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我們兩個人經歷過生死,我們雖然不是親姐妹但勝似親姐妹,過著過命的交情,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好像從董事來,就在組織里了,這麼多年,我們完成了許多任務,我們不做任務的時候,她喜歡到處跑,喜歡一起追劇,對了,我們以前最喜歡的就是蜀山戰紀和懸疑片,蜀山戰紀里的男女主角我很喜歡,以前我覺得那個女主角很傻,不管男主角怎麼辜負她,她都會在他需要她的時候出現,我也覺得男主角很傻,女主角一次又一次欺騙他,最後他還是相信女主角,我還罵他們都很傻,但是魑魅卻說,他們是愛對方的,所以才會這般的相殺相愛的。」

劉靜馨說了這麼多,有些龍韓傲其實不明白的,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也沒有打斷她,只是靜靜凝視著她,認真的聽她說著。

劉靜馨說起蜀山戰紀,就忘記估計龍韓傲到底聽得懂聽不懂了,接著滔滔不絕的繼續說著:「不過那個結局讓我很不喜歡,但是裡面唱的歌都很好聽哦,特別是心的構造和愛恨之間,其實裡面說的也沒錯,正邪不過是一念之間。」

「為什麼不喜歡結局,難道結局不好嗎?」龍韓傲見她說到不喜歡結局的時候,那一股失望,讓他忍不住問了出來。

「是呀,他們不應該是那種結局的,他們應該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但是男主角為了世界和平,和女主角的爹爹兩人犧牲自己的命,合力將壞人封印起來了,女主角最後只剩下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替她的爹爹和她愛的人默默的守護著那個他們用命換來的幸福。」

以前的劉靜馨很是堅強的,不管受了多重的傷,都不會掉一滴眼淚,但是那個結局,居然讓她哭了。

「馨兒,我們的結局不會是那般的,來,你不是說要給我唱歌的嗎?」龍韓傲也感覺到她低落的心情,連忙轉移話題。

劉靜馨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就聽見龍韓傲要自己唱歌,知道他的意思,笑了笑道:「好,我給你唱一首心的構造好了。」

