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琪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葉馨茹道:「這事真跟莫門有關係?」

葉馨茹搖頭道:「莫門跟著事情有關,不過應該不是主謀。」

葉琪扭頭看著葉凡道:「凡兒是如何查到莫門頭上的?」

葉凡笑道:「因為小侄手中有一名俘虜,他就來自莫門。不過這不是重點,真正讓小侄驚訝的是這人是被【邪魔咒】控制的,不久前有人使用【邪魔咒】滲透了戰王府,小侄不得不擔心啊。」

葉琪眉頭緊鎖起來,她點頭道:「如今東玄會【邪魔咒】的人似乎只有凡兒跟薛無情,如果這件事情真有這傢伙參與的話,那極有可能是沖著癸月派而去,看來這事我必須管一管才行。」

葉凡沉聲道:「東玄會《邪魔訣》的人還有一個,他叫宮文龍,乃是天門的門主。根據小侄所知,當年莫門之主莫懷仁叛出刀門就是受他控制,而陰癸門的聖子也是他的人,現在小侄完全可以肯定兩位哥哥的死就是這傢伙所為。」 「天門宮文龍?」

葉琪突然坐起身來,她的眼中露出森然殺機。

葉凡差點鼻血都噴出來,葉琪身上可是什麼都沒有穿,她這麼一坐起來,上身完美的呈現在他的眼中,那傲人的雙峰簡直就是奇迹,讓他明知不該看,還挪不開眼睛。葉凡算是見過世面了,比葉琪更為豐滿的女人都見過,他回過神來的速度自然很快,輕咳一聲道:「姑姑還是趴著比較好,這樣子實在不是小侄能夠欣賞的。」

葉琪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慢條斯理的將睡袍裹在自己身上,讓那惹男人犯罪的**消失不見。目光落在葉凡的身上,葉琪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道:「你確定宮文龍也會《邪魔訣》?」

葉凡點頭道:「這件事情是澹臺月親口所說,侄兒相信她不會說謊。」

葉琪皺眉道:「澹臺月乃是陰癸門掌教首徒,而天門算是正道,他們之間不應該有什麼聯繫才是啊。」

葉凡沉聲道:「天門跟劍宮本就是一丘之貉,雖然他們是盟友,但絕對不希望一方實力做大。從目前來看劍宮無疑要更為成功,不管是陰癸門,還是邪魔宗,甚至於滲透我們戰王府差不多都要成功了,小侄想如果不是宮文龍這傢伙從中破壞,怕是整個東玄的魔道已經掌握在碧姬的手中。」

葉琪冷冷的道:「不管他們是不是狗咬狗,既然敢將手伸到我們戰王府來,那就必須付出代價才行。」

葉凡急忙道:「根據小侄的得到的消息,宮文龍很有可能會親臨漠城,他最終的目的就是種在澹臺月身體中那枚【邪魔咒】的種子。」

葉琪疑惑的道:「這個【邪魔咒】的種子對宮文龍真有那麼重要?」

葉凡點頭道:「肯定很重要,小侄雖然不知道宮文龍具體想象幹什麼,但基本上可以推斷,這枚【邪魔咒】的種子十有**跟他的修鍊有關,也許得到了之後會迎來突破,讓他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就算無法成為葉遮天這樣的超越九境的無敵存在,一身實力怕是也很難找到對手。」

葉琪突然道:「你跟澹臺月的進展如何?」

葉凡輕咳一聲道:「幫過她很多次的忙,如今她已向幾個師妹公開我們之間的關係。」

「你們上床沒有?」

葉琪直奔主題,一點彎彎繞繞都沒有。

葉凡臉紅道:「她由於體內【邪魔咒】的緣故,我們雖然上過不少次床,但一直……」

葉凡有些難以啟齒,不過他顯然低估了自己這位姑姑的強悍,只聽她笑道:「不就是弄菊而已,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說到這一點,你小子倒是很像大哥,不過玩歸玩,你小子可要分清主次,弄菊再多也弄不大女人的肚子,現在我們這一脈可還指望你傳宗接代。」

