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冰微微的笑,心滿意足,說話間,唇角又溢出血來。

「還是卓冰夫人考慮周全。」

齊棟樑見此,忙拱手行禮,一切明朗,好在沒讓她生疑。

「齊老請回吧,耽擱時間久了,恐關胥起疑……方才我已看過關青衫,他無事,正暈在茶室外,帶他回去你也好交差。」

卓冰沉沉喘息,看樣子傷得不輕。

齊棟樑瞧他一眼,再囑咐了關天幾句,這才慢慢離去。

陽光照亮整個深林,齊棟樑慢悠悠離去。

「卓冰這賤人,什麼時候認識一個避世老者了?…….看來,計劃得有所變更了……」

齊棟樑沉沉的嘆息,懸著的心終於落下。

「關胥……果真不可靠,哼!」 ?時間堪堪而過。

直至午時,關天才撤回修鍊之手印。

卓冰還在閉目調息之中,他沒敢打擾,起身之後,他便將那七人屍首置於一處,放火焚之。

再回卓冰身旁時,卻見她一雙明眸凝望自己。

兩人對視許久,關天心內感慨萬千,沉沉嘆息一聲,默默跪下。

「你這是為何,方才……」

卓冰忙起身,將其扶起。

關天抬頭望向陽光,回眸,指著遠處的樹下陰涼處,柔聲道:「姨娘,我們去樹下說吧,這太陽毒辣,切莫傷了你肌膚。」

「這……」

察覺到關天目光有異,卓冰遲疑。

關天卻當未聞,淺笑片刻,才低笑柔聲問道:「葉林哥在迎風樓吧,他身旁還有一個叫趙嬈的女子……心兒妹妹為他傷心落淚,而他卻在溫柔鄉中纏綿。」

卓冰正想挪步,要不是方才重傷,只怕她早已去了樹下乘涼去了。

一聽他話,她的身子僵直,忙抬頭,急問道:「你怎知?」

關葉林之事,她只跟官天提及了一下,只說關葉林沒死,卻未說出他到底在何處,這是她最後的一張底牌。

他一面攙扶著卓冰往樹下行去,一面慢慢解釋道。

「葉林哥被關青衫用莫須有的修鍊功法騙去,掉落山崖,遇到趙嬈,兩人隱居在幻境中,直到近日才從幻境中出來,隱藏在迎風樓。」

關天停了停,又繼續道:「迎風樓是無雙宮在銅錢鎮分舵,葉林哥倒是好福氣呢,身前身後全是美女佳人,呵呵。」

說話之際,卓冰已被關天攙扶到了樹下休憩,坐在涼爽的大石頭上,卓冰綉帕掩嘴,不知當如何言語。

「這些事情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官天上次離開了鰱奇山一次,趁著這個機會打探消息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這……

「你到底是誰?」

身旁無殺氣,只有和氣,與念念不舍的情懷。

卓冰站起,往後退去。

「姨娘莫驚。」

關天站定,將她再次攙扶坐好,在她的懷疑目光中,慢慢道。

「先前被姨娘認為是天兒之人,只是另外一個人,與我十分相似之人,而如今這才是真正的我!」

關天抱拳行禮,心中起伏難定,見她好奇,他忙道。

「我本已死亡,卻受孟婆之恩,借官天之身回來報仇,先前的官天只存天兒一念。如今的姨娘您見到的,才是真正的天兒,只是如今您看到的天兒,已不是原來的天兒了。」

卓冰心內茫然,完全不明白關天話語中之意,目瞪口呆之中,思緒飛轉,沉默半響,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

「意思是,先前那不是真實的你,如今的你才是我的天兒?」

低眉輕問,覺得一切不可思議。

只要死亡之人,便被閻王在生死簿上除了其姓名,斷不會有再回來陽間之理。

就算孟婆應允,閻王也不答應!

