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好想到哪,說哪了,「我來,是想跟你好好解釋的。之所以今天才來,是因為……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害怕你不相信,又害怕你不接受。」

凌遇深頷首,表示理解。

「事實上,那天的信息,我是被氣到了,所以才反擊的。我只是說說而已,根本沒想過要真的去做些什麼。」

她真的害怕凌遇深會把她當成心思歹毒的壞女人。

她不是。

「能跟我說說,你之前喜歡的人么?」

陸眠知道,這是逃不過的,早說晚說,總歸是要說的。

「我轉校回國之前,一直都在S國念書的。」陸眠越說,腦袋垂得越低。

她很不想把過往的那些事情從心底掏出來,可是這個人是凌遇深,她不得不這麼做。

她低聲解釋,凌遇深聽得專註,時不時給她一個安撫的眼神,給她繼續說下去的勇氣。

長長的故事,說出口,也不過短短几番話。

聽完之後,凌遇深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小,很白嫩,柔柔軟軟的,很像一隻小奶貓的貓爪子一樣。

就連指甲,都透著一層可愛的淺粉。

捏了捏她的手心,凌遇深低聲問,「那你現在,還喜歡他么?」

陸眠忙不迭的搖頭,「我不喜歡不喜歡我的人。」

「那……」凌遇深舉起她的手,拿到唇邊,啞聲問,「我們是在認真談戀愛的,對么?」

陸眠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當然是認真的!

男人薄唇在她手背上,輕啄了一口,「原諒你了。」

「真的?」陸眠沒想到,困擾了她好幾天的問題,這麼容易就解決了。

有些不敢置信。

凌遇深頷首,「難道我不該原諒你?」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陸眠立即收回手,否認的擺了擺,「你原諒我是對的。」

「那現在吃飯?」

陸眠拿起筷子,「吃飯吃飯!」

困擾她幾天的難題,終於解決了,陸眠卸掉了心底里的大石,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食慾也跟著好起來。

與其說是她陪凌遇深吃,不如說是凌遇深陪著她吃,她吃得慢,廚師長又特別有心的做了她喜歡吃的菜。

一吃起來,小肚子沒圓滾滾的,她是不會放下筷子的。

等她吃好了,放下筷子,凌遇深早已經吃好,準備好了餐巾,遞給她。

不好意思的接過,胡亂擦著嘴角,陸眠輕聲說,「我是不是……吃得太久了?」

「沒有。」

「可是你已經等了很久了。」

「看你吃飯是一種享受。」

這話說得,甜進陸眠心底里去了。

凌遇深動手收拾茶几,陸眠立即展現自己賢惠的一面,「你放著,我來!」

端起盤子的手,一抖,湯汁灑滿了茶几。

空氣似乎在此刻凝固。

陸眠白皙的臉蛋,漸漸漲紅,「我……」

她扭過頭來,欲哭無淚,「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嗎?」 這也是為什麼,明明應該是僕人的阿九,卻經常要由主人龍三來保護。沒辦法,有些攻擊龍三能夠免疫得了,但阿九卻無法完全免疫。而且,最大的問題還是龍三患有失憶症,一旦阿九核心受損,無法工作的話,到時候龍三甚至連該到哪裡去,該找誰來修理阿九,龍三都不知道。如果時間拖長的話,龍三可能連阿九是誰都會忘了,因此,無論如何都要確保阿九無恙,阿九可以說是龍三最大的依靠。

「等等,你的意思是,要把我的眼睛整個替換掉?」夜白突然問道。

阿九的意思,她能夠做出夜白眼睛的替代品出來,可既然是替代品的話,也就是說要把原本的眼睛換下來了?!

