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子身上的血脈一旦被本祖煉化,便會死亡,而本祖將會成為下一個古神,小女娃,你將有幸看到這一幕。」

神祖頗為亢奮的說道。

龍靈被其束縛,難以言語,但心中卻對古木更加擔心不已。

「是嗎?」

古木可以說話,只看他淡淡道:「你就這麼肯定,獲得古神血脈就可以達到古神的境界嗎?」

神祖聞言,微微一怔。

古木繼續說道:「大道之巔已經脫離武道範疇,是對天地,對萬物的完美領悟,單單依靠血脈就可以登頂巔峰,你也太小看古神了。」

「什麼意思?」

神祖臉色陰沉下來。

萬萬載置身於無盡虛空,依靠自身實力,他從其中參悟出很多,推測依靠古神血脈就可以登頂巔峰。

在這個節骨眼,有人提出質疑,而且還是古神血脈擁有者,讓他無法接受。

「我的意思很簡單,想要依靠古神血脈來登頂巔峰,這根本就是錯誤的理解。」

古木雖然此刻修為全失,雖然無比虛弱,但這句話卻是擲地有聲,就好像蘊含著一股力量,融入神祖耳中肆擾著他的識海。

「不可能!」

神祖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推斷被人否決。

只看他陰著臉,神威再次加強,煉化古木最後殘留的一絲血脈,道:「融合古神血脈,一定可以成就大道之巔!」

古木見狀,頓時無奈道:「你入魔了。」

這句話頓時讓神祖微微獃滯。

我入魔了?

可笑!

神祖不屑的道:「本祖修為通天,豈能入魔?」

古木不和他理論,而是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有著任人宰割的打算。

神祖很快調整心態,開始煉化最後一絲血脈。

但不得不說,古木剛才的言語,深深印在他心間,讓他在煉化之時不停地反覆思考。

古神血脈能不能通往大道之巔?

自己這些年煞費苦心,到頭來難道是一場空嗎?

武者的心很是堅定,但到了神祖這個境界,又變得無比複雜起來,因為他已經站在最高處,追求的只是大道巔峰。

古木一句話讓他產生自我質疑,動搖了自己曾經的推斷。

準確說。

神祖入魔了,而這種魔沒有讓他癲狂,沒有讓他失去意識,只是在追求大道上走入了一個極端,否則不會屠殺生靈而沒絲毫的愧疚感。

古木始終看著他,能從那不斷晃動的眼神中讀出,他肯定在糾結,不經意間,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

說這麼多話,他是為自己爭取時間、因為就在龍靈出現外界后,他感覺到自己火嬰分身也出現在神域,唯一擺脫困境的機會,就是讓他最快時間進入凌雲城,將另一棵神樹融合。

古木的實力雖然沒了,但和分身都在一個位面,自然可以調動。

所以就看到從域外進入的一團火焰,悄無聲息潛入已經沒有任何神族武者的凌雲城,然後化為分身,雙手貼在古老神樹上,開始溝通。

嗡嗡——

神樹突然散發出神光,隱隱有著亢奮,旋即『嗖』的一聲拔地而起,竟是向著無盡虛空飛去。

嘭——

蘊含古神之力的神樹破開空間壁壘,出現在古木身前。

神祖回過神,看到神樹莫名其妙出現在此子身前,臉色頓然大變,下一刻就要出手將其轟飛,然而,還沒動身,神樹已自行融入古木體內。

古木自己也是難以置信。

因為他不確定,分身火嬰能不能溝通神樹,然而,一切出奇的順利,順利的讓他都沒反應過來,吞天域內就已經聚集了四棵神樹!

而更讓他欣喜的是。

當神樹融入吞天域后,竟然自主的和土之真元溝通,形成了土之元嬰!

嗡嗡——

嗡嗡——

吞天域內,四顆神樹齊聚,整個空間頓時劇烈顫抖起來,身在其中的沈天行等人紛紛錯愕不已。

咻——

下一刻,他們看到,四顆神樹突然融合在一起,漸漸化為一個模糊巨人,散發出讓人窒息的荒古氣息。而土、水、金三嬰更是紛紛懸浮在蒼穹,隨後隱藏白櫻樹內的木嬰也出現在上空。

「古族戰神!」

蒼冥之主看到那模糊的巨人,頓時驚呼道。

當年他和前世的古木交手,而後者就是化身這種模樣!

外界。

在四棵神樹融合化為巨人後,古木體內僅存的一絲古神血脈仿若受到了催發,瞬間開始衍生,竟是一瞬間充斥在他的全身。

古木的修為也再一步步突破,最終順利回歸到神王九重境。

然而。

並不止此,當古木修為恢復后,他的發色漸漸化為赤紅色,身後更是出現一個巨大虛影,而那影子和吞天域內的巨人完全吻合。

「覺醒……」

「覺醒……」

髮絲不斷赤紅,古木眸子也化為紅色,旋即嘴角揚起微笑:「我的古神血脈終於覺醒了!」

嘭——

這句話說完,他突然雙拳一揮,神祖的神威盡數祛除,然後大手一揮,將龍靈握在手裡,一個念頭丟入吞天域。

嘭嘭——

與此同時,他的肉身也再不停地變大。

正統血脈覺醒后,讓古木沒有片刻停留,徹底釋放當年古族戰神的狀態,因為他知道,想要和神祖這個瘋子抗衡,必須化身戰神!

