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宮的公主和兩位副宮主也是跟著走進了大殿當中。

他們都不由的看了一番楊風幾個。

當感受到楊風實力的時候,他們大吃一驚。

下位神靈。

楊風竟然是下位神靈。

他們絕對不會感應錯的。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天門的門主竟然只是下位神靈。

手底下卻擁有著掌控空間法則的超級強者。

這太不符合稠了。

但是,這又更加的突出了楊風的不可思議。

他們真的很好奇,眼前這個下位神靈到底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

「坐吧。」楊風對著真空宮的三位宮主開口道。

這位真空宮的宮主可是真正的神帝級別的強者。

在神界地位都是非常高的。

如果他願意,神界各大勢力都會對其打開大門的。

楊風不由的想起了落天。

那是自己遇到的第一位神帝級別的強者。

還是在武魂大世界遇到的。

武魂大世界是沒有神靈的世界,可以想象神帝的摧毀力是多大。

當時,如果要不是司馬晴的犧牲,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活下來。

對於此,楊風對落天還有神宮都是很痛恨的。

落天已死,神宮楊風暫時還沒有辦法去剷除。

楊風來到神界之後,只是疲於應付第一家族的追殺了。

但是,有些事情他也一直沒有忘記。

真空宮的宮主和副宮主坐到了附近的位置上。

他們真的不清楚接下來他們的命運如何。

如果讓他們做奴僕的,他們會誓死不從的。

「你們心中不服?」楊風淡淡的看著這三人。他們嘴裡面說是臣服了,但是,他們的表情已經告訴楊風,他們的內心是不服氣的。

他們知道,他們中計了。

最終楊風這些人提前做好了準備。

這完全是有心打無心。

不然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成為階下囚?

如果要是讓天門進攻他們真空宮,天門連真空宮的防禦都破除不了。

在真空宮,利用各種防禦和進攻大陣,他們的戰鬥力都能提升很多。

說不定就不用怕那掌握空間法則的那頭老鼠了。

真空宮宮主宮啟明臉色變了變,最終擠出了一點笑容說道:「我們既然已經說臣服了,就是真正的臣服。無論怎麼說,輸就是輸了。這點我們不能否認,我們也不能改變。」

真空宮的兩位副宮主也是立刻的點頭。

心中不服又如何?

已經是階下囚了。

該低頭就要低頭。

「你們如何讓我相信你們?」楊風淡笑著開口。

在這混亂之地,血誓是沒有用的。

如果真空宮的宮主這些人找機會離開了,那楊風不就白費這麼大的勁了嘛。

如此的話,還不如讓琴帝或者空間神鼠直接的出手將這些人都滅殺了呢。

宮啟明和兩位真空門的副宮主對視了一眼。

他們就算真的臣服,任何讓對方相信呢。

如果不能取得眼前之人的信任。

那他們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宮主,我們該怎麼辦呢?」真空宮第一副宮主雷鳴隨即給宮啟明神識傳音。

「我也不知道,必須得讓他們相信我們才行。」

首席老公,強勢愛! 宮啟明立刻的回復。

「宮主,這個我們都知道,關鍵該如何做呢?」雷鳴有些無語。

他也知道必須得讓天門這個門主相信他們,但是,根本就想不出來辦法啊。

「我也不知道。」宮啟明很是無奈的說。

「楊風。」

與此同時,歐陽若蘭給楊風進行傳音。

「若蘭,你有什麼好辦法嗎?」楊風隨即詢問。

宮啟明幾個為難,楊風何嘗不是?

楊風也希望宮啟明幾個加入天門,讓天門更加的強盛。

但是,如果對方沒有辦法被約束的話,別說是被自己所用了,很有可能隨時對自己反戈一擊。

這樣的人,自己怎麼敢用呢?

「剛剛妞妞給我說的,可以讓天門將鮮血滴在憂上面。這樣的話,誰有異心就會顯示出來。」歐陽若蘭笑著回復。

「當真?」楊風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還有這樣的方法?