「怎麼? 這不是印象中的女魔頭 不可以嗎?」阿九疑惑的問道,她自己一直都是這樣做的。智能體發展到第九代,已經完全不再是所謂的機器人,阿九的身體還有各種器官之類的,可以說跟正常人都沒什麼兩樣,同樣也是血肉之軀,要不然的話,大家一起相處這麼久,怎麼一直沒有人注意到阿九是「冷冰冰的機器人」?阿九的身體一點都不冷,她冷的只有「性格」罷了。當然,擁有真實之眼的夜白,顯然一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夜一唯一驚訝的,可能只有阿九同正常人類的相似度跟智能度吧。

「放心,不會出現任何的排斥現象的。」阿九說道,她以為夜白擔心的是這種問題。

「不,不是這個。」夜白搖了搖頭,「真實之眼的力量太過於虛妄,我到現在也沒搞清楚具體是如何出現的,原理又是什麼。因此,不能輕易更換身體器官,哪怕看似一模一樣的都不行。萬一以後用不了了,這對大家而言,都是無法承受的損失。」夜白說道。

說的沒錯,夜白真實之眼的能力,被天貴族稱為是禁忌之力,這是一種非肉體的,現實世界中看不到、摸不到、甚至魔法元素都顯示不出來的能力。夜白猜測,這可能是一種靈魂上的能力。哪怕夜白自己能夠看到靈魂,但對靈魂這種東西,還是完全無法參透。用阿瞑的話來說就是:【暗】是隱晦難解的。

不過,想想之前那個海族的情況,海族作為純元素體質,身體可以隨意分散成粒子狀態,但組成他身體部位的元素卻是不變的,跟周圍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不同,因為有靈魂蘊藏在裡面。那麼,人類是不是也是如此呢?或者說,也有可以類比的地方。好比說夜白自己的眼睛,裡面裝有靈魂,而阿九做出來的替代品,哪怕是一模一樣的替代品,是克隆產品,但其中卻並不包含有靈魂。肉體可以替代,但靈魂卻是無法替代的,所以,這樣的方式,會讓夜白擔心,以後他的真實之眼可能就再也無法恢復了。

雖然這還只是夜白自己的猜想,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但夜白可不希望拿這種事情去冒險。無論如何,都不能改變他原本的身體構成!

「說的有道理,既然是未知的力量,自然不能拿現有已知的東西去判斷,我們還是不要太過於冒險為好。」龍三同意說道,他跟夜白一樣,都很在意夜白的真實之眼能力,畢竟他的夢想可就全靠夜白的這個真實之眼了啊,「阿九,就沒有其他別的方式來代替一下嗎?」

「有的。如果不想替代的話,可以用前代的一些方式,不過,那樣一來,就無法跟現在保持一樣,我不得不在你的眼睛上裝一些部件。」阿九回答說道。

「就相當于格外再加一個眼睛,大概是這個意思,是吧?」旁邊的阿瞑問道。

「沒錯。」阿九點頭。

「如何?」阿瞑看向夜白,首先可以確定一點,這不是替換,不會損害夜白原本的身體,這就相當於是在夜白的眼睛上加了一個助視器。不過,如此一來的話,這又太過於醒目了,被人看到的話,難免不會想到一些什麼。

「不能做成透明的嗎?」夜白問道。

阿九搖頭,

「沒辦法,雖然不是替換,但這也是要注意排斥的問題,非人類的東西無法適用在人類身上。」阿九解釋說道,阿九畢竟不是搞研究的,她只是一個擁有強大分析整理能力的記錄器,因此,阿九隻能夠把其他種族的身體器官直接拿來用,而無法做改造。對她自己來說,自然是一點問題都不會有,但對夜白而言,如果直接用其他生物的器官的話,肯定會出現排斥現象的。如果想要攻克這種難題,估計只有讓花容月來才行。

「那就請盡量做的像機器一點吧。」夜白說道。

有總比沒有好,但如果是一個生物眼覆蓋在原本的眼睛上,不說會不會嚇到人,光是那種情形就會讓人猜到夜白原本的眼睛看不見了吧。但如果是個機器樣子的裝在眼睛上的話,就只會讓人以為這是一個助力,比如像望遠鏡一樣的東西,真正視物的還是夜白原本的眼睛,不會讓人想到真實之眼出了問題。

「沒問題,這種初級的手段更容易。」阿九回道。

初級嗎,不知道摩登在這裡聽到的話,又會是如何一個感想。摩登窮其一生,想要達成的目標,還被夜白承認為是不切實際的夢想,結果卻是可能早就有人做到了。還記得當初動力車壞的時候,摩登修了很久都沒能修好,然後阿九一過去,立刻就好了,顯然是因為,動力車這種東西,在阿九眼裡,是更加初級的東西吧。

