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在這裡也被那絲線纏住了?」李杯雪驚訝道。

「彼岸內到底發生了何事?」甘高寒問。

「羅征在將那骨骼搬開后,就碰到這絲線了……」李杯雪將梵度天內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寧虛遠蹙眉說道:「好消息是羅征已練就萬劫之體,可他們敢放置玉龍線必定做好了萬全的準備,那空間內的對手實力恐怕不弱。」

甘高寒也非常無奈的搖搖頭,不出預料,羅征的對手必定是一位卷中人,不朽境!

而且玉龍線顯現在中神州內,說明布置玉龍線的人並非彼岸生靈,而是混沌內的一員……

就在甘高寒正在猜測時,中神州的上空,一個巨大的影子浮現出來。

那是一隻赤色巨龜!

這赤色巨龜的龜殼邊緣,布滿了巨大的鋒利鋸齒,巨龜的雙目則散發著濃郁的死意,無論是誰看到這虛影,內心都會升騰起強烈的不適。

「血靈玄武!」

「混沌十大凶獸!」

「為什麼會投射虛影過來?」

七山內的強者們紛紛匯聚過來,抬頭看著天空上的血靈玄武。

萌娃來襲 身為混沌十大凶獸的血靈玄武,在混沌內極為低調,這無盡的歲月里,它出現的次數少得可憐,也沒有人知道它的立場。

據說血靈玄武本身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凶獸,在它的背上有一座城,城中生存著一個特殊的種族「血靈族」。

也許因為「血靈族」一直生存在血靈玄武的後背上,這個小族在混沌內聲名不顯,但有血靈玄武的幫助,實力皆不容小看。

「天宮的廢物們……」血靈玄武忽然開口說道,「即日起中神州為我統領,若不想死者,跪在地上便能保全性命!」

它的聲音宛若雷霆,在整個中神州內擴散出來。

中神州內千萬億人皆驚恐的朝著天空指指點點,膽小者當真按照血靈玄武所說,直接跪在了地上。

上一次金烏族入侵太一天宮失敗,元靈一族一直耿耿於懷。

但「東皇太一」的實力讓帝鴻氏和烈山氏都極度忌憚,雖說元靈一族數次逼迫他們,攻下中神州,並對羅征動手,可有熊一族與神農氏族一直按兵不動。

門楣 不過在帝俊隕落後,他們也知道,那些本尊氣魂們應該就是羅征釋放出來的。

羅征通過魂城的考驗后,又前去了劫骨之地。

元靈一族便與帝鴻氏策劃了這一幕,就是讓血靈玄武布下玉龍線,先將羅征控制在彼岸中的彼岸。

只要那些氣魂放不出來,中神州內便只剩下那些聖魂境強者,而聖魂境強者根本不足以對抗不朽境。 經歷了上一次與金烏一族的戰鬥后,天宮面對外族強者入侵已擬定了應對方案。

甘高寒,寧虛遠他們也清楚,該來的終究是要來。

然而這一套方案的核心就是羅征!

依靠羅征體內「東皇本尊」氣魂,駕馭東皇的肉身,實力更在東皇之上。

單靠一個「東皇本尊」,對如今的天宮是不保險的。

前不久伏羲與女媧親自拜訪時,也想邀請天宮諸強暫入黎山,可羅征將那位活了上千個混沌紀元的姜子牙降臨下來,並答應在危急時刻鎮守天宮。

這讓天宮有了前所未有的保障……

甘高寒和寧虛遠他們私底下亦討論過,單這兩位強者坐鎮,天宮的實力恐怕遠超癭老與東皇坐鎮的時代。

但無論是降臨姜子牙,還是駕馭東皇肉身,都需要羅征出面!

結果羅征被玉龍絲所纏繞,是否能活著離開那彼岸的彼岸都是問題,如何釋放氣魂,如何降臨那位姜子牙?

