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得他靈力耗盡,差點又命喪於秘境之中。

他一心為她著想,心心念念想回到她身邊,與她長相廝守。

結果到頭來。

她不但不珍惜他,還與其他男人偷偷摸摸來他的封地。

來了不肯見他,也就罷了,還要冒死營救那名行刺他的刺客。

她明顯是在慫恿別人來殺他!

他不明白她的心,究竟是什麼做的?

竟能如此鐵石心腸,棄他如敝屣!

曙傲然凝聚出金色靈力球后,黑澈的眸子頓時變成金色妖瞳。

他緊盯著金色靈力球,想知道她到底在哪裡?

良久過後,沒有看到任何蹤跡!

聚靈珠、輪迴噬魂針、赤火玄陽亦沒有任何波動。

體內的影力似乎也消失不見了。

他頓時如雷劈頂!

原來影鴿是她故意焚燒的,先前他的不適,也是因她抽走影力所導致。

她竟然不顧他的安危,暗中對他動手!

她的意思十分明顯:她不要他了!

金色靈力球轟然炸成碎片,化作點點星光消散開來。

曙傲然失魂落魄地退了一步,金色妖瞳眨眼變成黑色眸子。

眼看著就要倒下,曙傲風急忙將他接住:「四哥,怎麼回事?」

「殿下,您是不是不舒服?」

風落急忙勸道:「要不我們先回去吧?」

曙傲然置若罔聞。

眼前浮現他們痴纏的畫面,心裡固執地相信:她是愛他的!

若是不愛,定是她心底那個人出現了!

他一直以為幽冥燁是她的心上人,不料竟會是先前那名刺客。

皇上,本宮不伺候 難怪對方要置他於死地,她還不顧一切地將對方救走!

曙傲然心底妒意滔天,怒火熊熊。

漸明的天空被白色雪霧所籠罩,寒冽的狂風呼嘯而至。

漫天的鵝毛大雪,紛紛揚揚,使得能見度降低至不到兩丈。

虛掩的房門 宮清影駕乘著冰兒沒飛多遠,便被鋪天蓋地的暴風雪給阻攔,她使出渾身解數,也看不清遠方。

她覺得冰封雪域的雪很是古怪,就連她這種修鍊冰魄劍決的武者,居然也無法抵禦其刺骨的寒冷。

想到那名中年女子說的話,雪域下雪就會有人死。

也不知道,這次誰會遭殃?

宮清影拍了拍冰兒的藍色頸項:「冰兒,你還看得見嗎?」

咕嘟~~

冰兒點了點頭,振翅朝前飛去。

「那趕緊找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我要給念心魂療傷!」宮清影抹了一把睫毛上冰涼的雪花。

突然想到念心魂身上的燒傷,她帶著的曇花玉露不多。

補充道:「最好找一個有曇花的地方!」

冰兒心神領會,頓時側著身體,穿過密集的雪幕俯衝而下。 眨眼間。

宮清影出現在一個白雪皚皚的拱形圓台上。

圓台四周佇立著十根被茸茸雪花和厚厚寒冰包裹著的圓柱。

就在每一根的圓柱下,盛開著一朵朵冰清玉潔的曇花。

宮清影喜出望外,命令冰兒趕緊去採摘曇花。

出軌的女人 由於周圍一片雪地,沒有可以躲避暴雪的地方。

她索性走至圓台中央,布下影魅結界,並將赤火玄陽拿出來,為念心魂徹查傷勢。

他體內的傷勢修復倒是簡單,先前煉製的續脈草也還有剩。

關鍵是,要為他恢復經脈,需要輪迴針的協助。

宮清影說好不再使用曙傲然送的輪迴噬魂針。

此時此刻,卻不得不將其拿出來。

想到可能會遭到的反噬,她再次向念心魂體內注入紫金靈力。

快速修復五臟六腑的傷勢,直到他面色稍微好轉才收功。

她盤膝而坐,不經意間面向赤火玄陽。

雙手結印,催動六重影魅訣的影力,強行解開血脈影魅結界,充滿影力的丹田驟然產生劇烈震動。

喉嚨一陣噁心,一口鮮血噴在赤火玄陽上。

赤火玄陽頓時發出嗤嗤嗤的脆響,整個爐身開始劇烈晃動。

九條栩栩如生的金龍順著爐身,游至血邊將鮮血分食乾淨。

宮清影目瞪口呆,想要阻止,為時已晚。

驟然,赤火玄陽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刺得宮清影無法睜眼,她伸手想要將其扔進隨身空間,卻發現它重如千斤無法移動。

只好從隨身空間找出一塊黑布,將它團團遮住,奈何金色光芒穿透黑布四溢開來。

宮清影心急如焚。

現在她和念心魂都受了傷,絕對不能讓曙傲風發現行蹤!

要是被抓到,以曙傲風的強大實力和曙傲然對她的冷酷絕情,沒準他們都會被扔進煉妖塔中。

罷了!

