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的意念在大殿之中回蕩,彷彿兩個宿敵一般,兩把戰兵在洛天和楊寰宇的手中劇烈的顫抖起來。

碰撞之下,洛天和楊寰宇兩人同時倒退,目光看向彼此,兩人握著戰兵的手都有些顫抖。

兩人幾乎同時再次出手,依然還是選擇近身戰鬥,裂天槍和幽冥戰戟不斷的碰撞著。

尹武看著兩人的戰鬥,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雖然兩人看似沒什麼危險,但是尹武卻感覺,兩人誰若是稍微跟不上對方的節奏,那麼便會受到重創。

「太強了,縱然我施展秘法,跟兩人近身肉搏,也不見得有絲毫勝算!」尹武眼中露出苦澀,感覺跟洛天兩人相差太大。

「這時代,是屬於他們的!」尹武心中升起了一股挫敗感,比起之前在輪轉殿被洛天打敗的挫敗感更強。

就在尹武苦澀間,洛天和楊寰宇兩人再次拉開了距離,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兩人雙手同時舞動,手印翻飛。

剎那間,一枚大印和一隻鬼爪在兩人的頭頂碰撞,狂暴的波動灑落而下,洛天和楊寰宇消失在了原地。

破虛一槍!

洛天和楊寰宇同時出現在了空中,洛天低喝,一槍刺出,刺向楊寰宇。「戟鎮幽冥!」楊寰宇低嘆,一戟朝著洛天狠狠的砸了過去,顯然是要以傷換傷。 薛玉芬的緊身毛衣,很快就離開了她的身子,露出了純白的保暖內衣。

駱林這時,也順勢把她輕放在那張小木床上。

薛玉芬很興奮,股間早就熱潮湧出,一片濕滑滑的滑膩水漬,都把她的粉紅色的小褲褲,都浸濕濕透了。

這可是在她家裡啊,所以,她顯得異常的興奮和衝動。

駱林那就更是感覺刺激了,很快就把薛玉芬身上的內衣褲,全都脫掉了,掀開厚厚的淺藍色印花棉被,把嬌喘吁吁,俏面動情變得異常嫣紅,美眸微閉的薛玉芬,放倒在被子裡面。

自己三兩下,就把衣物脫得一乾二淨,鑽進了,還有點涼的棉被中,摟著薛玉芬滾燙輕抖著的柔軟若棉的身子,火熱的嘴唇,雨點般的,落在她那嬌美白嫩之極的肌膚上。

薛玉芬豐滿白嫩高聳上的兩顆櫻桃,早就硬漲的挺立而起來,被駱林的火熱嘴唇包裹著,引起她一陣陣的興奮顫慄,修長的秀氣玉腿,糾纏著駱林的結實長腿上,滾燙小腹柔軟柔絲,不時的廝磨著駱林已經(和諧刪除)……

…發出一聲聲饑渴的呼喚,這間不大的房間內,頓時飄散著,兩人的急促激情粗喘和滋滋的唇舌交流之聲…..

「噢….慢…點呃…好…滿啊!…好舒服…噢噢….」

輕車熟路的挺起腰身,靈巧的小腰一扭,挺翹的雪臀間,滑膩如油柔軟小唇瓣,抵著那根熟習的心中最愛…(和諧刪除)….讓她不由的輕咬香唇,發出嬌媚之極的動人呻呤,腦子內更是一片,極度舒適的酥麻和盈滿興奮….

「嘿嘿…你膽子好大啊?寶貝!…」

駱林感覺薛玉芬單子的確很大,雖說兩人的關係,在他們家已經被認同了,但進了房就搞這個,好像有點太那啥了點吧?

「…愛我!哦哦…我要…呃呃…嗯…」

薛玉芬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被泡在滾燙的熔岩之中一般,衝動得無以復加,她之所以這麼興奮,那就是因為她有小冤家的孩子了,只要想到這個,她就想要跟駱林瘋狂的愛愛…

讓他用他那滾燙(和諧刪除)….瘋狂的激情,開始在這間小房間內,響起噼叭的撞擊之聲……

在隔壁的房間,躺在床上,正無聊看書的嚴研,都感到了她睡的床,被隔壁的動靜,震動搖晃起來,沒有誇張啊!

那個年代的房屋格局,全是那種長條形的木板鋪成的木板地,也就是說,本身房子就是木頭連在一起地面,而不是像後世,在水泥地面上鋪木板或者其他的裝飾材料。

可以說,你在客廳走路,房間內絕對能感覺到。

何況是這麼大的動靜,薛玉芬的小床,整個都在吱呀呀的亂響,而兩個沉浸在情海波濤中的男女,完全全身心的投入了他們之間的愛戀中去了,哪裡還會考慮到這麼多啊?