甘高寒,寧虛遠等一眾天宮強者們的臉色很難看。

「侵入我中神州的只有這一隻血靈玄武?」寧虛遠問道。

「虛遠兄為何有如此一問?」甘高寒反問。

「若有熊一族,神農氏族的不朽境強者皆已到來,何必弄這等虛像恐嚇於我們,」寧虛遠說道。

血靈玄武身為混沌十大凶獸,實力固然極強,但與帝俊相比應在伯仲之間。

如果血靈玄武沒有絲毫忌諱,帶著其他不朽境強者入了中神州,現在恐怕直接降在了太一山上面了。

可現在它卻不知躲在哪個角落,放出這般虛像,必定是有所忌憚。

「他還是在忌憚東皇,」甘高寒眉目中放出精芒。

血靈玄武原本就不是心甘情願為帝鴻氏賣命,它奉命前來也是迫不得已。

如甘高寒猜測的那樣,它也非常忌憚那位「東皇」。

強如帝俊,也被東皇輕易斬殺。

所以它釋放這虛影,一方面是恐嚇,另一方面就是試探。

「既然他在忌憚東皇,那我們且嚇它一嚇,」寧虛遠說道。

說罷寧虛遠猛的吸了一口氣,原本乾癟的身體看上去竟是圓滾滾的,宛若一個圓球一般。

只見圓球一般的寧虛遠盤旋到高空之上,驟然咆哮道:「若有膽量,只管放馬過來,何必以虛像恫嚇,徒增笑柄!」

他吐出這幾個字后,膨脹的身體又迅速收縮回去,再度變得乾瘦如材……

過了許久之後,血靈玄武才聽到寧虛遠的聲音。

聽到寧虛遠如此有底氣的話,血靈玄武當真不敢以身試險,它臉上露出一絲沉吟,隨即冷笑道:「據我所知那人族小子的氣魂也是承載之後的降臨之物,若他身滅,彼岸信物自然不可保!」

羅征承載了文明之器后,文明之器的命運就與羅征綁定在一起……

雖說氣魂可以脫離羅征的肉身,但羅征隕落,文明之器自會毀滅,而元始天尊等人的氣魂同樣保不住!

殺了羅征就是最保險的方式!

這一下甘高寒和寧虛遠都沉默了……

秋陰河,李杯雪,林戰霆等天宮強者們,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布下玉龍絲的是血靈玄武,那麼羅征的對手也將是血靈玄武?

「那就如你們所願!」

就在天宮強者們擔憂時,伴隨著血靈玄武的一陣咆哮,天空上風雲變幻。

在無數煙雲之中,一個模糊的身影正在飛速潛行著,那正是被吸入彼岸的彼岸中的羅征。

羅征自然不清楚自己的身形被投射到中神州上。

在元始天尊的告誡之下,羅征也明白,自己即將面對的絕不是尋常的彼岸生靈,也不是聖魂境強者,很大可能是不朽境強者,甚至有可能是一名來自於元靈一族的不朽境!

現在羅征成就聖魂和萬劫之體,可沒有入不朽畫卷,面對一名不朽境強者壓力自是非常大,正面一對一的戰鬥幾無贏面。

「元始天尊前輩,這天體之槍也修復了許久,你看其可將力量放大幾倍?」羅征問道。

他現在最大的依仗就是分裂后的渾源之靈,依靠渾源之靈他的肉身爆發的力量能提升到十萬神鈞之力,而這把剛剛搶奪來的天體之槍亦能發揮作用!

元始天尊觀摩了一眼,原本黯淡的天體之槍槍尖內的光芒已恢復了幾分,他便推測道:「大約能有三四倍。」

「三四倍……」羅征微微點頭。

這時前方的雲層漸漸地散開,他便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死意,一個紅色的巨大龜影,自雲層內漸漸顯露出來。