不一會兒,

一個單獨的「眼鏡片」活生生固定在了夜白的左眼之上。

「好了。」阿九退了開來。

「怎麼樣?能看見嗎?」阿瞑在一旁關心的問道。

夜白眼睛動了動,能看是能看得見,只不過,好像焦點是有些不對,左眼跟右眼不同步,一開始的時候,非常不習慣,而且有些頭昏腦脹。並且,不僅是焦點的問題,左眼的視力範圍,好像也比以前更大了,連稍微斜後方的位置,都能夠看得見。

「需要具體調整一下嗎?我可以盡量做的跟你右眼同步。」阿九說道,顯然也發現了夜白的問題。

「不必,這樣就好。」夜白搖了搖頭。

固然是有些不習慣,但視力範圍更大,更有利於戰鬥,至於焦點的問題,如今左眼的聚焦能力遠超人類的極限,誇張點,遠到望遠鏡,近到顯微鏡,都能成。夜白不想放棄這樣的優勢,所以他選擇去適應,去克服。 她真的還真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賢惠,沒想到,現場翻車了!

她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凌遇深白色的襯衫上,已經被濺上了幾點極為醒目的湯汁,錯落在胸膛處,還別有一番藝術感。

陸眠是這麼覺得的,就是不知道,凌遇深會不會覺得這是藝術感……

「沒事,我來收拾。」

陸眠還想掙扎一下,看到他胸膛上的湯汁,她決定,自己還是乖乖的坐好,不要再搗亂了。

男人有條不紊的收拾殘局,將餐具收拾好,便起身到辦公桌前,按下內線,讓保潔阿姨進來擦茶几。

而他,則是進休息室,去換衣服。

保潔阿姨很快就來了,動作麻利的把茶几擦得光可鑒人,便退了出去。

凌遇深換好衣服出來,就看到陸眠抱著一個抱枕,下巴陷在抱枕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圓圓。」凌遇深到她跟前,陸眠起先並未看向他,而是深吸了一口氣。

等他叫第二聲的時候,她便抬起頭,伸出雙臂圈住他的脖子,將他的腦袋往下一拉——

溫軟的吻,柔柔落在他臉上。

…………

喬小諾坐在沙發上,抱著雙臂,精緻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眸色微冷。

警衛還在向她彙報,她冷著臉聽完,不悅到了極點。

「所以,找蘇離麻煩的那伙人的後台又把他們撈出去了?」

警衛點頭,「是的。」

中午剛送進去,下午就放走。

可見後台不是一般的厲害。

喬小諾冷笑一聲,今天如果不是正好被她撞上了,恐怕蘇離是不會把這些事告訴她的。

既然她知道,就絕不會輕易就算了!

「他們後台查出來是誰了么?」

「這夥人是移民過來的,資金也是從境外賬戶打進他們賬戶。具體是誰,還需要一點時間查清楚。」

喬小諾一手按著額角,「儘快查出來。」

「是。」

警衛出去了,喬小諾卻開始發起呆來。

傍晚一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走,傭人急忙叫住她,「小姐,就快吃晚餐了,您要去哪?」

「我出去吃。」

她來到蘇離所在的公司門口,等著他。

等了一個多小時,還沒看到他出來,喬小諾無聊的玩起了手機。

打了一局遊戲,眼睛有些乾澀,她抬頭看向車窗外,沒想到,看到了蘇離和一個穿著職業套裙的女孩子在一起。

女孩似乎在說這些什麼,神色有些著急,蘇離要走,她急得抓住了他的手臂。

喬小諾美眸微眯,看到這樣的畫面,她也挺意外的。

「蘇離,為什麼呀?」

蘇離對眼前的女孩,一點耐性都沒有,聲音冷沉,「小姐,請自重。」

抓住他手臂的手,驀然鬆開。

蘇離邁步要走,沒想到,她又一次挑戰他的底線。

女孩不顧一切的抱住了他的腰,也不管周圍同事異樣的目光,「我喜歡你,喜歡得要命。你明明對我也不是沒感覺的,為什麼不能嘗試著跟我在一起?」

「因為,他已經有我了。」

溫軟的嗓音,透著蔑視一切的倨傲。 旁邊的阿瞑搖頭一嘆,夜白真的是個只在乎利益,只看理性,完全不顧自身感受的傢伙啊。阿瞑可以想象,就算未來夜白真的恢復了自己的視力,他估計都不會願意取下這個道具了。夜白,何必活得這麼辛苦呢,冷凝霜面對這樣的夜白,從來就沒有心疼過嗎?

