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心狠狠一皺,下意識的就是轉身往回走。

只是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被歐冉給叫住了。

「寒驍!你怎麼在這裡?小微呢?她也在這裡吧。」歐冉一臉笑意的走了過來,輕輕碰了碰季寒驍的手臂。

季寒驍硬是讓自己的臉色看起來沒那麼差,淡淡的解釋著:「阿姨,小微在樓上休息。」

歐冉輕輕的哦了一聲:「這樣啊,那她在哪個房間?我去找她,這孩子好幾天都不給我回消息打電話,讓我這個做姑姑的難免有些擔心。對了寒驍,你們兩個不是說出去玩了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季寒驍瞥著歐冉,淡然的開口:「想回來看外公了,倒是阿姨你怎麼來這裡?阿姨跟我外公好像沒什麼交集吧。」 那女子又看了白羽一眼,似乎是行了一禮,但顯得不怎麼恭敬,然後慢慢的就消失了。

茉茉此時也恢復原狀,精神顯得有些萎靡。

「兩位大人你們沒事吧?」

毒蠡趕緊跑過去將兩人扶起來,只見兩人屁顛屁顛的跑到茉茉跟前,神態恭敬的一頭跪倒在地。

「大魔王戌狗戰將屬下十三、十四拜見茉茉小公主。」

毒蠡:「完了,打錯人了。」

白羽:「……」

肥貓一個哆嗦:「果然是大……大魔王!」

茉茉沒有作聲,摸著白羽身上的傷口直掉眼淚,所幸白羽的身體癒合的也快,基本已經不流血了。

十三、十四和毒蠡跪在地上不敢說話,這次犯得錯誤太大了,直接打傷了頂頭上司的老爸。

毒蛇臉色黯然:「完了,這仇是別報了,說不定哥哥也得栽進去。」

「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甘願受罰,請小公主指示。」

十三、十四再次請求。

茉茉還是不說話,眼睛只盯著白羽。

白羽:「你們還打不打了?」

十三等人慾哭無淚,這還怎麼打,都捅了天大的窟窿了。

白羽:「天材地寶還要嗎?」

幾人頭皮發麻,這時候誰都不敢接話,不賠個天材地寶就不錯了。

白羽又道:「我的牆塌了!」

「這個,我們馬上叫人來修!大人放心。」毒蠡趕緊說道,他畢竟也是附近的地頭蛇,只要用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事,此刻他巴不得趕緊賠禮道歉。。

「我的窗戶掉了!」

「王者飯店的所有損失我們全部負責。」

「我明天還要營業。」

「我們晚上趕工,明天肯定能恢復經營。」

「我缺天材地寶。」

十三、十四心道:「難題終於來了!」

「我們盡量給大人找到,祈求大人的原諒!」

「我……」白羽欲言又止,十三、十四強顏歡笑。

毒蠡也舔著笑臉問道:「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白羽:「我忽然想起來老瘋子還在卧室裡邊!」

眾人看向被砸塌的卧室,忽然又有種不好的預感。

只聽茉茉又嗚嗚兩聲:「瘋伯伯!」

毒蛇拽了下毒蠡的袖子:「我們今天還能走嗎?」

毒蠡:「聽天由命吧!你哥我算是栽倒你身上了。」

毒蛇:「對不起!」

毒蠡:「現在說這些都晚了。」

十三、十四跑過去,從廢墟里扛出一個人來,不得不說老瘋子的運氣真的很好,卧室的牆塌了一大片,竟然沒有一塊磚頭砸到他,連白羽都驚嘆於他的運氣,每次昏迷都有人伺候他,為什麼就沒有人伺候一下他。

正鬱悶著,茉茉端出了一碗肉湯,白羽認出來這是老瘋子昏迷后他做的食療,幸好當時放在廚房了。

茉茉小心的將他背後的衣服扯開,用清水擦拭后,用棉棒沾著肉湯一點點的塗在他的傷口上。

令毒蠡等人驚訝的是,傷口竟然肉眼可見的癒合了。

這也幸虧是他王者的肉身,換成一般人怎麼著都得一個小時才能癒合。

不過,這樣的情形也把四人嚇傻了。

「大人,敢問這是什麼天材地寶?」十三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這麼神奇的東西可是第一次見。

「這就是你們說的天材地寶啊,外用外敷,內用內服,包治百病,最適合療傷。」

「大人,可否借小人一觀。」

「恩,可否一觀,就看一眼,聞一下也行。」十四也按耐不住,主要是他聞到一股肉香,這股香味讓他口舌生津,控制不住的想要大吃一頓。

「不行!」

「那小的唐突了。」十三、十四感到有些可惜,第一次離天才地寶這麼近的距離。

呼!