「真不要臉!…那種事情就這麼讓人沉迷嗎?…」

嚴研有點惱火了,把手中的雜誌摔在了床上,氣呼呼的看著靠床的厚木板牆壁,還有微微晃動的小床,臉上全是羞惱成怒。

但是她的舉動卻是…嚴研竟然直接把晶瑩的玉耳,緊緊貼在了木板牆壁上,隔壁那薛玉芬的刺激之極的嬌糯媚人呻呤聲,清晰的就傳了進了嚴研的耳朵里。

嚴研本身就是個熟透了女人,她卻是總是愛壓抑著自己的情慾,心裡不變態才怪,至少也會不正常的說。

隨著她的偷聽,她的臉上,開始出現了一層紅暈,美眸也開始迷離起來,看樣子薛玉芬的嬌喘呻呤,刺激得讓她開始有感覺了。

她現在也只穿了套衛生棉毛衣褲,那個年代把棉襖,做成的保暖內衣褲叫作衛生衣,汗!

其實就是部隊的那種綠色的厚棉毛衣褲,沒有其它什麼花色和式樣,只講究個保暖。

嚴研感覺身子開始發熱,發燙,發酥,股間不可抑制的,湧出了一股股滑膩。

「嗯…我不要臉啊!…我要懲罰你…你是個壞東西….嗯嗯…」

嚴研白嫩的小手,開始在自己的胸前飽滿上,揉捏起來,星目微閉,小嘴噴著炙熱低語著…..

…厚實的衛生褲,被修長的玉手扒掉了,露出了一雙雪白滑膩的雙腿,一條白色的大短褲,也被她輕輕的蹬掉了,滾燙酸麻的身子,靠在床頭柔軟的枕頭上。

白皙的玉手從枕頭下,拿出了個巴掌大的小圓鏡子,微微打開雙腿,把鏡子放在股間的床單上,鏡子內瞬間出現…(和諧刪除啊!嘿嘿)…

「嗯嗯…壞傢伙…哦嗯….我要懲罰…你..嗯唔….」

鏡子內,出現一隻晶瑩纖細的玉指,輕柔的按在那…(和諧刪除啊)…柳腰不由自主地向上挺動著,似乎好像要用什麼東西,填滿體內那帶著興奮又充滿空虛感…

而隔壁駱林的天眼,把嚴研的所作所為,看得一清二楚,自然也看到了嚴研雪白股間那粉嫩誘人之極的嫩紅小花瓣了,心裡更是異常的興奮…

所以說,這偷窺那就是刺激啊!這廝真是無語了,用天眼就干這些!