關天默默點頭,目光中儘是不舍。

「你的意思是,你見過孟婆了?可是閻王那裡……」

對於陰間之事,陽間之人只能算是一知半解,傳聞而已,又怎能被人相信。

「閻王公務繁忙,忘記了我,得孟婆垂憐,方才有我的再回,加上官天兄本就異於常人,這才能容下天兒。否則,現在的天兒哪能與姨娘您面對面相見,只怕還是一具到了約定之期再回奈何橋的孤魂罷了。」

說著不免傷感,本已想著不再落淚的關天,此時竟淚如泉湧。

卓冰愣愣望著他,覺得這一切皆不可思議,竟然都忘記該如何詢問了。

良久。

她方才從混沌之中驚醒,手中綉帕隨著清風飛走,冰冷的玉手終於緊握關天雙手,眼中沁滿淚水。

「難怪,難怪,我只能在他身上尋找到你半分影子,原來是這般……那先前的事情,均是你的準備事宜了?」

關天默默點頭,手從玉手中慢慢抽出,轉身而去,望著樹梢的斑斑駁駁,長長嘆息,又望著那遙遠的天邊,緩緩悲傷道。

「只可惜,天兒只能在這陽間再享三月之光陰,三月之後,我便要再回奈何橋,畢竟孟婆對我有恩,我不能連累了她。」

「那以後……」

重生六零:空間女神醫 玉手沉沉墜落,卓冰淚水默默滴落,心中惆悵。

這還是美夢一場啊!

「官天兄……官天兄將會代替我照顧你們,他不是凡人,非天兒之命可比……三月之後,天兒離去,他歸來,那時,這個世間,便再無關天此人了……」

關天心中惆悵,言語低沉,半停頓半述說。

陽光落在他的臉上,將他圍繞其中,他很留戀這個世間,可是他的命已絕,一切均成了虛無。

他借身,或者說借他身的少年,是天地間唯一的存在!

「天兒……」

卓冰走近,佇立在他身前,與他一起感受著這大好山河。

「姨娘,生死由命,天兒不怪上天,也希望姨娘您也能釋懷。天兒只有三月光陰,在離開這具身軀之前,我定要將關家一應事宜全部做個了結!」

關天回頭看她,握緊拳頭,目光卻柔和,依戀。

卓冰是這個世界上,待他真心好的唯一幾人。

「這件事情,天兒只想告訴姨娘您一人知道,至於心兒妹妹,就莫讓她知道了,到時候再讓她為我悲痛欲絕,那便真是我做哥哥的罪過了。」

卓冰正想說什麼,卻見關天突然轉臉,方才的悲傷全不見,換之是一副意猶未盡之模樣。

「說到心兒妹妹,她將來的良人已經出現,她還不自知呢,呵呵。」

「誰?」

卓冰凝眉,作為母親,她自然希望自己兒女有一個好姻緣。

「呵呵,我只能說已經出現,至於是誰嘛……」

關天頓了頓,暗自一笑,又繼續道:「到時間你們便會知曉,天兒只能說,那個人將對心兒妹妹很好很好,呵呵,還真是冤家呢。」

卓冰無語,朱唇翕動又想問,又聽關天雙手合十低聲自言自語道:「這可是天機,我說得未免有些多了,罪過,罪過。」

「這些事情暫且擱置,姨娘,我們還是來說說齊棟樑與關胥之事吧。」

「他?」

關天默默點頭,轉身往後去,卓冰帶著好奇之心,隨在其後。 ?樹下兩人相談甚久,卓冰終於從關天口中得知事情的始末。

關天在黃泉路上走了一遭,去了奈何橋,離世之人將凡塵之事看得清清楚楚。

也知道自己身邊之人將來的結局。

是死是活,均由天定。

一切敘述完畢,能說的,關天都對卓冰說了,不能說的,終究不能說起。

卓冰默默的望著這個熟悉的少年,知道他會再次離開自己,一切的變故讓她來不及反應,唯有現在珍惜,珍惜,再珍惜。

人死不能復生。

再也不能!