「好,只要是馨兒唱的,我都聽」龍韓傲寵溺的親了親劉靜馨的額頭。

劉靜馨紅了紅臉,不在說什麼,直接唱了起來。

『兩個人寂寞

倒不如換成一個人解脫

話是這麼說

誰心甘情願犧牲了生活

一個人墮落

也不願最終彼此都成魔

卻發現苦痛

來自要放手的執著

我顛沛流離

反覆著忘記了

原本為什麼

總得不到那點快樂 我證明了我還活著

最後我的慾望我的喜怒無處歸宿

我的哀愁我的嫉妒

燙傷了皮膚

可恨的幸福

那些空洞沒辦法彌補

從來我的溫柔我的惆悵如煙像霧

我的安慰我的滿足

也不能果腹

無法看見的花瓣飄落在何處

如果無一物

可能不是真的孤獨

心情的漂泊

是人的一種特殊的罪過

還是捨不得

隨便許下的偽承諾

我忿忿不平掙扎著

累積成歲月的皺摺

思念的路蜿蜒曲折

生下來就不能選擇

最後我的慾望我的喜怒無處歸宿

我的哀愁我的嫉妒燙傷了皮膚

可恨的幸福

那些空洞沒辦法彌補

從來我的溫柔我的惆悵如煙像霧

我的安慰我的滿足

也不能果腹

無法看見的花瓣飄落在何處

如果無一物

可能不是真的孤獨

我為了甜蜜受了痛苦

我受了痛苦所以領悟

最後我的慾望我的喜怒我的態度

我的哀愁我的嫉妒燙傷了皮膚

可恨的幸福

那些空洞沒辦法彌補

從來我的溫柔我的惆悵我的無辜

我的安慰我的滿足

也不能果腹

無法看見的花瓣飄落在何處

如果無一物

可能不是真的孤獨』

劉靜馨的聲音很好聽,如泉水般涓涓細流,讓人聽了,在炎炎夏日裡,一股甘冽的感覺,就連龍韓傲都沉醉在裡面了。

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劉靜馨笑著戳著他的胸膛道:「該回神了。」

被劉靜馨這麼一戳,龍韓傲立馬就回過神來,回過神來第一件事就是將她抱住道:「馨兒,真好聽,答應我,以後不許唱給別人聽,知道不。」

說實話,聽了劉靜馨的的歌,更加堅定了心裡的一個想法,那就是要將她藏起來,不讓任何一個人搶走。

「你好霸道呀!」劉靜馨雖然嘴上那麼說,但是心裡的甜的,突然她明白了,玉無心跟丁隱不是傻,玉無心她是為了愛,願意為了丁隱付出任何一切,而丁隱是真的愛她,所以每次都會無條件的相信,雖然最後分隔兩地,但是他們的心裡都有著彼此。

「馨兒,相信我,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不會傷害你一分一毫,如若發生了,那麼我願意死在你的手下,就不會······」

龍韓傲後面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被劉靜馨捂住嘴巴了。

他能這樣說,劉靜馨就很高興了,他們雖然認識不就,但是就像魑魅說的,感情這件事,是說不清楚的,愛了就是愛了,任何東西都會欺騙,但是感覺不會的,那是最直接的東西,也是觸摸到的,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改變的。

「龍韓傲,我不許你說什麼死不死的,你有著一份心,我就很高興了,我很感謝上天將我送到你的身邊,讓我有著這般幸福的生活,等到一切都結束之後,我們就找一個地方隱居可好。」

龍韓傲凝視著她的眼睛,眼神中都是認真,其實他的心裡一直都有這個想法的。

看著劉靜馨期盼的眼神,龍韓傲鄭重的點了點頭道:「好!」

劉靜馨開心的撲進了龍韓傲的懷中,兩人就在滿天星空下抱在一起。

最後劉靜馨興奮得在他的懷中睡覺了,還是龍韓傲抱她進屋的。 第二天

一大早劉文濤就來了馨月閣,就連謝凱都在院子里,兩人不知道再說著什麼。

劉靜馨昨晚睡著后,被龍韓傲抱進屋裡,兩人就睡在一起了,到現在都還沒有起來。

龍韓傲早就醒了,不過懷中抱著自己心愛的人兒,捨不得起來,知道他們都在外面,也沒打算出去看看,抱著懷中的小兒人,閉眼養神,等待劉靜馨醒來。

劉靜馨眼睫毛顫了顫,睜開了眼睛,感覺到身邊有一個人,抬頭就看見了龍韓傲那俊俏的臉龐,微微一怔。

隨後想起自己昨晚在屋頂上睡著了,醒來就在房間里了,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龐,不過被人抓住了。

原來是龍韓傲,原本感覺到懷中的人醒來,想要看看她要幹嘛,卻不想她居然摸自己,摸就摸了吧!

但是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定力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沒法子,只好抓住她的手。