或者,正是因為冷凝霜不會心疼,正是因為冷凝霜跟夜白是同一類人,冷凝霜能夠理解並接受夜白的想法,反過來,夜白也能夠理解並接受冷凝霜的想法,所以他們才會走到一起吧。就說這次火靈兒的事,夜白好像從始至終都沒有恨過冷凝霜,難道是他不敢恨冷凝霜嗎?不!是夜白了解冷凝霜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早就知道冷凝霜會做些什麼事,早在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夜白就知道了這一切,這就是冷凝霜,不會對火靈兒出手的冷凝霜,反而才有問題!所以,要恨的話,早就該恨了,又何必走到一起。夜白唯一稱得上失落的,就只有冷凝霜並沒有因為他而改變吧。但,感情是相對的,夜白什麼時候又為冷凝霜而改變過了?因此,夜白也從來沒有奢求冷凝霜會為了他而改變。

「任何機器都是可能產生智慧的,請你好好善待它。」阿九認真對夜白說道。

這是地精大陸非常流行的一句話,而同樣作為『機器人』的阿九,對此感慨更深。在阿九的眼中,無論再小,再原始的機器,都是她的同類,就如同初生的嬰兒一般,如果好好呵護的話,有朝一日,說不定也能夠成為智能體。智能體,雖然沒有靈魂,無法變得跟這個世間的原始生靈相同,但他們也有自己的思想,他們也是有「人格」的!

這也是為什麼,本該什麼都不在意,沒有任何夢想的人造人阿九,當初會忍不住主動跑去修理那損壞的動力車,因為阿九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嬰兒」受苦。

「放心,這東西對我有用,我是不會輕易讓它受損的。」夜白淡淡的回道。利益,還是利益;實效,還是實效;夜白從來不做無用之事!

這個混蛋!

旁邊的阿瞑不禁握緊了拳頭,女人都是感性的,不知道身為機器的阿九對夜白的回答有沒有反應,但阿九難得發自真心的一句話,夜白居然如此冷漠的回應,只是說一句『我會好好善待它的』,這難道很難嗎!夜白的冷漠,無時無刻不在踐踏著別人的感情,而最讓阿瞑受不了的一點,夜白自己根本都還不知道這一點!

阿瞑現在也不求夜白改變了,她至少要把夜白打醒,她要讓夜白清楚的認識到他有傷害了別人的心,至於夜白之後還會不會繼續冷漠無情,那就看夜白自己的選擇了,阿瞑管不著!

啪!

阿瞑猛的一拳朝夜白臉上打去,可這樣直接而明顯的攻擊,夜白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阿瞑的手,直接就被夜白給抓住了。

「你在幹什麼?」夜白問道,他很疑惑,要說阿瞑想對他不利,那顯然也不可能用這種直接揮拳,並且還完全沒有魔法的方式。明知道打不中,還要揮拳打過來,到底什麼動機會讓阿瞑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

「我在做什麼,你不會看嗎!」阿瞑諷刺道,你夜白什麼東西,不都是看出來的嗎!

說著,阿瞑突然順勢撲到夜白身上,然後,旁若無人一般,居然直接對著嘴朝夜白吻了過去。

夜白瞳孔一縮,這種發展,他完全沒有料到。是啊,前一刻阿瞑還在出手打他,這一刻就撲上來親他,前後的變化,一點預兆都沒有,實在是讓人反應不過來。而且,這可是阿瞑啊!這是那個一提到男女之事,立刻就會臉紅逃跑的阿瞑啊,居然會主動做出這種行為來,這符合邏輯嗎?

長吻,唇分。

阿瞑並沒有直接從夜白的身上離開,而是直視著夜白的雙眼說道,

「知道我在想什麼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