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李逸晨終究只有造化境後期,而如今妖邪的實力卻只能用實不可測來形容,他的至強一擊支撐的時間還不到鵬海山的一半,那條火龍便已經被血海吞噬不見。

不過這個時間對於李逸晨和鵬海山來說卻已經足夠!

就在血海徹底匯合的瞬間,李逸晨鵬海山兩人上升的高度已經超越血海,隨即身影一閃,橫移而去。

「多謝妖王,多謝李公子!」兩人剛一落地,四周一眾妖族立刻抱拳行起禮來。

雖然如今李逸晨才是鵬海山的主人,但在他們的心中,還是鵬海山這個妖王的地位更高一些。

看著眾人先拜會自己,鵬海山卻是有些心虛地看向李逸晨,畢竟雖然此事與他無關,但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對李逸晨的一種不敬。

不過此刻的李逸晨顯然根本沒有心思去在意這些,而是直接開口問道,「這段時間發生什麼事了?」

「被騙了,我們都被妖邪騙了……」聞言眾人連連搖起頭來,隨著他們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的話語,李逸晨逐漸整理出事態變化的始末。

自己閉關之時的妖邪以一敵三,雖然略佔上風,但事實上,那並非妖邪的真身,而是妖邪的投影,可以說至今未止,李逸晨雖然不止一次見到妖邪,但見到的其實都是妖邪的投影。

真身被封印於地底,這麼多年來,妖邪都未曾解開過封印,但是當年妖域諸多強者依舊無法徹底將其抹殺,他又豈能沒有些手段?

投影其實有些類似於武道之人修鍊的身外化身!不過身外化身雖然可以多出一條性命,但是卻要分裂神魂之力,如此一來,兩具身體不僅修為會大退,而且修鍊速度還會減弱,當然更重要的是,兩具身體最終也會因為神魂力量的不足而成就有限!

所以雖然多出一條命來,但是那些一心追求天道至理的天才們卻根本不會去採用。

但是被封印於地底妖邪則不一樣,修鍊投影分身乃是他獲得自由的唯一途徑,即使如此,在封印之力的加持下,哪怕修鍊出投影分身,也不可能與本體相距太遠。

因為封印下修鍊出來的投影分身,本身並不具體修鍊的能力,所以想要得到力量,那就只能從本體中獲取,若是相距本體太遠,分身力量消耗完了,那麼最終也就會隨之消失。

所以這麼多年來,妖邪的投影一直就在這片區域活動,但修鍊出分身之後妖邪並沒有放棄對自由的追求。

所以哪怕是十年一現,哪怕是讓狐族或者其他妖族無意中得知地宮入口,其實都只是妖邪的手段,目的就是誘殺他們,築建血池!原本就走上邪道的妖邪被封印多年之後,終於找到破解封印的血祭之法。

那就是只要有足夠能量的血肉之力通過秘法催動,便可破開自己身上的枷鎖。

所以一直以來,妖邪都是用盡各種手段去誘殺著大量的妖族以及進入妖域的人類,不過對於人類妖邪可以肆無忌憚的下手,但是對於妖族,妖邪卻主要把精力放在大妖之上,偶爾會有天妖下手。

這並不是妖邪不具備對於天妖或者說妖王的能力,而是吃過一次大虧的妖邪知道若是自己搞出太大的動靜,又極可能引來妖族強者的鎮壓,到時就算仍然滅不了自己,但自己的計劃仍然被會打破。

而若是控制著對妖族下手的力度,這個過程雖然會更加的漫長,但卻也更加的保險!

一直保持著低調的妖邪不斷的蓄積著血池之力,隨著劍太一與李逸晨的介入,再隨著劍太一的死亡導致天運神劍氣息外泄,妖邪自然也知道自己這裡已經無法再如同從前那般安寧。

不過這麼多年的積累也使得妖邪知道自己儲存的力量距離打破自身封印已經為時不遠,同時更得到劍太一手中劍靈,加以煉化,這更令妖邪生出提前突破封印的決心。

所以為一次各方勢力進入妖域,他們總是有一種錯覺,那就是他們似乎總是覺得自己快要找到妖邪了,而妖邪的力量雖然強大,但他們仍然有取勝的可能。

帶著這種感覺,大家不斷的努力尋找著,同時也這個過程被妖邪以各種手段,要麼悄然獵殺,要麼激起他們相互之間的戰鬥,但最終死於那些人的血肉,都被妖邪收集匯入血池!

