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河的女兒。

姜阿五的資料。

張玄看到這份資料的時候,不由吐槽了一下那個女人的名字,竟然叫做姜阿五,完全不像是女孩子的名字啊。

果敢人都是這麼給自己家的女兒取名字的嗎? 雖然那個女人叫做姜阿五,但實際上除了姜河敢用阿五這個名字叫他之外,大部分的人都會用姜小雨這個名字來稱呼她。

同盟軍的人,一律稱呼她為大姐頭。

就算是外人,也會用大小姐來稱呼這個女人。

當然,如果有人敢用阿五來稱呼這個女人,基本上活不到明天。

根據情報所顯示,姜小雨對於自己這個姜阿五的名字十分不滿,但問題是這是她過世的母親為她娶的,所以她也就默認了。

不過姜小雨這個名字,是她自己取得。

阿五這個名字,也就成為了她爹專用的名字。

姜小雨自幼就在羅阿那普拉長大,一身匪氣,看似大大咧咧,但實際上心狠手辣,性格也非常的火爆,不止一次當街殺人。

不過這個女人非常的聰明,沒有招惹太過於強大的勢力。

在姜小雨十歲的時候,他父親為了不讓她重蹈母親的覆轍,讓她學習大量的搏鬥技巧,所以這個女人會的搏鬥技巧很多。

八極拳,緬甸拳,形意拳,以及瑜伽,空手道,甚至就連古泰拳都學過。

十五歲的時候,這個女人就打遍了同盟軍,沒有一個男人是她的對手。

這個女人在羅阿那普拉的名氣很大,因為她很能打。

現代社會,功夫再高也打不過手槍是很多普通人的認識。

但實際上,如果功夫高的一定的境界,除非是用重兵把守,否則沒有幾個人敢正面和這種高手搏鬥。想要圍殺一個拳術大師,沒有幾十個人,幾十把槍,根本沒有可能成功。

尤其是在城市這種地形複雜的地方。

所以姜小雨很危險。

因為她不但能打,而且還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神槍手,不管是手槍還是狙擊槍,都非常的厲害。

讓姜小雨一戰成名的是她在二十一歲的時候,曾經在羅阿那普拉的擂台上,以一己之力,打死了十三個男人。

在羅阿那普拉這種無法無天,沒有法律約束的城市,所謂的擂台和外面的地下黑拳其實沒有什麼區別,甚至更加殘忍。

因為這裡的擂台上,除了不能夠使用手槍之外,什麼武器都不禁止。

不管是軍刺,長刀,利劍,匕首,還是其他武器,都可以使用。

但姜小雨卻赤手空拳的打死了十三個男人。

不是一對一,而是一對十三!

從那個時候開始,姜小雨就成為了這個城市最危險的女人之一。

看完了這些情報之後,張玄總算是對這個女人,對同盟軍,對自由軍喲了深刻的認識,隨後他把資料交給了林凜,對情報專家說道:「資料就是這些了嗎?」

「是的。」情報專家點了點頭。

「多少錢。」

「二十萬。」情報專家說道。

「給你。」張玄從箱子裡面拿出了二十萬,交給了這位情報專家。

專家微微一笑,把錢裝進背包裡面,「看在你給錢這麼爽快的份上,我免費送給你一條消息好了。」

「什麼?」

「我看你對姜小雨十分感興趣,所以我就告訴你,姜小雨有一個喜歡的人,這個男人是他的老師之一,泰拳高手……班查!」

張玄眉頭一皺,問道:「為什麼不再情報上寫上這一點。」

專家自信的說道:「因為這個消息除了我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所以情報上面自然沒有這一點。」

「你確定姜小雨喜歡這個班查。」

「這是我親眼看到的。」情報專家如此說道。

張玄點了點頭,眯著眼睛說道:「我要這個班查的資料。」

「可以。」

情報專家說道:「這個班查今年四十一歲,從小就開始學習古泰拳,曾經是泰國一個寺院的僧人,但後來因為當地的黑幫打死了他的弟子,所以這位大師在一怒之下,血洗了整個黑幫,逃亡到了這座城市,當然,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這位古泰拳大師當僧人的時候,因為從小練拳,除了拳法之外,竟然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東西,所以逃亡到了這座城市,沒有一技之長,又不願意加入黑幫,差一點被餓死。你說好不好笑。」