「恩,可以一試。」

「好。」

有沒有用,試試就知道了。

「如果你們沒有辦法的話,我有辦法。」楊風對著宮啟明幾個開口。

宮啟明幾個人臉色難看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楊風的辦法無非就是用特製的毒藥來控制。

每當發作的時候給他們解藥,如果要是解藥給的不及時就會痛苦的死去。

這比血誓還難受。

他們在神界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願意被如此的控制。

「怎麼,不願意?」看著真空宮宮主三個臉色的變化,楊風冷冷的說。

「天門門主,是不是要用毒藥控制我們,神帝是有神帝的尊嚴的,如果要是用這種方法控制的話,那還不如殺了我。還有一點,別說混亂之地沒有血誓這一說,就算有,我也不會遵從的。」宮啟明對著楊風沉聲的說。

「呵呵。」楊風淡淡的笑了起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天門門主,確實是用毒藥嗎?」宮啟明說話的時候不由的站了起來。

如果真談不攏的話。

死也要死的有尊嚴。

「你覺得我要是用毒藥,還用這麼麻煩嗎?」楊風淡淡的說。

對於一般的神靈,用毒藥是可以的。

但是,對神王巔峰,神帝這樣級別的強者,這一招就不管用了。

這些強者都是有著屬於自己的尊嚴的。

你真給他吃藥的話,他就會和你拚命,或者是自我毀滅。

「那有什麼辦法?」宮啟明鬆了一口氣。

只要不是用毒藥控制就行,那是生不如死。

他也好奇,眼前這個天門門主這麼快的就有辦法了嗎?

要知道,剛才對方問他的時候應該是沒有辦法的。

「這是天門憂,只要在上面滴一滴血就行了。」楊風將自己手裡面的天門憂拿了出來。

楊風發現天門憂現在發生了一些變化,更大了,拿在手中也讓人感覺更加的舒服了。

「這。」宮啟明臉色卻又變的很難看了。

他感覺到這好像是一種巫術。

暗月紀元 神界很大,各種奇門異術。

巫術就是其中一種。

看起來很平凡的一個人,如果要是得到你的一滴血,就能控制足。

如果被這樣的方式控制住的話,那你就成為傀儡了。

基本上沒有多少自己的意識,讓做什麼就必須得做什麼。

他宮啟明絕對不會做傀儡的。

死都不會。

「宮啟明,真空宮已經完了,我是好心對你,也希望你做出正確的瘍。」楊風沉聲的說道。

在設計真空宮之前,真空宮的主要強者楊風都知道他們的名字了。

真空宮的宮主,楊風自然也是了解了。

「讓我成為傀儡,也是好心的對我?這天底下有比這更好笑的笑話嗎?」宮啟明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他是神帝。

他已經低頭了。

但是,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他都有著屬於自己的尊嚴。

「傀儡?」楊風不由的笑了起來。

他明白怎麼回事了。

原來這宮啟明以為這樣的方式自己會成為傀儡。

「放心,這憂不會讓你變成傀儡的。」楊風笑著解釋道:「這憂只會讓你成為天門的一員。如果要是有異心的話,我會知曉,如果你要是叛逃,我可以帶人立刻的到達你身旁,可以清理門戶。」

「我想壯大你的實力,我不會削弱你的實力,反而我還會提升你的實力。」

這憂的作用,也是楊風剛剛在憂上滴了一滴血之後才知曉的。

「當真?」宮啟明看著楊風問道。

楊風聳了聳肩。

「哼,我老大有必要欺騙你嗎?未免也太高看你了。」

心怒聲的吼道。

這個宮啟明,總是懷疑。

你現在都階下囚了。

竟然還如此多事。

宮啟明臉色不斷的變幻。

對於他來說,現在是一個艱難的瘍。

豪門危情:總裁兇猛 如果要是不接受。

那就必須得戰鬥了。

戰鬥的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如果要是接受,很有可能冒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