平常都是對天人境一級的動手,這一次卻幾乎全是造化境後期的血肉,而且數量亦是相當的驚人,這也使得妖邪實力不斷上揚的同時,對於衝突封印也越來越信心十足。

終於就在李逸晨因為強行煉化兩道混沌之氣而遁入鎮神塔修鍊的時候,妖邪似乎也已經藉助著這麼多年蓄積的力量一舉衝破本體封印。

本體與投影分身合而為一,盡然有著幾分如同人類神魂合一的意思,原本曾經就實力強勁無比的妖邪,實力再度飆升,頓時不察之下的丹道谷、陣神殿以及星辰盟三家老祖瞬間被打成重傷。

被困一世,終於脫困,雖然如今獲得自由,但他知道自己還需要強大的力量來幫助自己儘快恢復到往日巔峰,而想要快速恢復,還有什麼力量能比得過半步神境強者的血肉?

所以在戚天他們三人閃避至鳳九天他們這邊之時,根本不用鳳九天他們主動出手,妖邪已經做出全數滅殺他們的打算。

實力的恢復,天運神劍再手!哪怕以寡敵眾,妖邪仍然沒有半點壓力!

半步神境間的戰鬥,一經交手,那便是驚天動地,雙方手段齊施,雷鳴閃電,電光火影……

雖然在妖邪信心十足,但此刻他面對的卻是十餘個半步神境級的對手,哪怕是他也不敢再有半點保留,戰鬥之際,血海之力再度被他催動出來。

直到漫天殷紅展開之際,所有人也才意識到,一直以來他們看到的血海只不過是妖邪想讓他們看到的一部分而已,而真正的血海之浩瀚,遠遠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血海之力雖然主要用於化解諸多對手的攻擊,但一經催動也是瀰漫方圓數千里。

戰鬥之中,鳳九天亦從來沒有放棄對李逸晨的關注,雖然她不知道李逸晨祭出鎮神塔是為何意,但鳳九天知道,李逸晨這樣做肯定有他的深意,所以不能打斷李逸晨的情況下,她只得下令手下妖族捨命相護,接著便有了李逸晨他們看到的這一幕。

這傢伙藏得真夠深!心裡暗暗把眼前情況摸熟之後,李逸晨心中也是震驚萬分,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手段諸多,但如今把自己的那些手段和妖邪這個數千年的布局一比,甚至連小孩過家家的玩意兒都算不上!

尤其是在最後這一場戰鬥中,妖邪更是利用人心對天運神劍的貪婪,借力打力,大肆的從中獲得大量武者的血肉,哪怕李逸晨心裡有著千般不願意,但此刻也不得不承認,無論這一戰的最終結果如何,人類和妖族都已經註定只能成為輸家…… 「你們先遠離此地吧!」大致了解了當前的情況,李逸晨知道雖然在場皆是天妖境妖族,但是在如今這個級數的戰鬥中,他們不要說幫忙,哪怕是四周血海的侵蝕之力,他們都無法承受,留在這裡也只是白白送命而於事無補!

「那你呢,李公子……」見李逸晨似乎並沒有隨他們離開的意思,雖然從剛才李逸晨出手,他們已經看出李逸晨也有著造化境後期的修為,但他們同樣知道,在這個級數的戰鬥中,造化境真的沒有太大的作用。

「不用管我,我自有安排!」李逸晨沒有過多的解釋,但是剛才對抗血海之威已經令李逸晨意識到,雖然以自己如今的實力還不可能真正威脅到妖邪的安全,但是突破之後的自己卻已經具備觀戰的能力,所以他還是想留下來看看事態的發展。

畢竟如今妖邪的注意力還是在那些半步神境的強者身上,只要不是正面面對妖邪,李逸晨自信自己自保還是不成問題的。

「可是……」不少感激於李逸晨剛才救命之恩的妖族還是忍不住想要再次提醒李逸晨,但卻被李逸晨直接打斷,甚至被李逸晨帶著幾分命令的口吻叫他們離開。

天賜一品 面對著這樣的情況,一眾妖族也不再猶豫,當即一個個轉身離去。

「他們勝算有多少?」眾妖離去,李逸晨又對鵬海山問道!

