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就因為所謂的正邪之分?墨九卿冷笑,輕蔑傲慢。他想到月千歡,神色間多了思念和擔心。

不知道歡歡在外面,現在怎麼樣了?

墨九卿低頭看了看指尖的冰霜神花。還有三天!再有三天,他就能完全煉化神花出關。

墨九卿勾唇笑的邪佞腹黑。到時候給歡歡一個驚喜怎麼樣?

……

驚喜不驚喜,月千歡不知道。她現在正在面臨一場驚嚇!

就在剛剛,沙丘底下突然爆出來一堆沙蛇。月千歡猝不及防的腳下一滑,掉了下去。

「歡兒!」

「月師叔!」

「……」完全不懂眾人的驚慌恐懼從哪兒來。

月千歡撇了撇嘴。她完全踮腳就能飛上去。飛不上去這堆沙蛇殺了就是。有什麼問題?

然而下一刻,月千歡懵逼了。

一隻手抓住她手腕。往上一扯,摟住月千歡腰身抱著她飛出了沙坑。

墨九卿?不,不是墨九卿。

抬頭看向救她的人,月千歡眨眼愣了愣。心底驚嘆,好一個俊俏的小白臉!

膚色白皙如玉,模樣五官精緻。那櫻紅的嘴唇比女子還誘人,白衣下勁瘦的身體。月千歡手心感觸了一下,該有的肌肉還是有的。

小白臉雖然俊,但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你沒事吧?」

「!」霧草。這聲音好溫柔,好儒雅。

然而月千歡聞著那越發熟悉的味道。除了詭異的沉默,還是沉默。

「歡兒!」月明堂急匆匆跑來。「歡兒你沒事吧?多謝這位大俠出手相救!」

「沒事,應該的。」天知道他看見月千歡掉下沙坑時,瞬間想到了萬蛇窟。當即再也忍不住,直接沖了出來。

現在看著月千歡。他知道月千歡認出他了。摸了摸鼻子,他露出溫柔的笑容。

見此,月千歡打了個寒顫。蹭蹭往後退了兩步,男人僵硬了。

有哪兒不對嗎?月千歡躲什麼。

「歡兒你沒事吧,你怎麼不說話。」

「……我沒事。我還沒謝謝這位,嗯,救了我。」

「不用謝。」

看著那張俊俏的小白臉。月千歡一堆話噎在喉嚨里,最後把臉都憋紅了。

然而這在月明堂,墨然他們眼底。無疑是出大事了!月千歡居然被別的男人臉紅了!這英雄救美的戲碼,難道月千歡也逃不過?

葉潯都要後悔哭了。早知道,他就上了!

墨然和墨塵對視一眼。貴客/主人是不是頭上有點綠了?他們該怎麼辦。

月明堂瞅著男人。打量一番,頗為滿意的點點頭。這個男人,明顯看起來比墨九卿強到哪兒去了。而且還是月千歡的救命恩人,不錯!完全能秒殺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墨九卿。

墨九卿:??? 往生花?

聽到阿狗說出這種花的名字時,我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地府的枉死城,就是曾經判官想把我弄死的地方!

而阿狗好像認得雕像上那古老的文字,眯著眼睛,看的聚精會神。我們沒有打斷他,差不多等了兩三分鐘的樣子,阿狗才收回了視線。

他的眼睛好像很容易疲倦,揉了揉眼睛后,老鬼頭就立馬問他:「阿狗,你認識雕像上這種古老的文字?」

「嗯!」阿狗先是點了點頭,而後又搖了搖頭,說:「我也認不全,只是認識其中一部分!這是一種古老的文字,可能是上古時期的文字。這上面記載了,說這種五片黑色葉子的話,叫作往生花,是通嚮往生的。但後面的,我就認不出來了!」

我不知道阿狗是不是在瞞著我們,這個時候也不好意思問他。老鬼頭留了個心眼,把這上面的文字,照著寫在了紙上,笑道:「我們不認識,但磊爺應該認識這種文字!到時候拿給磊爺看,說不定他能把後面的文字翻譯出來!」

不得不承認,這老鬼頭做事很小心,這也是他的經驗。

跟著,我才開始分析了起來,「這奇怪的花叫往生花,很顯然和地府的彼岸花不同。而這個往,也不是枉死城的枉字。這就說明了,這往生花和地府沒有聯繫!但往生花,通嚮往生,還有那奇怪的往生之門,這又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中間,肯定有著某種奇怪的聯繫,只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切入點而已。

老鬼頭收好了白紙后,也是分析了起來,「這山洞裡埋葬的,都是太乙宮歷代的掌教,也算是太乙真人的後裔了!他們呆在這個地方,難不成是等往生不成?」

「往生代表著擺脫過往的一切業障惡果,從而獲得新生。而在道門中,往生代表的是羽化登仙!會不會?」說到這兒的時候,我便停了下來,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對面的山壁!

之前還擺放著那些老道士的肉身,可現在已經全部消失了。這往生,難道就是他們追求的東西?

