生存了下來。

沐添香對她很是無感,出於禮貌也回了一句,「沈貴人。」

「王妃幾日不見,越發的美了,想當初本宮便和安寧姐姐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呢。」舒心嬈走下來,親密的挽著她的手,彷彿他們二人真是十分要好的閨蜜。

「娘娘過獎了。」沐添香微微一笑。

「馬上便是七夕了,王妃定是準備了什麼好東西吧。」

「自然,還請諸位娘娘拭目以待。」沐添香笑笑,留下一個懸念。

見她不願意說,大家也自然不還再繼續為難下去。

沐添香這才開始打量了一番楊貴妃,她因為懷有身孕的緣故,所以打扮的很是素雅,倒是沒有之前的艷麗跋扈了。

「本宮這次請王妃來,便是想讓王妃單獨為本宮化一次妝。」楊貴妃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她神情十分的柔和,便是說話也是如春風拂面,十分的溫柔。

可是沐添香最知道,她越是溫柔,那麼所帶來的危害也就更大,想必……她是在想著如何算計她的吧。

「添香自然願意,不知娘娘願意何時開始?」

「既然如此,那就隨本宮來吧。」楊貴妃招招手,示意沐添香跟上來。

誰知,沐添香卻是先招呼了玲瓏,「去,取我的化妝包來。」

「是,王妃。」玲瓏點點頭,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隨她一起走了的,便是李氏。

玲瓏快速到瞭望君閣,將裡面的化妝包迅速取出,剛準備走,便有一個小丫頭急沖沖的撞了上來。

玲瓏的手一個不穩,將手中的東西扔在了地上,裡面的化妝工具灑了一地。

那小丫頭似乎不敢看她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認錯,「對不起,奴婢錯了,奴婢錯了。」

這個丫頭是望君閣里新來的丫頭,玲瓏並不是很熟悉,不過此番場景卻是引起了她的懷疑。

「夠了,起來吧,哭哭啼啼算什麼?」她有些不耐煩,將地上的東西收拾好后便準備離開了。

她離開后,李氏從一棵大樹後走了出來,她嘴角掛著冷笑,眼睛里閃著的儘是陰毒的光芒。顯然,她已經忘了當初自己由於作惡多端而陷入的幻覺有多麼可怕了。

「怎麼樣?那盒加了紅花的東西給她了嗎?」

「奴婢已經換了,這……如果王妃知道,我會不會……」說著,這小丫頭的眼睛里就閃過一絲恐懼感,她從未做過這種背主之事,若是被發現……

「哼,你們王妃算什麼,若是你不按我說的做,貴妃娘娘便也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李氏冷哼一聲,又恐嚇了小丫頭一番,這才滿意的離去。

而這一切,都被藏在不遠處的玲瓏所見,她特意留意了一下那盒被加了料的唇釉,用小刀在他的金屬外殼上做了一個標記。

早在進宮的路上,沐添香就交代過她,若是出現什麼意外,不用去特意防,只要做下標記即可。

玲瓏雖然信任沐添香,不過她還是又另去望君閣里取了一隻同款的唇釉,一同放了進去。

做完這一切后,她這才進了宮將東西送到了沐添香手上,在兩人擦肩而過的一瞬間,玲瓏輕聲道,「標記里紅花。」

她這話一說我,沐添香就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當下就點點頭,帶著那個化妝包進了楊貴妃宮裡的內寢。

如同第一次給她化妝一樣,沐添香還是選擇先在眉毛上修一修,然後再用一些眼影在卧蟬上勾了勾,不得不說,楊貴妃這張臉果然是沒有一點瑕疵,膚白勝雪,一雙丹鳳眼斜挑,倒是有種不一般的風情。

