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分為鍊氣期,築基期,結丹期,元嬰期,化神期;不朽境,正道境,仙王境,仙尊;五期,四境界。

五期每期分為九層;以一、二、三為初期,四、五、六為中期,七、八、九為後期,進而圓滿大成。

四境界,卻只分初、中、後期;每行進一步都是萬難之事,更不用說圓滿。

這也就是扎木合這個活了十餘萬年的老妖怪,許多星球上的門派只知道五期,根本不曉得四境界的存在。

「烈火九陽」修鍊起來,同小木訣正相反。

中正平和、循序漸進,沒有半點小木訣的兇險。

十幾天後,張岳在青冊的幫助下,方才窺得門檻。

這一日,張岳正陪在雨嬌身邊,修習人生中的第一種攻擊法術;「火球術」。

神識異常波動,張岳趕忙回到青冊之內。

「唉!這是?」

張岳看到召喚他的居然是一隻巴掌大的袖珍小狗。

「主人。」

狗狗居然能用意念與自己溝通,小尾巴搖得象電風扇,萌達得一塌糊塗。

「你是——小金。」張岳驚喜的叫道。

「你怎麼會——」看著小金如同剛剛出生的樣子,張岳心裡感覺怪怪的,自己的「兒子」居然「縮水」到了這步田地。

「主人,我現在是青冊的守護靈獸了,依照血脈功法,可以自行修鍊。」

小金不無得意地說。

「器靈爺爺說,我的能力是尋寶和戰鬥,現在我雖弱小,以後可是有機會進階神獸,甚至化形的喲。」

小金臭屁的很。

「主人,」小金還想在張岳面前展現自身的不凡之處。

「怎麼生分了,以後就叫老爹吧。」

張岳一把將小金抱起,他可是愛死這個小東西了。

「老爹,我想去見老媽。」

小金毫無做靈獸的覺悟,順桿爬了起來。

「好。」張岳應道。

身形一晃,張岳和小金出現在雨嬌面前。

小金一下撲入了雨嬌的懷中,又拱又添,親熱得無以復加。

良久,膩在雨嬌身上的小金才探出了小腦袋問道:

