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嫩的身軀如棉花糖般綿軟緊緊貼在夏洛奇的身上。

夏洛奇不由自主的起了強烈的反應,昂然而起了。

而雲帆感覺到了夏洛奇的反應,更加動情。

此時,那宇宙裂縫依然聯通著夏洛奇的靈海。

夏洛奇專屬右手努力轟出一拳。

集中了傳來的龐大的靈力,那是屬於夏洛奇原來修鍊過的靈力。

如今只是暫時擁有。

宇宙域級實力的忽然爆發,頓時將天麻的幻境給搗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這一拳沛然而至,直接轟在天麻的心口。

天麻雖然是宇宙域級實力,但在隋唐世界中他的分身只能保持戰神境下的實力。

這一拳極其短暫,夏洛奇在轟出此拳后也失去了域級靈力的支撐,轟然昏倒在雲帆的身旁。

天麻沒想到夏洛奇竟然有這麼強大的攻擊力。

雖然有迷羅傘與斷念鏡的雙重削弱,夏洛奇的這一拳也把天麻打的暫時生活不能自理了。

可夏洛奇卻由此深深的陷入了與雲帆的幻境中去了。

就是不知道是天麻先醒來,還是夏洛奇先醒來了。 「雲帆,過來,爸爸帶你出海捕魚去。」

小雲帆在沙灘上跑著,喊著「爸爸,爸爸……」

一艘小木船在黃昏下蕩漾在時而蔚藍時而昏黃的海水中。

那黝黑而精瘦的漢子撒開漁網,漁網閃耀著點點銀白色的光芒沒入海中。

……

「天麻,給我醒醒!」

旁邊一位婦人搖動著天麻的肩膀。

「這是多大的力氣啊?」

「竟然隔著兩重神器的防禦,將天麻給打到生死不知了?」

「該死,沒有天麻,我們無法控制那幻境能量。」

「若是那小子先醒過來,再來一拳,咱們這封印可就要破碎了。」

「他哪來的力量?」

「竟然比王座本身所蘊含的力量還大?」

「愛彌兒從哪裡找來的這麼一個怪胎?」

「才精神力二重境,力量也大的太離譜了吧。」

那婦人在暗自嘀咕。

束手無策中。

天麻的心口挨了夏洛奇一記重拳。

米羅傘與斷念盤削弱了近三成的力道。

抵達沒有防備的天麻心口時至少也有戰神境高級巔峰的實力。

天麻的分身在此隋唐世界最多也就是戰神境實力。

這傢伙還偷懶,僅僅弄了一個初級初階的實力。

這一託大,被夏洛奇一拳差點滅掉。

心口一個巨大的凹陷,正在緩慢的恢復中。

那個婦人自然就是性靈派宇宙的域主獨孤秀芝。

七殺娘子被夏洛奇一劍刺中額頭。

若不是獨孤秀芝及時趕到,擋住了夏洛奇那穿額一刺。

七殺娘子必然殞命當場。

獨孤秀芝瞬間掌控迷羅傘。

夏洛奇暈倒,正是獨孤秀芝與天麻兩人合力攻擊的結果。

天麻在背後發動了斷念盤,獨孤秀芝掌控了迷羅傘。

兩大高手加上專門針對精神力的神器,終於將夏洛奇與愛彌兒徹底給封印住。

隨即,嬋娟與謝爾娜也被兩人利用領域之力給擒獲。

外圍的四探花忙著照顧李淳風,撤了結界。

天麻與獨孤秀芝悄無聲息的遁形不見。

……

「阿爸你真棒,一下子抓到這麼多魚。」

小雲帆摟住爸爸的脖頸撒嬌道。

「嗯,小帆乖,回家讓娘給你煲湯喝。」

一艘搜商船從海岸上離開。

年方二八的雲帆無限秀美的站在渡口與阿媽告別。

此次雲帆要與阿爸一同押運貨物遠去南洋。

船上裝滿了精美的瓷器、三彩、布匹、絲綢等等物件。

巨大商船排成長長的一列一直開進了雲帆里。

