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四階神兵煉製真夠麻煩。」林殊心中暗罵,但在戰鬥的時候,別人不會給他太多時間,那魂地境強者轟出一擊之後,第二槍便已到了,這一槍更猛更強。「地斬殺。」槍如龍,爆殺而出,一股恐怖的大地波濤洶湧輾壓而出,竟是厚重的大地魂力,使得對方整個人都籠罩著厚重之感。

林殊手指魂力猛然間往虛空指去,剎那間,鯤鵬鎮壓而出,朝著對方轟了過去,阻擋這地斬殺神通,鯤鵬擊去,另一個魂地境強者沒有了忌憚,瞬間出手,如同鬼影般,一隻恐怖的鬼影利爪朝著林殊的咽喉扣殺過去,給人陰森之感。

地斬殺和鯤鵬碰撞,林殊的目光卻豁然間轉過,冰冷的雙瞳掃蕩而出,和對方的眼眸碰到,剎那間,兩人的眼瞳碰撞在一起,好似有意志的力量在虛空交匯,使得林殊心頭一顫,對方也能以眼眸攻擊。鬼爪已經臨近五指黑光閃耀著,朝著林殊脖子抓去。 此刻只見林殊身上湧現一股駭人的似妖非妖之氣,那體內的龍之血脈好似爆發而出,強大的血氣瀰漫於天地之間。「神眩。」見識力量綻放,使得對方瞳孔一凝,竟有種暈暈欲倒的感覺。鬼爪掃過林殊的咽喉,卻發現抓在了林殊的手臂上,那手臂竟覆蓋著一層恐怖的龍鱗,堅韌無比。

「嘩嘩!」鬼爪抓過,鱗甲竟傳出金屬碰撞聲,一片花火灑落,然而林殊的黑矛筆直的殺出,對方身體爆退,卻哪裡還來得及,不滅魂魄決綻放,林殊的背後彷彿生出了一對巨大的鯤鵬羽翼,他的身影如九天鯤鵬般挪移,噗嗤的聲響傳出,長矛直接洞穿了對方咽喉,隨即拔出。

「這防禦……」遠處的許小風有些心驚,林殊的手臂竟覆蓋妖的特徵,防禦力實在恐怖得有些嚇人,鯤鵬虛影彷彿有意識般,瘋狂的和那魂地境強者碰撞著,給林殊爭取了這一剎那擊殺那魂地境之人的時間。「絕情。」一聲怒吼,林殊只感覺背部猛烈一顫,臉色微白,傳身便是一口鮮血噴在了鯤鵬虛影之上,剎那間,鯤鵬虛影變得更加真實,氣息更加強烈,不斷的震蕩著,發出咚咚的可怕聲響,使得對方和他處於同樣難受的狀態。

他是重力束縛,而對方卻是暈眩。黑暗長矛上的氣息越來越可怕,林殊剛才長矛殺人那人咽喉之時並未動四階道紋攻擊,需要吸納可怕的魂力,如若是魂天境人使用,剎那間就可以完成但他境界太低了,只能瘋狂輸入體內的魂力。

「死。」對方的魂力光澤越來越亮,一道大地鎧甲凝聚在身,那魂地境下階之人眼瞳殺意可怕,他的身體又一次動了,林殊手指指出,鯤鵬虛影瘋狂前行而他自己身體則是後退。這一刻,對方任由鯤鵬虛影震驚,那層大地鎧甲彷彿為他減去了很強的震蕩感。

「噗嗤!」長槍快若閃電,帶著恐怖厚重力量快殺而來,林殊受十倍重力影響,速度受到極大幹擾,根本逃不掉。林殊的眼中射出可怕的冷光,雙翼合攏,妖氣衝天,竟將他整個包裹在了裡面。嘭……可怕的震蕩瞬間摧毀妖氣,那長槍筆直的刺入雙翼之中,對方面露猙獰之色,長槍一路往前,噗嗤的聲響不斷,想要林殊的命。

「給我破!」一聲怒吼,雙翼爆裂,妖氣散發,林殊身影再現,長槍刺在了他的左胸,差一點便是心臟,但林殊的眸中卻透著可怕的殺戮之光,在雙翼爆開的剎那,長矛便已經從林殊手中脫手而出,可怕的黑光吞沒天地,那股駭人的威力簡直恐怖,直撲對方咽喉而去。

那人條件反射般爆退,轟隆一聲巨響,鯤鵬虛影直接印在了他的背後,使得他面色慘白,一道黑光閃耀而過,噗嗤的聲響傳出,長矛釘在了他的眉心,恐怖的陰森之氣爆裂開來,他的身體直接爆炸,死。林殊將胸前的長槍拔出來,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咳嗽了幾聲,林殊的目光卻依舊極為的寒冷。

「不要命的傢伙。」許小風看著林殊的戰鬥,有些心驚道,一個魂地境巔峰的人竟然殺死了二位魂地境下階巔峰的殺手,而且是戰鬥經念非常豐富,常年與人撕殺的頂級殺手,雖然藉助了四階神兵以及那鯤鵬虛影的力量,但同樣也展現了此人處於弱勢之時的狠辣,簡直不惜一切,剛才那長槍只要在准一點他就先一步沒命。

當然她也看出來,即便不算神兵和鯤鵬虛影,林殊本事的戰鬥力量也極為的驚人,比之他的境界可要強很多,她在想,恐怕不依靠神兵和鯤鵬虛影,他都能殺死魂地境強者之人,不過剛才引動那黑暗長矛的一擊,林殊體內的魂力恐怕都消耗乾淨了吧,畢竟他的境界只是魂地境而已。

「你去殺死他。」塵緣那邊,他的護衛守護在他旁邊,有好幾尊傀儡在周圍盯著,一尊四階傀儡,其它都是三階。「少爺,你安全要緊。」護衛淡淡的說道。「幾尊傀儡都解決不了,要你何用。」塵緣有些不悅道。

「少爺,三階傀儡我可以輕易解決,但他們只是遠遠的盯著你,而那尊四階傀儡可比四階神兵珍貴多了,煉製極難,裡面刻制的道紋是四階攻擊道紋,相當於魂天境的神通攻擊強度,除了不如人類靈活外沒很大劣勢,再加上少爺現在非常虛弱,如果不是為了保護少爺我自然有辦法,但是……」

這護衛說到這沒有繼續下去,使得塵緣神色越發不好看,說到底,是暗示他沒用嗎? 突然一道聲音傳出:「我來幫你解決這幾尊三階傀儡。」只見一帶著面具身影殺向了那些三階傀儡,便見他伸手拔劍,寒光耀眼,鋒利到了極致,一尊三階傀儡抬手抵抗,卻見那柄劍上泛著森森冷光。快、快到極致的劍,清脆的聲響傳出,女一尊傀儡被直接斬成兩段。

