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要清場了嗎?」

周圍,一個個在此等待的武者都是神色一僵。

此時,隱藏在黑袍下的林寒,聽到那雄煞口中的霸道話語,也是不由目光微微一閃。

「小寒子,你的修為,好像不過才靈動境七重天吧,看來,要被那什麼狗屁雌雄雙煞清場了喲。」小雀滿是看好戲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似乎不肯放過任何一個調侃林寒的機會。

「要清場了么?」

林寒呢喃一聲,嘴角卻是不由自主劃過一絲邪魅的冷意弧度。 姑蘇北望和韓雲翔上了車,車子在南國機場高速路上飛馳。姑蘇北望看著這南國熱辣的風景,突然腦海里跑出了一個人的人影。

「這機場和南大離的近不?」

「二小姐,不遠。改道?」

韓雲翔從副座上轉過頭看向姑蘇北望。

姑蘇北望點了點頭。

「先去南大,晚些再去找季楠風。」

「好。需要我提前知會藍小姐嗎?」

姑蘇北望勾了勾嘴角,露出一絲痞笑,「韓墩你現在越來越懂我了啊!你這樣讓主上的很有壓力的!」

韓雲翔臉上神情彆扭了下,想翻個白眼,卻又有些不屑翻的樣子,讓姑蘇北望笑的更加的開心。

「好了,和你開玩笑的啦。 重生包子買一送一 先不要和藍瀟說,我想給她個驚喜。」

「好的。二小姐。」

韓雲翔翻了個白眼,轉過頭去了。

那鄙視的小眼神被姑蘇北望看在了眼裡,但偏偏姑蘇北望就愛時不時的打趣韓雲翔。絲毫不在意他比自己大了十來歲的年紀。



車子很快就開到了南大,姑蘇北望命令韓雲翔等人不要下車,自己一個人下了車。

南大不比C大那麼嚴肅。南大里到處種滿了熱情的花卉和高大的樹木,風一吹來就能聞見雞蛋花的香味,還有一絲絲椰子樹上椰子清甜的氣息。這裡一年四季都是高溫,所以校園裡隨處走著的都是些皮膚黝黑的男孩女孩,極少見的比姑蘇北望皮膚白皙的女孩。

姑蘇北望有些納悶,藍瀟這傢伙這幾年是怎麼在南國還保持她白皙的肌膚的。

姑蘇北望繼續往南大裡頭走去,沒走一會,她就已經快要被熱暈了,她趕忙抓住了一個路過的女孩。

「請問藝術系怎麼走?」

女孩看著姑蘇北望白皙的皮膚,意味深長微笑著,「同學你是第一次來我們南大的吧?你來找誰?」

姑蘇北望看著這位同學年紀輕輕卻一臉八卦的樣子,心裡默默翻了個白眼。不過轉念一想,依照藍瀟這「活潑」的性格,這南大怕是沒有人不認識藍瀟的吧。

姑蘇北望趕忙堆起一堆笑意,拉過同學的手,真誠的說到,「同學,你好有眼光啊!一眼就看出我來找人啊!那你知道你們學校藍瀟現在在哪裡嗎?藍瀟……就是那個眼角有顆……」

「哦,我知道的!她是我們學校前任校花啊!你找她啊?」

姑蘇北望看著眼前這同學,滿臉問號,「為什麼說是前任啊……」

「你不知道嗎?」

面前的女孩睜大了雙眼如同白天見鬼般的看著姑蘇北望。

「她被學校退學了啊!」

這下姑蘇北望和面前的女孩一樣睜大了雙眼。

「看你這樣子顯然是不知道了,藍瀟都被學校退學一年多了!早就沒有在這學校里了啊!我們都好久沒有看到她了!」

姑蘇北望呆若木雞,一陣熱辣的風吹來,姑蘇北望眨了眨雙眼回過神來。

「多謝你了。」

姑蘇北望說著大步走回了車內,車內的冷氣吹拂著姑蘇北望,姑蘇北望的大腦又能運轉了。 清場!

鐵血教那雄煞話語中的意思很是明確。

只要在場修為低於靈動境八重天的武者,都是廢物的存在,根本沒有資格再待下去,必須離開。

這讓不少人都是心中怒意沸騰。

「雌雄雙煞,我知道你們修為強大,但希望你們不要過分。」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走出來,他目光冷冽,盯著那雄煞,出聲說道。

這金袍男子,似乎是皇室中的某個小王爺,是貴胄後代,本身也是有著傲氣,他雖然只有靈動境六重天,但背後站著的兩個老者,卻都是靈動境九重天的存在。

「看來,是有人不服啊…」雄煞舔了舔嘴唇,呢喃出聲。

而幾乎就在他聲音落下的一瞬間。

唰!

一道血色殘影瞬間閃過虛空。

「噗!」

下一刻,伴隨著一道血肉骨頭碎裂的聲音,那一臉傲意的金袍小王爺神色猛地一僵。

「你……」他瞳孔瞪大,看著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雄煞,再緩緩低下頭,看到了雄煞的一隻手掌,已經洞穿胸膛,插入了自己的身軀中,他顫抖著嘴唇,想說些什麼。

「死吧!」

但雄煞猛地抽出手掌,直接將這金袍小王爺的心臟給掏出來,瞬間「噗」的捏碎。

嘭咚!