葉凡差點嗆到,他還真沒有想到姑姑會這麼彪悍,竟然拿這種事情說教他,掃了一眼周邊幾個絕色美女看自己曖昧的目光,他只覺一張臉燥得慌。

「不知道姑姑突然問這個做什麼?」

葉琪笑道:「既然你們都上床了,那就應該利用優勢先一步得到她體內的【邪魔咒】種子,只要能夠湖底抽薪,那個宮文龍縱使有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幹瞪眼。」

葉凡點頭道:「姑姑說的沒錯,我們正打算兩天之後就解決這個問題,這次來找姑姑,就是想要揪出這股採花賊,破壞他們的行動。」

葉琪皺眉道:「你是說這次大量處女失蹤跟這件事情有關?」

葉凡點頭道:「雖然不知道他們要如何做,但是小侄感覺他們就是沖著癸月派而去,為了不讓他們的計劃順利實施,小侄決定先下手為強,如果能夠順利將這夥人揪出來,那就更好了。」

葉琪無所謂道:「你想做什麼姑姑支持你就是,不過這事可是一暫時緩緩,姑姑先跟你說一件事情。」

葉凡急忙道:「姑姑請說,只要小侄力所能及,絕對辦到。」

葉琪笑眯眯的道:「這對於你來說只是據說之勞而已,很容易辦到的。」說到這裡,她伸手一指葉馨茹道:「你覺得她如何?」

葉凡有些莫名其妙的道:「這位姐姐美艷動人得很,出雲所謂的十大美女跟她一比要差上不止一籌。」

葉琪笑容滿面的道:「既然你覺得不錯,那姑姑就做主將她許配給你,如今你已有兩個正妃,那她就做側妃吧。」

說話間葉琪掃了一眼葉馨茹,後者立時跪地謝恩道:「多謝殿下成全,馨茹將來定當全力輔佐夫君。」

葉凡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現在他算是明白為何第一次見面時葉馨茹的神色會古怪了,顯然她早知道姑姑會將她許配給他。葉凡看著已經跪地謝恩的葉馨茹倒不好開口再拒絕,姑姑一看就是我行我素的人,拒絕根本沒用,說是他的側妃,這個女人就絕對會成為他的側妃,他沒必要說出拒絕的話傷害這女人。

葉凡雖然沒有拒絕,但還是苦笑道:「姑姑為何突然將她許配給小侄?」

葉琪笑道:「馨茹來自守御宮,是姑姑的真正心腹,不久后守御宮會派來一批高手,正好讓她負責統領,這樣姑姑就不擔心你的安危了。」

葉凡得到了葉琪相助,自然想要儘快將莫門剷除,不過顯然這位姑姑不想就這麼放走他,想要了解他的一切,尤其對他後宮的事情很關心,將葉馨茹許配給他感覺遠遠不夠,似乎恨不得能將更多的女人塞進去。

「守御宮的女人有兩種,一種就是護衛,她們美則美矣,卻不能生育後代,她們唯一活著的使命就是保護自己的主人。而另一種女人就沒有這個限制,她們擅長男女之道,在生兒育女方面更是能手,只要男人沒有問題,她們基本上一次就能懷上。可惜咱們這一脈先後出了大哥跟你,都是【御龍體】,一般的守御宮女子效果不大,想要子孫繁榮非常困難。」

葉琪突然冒出這麼一段來,只讓葉凡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由疑惑的道:「姑姑突然提這個有何用意?」 「很簡單,這次守御宮過來的人是宮主,由她親自主持這次測試,如果你順利過關,就將成為守御宮的御主,執掌整個守御宮,到時就能享用到那些最極品的守御之女,這對傳宗接代可是一件好事。」