咻——

與此同時,蘊藏在古木吞天域的斬妖劍也出現在外界!

而且根據他的體型不斷變大,直至古木化身萬丈高,一手握在斬妖劍上,整片區域頓時充斥著亘古荒涼的氣息。

力量強大極致,身高萬丈!

這一刻,古木仿若仿若一尊戰神傲立星空,修為也達到了神王大圓滿!

從神樹進入體內,到覺醒血脈以及化為古族戰神,整個過程極快,快的讓神祖都始料未及。

古木身高萬丈,就好像一座大山,只看他舉著斬妖劍,冷傲的看著神祖,大有出手之意。

神祖沒想到這小子會有如此變化,但還是冷靜下來,旋即飛身而起,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有資格和本祖一戰嗎?」

古木現在的實力很強,而且融合四棵神樹,已經達到神王大圓滿。

可他心裡清楚,縱然化身古族戰神仍然和神祖有著巨大差距,況且,這傢伙手裡還有帝天王等人的四大神器。

嘭——

明知道實力不如神祖,古木卻沒有絲毫忌憚,只看他一步邁出,道:「五行真嬰歸體!」

咻——

話畢,吞天域內的金嬰、水嬰、土嬰、木嬰紛紛飛出,浮現在他四周,隨後趕來的則是身處凌雲城的火嬰分身!

「五行真嬰?」

神祖見得那五種真嬰,頓時大感意外。

然而,下一刻,在古木神識溝通下,五個真嬰化為五種光芒和他的本體徹底融合。

嘭——

嘭——

融合五行真嬰后,整個神域開始劇烈的顫抖,旋即開始瘋狂的坍塌!而在虛空崩碎之際,古木雙臂一揮,大聲喝道:「十大神器歸位!」

咻——

咻——

神域內散發出五道光芒,然後化為神光,衝天而起,盤旋在身高萬丈的古木周身。

五道神光暗淡后,便發現,它們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武器或寶物。

「另外五種神器!」

神祖見狀,頓時驚呼起來,然而,下一刻,蘊藏在他體內的四大神器更是不受控制的飛出!

作為十大神器之首的斬妖劍更是脫手而飛,懸在古木巨大身體前。

嗡嗡——

十大神器齊聚,隨著天地動蕩開始劇烈顫抖。

稍許。

隱藏在神器內的十個器靈,紛紛飛出,沒有片刻停留,融入古木體內。

四棵神樹代表著古神的四肢,十神器的器靈則代表著他的修為。

當古木融合四棵神樹,收入十大神器的器靈,並且五行真嬰齊聚,整個人的氣質發生巨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讓神祖心驚肉跳!讓他心生忌憚!

咻——

突然間,古木的身體突然逐漸縮小,恢復如初,然後無悲無喜的看著神祖,目光就好像洞穿他的心扉,道:「你想成就大道之巔?」

聲音中蘊含著一股股奇怪的威壓,攜帶著荒古氣息,就好像來自遙遠的虛空。

神祖見得此人突然由內到外發生難以言喻的改變,不由自主後退一步。

他是真怕了,因為此刻古木給他的感覺就好像一個神,一個根本無法抗衡的超級存在!

「我成全你。」

古木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一手抓住肩膀,兩人瞬間消失在這片破碎空間。

……

無邊無際的星空。

古木和神祖出現在這裡,四周空無一物,有的只是黑暗和陰森。

這是神域外的宇宙星空。

「你……你……」

神祖神色駭然的看著古木,最後難以置信的道:「你達到了古神境界!」

「大道奧義,一切歸無……」

古木搖搖頭,看著無邊星空,道:「這就是你追求的古神境界,這就是你想要尋找的大道之巔。」

神祖不明白。

古木繼續道:「當年的古神站在巔峰,孤獨一生,最後難以忍受寂寞選擇羽化。」

「這便是大道的奧義,這便是武道的巔峰?我等苦苦追尋,歷經生死,終歸踏上這一步,卻要面臨永無止盡的孤獨,那又有何意思?」

神醫嫡女 「大道之巔,不過是黃粱一夢。」

古木狹長的眸子里透發著凄涼。

融合四棵神樹和十大神器后,他終於突破最後一步,達到古神境界。

然而,當他站在這個高度,也終於真正明白當年的古神為何會給人一種孤獨感。

「大道之巔,武道的終點,孤獨的起點。」

古木喃喃自語。

他說的每句話都蘊含著至理,身在虛空中的神祖竟是在一瞬間有所領悟。

「武道的終點……孤獨的起點……」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