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你墮落了,和我一起自由自在。

我便攜你去看挪威的海,聽風鈴叮叮噹噹的送客走,迎客來。

我便帶你種滿天星,種蒲公英,種紫藤蘿,種三色堇,種一輪時鐘花二十四小時交替開個不停。

我便為你做一艘船,揚帆出海,不從子午線繞到日界線絕不回來。

我便陪你一起蹦迪,一起攀岩,把你的膽子練得大大的,不怕人,不怕鬼,不怕風雨,也不怕未來。

聽我說你要冷漠了,要忍得住痛苦,耐得住悲哀。

聽我說你要好好活著了,活得自在,活得出彩。

聽我說你要講故事給自己聽了,那麼艷麗的詩句,那麼洋溢的熱情,那麼不能被理解的愛。

可你到底是要生存下去的,所以閉緊了你的心,別再輕易打開。

等待有一天失望化為華羽,將你托起,到九千米的雲層之上,俯視人間眾生,螻蟻往來。

我知道你心裡有那麼多的故事,卻無法說出口,也不能全訴諸筆端。

水紋從你的心口一圈圈向外漾開,安安靜靜,平平淡淡。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呢?你只是沉默,不去悲哀?

你終於舉起酒杯一飲而盡,聽見夢碎,笑得無奈。

你說你不想再悲傷了,因為悲傷的故事,不是源於年少輕狂,就是源於年少無知。

你說你不想記日記了,哪怕只要到明天,你就記不住今天自己做了什麼。

你說了很多很多話,流了很多很多淚,悶在心裡一點一點澆滅了熱情,最後終於長成了一片海。

於是你鎖上門並丟了鑰匙,說不論朝夕,不想醒來。

於是你說想要治好靈魂的思家病,坐在某個港灣,聽濤聲澎湃。

於是你背上雙肩包一直向前走,走得很堅決,沒有回頭看。

你終究還是選擇了自我,即使代價是以後的時光,你只能一個人品嘗。

你終究還是端起碗,舉起杯,傾倒了一地的佳釀。

你終究還是接受了現實,回過身,給自己講一個又一個故事。

阿九啊,你終究還是衍生出了我,枯萎了烏托邦的最後一片葉。

於是我執起你的手,溫柔地露出笑容。

於是我將你的心撕得更碎,封得更緊。

於是我安慰你如同安慰一個孩子,好讓你看起來像個大人。

於是我細細問遍你心中的句子,你的內心的獨白。

我看著你,看著你的喜悅,看著你的悲哀。看著你在人群中行色匆匆,想停住腳步,摘掉桂冠,紅舞鞋卻固執的釘在你腳上脫不下來。

我便牽你去爬高高的古城的牆,蒼耳鋪滿小路,你摘一朵花別在鬢邊,笑得開懷。

我便教你折千紙鶴,折祈願星,折風車,折烏篷船,折出來放進玻璃罐里成為漂流瓶。

我便挽你登上斯里蘭卡的綠皮火車,你眼裡的喜悅,是我永恆的愛。

親愛的阿九,聽我說,聽我說最溫柔的情話,它越過楓林,越過江南,越過高塔,越過山脈,最後被風送到你耳邊,柔風化雨,娓娓道來。聽我說你要長大了,要安安靜靜,心潮澎湃。

聽我說你要去敲門了,敲開寂寞的荒原的門扉,愛上它,不要醒來。

聽我說你要戴上面具了,不去傷害別人,也別拿下自己的盾牌。

聽我說,聽我說阿九,這個世界一點也不完美,它很醜陋,也處處充斥著無奈。

等待有一天那個人到你面前,理解你,接管那片海。

白駒過隙,不過彈指一揮間。

啊我親愛的阿九,你要掃好小院,洗滌塵埃,然後關上柴門,等風來。」

這讓我不得不為蕭月的痴情感動,她知道陸豐心裡一直有一個女人,所以她沒有佔據。不過我知道,從那天看陸豐的表情來了解,陸豐是不會再接受新的戀情的。我想蕭月死了之後,陸豐內心一定是愧疚不安,所以這段時間一直尋找魔族並殺了他們。