「好厲害的劍。」那護衛目光一凝,不知道此人是哪裡來的魂地境巔峰高手。林殊目光卻一僵,這得來的三階傀儡終究是沒有秘境試煉之地的金甲傀儡厲害,無論是攻防都差不少。這殺手,似乎和剛才那些被你殺死的一起,沒想到這麼強。

「你死定了。」許小風走上前,來到林殊身邊:「他顯然是沖著你來的,本想將你留給那幾位殺手,卻沒想到你實力不錯,等解決了傀儡,他恐怕就會來殺你了,那些傀儡,應該是你最後的低牌了吧。」我們似乎不認識吧?林殊看著眼前的女子,這女子身影靚麗嬌嫩絕倫,但自己,似乎不認識得此人。

「你當然不認識,終究是要一死,不如死我手中吧。」許小風魂力閃耀,只見一尊火焰虛影閃耀。充滿了狂暴的火焰氣息。「你就這麼自信,吃定了我。」林殊眼眸冷芒閃爍,妖氣強烈。「你身上的魂力恐怕都沒多少了吧,都不足以讓你激發那四階神兵最強攻擊了。」許小風淡淡說道,面容上透著驕傲之意。

既然遇到了,就為姑父報仇!「況且,你身上的傷勢,即便恢復力驚人,但難道沒有受到影響?」許小風又看向林殊的胸口位置,那一槍,只要對方再準點,或者林殊殺死對方的速度再慢一點,他就死了。不過這林殊的恢復力確實很厲害,裡面有血脈的氣息在翻騰,讓鮮血不再外流。

林殊看了一眼手中的四階神兵,以他現在的實力來用四階神兵,的確太勉強了一些,心神微動,林殊將長矛收了起來,使得許小風愣了下。許小風看著林殊,美眸中閃過一縷高傲的冷笑,道:「讓你死得明白一些,你殺死的舒昶,是我姑父。」

「吼。」一聲低沉的咆哮聲遠遠的傳來,許小風鄒了鄒眉,目光轉過,隨即便看到一頭面露凶光的妖獸對著她咆哮而來,在那妖獸背上,還有好幾道身影,有一人她甚至認識,魂地榜上的華景。「嗯?」不遠處那面具男子斬殺了那些三階傀儡,本以為坐看林殊死便可以了,卻沒想到又節外生枝,看來不動手不行了啊。

瞬息劍意瀰漫,剎那間,面具男子疾馳而來,從虛空一劍劈落而下,劍之意志綻放,林殊等人只感覺彷彿處於恐怖劍意之中,隨時可能毀滅。華景身法衝天而起,颶風、魂力同時爆發,他的身體如風,直衝雲霄,殺意漫天,華式神戰綻放,和虛空中斬落的劍碰撞在一起,瞬息一起湮滅。

「閣下何人。」華景看著那面具劍客,然而對方一言不發,再度一劍斬出,也沒有釋放功法,他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功法是什麼。「許小風,速度動手。」那面具男子將華景牽制住,對著許小風開口說道。瞬間許小風爆裂的意志火焰徒然間爆炸而出,林殊只感覺身體都要燃起來。

「這女人身材真不錯,很有料。」洋偉嘀咕了一聲,許小風的美眸瞬間凝了下,隨即盯著洋偉的目光透著一抹殺意,然而洋偉卻毫不在意,一雙眼睛眯著,在她的胸脯掃視了起來,使得她身上的火焰更加的爆躁。「你找死。」許小風嬌喝道,隨即她腳步往前一垮,玉手轟出,一火焰掌印直撲林殊等人而來,這掌印竟在虛空分解籠罩林殊、洋偉。

林殊的煉體法以及不滅魂魄決綻放而出,不過卻被林殊掩蓋了這強絕功法的魂力色澤,然而即便如此依舊給人強烈震撼了,魂道見識綻放,林某血脈沸騰了起來,整個人身上氣息充天,只見她一步垮出,手掌瘋狂拍打而出,一尊尊虛影在虛空匯聚,竟凝聚成可怕的鯤鵬,怒嘯衝出,和火焰掌印碰撞在了一起。鯤鵬虛影震蕩,朝著許小風的身體壓迫過去,使得她血脈跳動了起來。 瞬間,洋偉身上的帝焰血脈爆發而出,金色的火焰燃燒了起來,魂力綻放,洋偉怒吼一聲,弓箭拉開,三支箭矢爆殺而出,瞬擊,這弓古樸自然,正是之前在林殊那裡貪來的。許小風眉心微鄒,火焰尊身魂力光澤灑落,她身上好似披上了一層火焰之鎧。

「咚!」強大的壓迫力刺在火焰之鎧上,竟震得許小風身體後退,林殊身體懸浮於空,似乎在醞釀著什麼般。在林殊的身體中,正瘋狂的凝聚著魂力,如今他的魂海已經被綠靈的古樹覆蓋著,無時無刻不在凝固天地靈氣,一般魂地境強者魂力耗光,需要時間吸收凝聚魂力,就算是吃丹藥也要吸收轉換。

如今他的外表看似魂力已經枯寂,實則正在醞釀一股可怕的風暴。他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凝聚出四階道紋對敵,然而如若在剎那間轟出無窮無盡的三階神元,那一剎那爆發出的威力,絕對夠許小風喝一壺的,雖然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鬥方式,對魂海中的魂力消耗,太恐怖了。

然而現在,他只有拼,魂力,是他的優勢,魂海中綠靈藴養的魂力,也是他的優勢。「噗、噗、噗……」

一道道箭矢狂落在許小風的身上,彷彿無窮無盡,如此近距離,瞬殺的箭矢她都很難精準擋住,尤其是變變向的箭矢,洋偉,他射出的箭竟然用強大的意念,去控制著在最後剎那變向。只是短暫的剎那,許小風的面色便氣得羞紅,臉上彷彿能夠滴出血來,只感覺胸前傳來異樣的感覺。

洋偉控制的箭矢,竟然不斷朝著她那酥峰攻擊,雖然有火焰鎧甲防禦,但這樣的攻擊讓她瘋狂。 全網都在扒華公子馬甲 林殊看到箭矢的攻擊內心都一陣汗顏,這死胖子真是人才啊,想要將眼前的嬌艷女子活活氣死。不過許小風的火焰鎧甲也定是一門神通,否則的話以胖子魂地境巔峰修為,再加上強大的箭術力量,怎可能不洞穿普通的魂力鎧甲。