張玄沒有笑,畢竟現在的社會如此。

很多人都看不起練拳的,由此是那些一心練拳的人,除了拳法之外,不會任何生存技巧,又不願意仗著自己的武力去作姦犯科,活不下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顯然,這位班查大師也是如此。

作為一個僧人,他顯然有自己的底線,血腥了黑幫是為了自己的弟子報仇,無奈之下才開了殺戒。

但如果讓他仗著自己的武力去壓迫他人,這位大師做不來。

沒有生存的技巧,被差一點餓死也不是不能夠理解。

情報專家繼續說道:「後來,他收下了姜小雨做徒弟,在同盟軍的幫助下,開了一家泰拳館,教人拳法,但只有姜小雨一個人得到了他的真傳,學習到了最純正的古泰拳。」

「至於其他人,學習的基本上都是現如今的泰拳,下手看似狠辣,但殺傷力比起古泰拳,弱了很多,這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

「但這位大師我行我素,沒有改變的想法。」

「現如今,這位大師就在同盟軍管理的街道內,泰拳館生意日漸興隆,同盟軍內不少人都是這位大師的弟子。」

「我之所以說姜小雨喜歡班查大師,就是因為我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聽到姜小雨向班查大師求婚,結果遭到了班查大師的拒絕。」

「而這件事情,除了兩個當事人之外,大概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了。」

這個情報很關鍵啊。

張玄對於讓姜小雨加入自己的隊伍,又有了一些把握。

為了這個情報,張玄又付出了一萬。

但這些在他看來,都是小錢。

打發走了情報專家后,張玄站起來說道:「我打算去見一見這位班查大師,林凜,你去把彭松,彭桑,以及彭昌的人頭帶過來。」

林凜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說道:「是,BOSS。」

「還有,殺掉了三個人之後,立即掌握自由軍,如果不聽話,就沒有活下去的必要!」

「是!」 張玄很清楚,自己的這一番命令下去,肯定會有很多人死。

但這些人以敲詐勒索,收黑錢為生,而且還販賣毒品,殺人不眨眼,反正都沒有幾個好東西,死了也是活該。

反正這群人不是自己的殺的,張玄沒有太多的負罪感。

他現在的心態就好像自己在玩一個十分真實的遊戲,但截止到目前為止,張玄還沒有親手殺過人,所以他依舊認為自己是一個好人。

殺這群人就是在替天行道。

雖然這隻不過是一個宅男的自我催眠,但至少可以讓張玄在合適的時候下達合適的命令,而不會太過於聖母,更不會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接到了命令的林凜穿著自己的N7裝甲,氣勢沖沖的出門了。

她要去殺人。

而張玄在她離開后不久,也離開了俄羅斯酒店。

由一號開車,前往同盟軍的領地。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而在路上,張玄瞬間領取了兩個任務,這才是張玄強大的關鍵。

任務永遠是重中之重,想要摧毀赤血會,張玄必須領取足夠多的任務,獲取足夠多的遊戲幣才行。

他現在的遊戲幣還是太少了,尤其是購買了四套N7裝甲之後,遊戲幣從八百五十多枚瞬間掉落到六百五十多枚。

距離他想要兌換魯魯修的GEASS,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等級:日常任務】

【內容:來到了一座新的城市,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麼?當然是美食了,嘗一下這個城市特色的美食吧】

又是這個任務,張玄記得自己剛剛抵達緬甸時,就有這個任務,吃了不少的東西。

沒有想到這個任務竟然又一次出現了。

【等級:普通任務】

【內容:班查是一個泰拳大師,會是你的好幫手,挑戰他,擊敗他】

張玄看到普通任務的時候,不由嘖了一聲,真是一個及時雨般的任務,張玄這一次去拜訪班查,就是想要讓他加入自己的麾下。

沒有想到普通任務竟然如此通情達理,完全就是在給自己送遊戲幣啊。

……

一號按照情報專家留下來的地圖,開著車子很快就抵達了同盟軍統治的街道,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當他開車進入這條街道,瞬間就被包圍了。