鬼王對我說起一句話:「似乎他的遭遇和我相同,讓我救他一名吧,也算是緣分。不過我從他的氣息發現,他似乎已經存活了幾百年。不像普通的人類,從血液來看似乎和你說同一脈人。」

鬼王說的這句話讓我一驚,這怎麼可能?如果他真的姓張,那就好解釋一直在背後拯救我,因為我也是張家人。但是他怎麼能活下幾百年呢,又為何改名字陸豐?突然對陸豐有太多的疑問想問,但是他已經昏迷不醒。

鬼王從懷裡拿出一顆紅色丹藥告訴我:「給他吃上這個,會慢慢修復他體內的傷痕。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需要撤離,感覺一個老對手快要來了。」

我對鬼王點頭說:「非常感謝,不過麻煩鬼王幫忙帶著他,我還要帶走另外兩個朋友!」

鬼王對我微微點頭,我迅速把我自己傳送到底下,也就是蕭月住的地方。沒等秦昊和徐浩說什麼,我直接帶走兩個人傳送出去。並且帶頭飛了起來,鬼王抱著陸豐很快追上我。可見鬼王實力在我之上,有他協助,我想實力就會壯大不少。

於是我帶著鬼王朝著孫家飛過去,目前他們已經決定把總部搬到孫家的地方。所以蕭家族長一直帶著所有族人和其他結盟的人,正在想辦法如何轉移所有人力。畢竟光明正大帶著這麼多人出發,明顯就是找死的行為,傻子發現也要想辦法滅掉。 到了孫家,孫家族長和趙乙同孫九龍驚訝看向鬼王,畢竟鬼王的實力非常強橫。他們三個人不傻,自然能夠感受到鬼王強大的實力。活了這麼久,怎麼會沒有實力呢?

鬼王給我一張紙條,對我說:「這是我從他身上找到了,你看一眼。」

我拿到之後看了看,似乎是陸豐在忙裡偷閒寫出來的一篇文章。不過似乎是在蕭月死之前寫的,看來不是寫給蕭月的。

「繁花落盡、僅是相思何需傷執手之間,遺夢千年。千年回首,插肩而過。繁花落盡,心事成空。雪落風散,情已成殤。

你是我前世未盡的緣分今生再續。今生與你相遇,來世還要與你相牽。一種遙望,一種思念。牽挂好長,思念好遠。

雨後的天很藍,滿眼醉人的綠,心中沁入許久不曾有的清新與歡暢。浮雲悄悄飄過我的上空,夕陽西下,那一道晚霞燦爛了年輕的生命,而此時的我,又在情不自禁的去想你了。

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相遇,你是我生命中最美的一道風景,沒有你我的人生會失去色彩,因為所有的歡笑眼淚都是真情的流露,所有的激情憂傷都是用心的感受,情感的草原因為有你而芳草萋萋,我的世界因為有你而精彩。想你,如山間的溪水,潺潺流過心河……

因為想你,度日如年;因為想你,望穿秋水;因為想你,茶飯不思;因為想你,楚楚可憐;因為想你,心潮澎湃;因為想你,心猿意馬;因為想你,想入非非;因為想你,天涯咫尺;因為想你,淚流滿面;每當夜幕降臨,對你的思念就象夜色一樣深邃幽遠。 惡毒女配身後的極品男人 好想擁有你,讓你永遠留在我的世界里。

牽挂如麻。當思念在心河上流過,望浮雲逝去,青春已不在。終於,我想告別網路,不再尋找虛無飄渺的感情寄託。

寂寞如煙,似水流年,停留太過短暫,掬一捧清泉,沁入心間,此處風景怡人,多想再看一眼。淡淡的牽挂,心中的戀人;淺淺的回眸,遠去的風景。你的出現,是浮光躍金,是暗香浮動,是一杯飄香的清茶,是微風吹皺一池春水的漣漪,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的震動,在我的心湖蕩漾,擴散……