雖然此刻他也能大致感應到那邊戰鬥的情況,但李逸晨知道自己的感應肯定不如鵬海山那般清楚。

「勝算不大……妖邪已經擁有近神之力了!」鵬海山也是一臉凝重地說道。

近神之力!如今的李逸晨自然不陌生這樣的力量,所謂半步神境,其實只不過是造化境與神境之間的一個過渡境界,自然也就沒有初、中、後期之分。

但是因為造化境與神境雖然只是一步之差,但事實上,這一步卻是巨大無比,哪怕中間分出一個半步神境,但在半步神境與神境之間亦同樣相差極大。

所以當半神境的力量強到一定程度,實力已經十分接近於神境之後,那麼這個境界便被為近神,到了這個地步,若是能再邁出一步,那就進入真正的神境,到那個時間,力量將會有一個巨大的質變,在這一方天地,幾乎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

所以如今的妖邪雖然不能直接說是無敵般的存在,但也已經十分接近,這種境界上的壓抑,使得哪怕人類和妖族聯手,數量上足足有十多位半神境強者,但此刻在妖邪強大的實力以及天運神劍的壓制之下,局勢仍然只能是保持一種持平!

雖然看似持平,但戰線拉長之下,以鵬海山的經驗自然知道,到最後憑著境界上的優勢,估計笑到最後的極可能還是妖邪。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如果你加入戰鬥,能對結果有幫助嗎?」李逸晨接著又問道。

「作用不大!」鵬海山卻是有些苦笑的搖起頭來!

堂堂一代妖王,在妖域可以說無論走到哪裡都受人景仰,鵬海山萬萬沒有想到,這個世界還會存在著一種戰鬥,那是他參與並不能起到太大作用的戰鬥!

「既然如此,那你就不急著插手,我們先靜觀其變!」聞言,李逸晨微微點頭,似乎並不意外這個結果。

至尊學校 當然李逸晨選擇留下也只是想要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機會,所以他也不可能頭腦一熱就直接衝上去。

畢竟那邊雖然所有人都在聯手,但如今自己衝上去,深知自己同樣擁有天運神劍的妖邪若是鎖定自己,到時真的肯全力幫助自己的估計也只有鳳族那兩個妖王級的人物,其實人估計未必會全力幫助自己。

至於丹道谷和星辰盟的兩位半神老祖,估計也會有心幫助自己,不過此刻有傷在身的他們,哪怕在現在的戰鬥中,也僅僅只是遊走於外圍給妖邪帶來一些騷擾而從不正面交手,所以一旦自己被妖邪針對,那也根本指望不上他們。

既然如此,李逸晨知道自己也根本沒有衝上去的必要,畢竟有時候關係到戰鬥勝負的除了拳頭上的力量,大腦中的智慧也同樣至關重要。

那一邊,妖邪力戰諸強,雖然看似人單力薄,但其這麼多年潛心經營的血海之力卻是非同一般,哪怕是半步神境這一級的攻擊襲來,血海只需要掀起層層血浪,便能將大半的攻擊阻擋在外,而妖邪的反擊卻總是能給他們帶來極大的麻煩。

所以哪怕人數佔優,各方諸人也感覺到壓力重重,而且隨著戰鬥的不斷持續,他們似乎察覺到妖邪血海的力量不僅沒有因為戰鬥而有所消耗,反而還在不斷的提升。

不過仔細一想也就釋然,妖邪的血海之力其根本便是來自武者的血肉,這一次妖邪徹底解決到自身封印,無所顧忌之下全力激發血海之力,而戰鬥開始到現在,除了在場諸位半神老祖級人物之外,還有不少造化境強者已經天妖被吞入血海之中,這些人被血海吞噬之後,自然也成為血海力量的源泉了。