那金袍小王爺整個身軀僵硬著,直接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看似很長,但實際上卻是在一瞬間完成的。

金袍小王爺背後的兩個老者甚至是都沒有反應過來,那雄煞已經回到了原來站著的地方。

「小王爺?!」

「雄煞,你膽大包天,竟然敢殺我鐵血王府的小王爺!」

金袍小王爺背後的兩個老者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們看著地上小王爺的屍體,神色一瞬間驚怒到極點。

「納命來!」

伴隨著一聲怒吼,兩個老者紛紛爆發強大氣息,朝著雌雄雙煞的方向殺去。

「妹妹,交給你了。」雄煞負手而立,淡漠出聲。

「好。」

雌煞絕美的臉龐上劃過一絲妖異的笑容,她婀娜的身姿輕輕一動,兩根血色的觸鬚竟然從她的雙手轟然射出,如同兩條毒蛇,瞬間衝擊到了那兩個老者身前。

「噗」

「噗」

血色觸鬚尖端,仿若長矛矛鋒,一瞬間就刺穿了兩個老者的頭顱。

兩大靈動境九重天的老者,瞬間斃命。

「嘶!」

這一刻,周圍一個個本來準備看好戲的武者,都是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這雌雄雙煞,好強!

靈動境九重天強者,說殺就殺,毫不手軟。

狠辣!

強大!

一瞬間,一個個修為低於靈動境八重天的武者,都是神色不甘,朝著這片地域外面走去。

他們不敢再忤逆雌雄雙煞的命令。

「你身上氣息不過靈動境七重天,怎麼還不滾走?」驀地,一個鐵血教弟子出聲了。

話音落下,不少人目光都是紛紛望去。

他們看到了,那鐵血教弟子正在驅趕一個渾身裹在黑袍中的身影,但那身影站在那裡,背負一桿暗金長矛,身軀動也不動。

「小子,別裝神弄鬼,抓緊滾走。」那鐵血教弟子看到面前的黑袍身影不動,他目光戾氣一閃,直接一掌朝著黑袍身影拍去,要將其直接轟走。

「噗!」

但就在這一瞬間,一桿長矛陡然刺裂長空,瞬間洞穿了那鐵血教弟子的頭顱。

啪嗒!

啪嗒!

血液,從那鐵血教弟子頭顱滴下,他眼神驚恐,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卻是硬生生倒在了地上。

「哧!」

黑袍身影似乎是殺了一隻蒼蠅,將暗金長矛背負身後,繼續站在原地。

但這一幕,卻是讓周圍人群瞬間沸騰起來。

「那黑袍中隱藏的是哪個勢力的弟子?竟然敢當眾殺了那鐵血教弟子,太霸道了!」

「不是皇室就是天劍門,但天劍門大多數弟子都是修劍,而且不會打扮成這種魔氣森森的樣子,難道是皇室中人?」

「很有可能,皇室中三教九流的武者不計其數,說不定是皇室中某個落魄貴胄,不過,敢在雌雄雙煞面前殺鐵血教弟子,這小子看來有兩把刷子。」

周圍,一個個武者都是停下了腳步,神色帶著一份好奇,議論紛紛。

「小寒子,那雌雄雙煞看起來挺難對付的,要不要雀爺我出手?」小雀在腦海中出聲道。

「不用。」

黑袍下,林寒冷冷一笑,道:「幾個鐵血教的內教弟子,我一人足矣。」

「大膽!」雄煞終於覺察到了那鐵血教弟子的死亡,他望向一身黑袍的林寒,眼眸中生出一絲冷芒。

總裁的獨家專屬 「殺了他。」雌煞聽到自己哥哥的怒斥聲,頓時對著身旁的幾個靈動境九重天弟子命令道。

「是!」

一共三個靈動境九重天的鐵血教弟子,他紛紛抱拳,隨即閃身朝著林寒踏步而去,雙手都是血芒閃爍,就要施展鐵血教的強大武學。

但就在這時。

「鏘!」

「鏘!」

「鏘!」

三道冷列如刀的劍氣從那黑袍下轟然射出,瞬間洞穿了三個衝殺過來的鐵血教弟子頭顱。

「啊!」

伴隨著一道道慘嚎聲,那三個靈動境九重天弟子紛紛死亡,拋屍荒野。

「好可怕的實力!」

這一刻,周圍眾人都是紛紛驚呼。

他們萬萬沒想到,這靜靜站在人群中一點都不顯眼的黑袍身影,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剛才那劍氣…」

雌煞秀眉猛地一皺起,她盯著不遠處那依舊沒有絲毫動彈的黑袍身影,冷冷道:「閣下到底是誰?」

「你們不能惹的人。」冷漠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來。

你們不能惹的人!

一句話落,眾人嘩然。

霸道!

無比的霸道!

比那雌雄雙煞還要霸道和張狂。

「你!」

聽到那黑袍中傳出的聲音,雌煞那絕美臉龐上露出一絲難看,她正要出手,但雄煞一步踏前,阻止了她的動作。

「我來殺他。」

雄煞出聲了,他眉宇間滿是厲色,看著那黑袍身影,道:「你確實很強,但在我面前殺本教弟子,是你這一輩子犯得最大錯誤,你會因此而喪命!趁我還未動怒,滾。」

「哦,是嗎?」

林寒隱藏黑袍之下,淡漠出聲。

隨即,他沒有任何言語,徑直踏步走到了那雄煞的面前。

隨即。

「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