「生命本是一場飄泊的漫旅,遇見了誰都是美麗的意外。我珍惜每一個可以讓我稱做朋友的人,因為那是可以讓飄泊的心駐足的地方!」

珍惜生命中每一次相遇,珍惜生命中每一道風景,珍惜生命中每一次心動,珍惜生命中每一個陪你走一程的人。

「不要在意聯繫的多少,主要看情意的久長!心有所想,情有所感。」

只有在心靈上彼此走近才不會感到孤獨。有時,一句話就能撥動心弦,找到知音。文字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得到對方的心才是真正的得到,雖然不見面,但是在文字中卻可以找到共振。人生是一次旅程,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風景和欣賞風景的心情。

所有的愛情只能有一個結果。情感之路彎延曲折,人生太多的無奈終於讓我學會了兩個字:珍惜。

珍惜上天給我的一切緣分,那是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有了今生的一次擦肩,我沒有理由錯過,沒有理由不去珍惜。孤獨時,仰望藍天,心中掠過你的名字,如夏日裡的小雨。

相見難,長空望斷;人依舊,不見炊煙;夢已散,只有淚千行。 紫星大帝 傷感於梨花落盡的悲涼,韶華已逝,花期卻是空曠的。執子之手,是前塵後世的期盼,而你總是遠在天邊,如浮雲飄過上空,如輕煙縈繞心間,如柳絮飛花,讓人夢系魂牽!看到你就會有一種溫馨,明知不能相守,卻為何總是情意纏綿?

小荷出水沐春光,無奈秋風陣陣涼。空懷一枕芳菲夢,楚楚形容盼驕陽!

楚楚形容盼驕陽,人去樓空心惆悵。如煙往事柳隨風,暗香浮動人斷腸!

暗香浮動人斷腸,青山遮霧情已殤。綠水長在心間繞,菲夢醒來不見郎!

菲夢醒來不見郎,簫聲悠揚情蕩漾。尋尋覓覓入幽境,千年修鍊蝶成雙!

千年修鍊蝶成雙,漫天飛雨夜未央。風中燭火若隱現,未曾睜眼嗅花香。

未曾睜眼嗅花香,驟雨初歇百合放。雲退日出蝶戀花,心海激起千層浪。

心海激起千層浪,浮光躍金心飛揚。蝴蝶插翅難過海,寂寞紅顏淚千行。

「在你溫情的牽挂中,我的幸福是你深藏的疼痛,思念在每一個夜晚守著你的名字孤獨的綻放,沒有季節,永不凋零。」

你是一片雲,飄過我的上空,又走遠了;你是一陣風,吻過我的臉頰,消失在夜色中;你是一片雨,滋潤了我的心花,又回到了天空;你是一隻鳥,在我的世界里來過,夜晚終究要回到自己的巢穴。 花火青春裏的愛 遠望著你,是一種含淚微笑的心情。

思念,如斷線的風箏越飛越遠;心情,如深秋的落葉順水飄零;緣分,如池塘的浮萍時聚時散;君心,如四季的天氣涼熱冷暖;真愛,如高山流水淵遠流長;情殤,如薔薇花刺讓愛你的人痛徹心扉;總以為情比路長,我卻是你華蓋上的一襲香氣……

終於衝出了蕭索的冬天,可是在蝶花飛舞的季節里,卻不再有你,心在流血。真的要曲終人散嗎?