錦繡凰圖:重生侯府嫡女 這時,白羽端起碗來,將剩下的肉湯一口喝下。

「你,唉!大人啊這可是天材地寶的,您這樣是暴殄天物啊,這要是交給我,說不定會研製出幾種療傷葯來。」十三的心裡拔涼拔涼的,彷彿看到了心愛的姑娘被只豬拱了。

「我是說,這玩意那鍋里還有不少,想聞就自己聞去,不過你們沒受傷就不要喝了。」

白羽嘿嘿一笑,就連茉茉也被逗樂了。

「真的?」

「趕緊去,別在我眼前晃悠了。」這些人在沒認出茉茉的時候牛的二五八萬的,轉眼間就大人大人的巴結上了,白羽不得不感嘆出身的好處,心中卻是暗暗記下大魔王的樣子。

過了一會,毒蠡找的施工隊來了,白羽將他們叫過來,把自己的想法給他們說了一遍。

今天的亂象讓他對王者飯店的布局有些不滿,就拿排隊來說,嚴重影響了道路的交通,也危害了鄰里關係,這要是一天兩天火爆,給人道個歉也就算了,關鍵是他也不知道火到啥時候啊。

王者飯店處於幾個小區的交匯處,一般門口是不會停車的,附近都有專門的停車場,地方還算寬敞,簡單處理一下門口也能擺上幾十張桌子,反正這裡沒有城管,也不存在環境污染啥的。

洗刷間也需要擴大,多弄上幾個水龍頭,要不然刷碗也得排隊。

隔壁還空著兩間房,可惜一直找不到房主是誰,不然也弄下來當接待間,看看人家地球上的海底撈,客人坐著看戲、玩遊戲也不能讓他閑著,這是避免客戶煩躁,客戶煩躁了就容易找事,這可是提高客戶滿意度的基本法則。

好在飯店的右邊有個小廣場,簡單布置一下勉強可以作為等待區、和表演區。

「對了,把二樓也給我清理出來,以後食客制度完善後,可以當做VIP室。暫時就這些吧,記住,明天天亮之前必須完工,否則我拿你試問。」

白老闆難得佔一次便宜,乾脆將下午想好的東西整改一下,這樣也利於今後的發展。

月上柳梢,此刻也不過是晚上八點。

白老闆覺得忙碌的景象煞是好看,飯店的大廳和卧室都得推倒重建,他也懶得收拾裡邊的東西,僅拿出了收款碼和詭異的對聯。

對聯閃過一道光芒,彷彿被激活了一般,但看上去仍舊那麼普通。

王者飯店從破壞到重生,就像當初的他一樣,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呼!!

一道熱風吹過,地面上捲起一道沙塵,還颳倒了一輛砂車。

李珊珊看著眼前施工的場面,略顯焦急:「怎麼一會的工夫,就成這樣了?」

埋在泥沙里的白羽聽到一個聲音:「白老闆,你在哪裡?」 歐冉抬了抬手,捂了下嘴唇:「你爸爸說有文件在你外公這裡,讓我幫忙拿一下。」

季寒驍的視線直接越過了歐冉,看向了一同進來的安校長。

安校長也是尷尬的咳了咳,直接無視掉季寒驍的眼神。

誰特么知道回來的路上突然殺出一個歐冉來?他就是想通風報信,也沒那個機會啊!

寒驍,抱歉,外公只能幫你到這裡了,你好好保重自己。

安校長默默的在心裡默念祈禱著,隨後立馬就溜走了。

歐冉看了眼安校長,並沒有說話,而是在等著季寒驍主動開口。

季寒驍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捏了捏,這才看向歐冉:「小微在樓上休息,就不要去打擾了,要是阿姨想知道什麼,直接說,我來回答你。」

歐冉很是淡然的哦了一聲,忽的轉了一個身,只不過眨眼間,就走到了季寒驍的身旁,勾唇一笑:「當然了,畢竟小微不在嘛,而我要找的人,就是你,也只有你才能給我滿意的一個答覆!」