「嗚嗚…..呃呃!!!…死….了唔..呃!!!…..」

而他身下薛玉芬…(和諧刪除)…頓時長長地嗚咽一聲,身子馬上綳得筆直,嬌軟的身子,開始劇烈的痙攣起來(和諧刪除)……

夜晚降臨了,晚飯,肯定是在薛玉芬家吃的,除了嚴研在飯桌上,板起一副臉,薛老爺子,也難得對駱林露出了笑臉,兩人喝了一瓶茅台,顯得氣氛很融洽。

薛媽媽更是對駱林熱情的過了分,下午還特意燉了一隻甲魚補湯,汗!看來駱林跟薛玉芬下午在房間做的事情,薛媽媽是心知肚明。

駱林已經知道薛玉芬懷孕的事情了,當然是極其開心的,在飯桌上,更是對薛玉芬照顧得無微不至。

而岳母娘薛媽媽的表現,就太過明顯了,甲魚湯!那就是壯陽的說,駱林是臉皮厚,連說好喝。

薛玉芬的小手,就沒離開過駱林的腰間,心裡羞得一塌糊塗,特別是老媽看自己那種眼神,真是羞到了無語了都。

「…玉芬有了孩子了…以後你們就得注意了!…三個月後就不能再同房了!…」

汗!這薛媽媽也太那啥了吧?啥都說,搞得薛玉芬,羞得差點沒把小腦袋直接栽進小飯碗裡面去。

駱林跟是老臉微紅,連連點頭答應,接著跟薛老頭敬酒,遮掩下尷尬。

「咳…小駱啊!…竟然大家成了一家人,那就不說兩家話!…我有個想法!…你看要是大丫頭,要是生了個男孩的話…是不是…能姓薛啊?…唉!我們家無子啊!…」

薛老頭跟駱林碰了下,仰頭把酒喝了,帶著絲遺憾的語氣,看著駱林說。

「老爺子!瞧您說的!這個沒問題!要生了男孩就姓薛!…呵呵…」

駱林還真是無所謂,跟誰姓還不都是他的兒子啊,再說了,怎麼說,都虧欠了薛玉芬不是?這也算是一種補償了。

薛玉芬這時也抬起頭來,帶著激動驚訝感動的眼神,望著駱林,她知道老爸一直都因為沒有兒子感到糾結,這下駱林這樣做,無異於讓薛家有了傳承了,這可是薛家的頭等大事。

「啊?!…真的!你答應了!…哈哈…太好了! 他是我的命中劫 真是太好了!…謝謝!小駱!…」

薛老頭也激動了,一雙老眼閃著淚花,滿臉興奮感激的看著駱林,朗聲大笑的說,內心深處有種卸下一副沉重擔子一般,這下老薛家,可就後繼有人了啊!這小傢伙不錯啊!

「呵呵!…這沒什麼!…只要玉芬的心愿,我都願意全力以赴的成全!…」

駱林溫柔的眼神看著俏臉粉紅閃著愛戀目光的薛玉芬,微笑的說。

薛玉芬小手緊緊的,在餐桌下抓著駱林的手,顫抖的捏著,一雙美眸,水汪汪的深情盯著駱林,哽咽著都說不出話了,感動啊!看看多好的男人啊!

「這可是太好了!…這下咱們老薛家,可是有后了啊!….」

薛媽媽也激動地直抹眼角的淚花,聲音顫抖的看著一臉如釋負重,神清氣爽的老頭子,嗔笑著說。

是呀!別人不知道啊!老薛頭為了想要養個兒子,薛媽媽都60多的人了,每天都要給薛老爺子「耕耘」,真真羞死了,這些事情,薛媽媽肯定不好意思給女兒說吧?

不過現在總算是可以「休息」了,這年紀大的女人和男人一樣,都是有情慾的,只是沒年輕人表現得那麼強烈而已。

畢竟薛媽媽體力有限,也頂不住薛老爺子經常搞吧?

基本上薛老頭,每個禮拜都要「開墾」薛媽媽三次,可見薛老頭還是寶刀不老啊!

但是薛媽媽可頂不住,畢竟,上了年紀的女人,滋潤的「水分」就少了很多了,那每次都得搞點「凡士林」(潤滑劑),不然那還不得皮都搞破了,汗!

薛媽媽想著老頭子的那根威猛「老槍」,心裡也羞澀不已,不過內心還是很喜歡做那種事情的,想著股間竟然有了股濕意了,真是人老心不老啊!

「小駱!你家住哪裡啊?…」突然問了句。

「油布街小巷!…暫時就我一個人住!…」

駱林吃著薛玉芬削的蘋果,微笑說。

「我看你就別回去了!…大過年的!一個人也太孤單了點!我看你過年這幾天就住這!…」

薛媽媽的這種熱情,讓駱林有點措手不及,看了眼邊上同樣一臉期待的薛玉芬,這才點了下頭,算是答應了。

看來盈盈那邊,只能說自己回家睡了。 「換就換!」洛天眼中露出狠辣,換傷,洛天從來也沒怕過誰。

洛天和楊寰宇兩人幾乎同時身軀閃動,避開了自己的要害,攻擊落在了對方身上。

裂天槍刺進了楊寰宇肩膀,幽冥戰戟也是狠狠的砸在了洛天的肩膀,兩人再次倒退了出去。

洛天臉色有些難看,整條左臂失去了知覺,楊寰宇的作臂也是出現了個血窟窿,鮮血不斷的流淌而出。

兩人再次出手,洛天將裂天槍插進了地面之中,楊寰宇也是如此,兩人身形閃動,同時揮拳。

嗡嗡……

虛空震動,八道拳影重合,每一道拳影上閃現出六道漩渦,六道輪迴配合亂披風打出,強大的拳威讓楊寰宇臉上終於露出凝重。

莫名的力量加持在楊寰宇的拳頭之上,九道灰色的符文長龍,在楊寰宇的手臂之上遊盪,散發著驚人的氣息。

咔嚓……

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驚雷從兩人的碰撞之下灑落,狂暴的波動席捲而出。

彷彿時間靜止一般,洛天和楊寰宇兩人定在了那裡,拳頭碰撞著,兩股氣勢不斷的朝著對方衝擊。

洛天嘴角溢血,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距離自己近在咫尺的楊寰宇。

雖然洛天有所準備,知道楊寰宇很強,但是卻沒想到楊寰宇竟然強到如此地步。

八倍肉身之力,加上六道輪迴,洛天自信,這一拳,完全可以滅殺仙王中期,縱然是十殿聖子在自己這一拳下,也要受到重創,無法承受洛天全力的一擊。

但是楊寰宇卻是抵擋下來,好像傷的比他還要輕,連一點血都沒有流下來。

「你還是不夠強!」楊寰宇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臂,手臂之上原本的九條符文崩碎了七道,還有兩條在遊盪著。