火焰鎧甲之上流動的魂力之光越發強烈,魂力的光澤不斷傾灑而下,許小風的氣質彷彿都在脫變,只見她長發飛揚,腳步往前跨越而出,那股火焰意志彷彿要將林殊的身體燃燒掉。林殊依舊在醞釀,魂力涌動起來,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傷口。

另一個手再度指出,魂力沖入虛空中的鯤鵬虛影當中,鯤鵬虛影威力更強鎮壓而下,瘋狂的壓制著許小風的爆發。「小風。」就在這時,許小風身後有著一道流光射來,這身影瞬間降臨手掌一抓,恐怖的陸家掌印抓向林殊。「陸川。」林殊神色一沉,身體爆退,然而那恐怖掌印依舊掃蕩在身上,轟隆一聲巨響,林殊吐出一口鮮血,被震飛了出去。

「找死。」陸川眼眸如電,陸家掌印再度撲向洋偉,箭矢怒嘯,卻在陸家掌印下直接粉碎,轟隆隆的巨響傳出,洋偉的身體都被震飛出去。 這陸川秘境出來實力又強左,「回來。」林殊身上氣息浮動,一聲令下頓時那尊四階刀鋒傀儡朝著這邊陸川呼嘯而來,陸川神色一沉,卻見那刀鋒傀儡瘋狂的沖向了他,直接一刀劈斬而過,那鋒芒彷彿將虛空都要斬斷來。此時林殊的眼瞳當中,已有強烈殺機,既然到了這等地步,就不用再有任何留手了。

「我們過去,殺了他。」塵緣見到傀儡離開,對著身旁護衛道,那護衛微微點頭,帶著塵緣的身體朝著林

林殊呼嘯而去,但在他出手之前,林殊已經動了,虛空漫步,走向了許小風,瞳孔中藴藏著一縷可怕的冷芒。許小風見林殊主動走向她,美眸中同樣閃過強烈的怒意,手掌中火焰越來越強,如同烙紅的岩漿般,充斥著駭人的灼熱之氣。「嗡。」狂風掠過,林殊沖向了許小風。

「你找死。」許小風那烙得如同岩漿般的火焰手掌印出,殺向林殊,火焰焚天,那片空間彷彿都燃燒了起來。而在同時,林殊雙掌同時擊出,這一剎那,魂海和魂力徹底爆發了起來,魂海中的魂力全部爆發了出來,轟出的剎那便化作了無盡的殺戮之劍已經恐怖鯤鵬虛影遮天蔽日。

毀滅的氣流瘋狂席捲,許小風感覺到這一剎那的無盡攻擊面色一僵,雙掌同時拍打而出,一尊尊火焰身影瘋狂的抵抗爆發的魂力,虛空中鯤鵬虛影鎮壓而下,許小風悶哼一聲,終於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咔嚓的清脆聲響傳出,鎧甲破碎。

在這股毀滅氣流中,她突然間看到了一隻妖異的眼睛,這隻眼睛掃蕩而過,竟讓她腦袋一顫。「滾開。」許小風彷彿意識到林殊將會在這時候發出猛攻,再度揮動掌力,她顯然未曾料到林殊這一剎那爆發出這等可怕的力量,否則她就不會這樣近身戰鬥了。

下一刻,一雙充滿力量的手掌直接印在了她的胸前,毀滅的力量瘋狂的沖入她的身體。「嗡!」狂暴的火焰燃燒了起來,林殊的身體也隨之一起燃燒。「你想同歸於盡嗎?」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在許小風的腦袋中,使得她內心一顫,林殊毫不憐惜的再度給了她幾掌,使得她嘴角不斷溢出鮮血。

「放開她。」一道怒吼聲傳出,在塵緣護衛殺來的時候刀鋒傀儡就放棄了對陸川的截殺,而是選擇了阻截塵緣護衛,在這短暫的剎那,林殊已經將許小風擒拿,然而外人看起來,就好像林殊緊緊的抱住許小風般。這樣的一幕,陸川如何能不暴怒,許小風的美眸也大驚失色,面色蒼白。

她本來還有機會的,但林殊那一聲冰冷的聲音,你想同歸於盡嗎?使得她錯過了最好的機會,但林殊卻沒有半點客氣的再度給了她幾次攻擊,這才導致她遭到林殊制衡。林殊同樣受傷極重,若非他搏命一擊,根本沒有機會制住許小風,如今,他魂力的確快要枯竭了,好在只要拖上一點時間,魂海中綠靈與魂老便能給他靈氣恢復。

林殊目光掃過,盯著虛空中的面具劍客,又掃向周圍的陸川、塵緣等人,他的眼神無比的冰冷。看來,壩靈城這些人是容不下他了,然而,他又有什麼好怕的呢!想到這,林殊眼中閃過一道狠辣之色。 林殊抬頭,見到塵緣的護衛壓迫而來,冷笑一聲:「不想她死的話,你最好站著別動。」她與我何干?塵緣護衛冷道,「此話你和陸川說吧。」林殊冷笑一聲,頓時塵緣護衛不敢輕舉妄動,如若林殊真的瘋狂殺死了這女人陸川雖饒不了林殊,但若遷怒於他,旁他一介散修做為塵緣的護衛,恐怕難逃陸家的手掌。

「放開她,你我之事一筆勾銷。」陸川對著林殊冷道。「你想動手便動手,此刻卻想一筆勾銷?」林殊冷眸掃過陸川,放開許小風?他能不能走出壩靈城都是問題。如今的他,豈會輕易相信自己敵人。「老蛟,過來。」林殊看向蛟龍,頓時小傢伙帶著洋偉來到他身邊。

「放開我。」許小風只感覺無比羞憤,她被林殊緊緊的抱住,姿勢曖昧,整個人就像是躺在林殊身上般。「許姑娘說話太好笑了。」林殊手掌一顫,再度給了許小風一掌,恐怖的力量沖入她的身體當中,使得許小風再度悶哼一聲。

「許姑娘都要殺我,就不要再說笑話了。」林殊淡淡說道,陸川的眼眸陰沉,彷彿能殺人般。奇恥大辱,許小風是他陸川的道侶,如今被林殊羞辱。「你再敢動她分毫,我保證,你必死無疑。」陸川冷漠威脅道。「能和美人同死,無怨了。」林殊諷刺一笑,他焉會有半點畏懼之心。

目光望向虛空,他的眼眸掃向虛空中面具劍客,笑道:「不過,陸川你對此女重視,看來感情非同一般,比無不知的塵緣好多了。」「嗡!」他的話音落下,面具劍客呼嘯而來,華景擋在他前方,使得林殊冷笑一聲:「看來你果真是塵緣。」