獨上西樓,月如鉤。往來過客似水流,情依舊。塵世浮華,隨花落。往事如煙盡消散,人依舊。

執手之間,遺夢千年。千年回首,插肩而過。繁花落盡,心事成空。雪落風散,情已成殤……」

我想這應該是寫給那個女人,總覺得不太可能是寫給蕭月。後來跟他們解釋這三個人是我朋友,孫族族長趕緊派人救治。而鬼王我也給他們隆重介紹了,他們沒想到我真的把這麼強的強者請了過來。

但是我還有幾個問題想問他,我對鬼王說:「你知道曾經和人王合作的獸人戰士,他們在哪裡嗎?我們需要他們的力量,如果他們能加入,我們的實力也會非常雄厚。」

鬼王思考了一番,並沒有第一時間回復,看樣子這件事他未必能知道。或許可能會給我線索,畢竟鬼王一直被封印在裡面,難免會有所不知。但是鬼王接近過人王,或許會知道什麼。

鬼王這時候對我說:「有可能在一個海外島上,那裡似乎有一個傳送門。人王曾經跟我說過,那個島上有一個人行,在空中非常好找。這就是唯一一個線索,但是我不會幫你去找,畢竟我沒有跟他們打過交道。」

我微微點頭,他能提供線索已經非常感謝了,畢竟他以後能幫上不少忙。於是我問他:「那你知道如何儘快把神族召喚出來嗎?」

只見他臉色陰沉,看樣子還是非常恨神族,卻對我說了一個故事:「齊國天旱已經很長時間,齊景公召集群臣並詢問:「已經很久沒下雨了,老百姓都在餓肚子。我命令占卜乾旱的原因,(是)作祟的鬼怪藏在高山和水裡。我想稍微多征一點賦稅,祭祀山神,可以嗎?」

眾臣沒有人回答。晏子站出來說:「我認為不可以。祭祀山神沒有益處。山神把石頭作為身體,把小草樹木作為頭髮,天長時間不下雨,發將要焦黃,身體也會暑熱難當,他難道不想下雨嗎?祭它有什麼好處?」

景公說:『不能這樣(的話),我將要祭祀河神,可以嗎?」晏子回答:「不可以。河神把水作為國家,把魚鱉作為子民,天長時間不下雨,泉水將斷流,河川將要乾涸,國家將消亡,子民將要死亡了,他難道不想要雨水嗎?祭它有什麼好處呢?』」

我很快明白他的意思了,無非就是不想讓我跟神族結盟。我當然尊重他的的決定,當然也明白這個故事的意思。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齊景公是一位體恤民情,順應民意的明君。國家遇到了天災,齊景公並沒有霸道統天下,而是聚集群臣聽從黎明百姓的意見,解決乾旱之災。有時候遇到困難了,不要一意孤行,多多聽取別人的意見或許就能豁然開朗呢。

所以我不會一意孤行,還是聽從大家的意見再作決定,我對鬼王說:「行,晚輩明白了,就按照你的意思。我們不跟神族任何瓜葛,靠我們再加上獸人戰士,也夠跟他們對抗了。誰也別想破壞這片大地,這片大地是屬於我們的。」

說完這句話,大家熱血沸騰叫好。我也很滿意現在的狀態,至少大家非常有信心,這是我所看見的。世界有救了,因為我找到靠譜的幫手,有了他們何懼兩大陣營?他們再強又如何,只要我們團結一定會打敗他們。 雖然鬼神派的人派了不少人來到小城,為了報復我們,但是他們不知道我們在這群山峰里。後來聽孫九龍說,這是群山峰,說的就是一群山峰圍繞這裡,才叫群山峰。他們想找到這裡,談何容易。所以我們目前不會擔心他們會進攻,就算進攻,現在有鬼王在還會怕他們?