假婚晚愛 「不對!」李逸晨研究著那邊的戰況之時,鵬海山自然也在凝視著那邊,突然之間鵬海山眉頭微微一皺,臉色變得更加的凝重起來。

「怎麼了?」李逸晨連忙問道。

剛才的觀察李逸晨只感覺到妖邪的強大已經令如今的他立於不敗之地,但卻根本找不出任何對付妖邪的手段,此刻自然也十分在意鵬海山的意見,畢竟這種境界上的差距所帶來的不同認知,李逸晨也必須認可。

「妖邪手中的天運神劍,似乎帶著幾分當初劍太一的天運神劍的氣息!」鵬海山邊說邊點著頭,似乎更加肯定自己的看法,「當初劍太一潛入地底,隨之便有天運神劍的氣息從地底衝出,而劍太一便從此無音訊,我懷疑劍太一極可能死於妖邪之手,而他手中的天運神劍已經被妖邪所得!」

此言一出,李逸晨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他自然知道劍太一乃是死於自己之手,而非死於妖邪之手。

但是劍太一死後,自己只得到他手中天運神劍爆裂后的劍身碎片,可是他手中的天運神劍的劍靈卻悄然逃走。

如今鵬海山這麼一說,李逸晨也意識到,自己當初與劍太一那一戰本就是妖邪挑起,最後雖然妖邪一直沒有現身,但他肯定也在暗中觀察,妖邪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對自己動手,這極可能說明妖邪當時應該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麼還有什麼比當時對付自己搶奪自己的天運神劍更重要的事情呢?這個結果在此刻自然呼之欲出,那就是妖邪要吞噬劍太一手中的天運神劍的劍靈。

一直以來,李逸晨都以為是妖邪顧忌當時覺醒的劍靈,可是從如今的情況看來,當時的情況也許不完全是那個樣子。

劍太一的劍靈何其的強大,李逸晨自然是有親自的體會,若是真被妖邪所吞噬,那麼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此刻的妖邪還未盡全力!

見狀李逸晨心神微微一動,沉入聖戒空間,但此刻他卻發現,劍靈仍然還在專註於對劍太一的天運神劍劍身的煉化,也就是說此刻自己依然無法藉助劍靈之力。

就在此刻,李逸晨突然感覺全身一涼,彷彿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一下子籠罩住自己的全身。

心神從聖戒空間中回歸本體之際,李逸晨發現遙遠之處的妖邪,此刻那充滿著邪魅的雙眼正在凝視著自己。

這雙眼睛中充滿著邪魅之力,同時此刻李逸晨卻又在這雙眼睛中看到一絲別樣味道,彷彿自己與這雙眼睛的主人之間有種某種神秘而有隱晦的聯繫,至於這股聯繫著兩人的力量是什麼,李逸晨一時也說不上來,但此刻他的心裡就有著這樣的一種感覺。

不過李逸晨並沒有細思的機會,因為下一刻,血海翻騰之間,妖邪激起漫天血浪將他四周的對手擊退之後,身影一閃,如同脫弦利箭般,彷彿一下子撕裂了空間,打破時間的梏配,手中天運神劍向著李逸晨一劍迎面斬來。

遠在千里之外,妖邪僅一揮劍,李逸晨便感覺自己的全身被劍意所籠罩其中,不到一個呼吸之間,妖邪以及他手中的天運神劍彷彿便已經出現在李逸晨的頭頂。

見此情況李逸晨哪裡還敢多想?心神一動之間,冰霜劍已然出現在手心之中,揮手之間,一劍斬出,看似平凡無比的一斬,其中卻包括著凍天訣中的無意寒意,更一劍釋劍心!

這一劍同樣夾雜著無盡的劍意,這是對李逸晨的劍道領悟的一最高詮釋的一劍!

轟……轟……兩股強大而銳利的劍勢在半空中撞擊在一起,不過僅片刻的停滯之後,李逸晨的劍勢瞬間崩潰,同時李逸晨手中的冰霜劍也寸斷而開!

怎麼可能?感覺到如山劍勢當頭壓下,李逸晨臉上閃過一絲驚駭!

那一劍乃是足以詮釋自己實力的一擊,卻連妖邪的壓力都未能抗住,而冰霜劍更是自己當初在仙劍宮的藏劍之地所得,雖然冰霜劍中的劍靈已經被天運神劍的劍靈吞噬而壯實自己,但冰霜劍本身也是非同一般的道器,可是此刻卻連這股壓力都抵抗這住而直接寸斷而開…… 雖然早已感覺到妖邪的強大,但此刻真正的親身體會下,李逸晨才知道妖邪的強大遠遠超越自己的想象!