另一邊的塵緣面色一變喝道:「林殊,我與你之間的恩怨,不必害別人。今日我塵緣便要和你清算一下恩怨。」「哦?呵呵,你也算是塵緣嗎?無不知的天驕有你這麼差勁嗎?」好了,不要把我當傻子,我同塵緣交過手,知道他的實力。你只不過是他的偽裝之人般了,不必虛偽了。

塵緣面色一僵,心想難道真被林殊識破,此刻面具劍客眼眸一凝,心知上當,卻見林殊繼續說道:「塵緣,你在秘境試煉之地當中不敢邁過道紋陷阱,給你道侶服用激發潛力卻會聽命於你的單葯,讓她為你探路,最後死於試煉之地,沒想到被我撞見,想要殺人滅口,未免心急了一些。」

林殊話音落下,人群皆都大驚,露出震驚之色。塵緣,親手害死了他的道侶?另一邊的假塵緣表面一副此事為假一樣,都懶得爭辯。而內心早已震撼,自己的師兄,塵緣真害死自己的道侶?

塵緣既這麼想殺自己,那麼這秘密,也不必再藏著了,讓他好好回去想想如何向無不知解釋吧。「可憐紅r顏,明這你狼子野心,知道丹藥有異,卻依舊甘心服下,為你赴死,塵緣,你的良心何在。」林殊冷漠說道,那面具青年此時反而平靜了下來,不敢再殺林殊,此刻如若他瘋狂沖向林殊,那麼,無疑是在承認他就是塵緣。同時也是承認,林殊說的話是真的。

塵緣,絕對是不能承認的,儘管他此刻心中殺意滔天,但也只能忍住,沒有人看到他的真面目,他不是塵緣,自然也淡不上殺人滅口。但在他心中,已經將林殊判了死刑。「哈哈,林殊死到臨頭了,還來一招,血口噴人。」你覺得你能逃生嗎?一邊的塵緣眼眸冷漠說道。 「景大哥,以後塵緣對付你,就說明眼前之人是塵緣。」林殊冷笑說道,既然塵緣現在不認,那將來如若塵緣要對付華景,那麼就變向承認現在他在場,正和華景交手,也等於承認林殊的話,恐怕那時候,無不知都不會幫他塵緣了吧。

這口怨氣,塵緣是註定要憋著了,死都不能承認今日來的是他,誰讓他偽裝成殺手前來對付林殊呢。此刻塵緣,心中無比憋屈,恨意滔天。「你死定了。」一邊的塵緣盯著林殊道,今日你污衊於我,無論如何都要和你清算這筆賬,塵緣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猙獰了起來,身上的殺意濃烈強大。

林殊沒有理會這邊的,塵緣,,他的目光望向了傀儡那邊的戰場,那尊傀儡已經廢掉,然而,那傀儡的報廢,卻是因為輔助剛才胖子斬殺了殺手中那名婦女。一尊傀儡,換了一名魂地境的強者,很慘烈,幾個殺手已經死了三個。這一次的任務,可謂損失慘重。

「看來要殺個人先得。」林殊淡淡說道,隨即他的目光徒然間望向了前方的,塵緣,。塵緣不僅前命護衛前來殺他,因此距離林殊不遠,此刻在,塵緣,以及他護衛面前,那尊刀鋒傀儡守護在那。林殊的瞳孔中充斥著可怕的冰寒之意,使得,塵緣,眼眸凝了下,林殊自身難保,竟然還想殺他?

洋偉和老蛟同時準備好了,箭矢已經上弦。塵緣護衛神色凝了下,拉著塵緣的身體便往後退,而在同時,那刀鋒傀儡衝擊而出。剎那間,,塵緣的護衛只感覺到了恐怖的殺意,這短暫的剎那,刀鋒傀儡衝擊而來,冰冷的刀鋒斬向了塵緣的護衛。

蛟龍的身體也朝著前方衝擊而出,帶著林殊一起不斷往,塵緣靠近。林殊來到壩靈城,這塵緣已經三番兩次要殺他了,現在這個真也好假也罷,皆殺之。「你瘋了。」,塵緣,見林殊直接衝到近前來,怒吼一聲,塵緣,護衛擋住刀鋒傀儡的攻擊,正想一掌拍向林的,然而他卻看到林的身前的許小風,他若攻擊林的,首先殺死的會是許小風。

「滾開。」怒吼一聲,那護衛雙掌同時擊在傀儡之上,這一剎那,那尊傀儡竟然發出清脆的聲響,彷彿要爆裂開來。就在同時,林殊的眉心之處彷彿出現了第三隻眼,朝著,塵緣腦海穿透而去。剎那間,塵緣腦海一片空白,剛才攻擊他的不是別人,而是林殊?

「咚!」腦袋彷彿要炸裂般,,塵緣單手捧著腦袋,箭矢怒嘯而出,護衛神色大變,那傀儡爆裂的剎那,無盡的刀鋒寒芒掃蕩空間,他難以騰出手來,但為了,塵緣,的命,他不得不伸手抓住,一隻掌印直接將箭矢捏爆。「啊……」

噗嗤的聲響傳出,那護衛嘴中發出一道慘叫聲,手臂被刀鋒斬了下來,而且那爆炸洪流依舊。這傀儡的製造者未免太狠毒,最恨的一擊竟然來自於受到攻擊之後的自爆,同歸於盡。 ,塵緣,一聲大吼聲傳出,,塵緣,抬起頭看向林殊的眼睛,卻見林的手掌伸出,往前一指,剎那間,無盡魂力降臨,彷彿天地都變得昏暗下來,這一指落下,魂力斷天。「死。」林殊的話音落下,,塵緣,腦海一片空白,唯有那冰冷的聲音。

「噗!」滅天指直接擊中,塵緣,腦袋瞬間斃命。雖然滅天指不純熟,但隔空殺這個假塵緣,足矣。此刻面具男子身體一顫,眼眸陰冷看著林殊,這讓林殊更加確定這個面具男子就是塵緣。「啊……」慘叫聲依舊,那是假塵緣的護衛,他的身上插著許多柄寒刀碎片。

那尊四階傀儡沒了,但也讓他險一些喪命,他保護的塵緣也當場隕落,此刻受重傷的他沒有想去殺林殊,而在想怎麼保護自己的命,管他真塵緣假塵緣,如今死了無不知肯定容不下他,他要逃!今日之戰鬥,不開謂不慘烈,林殊的所有傀儡全部毀掉,他自己也身受重傷。