面對這張完美無瑕的臉,沐添香也只能在一些小瑕疵上精修了一下,最後她拿起了那隻刻有記號的唇釉。

這隻唇釉無疑是給舒心嬈看的,這種事情光她自己知道有什麼用,甚至是宮裡任何一個妃子知道都沒用。

唯獨舒心嬈不同,她的靠山是汝南王,汝南王既然費盡心思想讓她進宮,而且不惜提前暴露自己的一些底牌,那麼舒心嬈進宮就一定有要事。

她要做的就是得到皇帝的心,所以楊貴妃是她必須要除掉的。

既然如此,舒心嬈既然想借她手除掉楊貴妃的孩子,那她就隨便給她一個大消息。

所以,此時將計就計才是最好的辦法。

那隻唇釉是望君閣里的新品,正紅色,楊貴妃本就膚色白,這正紅色十分的襯她。

「好了,娘娘。」

「王妃的手藝真是不錯,難怪王爺會喜歡你呢。」楊貴妃拿起一面鏡子,一邊欣賞著自己的美貌,一邊從鏡子里看著沐添香的臉。

一種憤憤不平之感油然而生,她天生美貌,又有著萬般才藝,更是家世出眾,偏偏卻被一個鄉野丫頭給打敗了。

「娘娘過獎了,王爺從來不是因為我會這些東西而喜歡我的。」沐添香恰到好處的小臉一紅,既然楊貴妃能說霍陵川是因為她身懷絕技才喜歡她。那她自然得反駁一下了。

「呵呵,倒是本宮多慮了。這靠美色留住一個男人可是終究不長久。」楊貴妃又咬牙繼續道。

「娘娘不必擔心,我家王爺想來也是個不愛美色的,否則他為何不採花園裡最艷麗的那一朵呢。」沐添香微笑回敬。

她這一番話下來,倒是將楊貴妃氣的臉色發白,垂在衣袖中的手也是緊緊的握在一起,似乎在極力忍耐著什麼。

「好了,我們出去吧。」楊貴妃站起身來,眼中的猙獰一閃而過,快的幾乎讓人看不清。

二人出去之後,舒心嬈果然第一個觀察的就是楊貴妃的嘴唇,這隻唇釉是她親自讓人買的,顏色的確是一樣,而且裡面還加了一些除掉某個孽種的葯。

就連李氏也有些不解,沐添香他們進去也有一段時間了,可是這紅花卻絲毫沒有讓楊貴妃有什麼異樣,反而她還笑的一臉柔和。

二人對視了一眼,皆是壓住了心中的疑惑。

「楊姐姐這肚子里的孩子可真是來的時候啊。」舒心嬈捂嘴笑道。

的確是來的及時,太后剛罰她,她就有了身孕,難道這是老天爺都幫忙?

「本宮入宮也有些日子了,這孩子也該來了。」楊貴妃溫柔一笑,一隻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好像真的是一個慈母在和自己的寶寶打招呼。

可這在沐添香看來卻十分的嘲諷,再看舒心嬈,她眉頭微皺,沐添香一看便知道,這個女人開始懷疑了。

實際上,舒心嬈也十分惶恐,現在外面讓皇帝立后的人越來越多,她進宮本就是為了那個位置,然而現在卻因為時間問題,讓自己的敵人捷足先登,這可怎麼了得。

於是,舒心嬈這才想借沐添香之手除掉那個孩子,只是現在的發展,卻完全出乎了意料。

再看沐添香,她十分平靜,彷彿在各種事情絲毫不知情,舒心嬈心中突然有一個大膽的設想。

也許,楊貴妃根本就沒有懷孕呢?這紅花有活血化瘀之效,只有沾了一點,孕婦便會立即有反應,她真正做的手腳不在這裡,而是在太醫身上,只要她一出血,太醫便會來解決那個孽種,可是現在……她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這簡直讓人不可思議。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沐添香早就知道她的計劃,所以東西早就被換了,可是看沐添香的樣子卻好像毫不知情,而且……李氏說沒有任何問題。

這讓舒心嬈更加相信,楊貴妃肚子里的種未必是真的。

有了打算之後,舒心嬈自然壓下心中的澎湃,繼續看著這出好戲。

宮裡的女人又對著楊貴妃一頓好誇,其中以沈貴人為代表人物,沐添香只一看便知道,這個沈貴人是楊貴妃後援團的團長。

面對眾人的誇讚,楊貴妃微微一笑,突然站起身來道,「眾位,本宮自打有了身孕,這肚子的小皇子就不停的亂鬧騰,想必是想去御花園轉轉,諸位可願陪本宮去那湖邊餵魚。」

「自然願意。」楊貴妃這麼一說,眾人自然同意。

剛一出宮門,沈貴人就拉著沐添香的手,對著她甜甜的笑,她本就長得嬌小可愛,如今笑起來簡直就是一個蘿莉。

「沐姐姐,我可以這麼叫你嗎?」她睜著一雙大眼睛,期待的看著沐添香。

沐添香點點頭,「自然。」

「那太好了,我小小年紀便進了宮,連一個知冷知熱的姐妹都沒有。」

聞言,沐添香開始不動聲色的離她遠了幾步。

「宮裡不都是娘娘的姐妹。」沐添香微微一笑,打斷了她的哭訴。

她想無緣無故賣慘,也要看她沐添香接不接受吧。

「這……自然。」沈貴人突然被打斷,有些尷尬,不過她還是不放棄,繼續哭訴道。

「姐姐有所不知,這宮裡哪裡有真心。妹妹每天活的提心挑擔,生怕有一天被人害了也不知道。」說著說著,沈貴人甚至眼眶也紅了起來。 索性,沐添香便隨著她一起演這場戲,她低頭笑道,「娘娘一定很是不容易。」