這也是自己剛剛突破到了造化境後期,同時肉身也得到進一步的淬鍊,否則在這股壓力下,寸斷而開的估計就不僅僅是自己的手中之劍,更包括自己的身體。

不過如今雖然能承受壓力,但李逸晨仍然不敢有半點大意,因為壓力僅僅是氣勢形成,而更強大的攻擊乃是妖邪手中的天運神劍!

見狀不敢多想的李逸晨手中再度出現一柄同樣來自仙劍宮藏劍之地的道劍,再次一劍斬出,同樣詮釋著他對劍道的所有理解,同樣亦夾雜著李逸晨體內的全部力量。

轟……咔……咔……

但一切並沒有任何改變,除了令妖邪的攻擊之勢微微遲滯片刻,李逸晨的攻擊甚至連削弱對方攻擊的在效果都沒有達到。

彷彿此刻僅僅妖形的攻擊所形成的壓力就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一般,在絕對的力量懸殊之下,無情的輾壓著李逸晨的一切手段。

雖然知道自己做的乃是無用之功,但被對方氣勢所籠罩,李逸晨知道自己根本無法閃避,因為閃避也不可能跳出對方氣勢的籠罩,反而只會令自己加速崩潰,而面對妖邪這樣的對手,一旦崩潰,那就意味著萬劫不復!

兩世為人,經歷過無數的驚險,但李逸晨從來沒有覺得自己距離死亡如此之近過!

而且這一次的死亡不僅如此之近,速度更是快得驚人,令李逸晨幾乎都沒有半點思考的時間。

放棄不是李逸晨的風格,但堅持李逸晨卻又根本找不到半點機會,無奈之間,李逸晨只得一劍又一劍斬出,雖然李逸晨身上還有著諸多手段,但是此刻在妖邪這般迅捷的攻擊下,他根本沒有半點蓄勢發動的機會,所以此刻他除了最簡單的揮劍根本無法使出更多的手段。

只不過每一劍斬出,雖然能對妖邪的壓力形成片刻的遲滯,但卻皆要付出一把品級不低的道劍為代價!

也好李逸晨身家不菲,雖然已經拆毀五把道劍,但仍然還在支撐著!

「住手!」

不過就在李逸晨感覺自己快要承受不住這股壓力的時候,兩聲厲喝同時傳來,只見兩道浩瀚的力量從左右橫插而來,剎那之間,李逸晨立刻感覺那幾乎令自己窒息壓力消失不見,見狀李逸晨根本沒有半點猶豫,身影一閃立刻飛速後退而去。

那兩道聲音正是鳳九天與鵬海山的聲音,李逸晨知道他們是來為自己解圍,而親身體會了妖邪的力量之後,李逸晨知道自己這點力量哪怕留下來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相反自己留下來,只會令他們兩人有更多的顧忌,原本他們實力就不如妖邪,若是再多有顧忌,那肯定會更加的危險。

所以李逸晨知道自己只有儘快抽身出來,才能讓他們更無顧忌的選擇戰鬥或者脫身。

身體後退的同時,李逸晨仍然不敢有半點大意,心神一動之間,赤火劍已經出現在手心之中,嘯天炙焰甲瞬間凝聚而成,熊熊烈火護著全身的四周,亦將四周空間焚燒出一片真空之地。

撤出壓力籠罩之地,李逸晨知道這並不意味著安全,因為接下來雙方攻擊的衝擊的餘波亦非同一般!

轟……轟……巨大的轟響中,身影已經欺至這邊的妖邪身體僅僅微微後退兩步,但鵬海山的鳳九天的身影卻一下子各自退出數十丈之多,同時兩人的臉上更是多出幾分蒼白,此刻眼中更是閃爍著幾分畏懼之意!

雖然妖域並不止他們兩個妖王,但論及個人實力,其他妖王絕對難以出他們兩人左右,可是如今兩人聯手之下,居然硬接妖邪一擊還明顯落於下風!

但此刻妖邪卻根本沒有心思在意他們兩人,而是將目光落在李逸晨的身上!