陸川腳步踏出,阻擋想要離開的林殊,冷冰冰的說道:「人還沒有放下。」你若追殺,一命抵一命,你若罷手,我林殊保證不傷她性命。林殊聲音傳出。「哼,我如何相信於你。」陸川冰冷說道。

「我擔保,他會放過許小風。」華景淡漠說道,為了讓林殊快點離開,他做出承諾,使得林殊心中感動。塵緣魂地榜上前高手之一,顯然強於華景,然而今日之戰塵緣被林殊說出秘密,束手束腳,不敢綻放魂力,不敢使用他最強神通,甚至很多無不知的法都不能用,因此,被華景糾纏。

「好,林殊你記住,許小風若有事,華景和華麗都必死。」陸川聲音寒冷徹骨。「我會放他,然而陸川、塵緣,今日之事,林某也記下了。」林殊身影遠去,陸川腳步停了下來,目光卻依舊盯著林殊背影。

今日之事也算林殊命大,華景和洋偉之所以會出現,是想要告知他魂城分院的決定,卻沒想到快到之時老蛟知道林殊遇到危機,急速奔來,當然,若非林殊堅決擒拿許小風為人質,即便各方強者還沒趕來,陸川就能留下他了!陸川沒有去追,殺林殊以後還有機會,華景和華麗是林殊好友跑不了涼他林殊不敢對許小風如何。

林殊也不擔心什麼,他在壩靈城已經得到歷煉,對於無不知而言,他得罪的人只有塵緣,陸家那邊,他則是和陸川的恩怨。後輩間的事情,這些勢力和家族是不會過多參與的,真正會帶給林殊危險的是倒是那些道紋大師,他們對魂仙的道紋玉簡必定不會死心。

一路呼嘯離去,老蛟如今的速度已經非常快了,他們直接朝著壩靈城最東邊的地方而去,走出了壩靈城地域。虛空之上,雲間,林殊目光回望了一眼這座浩瀚古城,魂階大陸城池千萬,魂城矗立千萬城池之巔,或許他在這座古城留下的只是小小的一筆。

然而,林殊那天說出的一些話,依舊引發了一些波動,尤其是在無不知,無數無不知弟子在討論著同一件事情,關於塵緣的事情。正如林殊預料的那般,塵緣當然否認,他一直對他師尊說的是,他道侶的死,和林殊脫不了關係。

「林殊。」塵緣心中對林殊的恨強烈到了極致,然而他臉上依舊平靜,保持著溫文爾雅的姿態,道:「師尊,弟子不想辯駁什麼,如今我修為也到了瓶頸,最近想出去厲煉一段時間,同時要準備衝擊魂天境的資源。」恩,好好努力,爭取在一年之內踏入魂天境,不要為此事分心,塵緣師尊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魂天境是魂道修士的第一道大坎,多少人終其一生無法跨越,然而已塵緣的天賦,跨過去不難,就看需要多長時間了…… 幾天後,林殊已經遠離壩靈城有幾萬里遠,地處於一片山脈中,這片山脈之外,有著一個很小的國家,魂階大陸地域遼闊無盡,有著非常之多的小國。山脈洞府之外,林殊盤膝而坐,手握天地靈石,魂力綻放,體內血脈翻滾,這幾天的修養,他的氣息已經漸漸平息下來,內傷恢復得差不多了。

「什麼時候放我離開?」洞府中一道麗影走了出來,赫然正是許小風,只見如今的許小風帶著幾分憔悴之色。「急什麼。」林殊睜開眼眸,掃了許小風一眼,道:「許姑娘還是稍安勿躁。」「你混蛋。」許小風臉色鐵青,這幾日來到這洞府中停留,日夜她都不敢閉眼,那死胖子眼睛時不時的在她身上打轉,讓她恨不得挖胖子眼。

我提醒你一聲,我修行之時,你最近還是不要打攪的好。林殊淡漠說道,掃了一眼許小風的身子:「另外,我對你,也沒興趣。」說罷,林殊繼續閉上眼修行。使得許小風雙手緊握著,臉色難看至極,這該死的混蛋。「你已經在這刻道紋了,應該讓我恢復修為罷吧?」許小風不放棄的說道,林殊在她身上施壓一套手法,竟然使得她魂力運轉極慢,傷勢也一直未恢復過來。

「你這樣對一個弱女子,是否有失風度。」許小風見林殊不說話,繼續道。「胖子。」林殊喊了聲,頓時洋偉身體從天而降,他的目光看了許小風一眼,剎那間許小風便閉上嘴,快速朝著洞府走去。「老蛟還沒回來嗎?」林殊對著洋偉問道。

這片山脈深處有不少妖獸靈獸,老蛟在這如魚得水,既可飽餐一頓,又可歷練倒也不錯。洋偉咧著嘴,眼中帶著一抹淺笑,道:「我出去看了看,若繼續一路東行,跨越不少國度,便可以到達蒼城。」林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你想爭魂天榜第一,必然是要前往魂城的。」洋偉此刻也認真了幾分,林殊點了點頭,魂天榜一定要爭奪的。

那天華景之所以隨洋偉來找他,是因為魂城分院讓華景親自給林殊帶話。魂城分院經歷了長老的探討,終於達成了共識,林殊在道紋上的造詣他們自然是認可的,如若林殊在魂道上,能夠取得魂天榜上三甲席位,從此以後,魂城分院將林殊納入院主傳承之一培養,所有資源可享之。

為達成這一共識,魂城分院甚至將華明的一脈長老罷黜了職位,讓他專門去負責道紋事宜,這消息對林殊而言無凝是非常重要的,如若取得了魂城分院的全力支持,他修行之路會快上很多,你想啊,一個傳承很久的勢力去培養你,靈石、功法、神通、前輩的經念,就算最差天賦都能夠修成魂天境,任你學習就算是頭豬,都能一飛衝天。

清晨間,山林中漫著一縷濕氣,山洞中許小風斜靠在山壁之上,美眸微微閉著,雙手捂著身子,動作中帶著幾分警惕。 假如鴕鳥有愛情 雖然前日林殊替她解開了束縛,令她已能修行,但只要在洞府中,她依舊會受到制衡。滴答、滴答清脆的聲響傳出,許小風睜開了疲憊的眼眸,看了一眼洞府中空無一人。

「嗯?」許小風瞬間站了起來,隨即走出洞府,外面也無人,山間靜謐唯有樹葉滴落水珠,是霧氣凝聚而成。「終於走了。」許小風長長的吐出口氣,終於不用擔心那死胖子了,不過這幾日來林殊倒也守信沒有為難於她。「林殊,我會記住你的。」許小風冷冰冰的說道,隨即只見她身影一閃,騰空而去。