葉凡好奇道:「真有能讓女人懷孕的功法?」

葉琪笑道:「當然有,馨茹這門功法就異常精湛,你可以私下裡多跟她交流,不斷能讓你掉魂,說不定還能開花結果。」

葉凡不由瞥向一旁的葉馨茹,美人兒立時給他一個溫柔中透著絲絲羞澀的笑容,顯然是默認了葉琪的話。葉凡的心立時一盪,他發現葉馨茹已經融入到自己全新的角色中,從剛剛開始有些疏離,到現在讓他都感覺她已是自己的女人了。

「要成為御主有些什麼測試?」

「測試有三步,第一步最為簡單,就是測試你的血脈,在守御宮有一塊守御之石,測試體質時會顯出紅、藍、紫、銀、金五中顏色,只要你的體質能夠達到紫色,就能成為御主。」

「當年爹應當也測試過吧,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什麼顏色?」

「藍色,離成為御主還差一點。」

葉琪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不過她很快展顏笑道:「你的體質遠遠強過你的爹,要達到紫級不是什麼難事,只要等你成為御主,那個時候姑姑我就可以徹底解脫了。」

葉凡愕然道:「小侄成為御主跟姑姑有什麼關係嘛?」

葉琪笑道:「姑姑可是守御宮當代聖女,一旦你小子成為御主,姑姑也就可以退位讓賢了。要知道這個聖女可是不能有男人的,像姑姑這等風華絕代的女子怎麼少得了無數絕世美男的點綴。」

葉凡微微笑道:「如果小侄成為御主的話,姑姑可以放心去找男人,沒必要辭去聖女一職的。」

葉琪橫了葉凡一眼道:「你小子知道什麼,等你成為御主時,作為聖女的人必須給你親自主持一場洗禮,那可是需要真正交.合,用聖女的處子之血獻祭,加持你的御主之身。如果姑姑還是聖女的話,到時就必須跟你交.合,你小子不會對姑姑有這樣的企圖吧?」

葉凡剛喝到嘴中的香茗差點全噴了,他急忙表態道:「姑姑千萬別誤會,小侄這是完全不知情,絕不敢對你有任何的企圖。」

葉琪不以為然道:「就算有這樣的企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今出雲皇室已經墮落了,他們為了追求血脈的純正,更加髮指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你姑姑我對這種事情都快麻木了。」

葉凡現在算是明白了,難怪姑姑第一次見他沒有絲毫避諱的意思,原來在皇室這個可怕的大染缸中不知不覺已將倫常看得很淡。葉凡現在很是擔心,月仙跟葉璇,她們可是都有皇室公主的頭銜,雖然他感覺這個頭銜不怎麼值錢,但就怕兩個未婚妻染上惡習。葉凡突然覺得這次回天院之後,定要找兩個未婚妻好好聊聊,徹底弄清楚她們的人生觀跟價值觀。