下意識的,季寒驍並不是緊張,而是疑惑的蹙起了眉心。

歐冉繼續說道:「這裡不適合說話,等我把文件給你爸爸后,在華富路的L廳見。」

說完,歐冉並沒有繼續下去,而是在原地了等了一會兒,才看到安校長拿著一個文件袋下來。

何為相思甜 接過文件袋的歐冉向安校長道了謝后,便直接離開了。但離開之前,是給了季寒驍一個眼神的。

歐冉一走,安校長立馬走到季寒驍面前,解釋道:「寒驍,外公不是……」

「沒事外公,我知道。」季寒驍率先打斷了安校長的話:「等下你自己吃午飯,我先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說完,季寒驍拍了拍安校長的肩膀,彷彿兩個人並不是長輩關係,更像是兄弟關係。

看著季寒驍匆匆離開的背影,安校長站在原地好一會兒,才重重的嘆了嘆氣。

「希望你比我幸運,不要走我的路。」安校長搖了搖頭,很是無奈的自語著。

……

華富路的L廳內,一處座位上坐著不少的女生,正偷偷打量著坐在靠牆的男生。

眾女生你推我我推你的,最後坐在中間的那個女生站了起來,很是優雅的甩了甩自己的秀髮,霸道的一哼:「這有什麼的,看上了就直接追!看我的,分分鐘立馬拿下。」

說完,女生挺了挺自己的身子,霸氣的朝男生走去。

「哈嘍帥哥,喝一杯嗎?」女生很是幸感的朝男生拋了個媚眼。

季寒驍頭也沒抬的說:「旁邊有空位。」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不讓你坐!

女生尷尬的扯了扯嘴角:「什麼啊,我就想坐在你對面,我……」

「滾!」季寒驍眼神泛著冷意,也沒了剛剛那個好脾氣。

豪門嬌妻,總裁的小女人 女生生氣的啞然,再想說什麼的時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隨後身後便響起一個女聲:「這位小姐,人家已經讓你滾了,就別再自取其辱了,不然你會更加尷尬的。喏,你拿著好朋友還在看你的笑話呢,不想更難看,還是走吧。」 白羽從泥沙里爬了出來,踉踉蹌蹌的走到李珊珊的車前:「我說,你小子開車能小心點不。」

肖揚感覺很不好意思,他能說是李珊珊催的太急了嗎。

李珊珊看到白羽沒事,頓時放下了心。

「白老闆這是怎麼回事?」

她看著一片狼藉的現場,有著一肚子的疑問。

「還能怎麼回事? 守護甜心之回憶的夢 打架打的唄。」白羽沒好氣的答道。

「那毒蠡他們呢?」

「哦,在那呢」

白羽順手指了一個方向,只見毒蠡帶著安全帽不停地指揮施工人員,毒蛇一瘸一拐的跟著打下手。

十三、十四圍著一鍋肉湯展開激烈的爭論。

十三:「白老闆肯定將天材地寶煮在這裡面了,要不然怎麼會有如此神奇的功效,我認識中的天材地寶沒有一樣是這個樣子的。」

十四:「是嗎?我怎麼覺得這是一鍋吃的東西,你說,白老闆是不是看我們不爽戲弄著我們玩呢?」

十三:「這跟剛才的那碗味道不一樣嗎?」

十四指著一大鍋肉湯說道:「就是一樣我才覺得不對勁啊,這也太多了吧!」

李珊珊和肖揚頓時懵逼了,這是怎麼回事,剛才走的時候雙方還義憤填膺的,怎麼一回來就是這種場面。

看這現場的確是經過激烈的戰鬥啊,難道打了一場就拜把子認兄弟了,這也不是桃園三結義啊。

「發生了什麼事?」李珊珊百思不得其解,以她對毒蠡等人的理解,如果沒有意外發生,他們斷不會是這個德行。

「我還想知道怎麼回事呢。」白羽也是鬱悶的不行,本想有著黑鷹面具作為底牌,怎麼著也能護著女兒周全,沒想到被女兒給救了,這幾個比自己強大的「敵人」還是女兒的手下。

白羽覺的自尊心很受挫,為什麼別的主角都能橫掃八方,輪到他就這麼挫,貌似茉茉更像主角的樣子。

白羽心裡不停的埋怨:「大魔王,都是大魔王惹的禍!」

這時毒蠡來到白羽的身邊,恭恭敬敬的說道:「大人,我已經按您的要求吩咐下去了,明個一早,您肯定會看到煥然一新的王者飯店。」

白羽淡淡的應了一聲,毒蠡也不敢說話,老老實實的退在一旁。

「他們為何對你這麼恭敬?」李珊珊再次追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