此刻林殊早已離去,他放了許小風,也是為了華景和華麗,那日之事與他們並無關係,只要許小風平安,陸川也不至於遷怒華景,畢竟華景在魂城分院還是有地位的,雖無法和陸川比修為,但也不會差太多,而陸家也不至於得罪魂城分院。 涼風輕輕吹拂,此刻林殊已經來到一座名叫悟明山,乃是雲國非常盛名的一座山脈。悟明山之所以出名,乃是因為這悟明山壁,有著非常之多的神通、功法、戰技等等,傳聞,是由雲國歷代魂天境強者先輩為雲國留下的瑰寶。專門留給晚輩共習之。

對於一些小國而言,跨入魂天境,意味著到達一定層次,為了提升修為,必定會離去,而他們中不乏有一些強者留戀故鄉,願為後輩留下一些東西,千百年來,便成就了如今的悟明山。山壁前的山上一座座石台,留下了歲月的痕迹,彷彿已經被魂道修者磨平,發出光亮圓滑之色。

每日都會有著許多的身影來此觀看悟明山,試圖能夠得到一些前輩的傳承或神通能力。此刻,在一座石台上只見一身形魁梧的青年正不斷的揮動著手中的大刀,每一刀揮動,毫無魂力,卻又虎虎生風,竟帶動了風聲,這魁梧青年皮膚呈古銅之色,渾身肌肉紮實,彷彿透著爆炸性力量,然而他看起來年齡似乎不大。

絕不會超過二十五歲,更有趣的是,這青年已經在那裡揮動了大刀七日之久,一直便沒有停下來,也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如何看待。「這大刀呼嘯生風,你猜有多少斤重?」一石台上有人笑問道。「恐怕有二百斤,此人空有一身蠻力。」另一石台回應之人道。

「這大刀似越來越沉,他竟毫不疲憊,倒也奇怪了。」「確實今年奇人真不少,那裡,不還有一人終日坐么,你們何曾看到他醒來。」只見此時有人指向魁梧青年不遠處一座石台,有一名青年安靜的坐在那裡,外界的風吹草動好似皆都與他無關般。

「兩個都是怪人。」前日一場大雨降臨,電閃雷鳴,這青年依舊不知道般,依舊揮動大刀,而那人,更像睡著般,動都不動一下。不過奇怪的是,那坐著不動的人,身旁還有著一黑白間隔的小熊,安靜的躺在他身邊,時而起來活動活動,眼睛中充滿靈異,非常可愛惹人喜歡。

「小傢伙,過來。」此時,一相貌清純美貌的少女對著那黑白小熊喊了聲。黑白小熊身體一閃,瞬間閃電般投入了少女的懷中,使得少女咯咯的笑了起來,摟在懷中,小手溫柔的撫摸著小傢伙的毛,而小熊那頭卻對著那高聳的山峰拱了拱,小傢伙倒是露出非常享受般,周圍之人無不露出羨慕之色。

「你主人可真夠懶的,也不管你餓不餓?」少女看了林殊那邊一眼,這些日來她倒是和小傢伙混熟了,時常會來抱抱小傢伙,不過它的主人倒是每天都在坐著不動。「蘇雯,你來了。」不遠處一體胖的身影走了過來,少女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又來做什麼?」

「我是那傢伙主人的兄弟。」洋偉含笑說道,不過少女卻哼一聲,對著小傢伙問道:「你認識他嗎?」「老蛟,過來。」胖子對著小傢伙喊道,只見小傢伙的腦袋抬起來,眼睛看了洋偉一眼,隨即彷彿不認識般,又鑽入了少女懷中。

「看到沒。」蘇雯瞪了洋偉一眼,胖子兩眼一翻,這白眼狼啊,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洋偉無趣的坐下,看了一眼不動的林殊以及途中結交的花哥,這是途中遇到的人,當時林殊與胖子一齊在雲雕中救小的兄弟,沒錯此人魁梧大塊頭,名字就是非常文藝的叫花哥,為此林殊與胖子一頓好笑他。

他們來到雲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次目的地自然是雲城,只是林殊打算在踏入雲城之前再提升一些實力,修行了一段時日,之後又得知這裡有悟明山。便來此參悟一番,趁機看看能不能突破魂地境修為。 就在此刻,一旁的林殊突然間醒了起來,小傢伙萌呆的身體瞬間化作了一道閃電的白光,沖入了林殊的懷中,兩隻小爪子不斷的在林殊身上抓著,顯得格外親昵。「老大,你終於醒了。」洋偉眼睛一亮對著林殊道:「老大,這是蘇雯,我朋友,和老蛟混得挺熟的了,不過老蛟這混蛋竟然不認我,太可惡了。」

「你誰啊!跟你熟嗎?」林殊一副完全不認識胖子模樣。看了蘇雯一眼,心中狠狠鄙視這傢伙。這死胖子,果然博愛啊。「你們兩個,絕對是一起的,算我輸了。」洋偉徹底無語。

「呦,這傢伙竟然醒了。」有人驚訝的說道。

上次大戰之後,魂海的魂力幾乎掏空來,而且受到重傷,恢復傷勢之後,他重吸收天地靈氣,使得魂海滿溢,他發現魂海竟擴大一些,便又苦修了一段時日,但依舊沒有能夠突破。直到他來到悟明山,觀悟這奇異山壁,境界竟有絲絲鬆動,現在他的魂地境下階巔峰修為,已經隱隱約約有一絲要突破之感。

「胖子,這悟明山非常奇妙,內藏神通功法,如同繁星般多不勝數,能夠讓人有所參悟。」林殊對著洋偉說道,想要勸這胖子多修行。「沒事,這山壁我看得懂。」胖子咧嘴笑著說:「你看,花哥都能看懂,何況像我這樣的絕世天才。」

林殊轉過身看向花哥,看到花哥的刀法,初坎平淡無奇,再看竟發現似藴藏一股奇妙的軌跡。「原來是那套刀法。」林殊眼眸一亮,悟明山壁中有一套刀法非常奇妙,看似平常無異,卻又藴藏一股大氣,甚至能夠讓體內魂力隨同刀法一起運轉,功法與神通一體。

「他也是你們朋友?」蘇雯撇了撇嘴,突然旁邊卻也有人笑道:「大言不慚的傢伙,竟口出狂言,莫非在這坐上幾日都能看懂悟明山壁?」林殊目光掃了人群一眼,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魂地境修為,而且偶爾還會有幾名魂地境下階巔峰修為強者人物。隨意一笑,林殊沒有爭辯什麼,繼續修行。