終於結束跟姑姑的談話,葉凡總算是鬆了口氣,聽了那麼多皇室秘辛,讓他感覺心頭壓抑的很。

葉琪既然答應一切放手,那就是真正的放手讓葉凡去做,她完全成了甩手掌柜,將手中的鳳諜與鳳衛統統交給他,就算是要調動軍隊都不成問題。

雖然姑姑將人交給了葉凡,但他知道這些人要指揮動還得依靠葉馨茹,她曾今可是姑姑的心腹,這事由她負責最為合適。

「葉郎。」

聽完葉凡的吩咐,葉馨茹突然叫住欲要離開的他。

「有事嗎?」

葉凡對於彼此現在的身份還有些沒有適應過來。

葉馨茹可要比葉凡適應能力強多了,她柔聲道:「馨茹已是葉郎的人,不知道可否幫過去同葉郎同住?」

葉凡遲疑道:「我現在可是在天院,怕是不合適吧?」

葉馨茹笑道:「葉郎在漠城定有自己的居所,馨茹就去那裡。」

葉凡點頭道:「的確有住處,那裡是有毓秀負責,你們都是來自守御宮,應當處得來。」

葉馨茹笑道:「毓秀自然認識,不知她是否已成為葉郎的女人?」

「還沒有。」

葉凡有些疑惑的看著葉馨茹。

葉馨茹嘆道:「葉郎還是收了她吧,既然已經選擇了葉郎,她將來就不會有其他男人,這是守御宮的規矩,沒有人能夠更改,就算葉郎將來成為御主也不行。」

葉凡皺眉道:「我只是讓她做我的管家而已啊,沒有那麼嚴重吧?」

葉馨茹搖頭道:「本來的確不嚴重,可葉郎遲早要成為御主,那這件事情就變得嚴重了,除非葉郎現在就解除她的職務。」

葉凡凝眉,他感覺這個守御宮的規矩特多,不過他也能夠理解,像守御宮這種古老的門派,規矩怕是嚴苛的嚇人,不然她們也不會存在這麼久。腦中回憶美女管家每次那若有若無的挑逗,葉凡很享受這種感覺,只要美女管家願意,他不介意讓她永遠都做自己的管家。

葉凡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現在進攻莫門最大的障礙已經沒有了,他希望早點將莫門摧毀。同葉馨茹分道揚鑣,葉凡很快見到了在城主府顯得很是無聊的月菊等人。

「情況怎樣了?」

妍桃第一時間出現在葉凡的身邊,這女人二話不說挽住他的胳膊,這時周遭幾人竟然全都毫無異樣。好在這裡沒有癸月派的人,不然非得驚得掉一地的下巴不可。

葉凡一瞬間就明白,肯定是美女齋主趁他不在之時已經將他們之間的關係暴露出來,他並未生氣,妍桃此舉算是讓他不用解釋那麼多。

「情況自然一切順利,姑姑已經答應一切都有我來負責,也就是說我們將莫門給滅了,也不會有人來干預。」

「太好了!」

葉勇一臉的喜色,在天院雖然隨時都有強大的對手,但他還是很懷念在月之崖那段生活,充滿血腥的試煉那才能夠真正激發他無限的戰鬥**。

葉凡同樣興奮,滅掉莫門以他手中現在掌握的力量絕不是什麼難事,不過姑姑交給的力量他還不打算動用,這是他手中的王牌,真正派上用場時應該是在宮文龍出現時,現在僅僅動用魔醫留下的力量應該就足夠了。

葉凡第一時間回到秀女齋,打頭陣的事情自然得有靳妤來,她的出手不會讓任何人懷疑。秀色諸女已經等候多時,秀女齋竟然出現大量高手,顯然她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看著一身勁裝,身材極度妖嬈惹火的三女,葉凡一時間信心大增,這絕對是他第一次帶人去剿滅一個大型宗派,整個人想不激動都難。 莫門作為漠城第一大派先不說其它,這個門面絕對是最大的,這是一個招牌,所有人一眼就能認出莫門所在。

莫門可不僅僅是門面大,作為漠城第一大派那可是囂張慣了,門人在任何地方那都是趾高氣揚,一副老大自居,就算是官府的人也要給他們面子,他們想不氣焰囂張都難。莫門絕對沒有人敢來撒野,他們的規矩很大,門前禁制一切叫賣之流,就算是其他行人也不能駐留太久,不然都會被當做對莫門圖謀不軌之處。

莫門的囂張整個漠城的人都已經習慣了,要是哪一天他們變得謙恭有禮,怕是才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如今漠城戒嚴,所有人都風聲鶴唳,不過對於莫門來說卻是另外一番景象,大門大派絕不會被採花淫賊給嚇到了,莫門一切都照舊。

莫岩雖然只是莫門一個看門的弟子,但是他卻傲得很,誰叫他代表了莫門的門面,哪怕平日里那些有身份的人見了他都有叫一聲莫爺。別看只是一個看門的,在莫門這個職業還是很吃香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爭著要做。