「九倍!」洛天眼中露出不甘,低吼一聲,身軀倒退,再次蓄勢,修為瘋狂的運轉到發麻的右臂之上,想要嘗試突破他的極限。

低吼中,洛天整條右臂開始出浮現陣陣的裂痕,鮮血流淌,將整條右臂染紅,一股爆炸般的力量從洛天的右臂之上傳出。

洛天腳下踏地,再次朝著楊寰宇沖了過去,爆音之聲在洛天的周身響起。

「我說了,你還是不夠強!」楊寰宇雙眼微微一閃,嘴角一翹,露出一抹難言的笑容,再次揮出一拳,同洛天打出的拳頭碰撞。

驚雷再起,洛天只感覺自己好像打在了一塊鐵板之上,身軀不自覺的倒飛了出去,口中噴血。

而楊寰宇也是不斷的倒退,手臂上的符文長龍全部崩滅,嘴角溢血。

「怎麼可能!」洛天手臂顫抖,忍不住驚呼,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楊寰宇。

由於施展九倍肉身之關係,洛天右臂也是失去了知覺,雖然在恢復,但是絕對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過來的。

楊寰宇甩了甩拳頭,目光看向洛天,再次踏地,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不敢怠慢,身形倒退,但是整個大殿,只有就這麼大,洛天又能退到哪裡去。

轉眼間,洛天便是被楊寰宇逼到了大殿的角落中,一拳一拳打向洛天。

雨點般的拳影出現在洛天的周身,洛天感覺渾身的骨頭都碎裂了,直接被楊寰宇砸在了大殿的牆壁之上。

鮮血染紅了洛天身後的牆壁,洛天從牆壁之上緩緩的滑落,目光中帶著苦澀。

敗了,洛天已經好久沒有體會到失敗的滋味了,原本面對楊寰宇,洛天感覺自己可以一戰,雖然沒有把握,但是應該是五五開。

但是現在的情況,比起洛天想法,差了太多,他實在想不通,楊寰宇到底是如何成長到了這一步。

「是不是很好奇,我為什麼這麼強?」楊寰宇並沒有出手,而是眼中帶著笑意看向洛天。

「我們的路不一樣!」

「我說過,念在以前,我今天不會殺你,而且,我還想看看你所走的路,到最後,會變成什麼樣!」楊寰宇目光中帶著感嘆,說著一些洛天說不懂的話。

「我不信!」洛天低吼,身上的傷勢飛速的恢復,猛然站起身來,目光看向楊寰宇。

斷劍誅仙出現在了洛天身前,洛天抬起布滿鮮血的手,抓住了誅仙的劍柄之上,鮮血瞬間染紅了古劍。

「現在看來,還是我的路比較強一些!」楊寰宇輕輕地搖了搖頭,伸手一抓,幽冥戰戟從地面之上飛起,落在了楊寰宇的手中。

一劍凌仙!

劍弒天下!

洛天低吼,全身的修為灌輸到誅仙劍之上,整個人臉色蒼白,打出了兩道驚天的劍芒,朝著楊寰宇斬了過去。

楊寰宇目光平靜,手中幽冥戰戟卻是散發出陣陣的神光,一戟劈出,同已經飛向他的第一道劍芒碰撞而去。

同時楊寰宇雙手飛動,演化諸天萬法,澎湃的黑氣從楊寰宇的身上散發而出,沉浮中,黑色的魔宮鎮壓一切,轟然降臨,赫然正是幻魔殿的樣子。

碰撞之聲響起,一劍凌仙,被一戟崩碎,而劍弒天下則是直接被黑色的魔宮鎮壓,震耳的聲音,讓洛天和尹武兩人頭腦轟鳴。

咳咳……

洛天嘴角溢血,看著鎮壓而下的黑色魔宮,雙手抬起,迎上了魔宮。

剎那間,洛天身軀劇烈的顫動起來,雙腿不斷的彎曲,彷彿手舉著黑色的魔宮一般。

「這人是怪物么?連洛天都如此狼狽!」尹武看著楊寰宇,沒想到洛天會敗成這樣。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