真是修行無數月,轉眼已是冬季,風雪便也平凡了起來,偶爾寒風呼嘯,悟明山的魂道修士漸漸少了一些,沒有往日般多了。雪花在虛空飄舞著林殊目光眼定定的看著,漫天雪花中,彷彿出現了林城的那道身影。又一年了,靈兒在家還好嗎。

不知留給靈兒丫頭的功法,修成如何,而如今的他,已二十歲了,這幾年來彷彿過了很久般,像是經歷了很多很多。「小子突然間想家了?」是啊,魂老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在外漂泊幾年啦,而我也從當初的費體,一步一步成長到魂地境強者。回想當初時間過的真快。

等你修為足夠強大了,雖隔萬里之遙,也能瞬間移動回去的,小子你現在才剛剛有突破到魂天之感,離魂仙境差萬里之多,這次壩靈城之行可謂驚險異常啊,不過也對修為磨練夠好,憑藉那幾個四階道紋師的收藏資源,勉強夠你這次衝擊魂天境,不過還是建議你沉澱久點,魂地境越是打磨到後期越來越好,不過你想要突破到魂天境保險點,還需繼續養魂,養身,提升自身的體質。這片山脈老夫發現,居然有一些小東西,待老夫去取來幫助你小子衝擊境界有用,這段時間你不必理老夫,時間一到老夫自然會出現,你小子保點命啊!說完魂老便消息不見,聽到這林殊翻了翻白眼,就不能盼我好點嗎! 「好漂亮。」蘇雯美眸閃爍了下,就在此時,好似有一道白光閃過,林殊目光轉過,隨即見花哥揮動著大刀,剎那間,虛空中飄落的雪花竟匯成一條龍,準確是一條雪白神異的龍,在雪中飛舞著。林殊的眼睛也亮了起來,面含一縷微笑,花哥,突破了!

「這雪下的甚合時間。」林殊淺淺一笑,如今他們的實力,都精進了,花哥斬出一刀之後,終於停止了大刀的舞動,只見仰天長嘯:「痛快,哈哈。」此時的花哥,只感覺渾身無比順暢,周身的雪花彷彿都圍繞在他身邊飛舞著。

「花哥,這一修便這麼久,來休息吃點東西吧。」林殊喊了聲,花哥目光這才望向了林殊以及洋偉這邊,咧嘴笑道:「好咧。」教步一閃爍,花哥走到林殊所在的石台,看著蘇雯道:「這誰啊?」

「花大哥,我叫蘇雯。」蘇雯甜甜的笑著道,使得花哥撓了撓腦袋,憨笑道:「蘇雯,這是你做的點心吧,我嘗嘗。」說著,花哥抓過點心,放入口中,眼睛一亮,笑道:「真好吃。」是啊,蘇雯的手藝真好。林殊也微笑道。「蘇雯,你家裡人呢?」林殊望向蘇雯,微笑著問道。

蘇雯的神色暗淡了下來,勉強對著林殊一笑,道:「在雲國皇城呢。」那你怎麼在這裡啊,花哥比較笨拙實在,也沒有看出蘇雯的神情,繼續追問道。「我不喜歡那裡,就跑出來了。」蘇雯勉強的笑了笑,花哥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有事,就先走了。」蘇雯拿著竹藍小跑著離開,林殊看著少女的背影,這丫頭,似乎有心事呢。也對,十六歲的少女天天來悟明山壁,卻又不像是來修行,恐怕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吧。「林殊,我們什麼時候去雲城?」花哥對著林殊開口道。

我遇到瓶頸了,想再修行一段時日,看能否突破瓶頸,如若不行的話,我們便啟程。林殊笑著說道,他已經在魂地境有一段時日了,在這能有一絲感悟,想再試試看。「好,那我再看看有沒有其它的神通合適我修行的。」花哥點頭道。

這場雪下的夠久了,整整一個月,雪下的很大,放晴之後,陽光顯得格外的充足,積雪融化萬物復甦,天地間洋溢著暖意生機,茫茫雪白之下,透著一新生氣。林殊依舊在那坐著,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身上,感覺很是舒服,他的嘴角掛著淡淡的笑意,彷彿坐著都格外享受。

婚色撩人:老公悠着點 悟明山又熱鬧了起來,初雪放晴,雲國的許多魂修都來到了悟明山修行。花哥依舊沉浸在他的修行中,他雖不是那麼聰明,卻也是魂道痴,一旦沉浸於自我世界中,任何人任何事,都無法打攪到他,或許正因為花哥這種心無旁鷲的狀態,他的修行效率高過常人。

「喂,吃點心啦!」一道清脆聲音傳出,頓時林殊翻了個身,伸了伸懶腰,臉上帶著溫和乾淨的笑容。「蘇雯早啊。」林殊微笑道。「還早啊,殊哥這太陽都曬屁股了。」蘇雯白了林殊一眼道。「嘿嘿,蘇雯,屁股在哪。」洋偉咧嘴一笑,使得蘇雯臉一紅,瞪著洋偉,學著林殊的口氣道:「死胖子。」

哈哈。花哥聽到蘇雯的聲音也大笑了起來,尤其是看到此刻胖子漲紅著臉,雙手叉腰道:「蘇雯你說清楚,本天才哪裡胖了。」對,不是很胖。蘇雯笑嘻嘻的說道,而老蛟早就已經蹦到了蘇雯的肩膀上,四人一老蛟,顯得格外的融洽。

這段時間來蘇雯時常會送點心來,因為林殊他們每次都吃的很開心,這讓蘇雯彷彿受到了莫大的鼓勵般。最主要的是原因是,蘇雯和林殊他們在一起感覺特別的輕鬆,這種愉快的心情讓她很喜歡,況且她本就經常要來悟明山的。 突然間,蘇雯臉上的微笑消失不見,神色也顯得蒼白了起來。「蘇雯,你怎麼了?」花哥問了聲,而林殊的神色則順著蘇雯的目光望去,只見遠處有一行身影漫步而來,中間一人身披淡金色長袍,看上去顯得身份尊貴,周圍之人除了他似都只是他護衛。

林殊目光掃過,已瞭然這些人的修為,竟不弱,那中間的青年魂地境中階巔峰修為,旁邊之人最低都是魂地初階強者,甚至有一些護衛魂地境下階巔峰修為。這樣的實力放在雲城不算什麼,然而在周邊的一些小國,雲城大勢力之下附屬勢力,有這樣的陣容,便屬於強盛的了。