「紅色巨龜,是血靈玄武?」羅征的眉毛一挑。

元始天尊並非這一輪混沌之人,自然不認識這巨龜的。

羅征進入母世界后對這些聲名赫赫的凶獸也有了解,血紅色的巨龜也只有血靈玄武了。

「嘶嘶……」

在血靈玄武的後背上,兩根玉龍絲正在瘋狂的捲動著。

這看不清來路與去向的玉龍絲,其實就就是拽著羅征前進的那股力量。

血靈玄武盯著飛速靠近的羅征,發出一道怪笑聲,「這就是讓元靈一族都太為頭疼的小傢伙?不知是否值得我大動干戈!」

說罷之後,血靈玄武後背上一道道血光閃爍。

這些血光自龜殼上一路蔓延,迅速匯聚在頭部,血靈玄武整個頭部都化為一片血紅色,恐怖的能量盡數匯聚在它嘴中。

隨著它猛然張嘴傾吐,一道道血色閃電瘋狂的瀉在羅征身上。

「噼啪……」

血色閃電瘋狂的席捲之下,羅征宛若暴風中飄零的小樹葉一般,身體忽高忽低的跳動著。

天宮強者們皆仰頭看著這一幕,每當那血色閃電炸裂,他們的心臟就跳動一下。

「羅征他已練就萬劫之體,能抗的過去……」李杯雪亦捏著拳頭滿臉緊張之色。

每一道血色閃電蘊藏的力量,都高達八萬神鈞之力。

在血靈玄武看來,羅征就算已練就萬劫之體,也扛不住兩三下。

可它根本想不到,八萬神鈞之力固然強大,但根本無法破掉羅征的渾源之靈。 每當血色閃電抽打在羅征身上時,道之真意就如潮水一般順著羅征四肢百骸產生。

這些道之真意順著周身涌動,將不斷衰減的渾源之靈重新復甦。

一連數十道血色閃電打在羅征身上,讓他看上去兇險無比,但打完之後,血靈玄武目力一掃,一雙血紅色的巨眼頓時瞪圓了。

「毫髮無傷?怎麼可能?」

血靈玄武眼中滿是無法置信的表情。

剛剛初入萬劫之體,能夠承擔的極限力量,大約也就是八九萬神鈞之力,入了不朽畫卷,成為不朽境後會有進一步增強。

那一輪血色閃電劈打就算殺不了這小子,也能將他身體撕的遍體鱗傷,可現在羅征的身體看上去竟是毫髮無損?

其實這種詭異的事情血靈玄武也不是沒見過。

那些融合的渾源之靈的聖魂境強者們,在抵擋一般傷害時都是這種表現,所有施加在他們身上的力量都被渾源之靈吸收,本體便不會受到絲毫傷害。

可血靈玄武從來都不屑於那些「聖魂境」強者,這些聖魂境失去了入劫骨之地的資格,完全就是一個個半成品。

雖說可以通過渾源之靈彌補肉身的不足,甚至還生造出一個境界,美其名曰「渾源境」,這不過是往自己的缺陷上貼金的做法。

即使是那些「渾源境後期」的強者,能夠承擔的神鈞之力也不過一兩萬罷了,不值一提……

「不可能,不可能是渾源之靈!」

渾源之靈的上限很低,絕不可能承受七八萬神鈞之力。

但羅征安然承擔它噴吐的血色閃電毫髮無傷,這又如何解釋?

「你可以再來,」羅征面帶微笑的說道。

他已經看出血靈玄武有些急躁,所以故意開口激怒它。

只要血靈玄武的攻擊不出十萬神鈞之力,對自己根本造不成實質傷害。

就算出十萬神鈞之力,新練就的萬劫之體也能承受住,何況他的萬劫之體擁有九道聖魂刻印,遠比尋常的萬劫之體強大。

不過羅征可沒忘記,自己是被困在這彼岸的彼岸。

血靈玄武很有可能奈何不了自己,但自己恐怕也難以擊殺它。

最大的機會就在自己手中的天體之槍,這一槍能將力量放大三四倍,但卻只能刺出一槍。

機會只有一次,羅征自求萬無一失!

血靈玄武眼中流露出慎重之色,它不相信羅征真的能毫髮無傷的承擔自己噴吐的閃電。

這小子一定是什麼特殊的保命手段,但無論是何等神奇的手段,終究有一個極限,他不可能無限制的抵擋下去。

「死!」

「轟隆隆……」

更加粗大的血色閃電直奔羅征而來。

這血色閃電籠罩之下,羅征周圍方圓千丈宛若煉獄。

再強大的存在,也難以在這一片區域安然處之。

可偏偏羅征能……

天宮上方。

甘高寒,寧虛遠等人的眼神基本與血靈玄武沒有太大的差距,瞪的滾圓滾圓。

「這是萬劫之體的實力?」甘高寒詫異道。

雖說甘高寒他們此生都沒有機會練就萬劫之體,但他們長期呆在三十二重天內,對萬劫之體有多強大也很清楚。

萬劫之體本身是強化肉身,而不像渾源之靈那樣在一定程度上讓肉身處於無敵的狀態。

也就是說上萬神鈞之力砸在一名渾源境後期的強者身上,這名渾源境不會受到絲毫傷害,但上萬神鈞之力砸在萬劫之體身上,這名萬劫之體有可能受輕傷……

「不可能!」寧虛遠非常肯定的搖頭說道:「就算是萬劫之體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傷痕,那樣子看上去似乎是靠著渾源之靈吸收了神鈞之力……」

「渾源之靈吸收?」

甘高寒,秋陰河以及諸多天宮強者都是猛的一愣。

「的確是,」林戰霆說道:「羅征這樣子,看上去就是渾源之靈吸納了所有能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