「姨娘,我雖再回人間,卻依舊不能改變未來結局,唯有加快進度,願在三月之期前能了結關胥等人。」

關天凝眉,極愛凝望著那明媚的日光,雖刺眼,卻也讓他難捨。

三月之期之後,他再也不能感受到這天地間的風景了。

陰間一片漆黑,沒有任何色彩。

卓冰綉帕掩嘴,悄悄拭去眼角清淚,穩了穩心神才蓮花移步往前去,最後停在了關天背後。

她就這樣默默的看著這個少年,這個曾經是關家全部希望的少年。

許久。

她才微微開口輕問道:「天兒,傳說由陰間返回陽間之人,擁有很神奇的力量,這種力量足已抵擋人間的任何一個高手,不再懼怕任何。」

頓了頓她才繼續道:「可有此事?」

關天帶著日光的溫熱回眸,默默點頭,「是。」

隨後又轉回身去,繼續凝望著刺眼的陽光,最終將目光轉回在身旁大樹上,這才幽幽嘆息一聲,慢慢道。

「我卻不能,這個中緣由我亦不能對姨娘說清……天兒只能說,我受了孟婆之恩,所以不能胡來,若真改變了原有的歷史軌跡,孟婆便要受我牽連,受盡苦楚。天兒實在不忍心,唯有加快事態的發展,否則……」

關天伸手接下一張被清風吹而下的殘葉,細細關詳片刻,又再將其伸手投擲而出,才回眸對卓冰,一字一句道。

「關胥等人的存在,讓落城之人受盡苦楚,我若能以我之力加快事態發展,便能救下許多無辜性命。」

「確實。」

卓冰微微點頭,秀眉緊蹙,沉沉嘆息一聲繼續道。

「關胥煉的是邪門功法,也不知他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竟然要以活人血為引。唉……我又奈何他不得,也不知道這些年他究竟殘害了多少無辜之人。」

關天突然回眸,眉毛一挑,好奇問道:「姨娘也知此事?」

「是。」

卓冰默默點頭,關天一見,轉身背著手對著卓冰。

通過她的香肩望向身後的大樹,背後的手指輕輕擊打著,閉眼一瞬,再次睜眼。

臉色有些奇怪。

卓冰正欲詢問,他卻暗道:「果然,官天兄的出現改變了這些事情。」

這件事情,按照先前他在孟婆湯中看到的,理應是在半年之後,卓冰在對付關胥之時發現的,那個時候,戰鬥已經陷入僵持階段。

在孟婆湯中,他親眼見到官天借用他的身子重生,從此,他成了官天。

而如今,他靠著心中不甘與仇恨歸來,借著從此屬於官天的身子而再回世間。

自他捧著孟婆湯之時起,這個世間便再也沒有關天此人了!

孟婆湯,讓人遺忘前世今生的同時,也能看到將來事態發展。

飲下孟婆湯之時,便會清空所有記憶,變成一個純凈如白紙之人,繼而才好投胎轉世。

關天看到了許多事情,能對卓冰說起的,與不能對卓冰說起的。

而關於關胥以活人血為引修鍊之事,就是不能對卓冰說起之事之一。

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提前知道了。

關天表情奇怪,讓卓冰擔憂,見他入定之態,她亦不好打擾,只能在他身旁輕踱步,護著他的安全。

過了小會兒,關天終於睜眼,回眸看時,見她正望著樹梢發獃,他慢慢走過去。

卓冰聞聲回眸,輕問道:「怎麼天兒,有何不妥?」

「沒有。」

關天輕搖頭。

「那門功法由何處而來,將來官天兄能尋出端倪,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加快事態發展,加快齊棟樑關胥等人的覆滅之路!」

一掌而出猛擊在樹榦,萬靈之力大出,由掌心蔓延,瞬間將樹上的樹葉擊落。

望著掉落的樹葉,關天沉吟著,慢慢收回手掌,低聲勸慰道:「姨娘,我們回吧,心兒妹妹該擔心了,還有……仙兒小姐。」

「仙兒小姐本與你有婚約,如今你回來了,去看看她吧。」

卓冰嘆息,關葉林比關天強大一些,為護關天安全,這才對外界宣布蕭仙仙與關葉林有婚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