見他突然抓住自己的手,劉靜馨楞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道:「你醒了。」

「嗯」可能是因為剛睡醒的原因,出口的聲音是那般的沙啞磁性。

龍韓傲低了低頭,親了一口劉靜馨的臉。

劉靜馨撫著被他親的臉道:「你臟不臟,我還未梳洗呢?」

「不管馨兒多臟,在我的眼中都沒有區別的,好了,起來吧,丞相跟師傅都在外面」

龍韓傲也不逗她,他感覺到了,外面自家師傅不安分了。

「好,你讓靈越跟玲瓏進來,我有事安排」劉靜馨坐起身,對著已經下了床的龍韓傲說著。

「好,你先起來換衣服」說著又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

「嗯,去吧,你真臟,趕緊去梳洗」劉靜馨被他這樣動不動就親一下,惹得很不好意思。

龍韓傲不在說話,直徑出去了,劉靜馨也起身換衣服。

不一會兒靈越跟玲瓏進來了,後面還跟著碧瑤,劉靜馨看見她,眉頭皺了皺,不過很快就恢復了。

靈越三人將梳洗用具拿到劉靜馨的面前,伺候著她梳洗。

洗完之後,劉靜馨對著碧瑤說道:「碧瑤,我餓了,你去準備點吃的,前輩跟丞相都在外面,也給他們準備。」

碧瑤聽了,連忙道:「是,小姐,我這就去」說完就將梳洗用具一起端了下去。

重生農女躍龍門 見碧瑤出去了,靈越這才看向劉靜馨,疑惑問到:「王妃,碧瑤是不是有問題?」

其實從昨天靈越就感覺到了碧瑤的不一樣,好像是見過了王爺之後就變得不一樣了,難道她真的有問題嗎?她看的出來,王妃這是在防她。

「嗯,先不管她,今天叫你們來,你們也知道,今日我們要去九天學院了,你們之前怎麼樣我不知道,不過我有事要你們去辦一件事」

劉靜馨點了點頭,沒說解釋太多,直接將今天自己找他們的目的說了出來。

「王妃請吩咐」靈越玲瓏知道劉靜馨不想說,也沒有繼續求問,聽到有事要自己去辦,瞬間就認真起來了。 「我要你們去九天學院附近發展實力,我記得前段時間,湘靈城發生了天災,很多難民都朝著這邊逃了過來,你們去挑一些天賦實力都不錯的人,暗中帶著去九天學院附近」

是了,劉靜馨現在想要發展自己的實力,要給自己建立了一個暗黑王國。

「王妃,你要發展實力呀?為什麼不找王爺呢?」

靈越跟玲瓏算是聽明白了,她們家的王妃這是要發展勢力了。

「找王爺幹嘛?」聽見玲瓏讓自己找龍韓傲,劉靜馨疑惑了。

「難道王爺沒有告訴王妃閻王殿的事情嗎?」靈越也疑惑了,難道是自己說了不該說的事情了嗎?

這下劉靜馨震驚了,閻王殿的名字,她是聽說過的,卻沒想到他們的殿主居然回事龍韓傲,那傢伙居然也沒有跟自己說過,難道是不相信自己嗎?但是也不像,如果是不相信,那麼靈越玲瓏就不會說給自己聽了。

玲瓏比較細心,一看劉靜馨這般的反應,就是到王爺沒有將閻王殿的事情跟王妃說了。

連忙闞澤劉靜馨解釋道:「王妃,王爺可能還沒來得及告訴你閻王殿的事情。」

聽了玲瓏的話,靈越就明白了,自己是真的闖禍了,居然什麼都說了,要是因為自己的爆料,讓王爺跟王妃吵架了,那自己不就死定了。

「無礙,或許是他覺得有危險,所以沒告訴,我沒有生氣,閻王殿那是你們王爺的勢力,跟我沒關係,我要你們去創造一個屬於我的暗黑勢力,明白了嗎?」

劉靜馨沒有生氣,她想,龍韓傲可能覺得這件事讓自己知道會有危險吧,所以沒告訴她而已。

「是,屬下明白了,屬下一會就去辦」靈越玲瓏見劉靜馨面上沒有什麼變化,心下也放心了,連忙應答著。

「不急,你們看好碧瑤,我覺得她有點變化,你們注意下」

劉靜馨昨天就感覺到了碧瑤的不一樣,一點都像在主院書房裡那樣,氣息都變了,但是探查也探查不到,所以只好讓靈越玲瓏看著點了。

「是,我們明白了,王妃,我們先給你挽發,王爺他們可能等急了」

不止是劉靜馨感覺到了,其實靈越玲瓏也感覺到了,她們也是很好奇的,是什麼能夠讓一個人變得這麼快。

靈越玲瓏給劉靜馨挽好髮髻,劉靜馨收拾好自己,就直接出門房門。

一出房門就看見三個男人各坐一方,相似在等待著什麼人一樣。

三個男人一看見劉靜馨出來,紛紛抬起頭看了過來。

「前輩,父···親,你們早上好」劉靜馨很有禮貌跟他們問好,但是對於父親這兩個字還是不是說的那麼自然。

「好,馨丫頭睡醒了,來,吃完東西,我們也該上路了」

謝凱很熱情的招呼,讓劉靜馨趕忙過來吃東西,顯然很著急要走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