「老爹,老媽什麼時候才能好?」

「奪回三魂。」

張岳沉重地說道。

「別擔心,還有我呢。」小金驕傲地揚起了狗頭。

「我現在是築基靈獸,別看剛剛築基,可遠勝人類的築基中期;扎木合爺爺告訴我,在地球上可說是無敵的存在。」

說完話,還不忘將鋒利的狗爪伸出,顯示自己的本事。

張岳將不太情願的小金攬入懷中,輕撫著。

「我們得儘快強大起來,否則沒有半分機會……」

清晨,張岳打開門,讓小金出門方便。

今天是準備送雨嬌回家的日子。

昨晚,張岳同雨嬌爸通了電話,為了給二老一個緩衝,只說自己同雨嬌在回來的路上,並沒有把實情告知,只是將雨嬌現狀簡單地說了一下。

雨嬌變成植物人,雨爸雨媽極為難過。

但聽說張岳為報仇,殺了綁匪后,又為張岳擔心起來,反覆叮囑,安全至上,並告誡他送雨嬌回來,一定要選在後半夜,他會一直守著。

張岳捨不得雨嬌離開,但他要變強,得尋找修鍊資源,地球貧瘠,資源匱乏;扎木合告訴他修鍊到鍊氣中期以後,沒有靈藥和靈石的輔助只會事倍功半。

最主要的是,當天降急雷后,青冊就能在扎木合的駕馭下穿越空間,到達其他位面。

當然,有得到就有付出,每次旅行扎木合都會沉睡一段時間幾年、十幾年不等。

扎木合這段時間也儘力將自身知識傳授給張岳,以待不時之需。

張岳伸了個懶腰,這段時間夜以繼日的修鍊學習確實有些疲累;雖然脫胎換骨,但他畢竟還只是個凡人。

「汪、汪汪。」

小金的聲音帶著極度的興奮。

張岳尋聲跑了過去,就見小金在籬笆外的亂草邊,守護著一株紫色的小草。

「這是『紫夢草』!」

張岳望著籬笆邊那株紫色小草,興奮得無以復加。

良善之人,必有福報;鳳凰過處,盡顯梧桐。

《百草真解》中題注,「紫夢草」一級靈草;為鍊氣期常用藥草。直接服用,可提升修為;與天麻、地黃、人蔘配伍經煉藥師調製可成「洗髓丹」,是金丹至鍊氣期弟子的常備之葯。

張岳小心地將「紫夢草」移入青冊中。

「前輩,這種靈草能繁殖嗎?」

這才是張岳最關心的問題。

「沒問題,扎撒之光滋養萬物,青冊世界更勝自然。只要開闢出一片葯園,以後自會果實累累;而且只要有靈草的大部分元素,就能在青冊中生根發芽,再現生機。」扎木合驕傲無比。

「對了主人,這段時間,你要多收集一些輔助藥材,這一界的凡葯,到了其他界面,有些會變得極為珍貴;只要《百草真解》上提到的,就大量購買。」扎木合生怕張岳錯過了一條重要的財路。

繁星閃爍,月掛斜空。

張岳開著經過改裝、更換了牌照的「捷達」車來到雨嬌家附近。

張岳用一條帶子,把雨嬌綁在背後,找了個陰暗角落,仔細觀察一番,然後身子一縱,三兩下就爬到了五樓雨嬌的房間。輕推窗子,裡面沒關。

張岳順利地進屋,安置好雨嬌,拉上窗帘,取出事先準備好的兩百萬現金,這才撥通了雨嬌爸的手機。

電話馬上接通,傳來雨爸焦急的詢問聲。

半小時后,張岳獨自離開了雨嬌家。 第十章離分

這幾天,張岳徹底過了把土豪癮。

見什麼,買什麼。一下干出五百多萬。

他頻繁出現在各大藥材市場,不問價格,只看品質。對於種子更是青睞有加,甚至蔬菜籽也不放過。乾糧食品補充兩車,酒水大量買入,香煙更是必備口糧。。。。。。

豪門虐戀之落雨天的陽光 花錢的感覺,一個字「爽」!