這些人瞬間降臨悟明山壁前,目光一掃周圍的石台,青年含笑說道:「雲國弟子很用功啊。」「見過二公子。」周圍不少人過來對著青年微微欠身。「恩。」中間青年微微點頭,淡漠的說道:「雪晴之後,這幾日天氣不錯,明日會有幾位殿下前來悟明山壁,你等皆都退後,讓出最前方位置。」

「好。」諸人紛紛點頭,知道這青年身份,自然明白該如何做。每年這段時間,諸位殿下都會前來這裡修行一段時間,作為一種試煉,陛下會考驗,看何人蔘悟最好,每到此時諸位皇子最重視的時候,因此這青年前來先行探路,當然並沒有這規定,只是他自己願前來是一種示好。

而這青年身份乃是一位王爺二公子,自然要和諸位皇子搞好關係。青年目光緩緩轉過,隨即落在了蘇雯身上,道:「蘇雯,好歹你也是郡主,每日來此,成何體統,還要祭奠那死去的賤婢嗎?」蘇雯聽到青年的話面色蒼白,冷漠道:「你娘才是賤婢。」

「哈哈,蘇雯你出言侮辱王妃,即便殿下仁厚,不忍你受罪,然如若你死心不改,莫要怪我不客氣。」青年淡淡說道,掃了一眼蘇雯周圍的人,冷漠說道:「你們幾個,明日最好消失。」說罷一幅衣袖,傳身而去,話音落下,留下面色蒼白的蘇雯。

諸人紛紛離開這邊,走向比較偏僻之處石台坐下,明日雲國皇族中人前來,他們可得罪不起。 君顏再歸 「蘇雯,怎麼了?」林殊見到蘇雯的異常,低聲問道。只見此刻蘇雯眼睛紅紅的,似乎有些悲傷。「沒事。」蘇雯搖了搖頭。「想哭就哭出來吧,在殊哥哥面前,不要拘束。」林殊輕輕的摟著蘇雯的肩膀,柔聲說道。

蘇雯一抹眼淚,隨即她的身子微微靠在林殊的肩膀上,淚水便不停的落下。「殊哥哥,你知道我為什麼經常來這悟明山嗎,因為我娘親就是在悟明山壁死的。」蘇雯說道,眼淚更是無可遏制,說起了她的故事。原來,蘇雯的父親竟是雲國的一位王爺,只是為人逍遙自在,不喜權利,喜歡瀟洒無束人生,遇到蘇雯母親之後,幸福非常,蘇雯父親天賦極高,時常來這裡參悟。

一來二去,另一位有實權王爺妻子的兄長,在悟明山壁上看上了蘇雯母親,出言調戲侮辱,兩人大打出手,不慎將蘇雯母親殺死。蘇雯父親趕到之後,將對方殺死報仇,同時殺向實權王府,擊傷對方,而自己也身受重傷,被四處追殺。

那位實權王爺,便是剛才那青年的父親,殺死蘇雯母親的人,也就是那青年的舅父。瀟洒自在的蘇雯父親沒有實權,父母被追殺頗為慘,後來皇子殿下出面調解,把蘇雯父親叫去做了貼身侍衛,命人不準動蘇雯,此事才算結束。於是,蘇雯才時常來這悟明山。

蘇雯訴說完,林殊摟著蘇雯無聲的安慰著,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花哥聽得極為氣憤,蘇雯父親不喜權力,做個瀟洒王爺,卻沒想到遇到這樣的事情。然而洋偉眯著眼睛,道「蘇雯,那王妃的兄長,知道你母親的身份嗎?」

「我不清楚。」蘇雯搖了搖頭,只見洋偉眼眸閃爍著:「當日之事,你母親必然表露身份的,然而他依舊敢如此做,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你是說受人指使,但他也被我父親誅殺了啊?」蘇雯擦乾眼淚,隨即苦笑著搖頭道:「讓你們見笑了,殊哥哥,花大哥,還有洋偉你們趕快離開這裡吧,剛才那青年便是祺王二公子,我怕他們會牽連你們。」

「傻丫頭,沒事的,我聽說你花哥,他也是皇子呢。」林殊微笑著道,這雲國不過是邊陲小國,壩靈城,隨意拿出一股勢力,都能輕易將一個小國滅掉。蘇雯詫異的看了花哥一眼,有幾分懷疑的道:「花大哥,真的嗎?」「嗯,」家中也是一小國,父皇卻讓我出來闖蕩一番,之後遇險認識林殊他們便一起了,花哥憨厚的說道。

不過幾個隨意聊著,很快氣氛便又輕鬆了起來。林殊溫和、笑容乾淨陽光,洋偉胖子喜歡開玩笑,有著幾分猥瑣,但人其實也很好,花哥卻為人敦實憨厚,三人在一起,卻讓人感覺很輕鬆,愉快。 次日陽光依舊很好,悟明山壁最前方石台,卻只有寥寥幾人,其他人都各自在旁邊佔據想位置。「殊哥,我們走吧。」蘇雯拉了拉林殊的衣袖,卻見林殊已經安靜的坐在那,對著她笑道:「你父親,今日也會來吧?」恩,殿下為了他安全,讓他做貼身護衛,應該也會一起來的。蘇雯輕輕的點頭道。

「那你可以看到父親了,幹嘛要走。」林殊柔和的笑道,然而蘇雯卻始終有著淡淡的擔憂之意。「坐神,還是過來吧,那裡不是你們呆的地方。」遠處有人權道。「你們這幾個傢伙,不要不知好歹,每年諸皇子前來悟明山壁參悟,都是極為重要的事情,若觸犯了他們,必死無疑。」

「多謝諸位好意了,他不是也在嗎?」林殊指著不遠處的一人,那裡一個身影安靜的坐在那參悟著,背後背著一柄古劍,旁若無物般。人群中諸人翻了翻白眼,這傢伙是誰啊,殿下見他也會頗為客氣,這,坐神,竟也和他相比。

「殊哥,他是雲國第一青年劍客木森,魂地境下階巔峰修為,劍道意志,已經化境。」蘇雯低聲說道,林殊倒是頗為詫異的看了那青年一眼,魂地境巔峰修為倒沒有讓他驚訝,不過劍道意志第一境到了化境,卻是令人頗為驚訝了。

「這小子有我幾分風範,不過還是差了一些。」洋偉在一旁咧嘴笑道,使得蘇雯翻了翻白眼,這死胖子就會吹牛。不遠處,有聲音傳來,人群目光朝著那邊望去,只見一行人身影浩浩蕩蕩而來,足有幾十人,陣容強大。最前方,正是昨日那二公子,看到這邊情景,他眉心徒然間皺了皺,隨即他快速而來,瞬間降臨在林殊等人前面,看就林殊等,眼眸閃爍一道寒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