宮清影瞥了一眼赤火玄陽,反正是曙傲然的煉丹爐,留在這裡待曙傲風發現,一定會給他送回去。

宮清影彎腰打算將念心魂抱起離開。

不料剛蹲下,便看見面前厚厚積雪發出咔嚓、咔嚓的炸裂聲。

十條拳頭寬的縫隙瞬間擴展至四周的圓柱邊。

赤火玄陽的金色光芒更加刺眼,刺得宮清影不得不緊閉雙眼。

就在她閉眼的那一剎,額心募地出現一對金光熠熠的羽翼,金色羽翼散發出的一束金色光芒反射在赤火玄陽上。

同時又折射在十根圓柱上,圓柱上的冰雪乍然消失不見。

散發出金色耀眼的光芒,形成金色結界將整個圓台籠罩起來。

金色光芒從赤火玄陽到宮清影額心直至十根圓柱。

十二道光束合為一體,形成一道萬丈金色光柱,穿過雪霧籠罩的天空直衝雲霄。

金色光柱與高空太陽相撞,分離出一道絢麗的金色極光,朝著宮清影看不見的雪王府俯衝而下。

金色極光沒入曙傲然體內,變成一個如房屋般巨大的金色光球,將他團團縈繞起來。

最初,宮清影還以為是自己不小心和赤火玄陽滴血認主。

但當她發現隨身空間月牙潭潭水莫名乾涸,潭邊不知名的靈草和聚影草全部枯萎。

輪迴噬魂針亦掙脫她的控制,跟隨金色光芒消失不見。 以及從九重寶塔里拿來的奇珍異草,和從不歸山秘境拿來的中品靈石,全部消失不見時。

宮清影這才意識到,自己被神秘力量給偷襲了!

想要撤離,身體完全不受控制。

不知過了多久。

刺眼的光芒漸漸散去,宮清影額心的金色羽翼亦消失不見。

她睜開雙眼,猛然間發現先前還是陰霾雪霧籠罩的天空。

早已被陽光明媚的湛藍天空所替代,周圍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原來她所站的地方,是一個古老的八卦祭壇。

腳底下的方形青石上,雕刻著一個巨大的太極八卦陣。

八卦陣四周是她看不懂的古老文字。

密密麻麻,彎彎曲曲,看起來似乎每個字都不同。

宮清影倍感倒霉,眉頭緊皺。

心中暗襯:定是在她與赤火玄陽滴血認主的時候,祭壇中的神秘力量,趁機將她的隨身空間席捲一空了!

早知道就不聽冰兒的話了。

想到冰兒,宮清影環顧四周,早就沒有它的身影!

那小東西膽子本來就小,也不知道躲哪裡去了?

宮清影轉身俯視赤火玄陽。

它已恢復先前模樣,只是光澤度比先前錚亮一些。

隱隱約約,彼此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覺,就好像紫玉鳳凰認主時帶來的熟悉感知。

宮清影知道,她無意中與赤火玄陽滴血認主了。

只是,它是曙傲然的極品煉丹爐,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她就私自認主,這可如何是好?

轉念又想,他不是用錢買的嗎?

那就用錢還給他得了!

反正,她現在有的是錢!

宮清影深知位置已經暴露,加上冰兒失蹤,便將念心魂和赤火玄陽重新放入隨身空間,朝著先前冰兒消失的方向急速追了出去。

……

雪王府內。

縈繞在曙傲然身上的那團金色光球越來越小。

隨著最後一層光圈的消失,露出如九天神邸般俊美的曙傲然。

他正盤膝而坐,飄浮在半空中,潑墨般的青絲和白色衣袂隨風輕輕擺動著。

原本那張黑沉如碳的蒼白俊容,已經徹底恢復紅潤光澤。

白皙額心的金色羽翼比先前更加璀璨矚目。

他雙眸輕合,猩紅緋薄的嘴角,勾著甜得要死的笑容。

風起風落、雲捲雲舒見狀,驚喜不已,紛紛跪在地上道:「恭喜殿下,身體痊癒!」

「……」曙傲然沉默不語。

曙傲風見曙傲然閉著眼睛,還笑得那麼開心。

咧嘴一笑,補充道:「恭喜四哥,喜得愛徒!」

曙傲然倏地睜開金芒四溢的星瞳,淡淡的掃了一眼曙傲風道:「這麼多年,還是你懂我!」

「四哥說笑了!」曙傲風對上曙傲然幸福的黑眸。

爽朗地笑道:「看來武聖輪迴噬魂說的沒錯,只要集齊赤火玄陽、九幽聖泉、碧落仙草、輪迴噬魂針和太古八卦祭壇,便能治癒您元神所受的致命傷!」

「……」曙傲然緩緩起身,飄落在冰雪融化的青石石板上。

他雙手交付於身後,遠遠地眺望著冰封雪域的制高點。

太古八卦祭壇在陽光的照射下,是如此的清晰明朗。

曙傲風說著,眉頭微皺:「只是我不明白,九幽聖泉、碧落仙草和噬魂針,怎會同時出現在嫂子手中?」 先前在赤雲湖畔,曙傲然被噬魂針所傷,曙傲風是第一個趕到那裡的。

當時他已十分不解,再經歷方才一事後,更加迷霧重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