小金則同他分道揚鑣,擴大著搜索範圍,幾次甚至都跑到了其他城市。

剛開始張岳還有些擔心,過後一想,以小金目前築基期的實力,自己都遠不是對手。

那狗東西,嘿、嘿。。。。。。

張岳又把眼界放到了鑽石上。

這一次他只走了一家珠寶店。

鑽石恆久遠,一顆就破產。

一顆鴿子蛋,就得八千萬。

媽媽、姥姥、爺爺、祖宗他問候了個遍。

最後咬咬牙。

「不買!」

「這性價比太低了。」他再有錢也不能怎麼敗家不是。

看著青冊內,坐在錢上修鍊的張岳,扎木合徹底無語了。

銀行里,剩下的七千萬,大多被這個吝嗇鬼換成了黃金;只留下了一百多萬現金。

除此之外,他還專門兌換了一些歐元、英鎊、日元和美金,甚至還有「盧比」和「第納爾」;數額驚人,光「手續費」就干出了兩萬多元。

他不是沒想過將這筆錢全部留給雨嬌,可雨嬌和他的家人能保得住嗎?沒有能力和實力一切都是惘然。

「金錢是罪惡的根源,是災禍的起因。」

張岳並沒有將母親葬入大海,而是將母親和一瓢海水葬在了青冊之內;全當父母合葬。

他太需要安慰了;有父母在身邊陪伴,他的心,多少還有些寄託。

功夫不負有心狗。在小金艱辛的努力下,青冊葯園內又多出兩株靈藥;一為「杜桑葉」,一為「葛根」。雖不能提升修為,但卻是療傷的靈物。

這是小金縱行千萬里的成果。小傢伙猶不滿足,又嚷嚷著向更遠處進發。

望著風塵僕僕,一身疲倦的小金,張岳心疼不已。

這回張岳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直接下了禁足令:兩個字「修鍊。」

扎木合這幾天有些緊張,離開的時間要到了。

在他的安排下,這段時間張岳專習陣法,直到張岳能自如運轉十幾種不同的陣法,徹底達到超一級陣法師的水準,方才罷休。

身法是保命的本錢。

老傢伙並未讓張岳修習小木訣和烈火九陽中的。而是另闢蹊徑,讓張岳修習風屬性功法「幻天」。

三系同修,饒是有扎撒柱的幫助,也讓張岳大感吃不消,累的連數錢的力氣都沒有。

老傢伙可不管那一套,除了耳提面命,就是打理葯園;最痛苦的是,讓張岳大量記錄在今後修鍊中會出現的問題,各種功法的難點,尤其是陣法一途,不管張岳能否領悟,將盡百個陣法變化全部記錄而出,搞的張岳一個頭有兩個大,這那還像個僕人?

又是十幾天過去,張岳從「閉關」中蘇醒,這段時間,他收益良多,小木訣二層圓滿,突破在即;烈火九陽也達到一層巔峰狀態,幻天不但入門,更習得「風刀術」。

張岳肚子有些餓了,正想在洞府石屋中來塊壓縮餅乾,喝瓶礦泉水,順便來根兒火腿腸,「改改饞」;突然發現居所後面多出了一片菜園,瓜果蔬菜一應俱全,葡萄搭起棚架,十幾顆果樹也在茁壯成長。

「前輩」。張岳招呼著扎木合,不用問這一切肯定是他老人家的手筆。

當初,張岳想為自己蓋一間一層的「別墅」,又是圖紙、又是設計忙了大半天,可扎木合卻只是問了一句。

「主人,你看這樣是否符合要求。」張岳的身後就瞬間出現了一片房屋

張岳滾、爬到石屋之內,竟然是一應俱全,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上百倍。

「這幾天閑來無事,順便為以後做做準備。天天看你啃餅乾,瞧著都麻。」

老傢伙若無其事地說著。

「主人,三天後有雷雨,我們將到達魔雲大陸。這是距地球最近的修真大陸,等級最低,為三十三天之末。那裡凶獸橫行,崇尚武力,強者為尊。最大好處是材料豐富,靈草多多;對於煉藥師的養成有莫大助力。我會儘快蘇醒,助你築基;還有」扎木合將一切交代的清清楚楚。

「對了,我教你的《星語》可一定要牢牢掌握,免得到其他位面連話都不會講。」扎木合最後還不忘叮囑。

張岳用新換的號碼,同雨爸通了個電話,詢問上次打聽開發商的事情。

雨爸的回答讓張岳滿頭霧水,開發商早就捲款跑路了?而且市裡領導也參與進來,負責嚴查、重辦,據說,此次的牽扯金額巨大,有十幾億之多。

霸天來明明死了,難道別有貓膩?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雨嬌安全了。」

張岳估計恐怕這與高層有關,讓霸天來消失,可能是最好的解決方式;這樣霸天來就會背起全部「黑鍋」,將開發公司徹底作成一筆「死賬」!

回到久別的家,張岳把房間收拾一空,把房產手續單獨收好,又去了趟公司和庫房,高薪辭退了所有員工;最後將自己這些年的所有勞動成果,全部「打包」到了青冊之中。

夜半無人後,張岳才悄悄來到雨嬌的房間。

「雨叔,我要走啦!」

張岳直接說明來意。

「什麼時候回來?」

雨爸並沒有問張岳去那裡。

「能治好雨嬌的時候。」

「我有信心。」

張岳卸下裝有二十塊金磚、一百萬人民幣、外幣和房產手續的背包。

「這些本來是怕出意外,帶你們跑路用的,現在看來是用不上了;但千萬不要『露白』,以免引來禍端。」

「什麼時候走?」

雨爸並沒有去接背包。

「今晚。」

張岳答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