要論修為,莫岩能派來做看門的,自然還是不錯的,先天三重,在普通人眼中已經是高手了。

閑聊打屁,做門衛一天就這些事情,想要彰顯莫門的強大,隨時揍人根本不可能,畢竟不是誰都趕來莫門撒野的。

「還真別說,聞香院新來的那娘們奶.子還真夠大的,跟她玩點花樣,爺差點命都沒了。媽的!以前覺得癸月派那些女人的媚功有多厲害絕對是吹出來的,昨天夜裡爺算是明白了,這練媚功的女人全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妖精,跟她們一次都是在玩命。」

莫岩雖然在罵娘,可是他的臉上皆是陶醉之色。

「聞香院新來的那個女人我也聽過,聽說想睡她一晚還要看身份,莫爺當真好面子,有機會定要帶兄弟們去嘗嘗鮮啊。」

一幫門衛立時一臉羨慕的看著莫岩,只讓後者心中美得冒泡,他的腦中不由浮現出昨夜那個女人飽滿的過分的胸脯,霎時間眼中淫光閃爍,某個地方更是不受控制起來。莫岩剛想吹噓幾句,突然一陣馬蹄聲傳來,還未等他從女人飽滿胸懷的幻想中回過神來,一大隊人馬突然出現在莫門前。

莫岩猛地一驚,急忙抬眼看去,他的目光幾乎是下意識的看向當先高坐於雪白駿馬上的一個女子身上,她的容顏完全被面紗遮掩,根本看不見,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她的胸脯上,頓時腦中剛剛殘留的漣漪畫面消失了。

莫岩喃喃自語道:「這妞的奶.子真他娘的大。」

僅僅一眼莫岩就心浮氣躁起來,竟然忽視掉對方帶著一大群人馬過來絕對是來找莫門麻煩的事實,大著膽子走出道:「你們這是幹什麼,不知道這裡是莫門所在嘛?」

說話間莫岩的目光直瞪著美女的胸脯,眼中的貪婪之色有些發綠了。

高坐於戰馬上的不是別人,正式靳妤,面對莫岩貪婪的目光她的回應很簡單,指尖迸射出一縷刀氣。幾乎是閃念間血霧炸開,莫岩整個人被劈作兩半,靳妤冷笑一聲,車馬直朝莫門衝去。

這一幕驚變只讓所有莫門看門的弟子驚得目瞪口呆,當回過神來時,他們才意識到有人要進攻莫門。

這次靳妤帶來的人有一百多人,他們全都是體型健碩的壯漢,一個個手持大刀,大先天以上的修為強橫到極點。

這是一場屠殺,莫門雖然是漠城最大的門派,但在靳妤的帶領下根本沒有一合之地,不一會兒就讓她殺到莫門核心之地。

如此強烈的喊殺聲豈能瞞得過莫仁,不過他並未有想象中的那樣憤怒,在聽到砍殺聲的第一時間他的神念橫掃而出,可是很快同一道可怕的神念撞在一起,他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如此放肆?」

金袍公子哥瞬間離位,這倒不是在替莫門而憤怒,作為策劃綁架事件的幕後主凶,他第一時間意識到自己暴露了。

莫仁沉聲道:「公子不用擔心,這些人應當是沖著屬下過來的。」

金袍公子哥吃驚道:「此話當真?」

莫仁幽幽道:「來者是刀門的高手,算是屬下的老熟人了,沒想到屬下躲藏這麼久還是被他們找到了。公子還是儘早離開的好,這人的實力非常的可怕,一旦戰鬥起來屬下無法它顧不說,那些還沒有來得及轉移的女人怕是要暴露了,如果事情真的惡劣到這一幕,就讓屬下一力承擔一切罪責吧。」