「不得不承認,你比我隱藏的還要深,但你覺得事情到了這一步,你再隱藏你的天運神劍,還有意思嗎?」看著李逸晨,妖邪的眼神中帶著幾分輕蔑之色。

相比起在場諸位半神老祖的血肉,自然是李逸晨身上的天運神劍對他更具吸引力,只是妖邪沒想到,在剛才那般危險之下,李逸晨居然還能不祭出天運神劍,這份隱忍之心,比起他這麼多年的隱忍其實也相去不遠。

畢竟自己的隱忍雖然漫長,但並沒有生命危險,而剛才李逸晨的情況,可以說哪怕是鳳九天和鵬海山再晚一刻出手,此刻的李逸晨只怕已經死於非死!

天運神劍!聽聞妖邪之言,在場之人在幾乎全部停下目光望向李逸晨!

難道李逸晨身上也有天運神劍?雖然看上去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結論,但仔細一想李逸晨這一路走來又償何不是不可思議的經歷!

從李逸晨這三個字出現在天域,到如今成長到與他們接近的實力,也不過僅僅數年的時間!

對於妖邪地宮的了解更是超越在場諸人,而且身上更是隱藏著諸多原本不屬於他這個實力應有的手段。

同時,似乎從李逸晨剛一出現,劍無常便處處針對,劍無常死後,劍太一更是不惜犯眾怒而強勢追殺李逸晨。

當初在所有人看來,劍太一乃是為報喪子之仇,但如今回味起來,如果李逸晨真的身懷天運神劍,那麼一切也就更加合情合理了!

不僅劍太一對李逸晨的態度,就連李逸晨一路走來時,身上蒙的那層神秘的色彩,也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同時也能說明,為何李逸晨剛一出現,妖邪便放棄所有人而直接把攻擊集中在李逸晨的身上,因為妖邪同樣希望得到李逸晨手中的天運神劍!

「我的天運神劍嗎?應該出現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我保證一定會令你意想不到!」李逸晨微微一笑,充滿著神秘地說道。

這到不是李逸晨還有什麼保留,而是李逸晨知道自己現在就算是想要拿出天運神劍也沒辦法!

劍靈正在煉化劍太一手中的天運神劍的劍身碎片入自己的神劍劍身,所以此刻的李逸晨是天運神劍以及劍靈的力量都無法調動,否則剛才那樣的情況,他也的確不敢顧忌太多,而會直接祭出天運神劍。

不過雖然無法運用天運神劍,但李逸晨也不會傻到暴露出自己的底牌,現在也只得故作神秘而令妖邪有所顧忌。

事實上被李逸晨這麼一說,妖邪的確有些不自覺的把眼睛眯了起來,突然他也有一種看不透李逸晨的感覺!

自從李逸晨與劍太一一起潛入地宮,再次接觸之後,妖邪也意識到李逸晨的非同尋常,接著一路走來,妖邪更見識到李逸晨層出不窮的手段,而且甚至後邊很多時候對人類的借力打力之際,妖邪都在藉助著李逸晨之力來撬動局勢。

原本妖邪以為自己已經完全了解李逸晨了,可是直到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彷彿還是沒有完全看透李逸晨,原本這個傢伙還有自己猜不到的一面!

當然事實上不是妖邪猜不透李逸晨,而此刻的李逸晨根本拿不出天運神劍!

一直都掌控著全局,突然出現自己意料之外的變化這令妖邪心中微微有些不安,這份不安甚至比面對諸多半神老祖時來得更加的強烈。

「李公子,如今的局勢你也看到了,妖邪憑著天運神劍壓製得我們根本喘不過氣,而若是不能將了徹底剷除,無論對妖族還是人類來說,都將是一場巨大的浩劫!」不過就在此刻其他半神老祖也走了過來,而凌霄閣老祖更是帶著幾分無奈地說道,「還請李公子先拋開往日恩怨,借出天運神劍,我們共同抗敵,畢竟以你現在的修為還無法完全把天運神劍的力量發揮出來!」

過來的這群傢伙,自然又分人類與妖族站成兩個陣營,司徒宏此言一出,立刻引得不少人連連點頭,甚至就連妖族那些妖王也沒有直接提出反對的意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