本來計劃是想再打一場,但是時間緊迫,我必須前往尋找獸人戰士的傳送門。後來確定趙乙同和孫九龍跟我一同前往,畢竟為了保護我們。等於說還要回到燕京市,然後弄一條船去海上尋找。如果靠飛,一直沒有停歇的地方,飛久了自然對自己不及。畢竟飛行也消耗不少能量,所以弄條船是為了安全著想。

後來鬼王答應孫族族長,會保護這裡全力以赴。但是他還是聲明只聽我的命令,其他人命令不太接受。當然很明顯是為了給我台階下,畢竟他是鬼王,他也知道我對他命令知道輕重。別人不了解,所以以後下達命令不知道輕重,就容易出現內部矛盾。鬼王不愧是做過幾千年的領導,對這些事還是明白的。

蕭家族長帶著蕭家,以及趙家,還有其他同盟高手分批來到這裡。路上出現意外當然有,只不過很少。畢竟一路上會遇到很多敵人,遇到危險自然很正常。本來是想兩線作戰,這樣在一起更快,但是實力懸殊太大了。所以放棄了這個計劃,畢竟我們高手數量不多。

這裡安排好了,我就不用再操心,交給鬼王和兩大家族處理就好了。我帶著趙乙同和孫九龍,準備前往燕京市。沒辦法,之前必須把這三個人和鬼王帶回來,不然光靠鬼王也不認識路。再跑一趟也無所謂了,於是帶著他們兩個飛往燕京市。

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到的城市,也是擁有寶貴的回憶,收穫了愛情。沒想到我的人生會是這麼悲慘,失去了太多的親人和朋友。別看我現在成了夢想中的強者,我就會很高興,其實我是一個很可憐的人。

每一次我心裡感覺很累,不想再繼續經歷這一切,但是腦海里一直回憶他們死去的樣子。我明白,這就是我的宿命,不可能停下來的。也許這就是我的人生,悲慘的人生。盡然走到這裡了,無法回頭,那就一直走到底吧!如果讓我重選一次,我還真願意做一個普通人,跟家人幸福過上一輩子。

可是我知道,這個機會是不可能有。就算神仙來了,也無法改變事實和時間,因為這就是現實。如果能改變時間,那麼早就有人控制這個世界,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所以我覺得,這種力量根本不會存在,現實永遠改變不了。

到了燕京市,一路上趙乙同和孫九龍看過一路上的殘圭斷璧的城市,沒有感到驚訝。看樣子他們已經習慣了,但是我肯定明白,他們內心一定是非常憤怒。誰看到這一切不生氣,簡直是殘忍,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他們手上。

這一路上很順利,並沒有發現任何敵人,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估計魔族整齊軍隊,開始跟鬼神派的人開戰吧,所以燕京市基本沒人管理。我們來到海邊,已經有無數船舶被破壞,像是被巨型怪物破壞掉。不過這些船堆還是有幾個好的,我們找到了一個船舶,三個人在船上都覺得空間非常大。

於是從其他船舶里找到汽油,並且把找出來的船舶加滿,然後開始出發。不過在船上發現一篇文章,寫的格外的好,而且看了非常精神。

「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雲。在烏雲和大海之間,海燕像黑色的閃電,在高傲的飛翔。

一會兒翅膀碰著波浪,一會兒箭一般地直衝向烏雲,它叫喊著,——就在這鳥兒勇敢的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歡樂。

在這叫喊聲里——充滿著對暴風雨的渴望!在這叫喊聲里,烏雲聽出了憤怒的力量、熱情的火焰和勝利的信心。

海鷗在暴風雨來臨之前*著,——*著,它們在大海上飛竄,想把自己對暴風雨的恐懼,掩藏到大海深處。

海鴨也在*著,——它們這些海鴨啊,享受不了生活的戰鬥的歡樂:轟隆隆的雷聲就把它們嚇壞了。

蠢笨的企鵝,膽怯地把肥胖的身體躲藏到懸崖底下……只有那高傲的海燕,勇敢地,自由自在的,在泛起白沫的大海上飛翔!