金袍公子哥臉色數變,很快他點頭道:「這裡一切就交給你了,最好不要暴露那些女人。」

金袍公子哥可不會留在這裡,一旦莫門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而傳出他跟其來往甚密,十有**會懷疑到他的身上來。至於莫仁的死活根本沒有在金袍公子哥的考慮中,這人雖然自稱屬下,但他知道這只是那人的心腹罷了,他只不過是仗著狐假虎威,一旦事情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莫仁絕對會對付他。

莫仁沒有理會離開的金袍公子哥,一步邁出來,他的目光瞬間就同一雙眼睛的主人交匯,往事一幕幕湧現,他嘆道:「大小姐別來無恙。」

靳妤冷冷的道:「本小姐其會好,從那天開始就一直念叨著再次遇到你該怎麼辦,沒想到這一等就是這麼多年。」

莫仁嘆道:「往事成灰,大小姐何必還記著當初的事情。」

靳妤冷笑道:「當年你同人姦殺了我妹妹,你可知她有多愛你,像你這樣的禽獸就應當千刀萬剮,今天既然讓我遇到,那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莫仁一臉苦笑道:「大小姐應當知道師弟也是有苦衷的,直到如今都身不由己。」

靳妤一臉殺意的道:「不管你有何苦衷,妹妹已經死了,你就給她陪葬吧。」

靳妤不再廢話,心中的殺意就似火山,一瞬間她消失在馬背上,當再度出現時那可怕的刀光已經將莫仁吞噬。這是神魄境的可怕力量,可怕的氣息將整個莫門籠罩,無數戰鬥中的莫門子弟差點承受不住壓力吐血而出。

拜師九叔 「鏘!」

刀與刀碰撞在一起,看上去那可怕的高光如出一轍。

莫仁的實力很強,竟然達到了神魄境,看上去絲毫不遜色於靳妤,兩人刀法極為相似,一時間殺得難分難解。可怕的刀氣肆虐,整個莫門駐地不斷坍塌,無數的門人倒在血泊中,更多的人開始逃亡。

金袍公子哥離開了莫門,看著大戰中的莫門他的臉色陰沉到極點,這倒不是因為莫仁跟靳妤強大的實力所致,而是漠城內爆發如此可怕的戰鬥,城主府竟然沒有半點反應,這讓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金袍公子哥很快消失不見,如今他已經是騎虎難下,想要自由,想要活命,他就必須搏一把,就算千夫所指他也在所不惜。 蕭戰看著靳妤跟莫仁的大戰咂舌不已,雖然曾今見過魔醫跟碧姬的戰鬥,但是面對神魄境強者的威勢,他還是感到自己的渺小。如今他先天圓滿境的修為看似厲害了,但在這些真正的高手眼中,怕是也就跟螻蟻一般。

像這種神魄境級別的強者不是蕭戰能夠企及的,他只能悄然潛入莫門,找尋莫門的罪證。

要找罪證,莫仁跟靳妤大戰時自然是不可能,因而很快靳妤就將莫仁引開了,這時就是葉凡登場的時候了。首先將整個莫門給圍了,動用的自然是鳳衛,全都是一群美女,人數三百,不過實力全在大先天境以上。

封鎖莫門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肅清莫門內所有抵抗力量,一百多個大先天境的武者足夠做到這一點了,不過葉凡看得眼熱,想要衝進去帶頭殺戮一番。可惜他這個願望因為葉馨茹的出現宣告夭折,姑姑送的這個側妃可是視他的安危為己任,剛一出現就道:「身為統帥,哪能夠置身險地,葉郎只需坐鎮後方指揮就成。」

葉馨茹一身雪白勁裝裹身,凹凸起伏的身段盡顯,葉凡這一刻才發現她竟然如此豐滿,跟那位鳳衛統領有的一拼了。目光在葉馨茹的身上打量,葉凡的心中忍不住湧現驚艷來,她給他的感覺同第一次相見時完全不同,當初的她貴氣逼人,讓他有種自行慚愧的感覺,而現在卻英姿颯爽,英氣逼人的很。

「你為何要將秀髮盤起來,先前的樣子很好看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