一個個穿著同盟軍制服的軍人們從四面八方沖了上來,將汽車團團包圍,端著手裡的突擊步槍,瞄準了汽車,隨時都可以開火。

一號頓時懵逼了。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他可不認為這群人是在歡迎自己。

「BOSS,這個……」

張玄一拍額頭,頓時想起來了,一號開的車是昨天他從自由軍手裡奪過來的貨車,也就是說,這輛貨車是自由軍的東西。

一號開著自由軍才貨車進入同盟軍的領地,對方不把它包圍才怪。

「不要開槍,我們不是自由軍的人。」

張玄大聲吼了一句,打開車門,從裡面跳了下來,走到了士兵們的面前,說道:「你們誰是這裡的首領。」

「是我。」一個穿著軍隊制服的男子走了出來,和張玄差不多身高,但肌肉卻十分發達,皮膚黝黑,是長期暴露在太陽下晒黑的。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外來人,這輛車是我們昨天晚上從自由軍手裡奪過來的汽車。」張玄解釋道。

這件事情顯然已經在羅阿那普拉很多勢力之中傳開了,否則姜小雨也不可能在今天早上乾脆利落的找上門來。

「是你們?」男子頗為驚異的看著張玄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笑容。

他們同盟軍和自由軍勢不兩立,張玄既然殺死了自由軍那麼多人,必然是自由軍的敵人,就算不是自己的同伴,他們也頗為歡迎。

「放下槍,不是敵人。」

在這個男子的指揮下,其他士兵紛紛放下了手裡的突擊步槍。

「你們來我們同盟軍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要求見一下班查大師。」張玄客氣的說道。

男子眉頭輕皺,卻沒有拒絕,點了點頭說道:「可以,我待你們去吧。」

一號從車上走下來,站在張玄的背後。

同盟軍統治了這條街道叫做同盟街,長達一百四十七米,有上百家商戶,大部分人都仰望著同盟軍的鼻息而活。

在這條街道最中間,就是班查大師的泰拳館了。

走在路上,男子開口說道:「你這一身裝甲看起來很漂亮,在哪裡買到的。」

張玄這一身N7裝甲雖然是純黑色的,但線條流暢,很符合人類的身體,遠遠看上去就如同穿了一件貼身的黑色衣服一樣。

漂亮,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裝甲很鐵皮沒有什麼區別,太脆,一顆子彈就可以打穿,但實際上卻截然不同。

「我這件裝甲是定製的。」張玄拍了拍自己的裝甲,發出了悶響,而不是鋼鐵交擊的聲音,這讓男子懷疑這件裝甲壓根就不是什麼特殊的合金。

除了炫酷和漂亮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卵用。

八零年代女土豪 反正這樣的裝甲在他看來,防禦性不行,一梭子彈打出去,就可以把他打成馬蜂窩。

於是男子點了點頭,沒有在關注這件衣服了。

「就是這裡,這裡就是班查大師的泰拳館。」男子帶著張玄上樓之後,在二樓的入口處停了下來。

入口處旁邊的牆壁上用中文,泰文,緬甸文寫著泰拳館三個大字。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張玄一行人走進去后,發現這座泰拳館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豪華。

相反,這裡裝扮的非常簡陋。

除了練習泰拳使用的沙灘,木人樁之外,什麼都沒有,空空蕩蕩的,連一個武器架都沒有。

因為時間已經是中午了,所以館內沒有學生,只有一個理著短髮的中年男子。

男子穿著一身黃色的僧袍,腰間系著一條明黃色的布條,一副泰國僧人的打扮。

泰國的和尚和新國的和尚其實是不同的,這一點從衣著打扮上就可以看出來,僧袍明顯不是一個款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