海水激蕩,商人遠行。

長大的雲帆幫助父親打理船隊,逐漸變得沉靜、精明。

「雲帆,現在你已是我東方王座的傳人,你可願意努力修習精神宇宙的本源之力?」

面貌姣好的鄒思琪在翠綠的海島上對著滿天的霞光問雲帆。

「我願意。」

從此,雲帆每天早晨起來都要坐在船首,對著朝陽冥想。

晚上則對著燒紅的彩霞沉思。

夜晚,在璀璨迷離的星光下修習劍術。

雲帆在悄然間已經成了船隊中武功最高的人。

那些保鏢們還都不知道。

有一次,遇見海盜,圍住商船,要殺人越貨。

幾百名保鏢紛紛敗下陣來。

雲帆利用自己獨到的精神力物化技能加上精妙無雙的陰陽雪浪劍法擊敗了海盜。

保住了十幾艘商船的貨物。

阿爸激動的摟住雲帆,泣不成聲,無限驕傲。

似乎這滿船的貨物都比不上看見自己的女兒這麼有用。

一人能敵數百名海盜啊!

多了不起的事情!

從此,在山東海邊就傳開了:

「雲帆到處向陽開,海上盜賊不敢來。」的歌謠。

「不好,這一次海盜怎麼這麼多人?」

忽然,場景轉換,南洋馬六甲海峽島嶼相對的海域中出現上千艘海盜船。

瞬間就將數百艘雲濤商船給圍住了。

這次領頭的海盜頭領不要財貨,點名要找雲帆比武。

並說:

「若敗就必須嫁給他,若勝這商船安全通過,秋毫不犯。」

雲帆只好出面對戰,哪知道那海盜頭領武功實力十分強悍。

以絕對的力量壓制雲帆,雲帆的陰陽雪浪劍法竟然無法攻破海盜頭領的防禦圈。

雲帆的防禦圈越來越小。

那名海盜像貓戲老鼠似的臉帶猥褻的笑意,一招一式的壓著雲帆打。

還不時的伸手摸一把雲帆的臉龐。

雲帆又羞又氣,劍法越來越凌亂。

就在這時,夏洛奇忽然閃現。

一拳,那專屬右手一拳就將那海盜給轟飛。

直接掉落海底。

那海盜連夏洛奇的影子都沒看見。

還以為觸犯了神靈,嚇得一溜煙得撤退了。

「這是夢么?」

「這不是夢。」

雲帆看著眼前的夏洛奇。

不禁面色一紅,竟然低下頭,雙手扭捏的撥弄衣角。

……

「天麻,快醒醒,那小子就要醒過來啦!」

獨孤秀芝在天麻耳朵邊大喊。

可是任獨孤秀芝怎麼喊,天麻依然沒有醒轉的跡象。

夏洛奇的專屬右手可是被任泉改造過的魔神臂。

裡面還含有迷幻的七星海棠之毒。

……

「這裡是哪?」

雲帆臉色潮紅的抬頭看著夏洛奇。

竟然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趴在夏洛奇的身上,忍不住捂住臉。

夏洛奇此時也醒轉過來,從雲帆的回憶中醒轉過來。

將自己的白衣給雲帆披好。

「咱們沒發生什麼吧?」

「不知道啊,你自己感覺呢?」

夏洛奇頭腦也暈暈的,說話橫著出去。

「你怎麼這麼討厭,我問你話呢,你沒把我怎麼樣吧?」

「我能把你怎麼樣啊?一直都是你在弄我好不好?」

「好啦,別哭了,是我不對,行么?」

「不行,你要對我負責!」

雲帆搖著肩膀抽泣道。

「我沒把你怎麼樣啊,你自己先感覺一下行嗎?」

夏洛奇急了,又是一個要讓他負責的。

「該死的天麻,我叉叉你姥姥!」

「我跟你無冤無仇的,又不認識,憑什麼這麼害我?」

夏洛奇抬頭一看。

嘿,那條漆黑細長的宇宙裂縫還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