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低,向海面直壓下來,而波浪一邊歌唱,一邊沖向高空,去迎接那雷聲。

雷聲轟響。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它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海燕叫喊著,飛翔著,像黑色的閃電,箭一般地穿過烏雲,翅膀掠起波浪的飛沫。

看吧,它飛舞著,像個精靈,——高傲的、黑色的暴風雨的精靈,——它在大笑,它又在號叫……它笑些烏雲,它因為歡樂而號叫!

這個敏感的精靈,——它從雷聲的震怒里,早就聽出了睏乏,它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

狂風吼叫……雷聲轟響……

一堆堆烏雲,像青色的火焰,在無底在大海上燃燒。大海抓住閃電的箭光,把它們熄滅在自己的深淵裡。這些閃電的影子,活像一條條火蛇,在大海里蜿蜒遊動,一晃就消失了。

——暴風雨!暴風雨就要來啦!

這是勇敢的海鷗,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的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我對他們兩個人說:「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儘管他們多厲害,我們也能打他們落花流水。」

孫九龍卻搖搖頭,對著我說:「一次子路問孔子:「如果我聽到一個好主意,是不是應該馬上行動起來?」孔子回答:「你父親、兄長都還在,他們的閱歷與經驗比你豐富,應該先問問他們,不要急著動手。」

接著,冉有也問孔子同樣的問題:「如果我聽到一個好主意,是不是應該馬上行動起來?」孔子回答:「當然要馬上去做。」

站在一旁的公西華聽后,大惑不解,就問:「子路和冉有的問題是同樣的,為什麼您的答案卻不一樣?」

孔子答道:「子路為人冒冒失失,做事不經觀察,比較草率衝動,所以我要他三思而後行;冉有遇事畏縮,沒有魄力,他需要勇氣與膽量,所以我鼓勵他不要猶豫,聽到好主意就要立即行動。」

所以說智者對不同的人,所作的調一教截然不同。就算他們犯的錯誤觀點或做的功德完全一樣,但也因為性格不同,造成的利害迥然有異。因此,我們遇到具體問題時,要具體分析、對待,不能一概而論。」

我微微點頭,對他說:「孫哥說的是,只是性情大放而已。不管怎麼樣,都要三思而後行。」

孫九龍微微一笑,繼續開著船看著前方,趙乙同卻好奇問了問我:「你是用什麼方法把鬼王勸了過來,他的實力比我們還要強。這麼強的高手說加入我們就加入我們。」

我很快明白他的意思,對他說:「我相信他,因為他曾經有過跟人王交情。不可能會幫魔族做姦細,我們還不值著被他們重視。他會是一個得力助手,相信我的判斷。現在最重要就是得到獸人戰士們的支援,有他們相助,我想我們實力就會更加強大。」

孫九龍在這裡插了一句:「如果我們實力猛增,會不會遭到兩大陣營聯合進攻?我覺得這可能性很大,將來處理也是非常棘手。」

我微微點頭,孫九龍顧忌也沒有錯,這也是有可能。不管怎麼樣獸人戰士必須找出來,如果真的想抵抗兩大陣營,那麼只能把神族召喚出來。因為神族的力量可以跟魔族對抗,我們的力量就可以跟鬼神派的力量對抗,就可以達到平衡的效果。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說:「放心我會有辦法對付的,相信我,一定會有奇迹。現在就由我們來創造奇迹,打敗他們,還這片大地安寧。曾經這是我的夢想,沒想到這麼快就實現了,真的沒想到啊!」

趙乙同卻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笑了笑:「不錯,發現你有了不少優點,不愧有人王的模樣。本來沒多大信心,現在看到你的樣子,我現在又有了自信。不管怎麼樣,只要你一句話,哪怕讓我去送死我都願意。為了勝利,什麼都願意做。」 我們開著船到了海中央,於是我和趙乙同飛到空中,畫出兩個區域尋找那塊島。孫九龍在這條船守護,畢竟海里未必就安全。再說我們尋找到飛行比較快,如果靠開船找太慢了。鬼王只給我們一個方向,並沒有明確說島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