聞言,沈貴人便如同找到知音一般,她紅著眼眶將沐添香拉到湖邊。

「是啊,妾身在宮裡活的甚說不易。」沈貴人另一隻手擦擦眼淚。

他們此時站在湖邊的一棵柳樹下,柳枝垂髫而下,倒是有了一片陰影。

而沐添香和沈貴人就站在眾人的視線模糊處,他們的身影都若隱若現,旁人根本就看不清。

沈貴人拉緊她的手,輕輕的用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道,「王妃,看在本宮如此可憐的份上,你便幫本宮一把吧。」

說著,她就迅速的一隻手拿出一塊手絹,另一隻手則是推沐添香下水。

而拿著手絹的那隻手則是往沐添香口鼻處放。

沐添香心中冷笑,在湖邊能做什麼,當然是殺人滅口了,不過她早有準備,在那塊手絹到她面前的時候她就搶先拉著沈貴人一起跳入了湖中。

也許古代的沐添香不會游泳,可是現代的穆天香卻是游泳高手,此時到了水裡,那手絹上的藥物也就失了效。

她自然是將那手帕扔掉,然後自己則是死死的扯著沈貴人的衣服。

因著今天天氣有些熱,所以他們穿的都很是輕薄,所以沐添香只是稍稍一用力,沈貴人的衣服便被揪開了,露出了紅色的肚兜,胸前的風光若隱若現。

沐添香一邊使勁將沈貴人往水中推,另一邊又按著她的頭借力裝出自己要沉入水中的模樣。

「救命!救命!」

另一邊,麗淑妃第一個聽見他們二人的動靜,定睛一看,大驚失色,「快,快來人,沈貴人和王妃一起掉入湖中了。」

眾人這才注意到二人,沐添香不會游泳是裝的,可是沈貴人卻是真的,她已經顧不得自己春光乍泄,她只覺得有湖水不停的湧入她的嘴裡和鼻中。

沐添香也是故意的,每當她快要昏過去的時候,她就將她的頭拉出水面,差不多的時候又繼續按下去。

來回這麼幾次,沈貴人只覺得自己在生死的邊緣徘徊了許久,終於……

沐添香被人救走了。

她抬頭望去,居然是霍陵川,男人有力的臂膀將她抱在懷裡,終於他們上了岸。

楊貴妃身旁站的是皇帝,他絲毫沒有自己的女人落水的覺悟,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沐添香,剛剛沐添香那一上一下雖看著像她在求救,實則是在整沈貴人。

這一切被皇帝看的清清楚楚,他和霍陵川在宮中議事,突然聽到了麗淑妃的喊叫聲,這才跑了過來。

待沈貴人被救上來時間她的衣服已經徹底被扯的不成樣子了,就連肚兜也是鬆鬆垮垮的掛在脖子上,那麼一小塊布料,根本遮不住她的好身材。

待宮女為她按壓乾淨腹中的水后,她這才睜開眼睛醒了過來,一入眼便是皇帝帶著玩味笑容的臉。

她突然大喊一聲,哭道,「皇上,您要給臣妾做主啊。」

沐添香則是躺在霍陵川懷中,冷冷一笑。

「哦?愛妃這是怎麼了,怎麼和安寧王妃一起掉入水中了呢,這衣服……」皇帝的目光落在了沈貴人裸露的肌膚上,帶著嘲諷十足的意味。

「皇上,安寧王妃她……她嘲諷臣妾不說,還將臣妾推入水中,雖說臣妾身份不高,可臣妾也是皇上的人啊。她這般侮辱臣妾……臣妾怎能忍。皇上啊……」沈貴人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衣不蔽體了,反而一個勁的向皇帝哭訴自己的可憐。

「咳咳,沈貴人還是將衣服先穿好再來和皇上陳情吧。」沐添香冷冷的說了一句。

聞言沈貴人這才低頭看去,她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幾乎離體,她姣好的身段已經顯露無疑。

而且……

剛剛救她上岸時,那群侍衛……想必將她看遍了也摸遍了……

沈貴人頓時感覺渾身發冷,她完了,她的一生都毀了,周圍這麼多太監和侍衛……她早就被人看了個精光。

她突然扭頭看向楊貴妃,「娘娘……」

「去,把本宮的衣裳去給沈貴人披上。這天氣濕的很,剛落了水,怎麼能傷了身子呢,皇上說對吧?」楊貴妃微微一笑,挑眉看向皇帝。

皇帝很是理解,自然點點頭道,「是啊,貴妃說的是,愛妃不如給朕好好解釋一番。」

皇帝的聲音很平淡,聽不出怒意,但也絕不是高興,沈貴人突然覺得心中害怕……

可是剛剛楊貴妃的態度分明就是威脅她,要他繼續……

即便如此,沈貴人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被那些侍衛看了,還是滿心怒火,她是皇帝的女人,若不是沐添香,又怎麼會受此等大辱,當即就大怒道,「皇上,王妃她仗著忠信王爺不將臣妾看在眼裡就算了,她還將臣妾推下水,雖說現在天氣已經熱了,可那水裡卻是冷的要命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