在我怔住的時候,老鬼頭跟著說了起來,「太乙真人的年代,正是道術最巔峰的時期,那時期的人,追求的是長生不老,羽化登仙!初九說的沒錯,這往生花可能就是他們追求的象徵。那個時期的修道之人,肯定想通過往生花,擺脫以前的業障惡果,從而羽化登仙。說不定,這就是太乙真人留給他後人的寓意!」

「哎,你們看,這往生花是不是我們現在叫的食人花?你看著往生花的嘴裡,竟然還叼著一隻小蟲子!」就在我們分析之時,東子又湊了上去,正觸摸著最下面的那朵往生花雕像!

他這麼一說,我們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最下面的那朵往生花雕像,就在花朵中間的那個地方,竟然長出了一根很小的藤蔓。

那藤蔓彎彎曲曲的,加上這山洞的光線並不好,東子才看成了蟲子!

我看了一會兒,也是沒有看出任何問題來,就覺得這種往生花很邪門。老鬼頭此時眯著眼睛,不知道在想啥。

一時之間,大家都沉默了下來,全都在打量著雕像上的內容,可又是找不到突破口。

「對了!」就在這時,老鬼頭忽然想到了啥,喊了一聲,說:「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往生花是五片葉子,是不是和那五彩祥雲之間有某種聯繫?五彩祥雲代表著五行,而這往生花的五片葉子,也會不會是代表著五行的說法?」

聽到老鬼頭這話,我頓時靈光一閃,天地出乾坤,五行出陰陽!想要羽化登仙,就必須不在五行之列,跳出三界之外,行走於陰陽之間!

而那五彩祥雲,就在對面的孤山出現過。五彩祥雲,正好代表著仙家的靈氣。換句話說,就是要通過那往生之門,才能找到羽化登仙的辦法!

這肯定是太乙真人留給他後人的成仙之道,就是希望他們能頓悟,然後通過往生之門羽化登仙!可之前這裡擺著的肉身也說明了一點,那就是幾乎沒有人頓悟。

不然的話,這山洞不會留下幾十具太乙宮的掌教肉身!恐怕就是上一任的老隱士,也最終沒有頓悟這一點!這才讓他收留了那個殺人犯,幫助他守住這個地方的秘密!

如此一想,我就想通了整件事情的聯繫。我把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老鬼頭聽后,當即大喜了起來,脫口道:「初九說的沒錯,很有可能是這樣!之前我們在對面的山峰看到了五彩祥雲,五彩祥雲代表著仙家!而這山洞裡的往生之門,正是擺脫過往業障,羽化登仙的入口!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能夠找到通過往生之門的法子,就有可能找到太乙真人的神墓!」

「可是,這往生之門出去便是萬丈深淵,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別說羽化成仙,到時候說不定連屍骨都給野狼吃光了!」而這時,東子也提出了他的疑問。

他這句話,瞬間就讓我的觀點站不住腳了。他說的沒錯,往生之門出去便是萬丈深淵,根本無法走到對面的孤山!

中間隔著百十來米的一線天,想要過去,簡直比登天還要難!雖然我們現在找到了突破口,可還是回到了之前的困境,那就是要如何到對面的孤山!

「如果這是太乙真人留給他後人的成仙之道,那就一定有破解之處!只是,這方法肯定很難。不然的話,已不至於經歷了上千年的時間,還是沒有人能通過造化之門,羽化登仙!」阿狗也說了一句!

而他這一開口,我就想到了之前的事情,眼神連忙看向了老鬼頭,問他:「老鬼頭,我記得你好像說過,此處有人曾羽化登仙!具體的時間,你還記得嗎?」

老鬼頭眉頭一緊,沒有立即答覆我,而是眯著眼睛回想了起來。想了有個一兩分鐘的樣子,老鬼頭才說:「這個傳聞我也是聽說的,應該是金朝時期過後,傳言是重陽宮的弟子看到了終南山有仙光出現!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按照我們的說法,應該是看到了五彩祥雲!而金朝,遠遠比太乙真人的年代要遲不少!初九,你的意思是?」

老鬼頭說到此處,才明白了我話里的意思。當即一驚,眼睛大大的瞪著,看到我笑著點點頭之後,他才確定了心中的猜想,說:「我明白了,這個往生之門是太乙真人留下來的,就是希望他的後人也能夠羽化登仙。可他的後人,也就是太乙宮後來的歷代掌教,他們資質有限,始終無法頓悟!可是到了金朝後期,有人去在此處羽化登仙!那就說明了一點,這往生之門肯定能通向對面的孤山。 https://tw.95zongcai.com/zc/64256/ 而那個人,極有可能就是王重陽!阿狗說過,王重陽是在活死人墓里頓悟得道的。而那活死人墓里,也有這往生花。這也說明了,活死人墓和這往生之門,一定有某種聯繫!」

王重陽是全真教的開山祖師爺,也是道派的創始人之一!以他的道行,肯定已經位列仙班了。而他位列仙班的造化和機緣,肯定就在此處的往生之門!

只是現在最大的問題,我們是要找到如何去對面孤山的辦法!我們這四人目前的境界,還沒有到達位列仙班的道行!

所以位列仙班對我們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唯一吸引我們的,便是如何破解太乙真人留下的謎題!

我想不明白,又跳上了往生之門。那兩株往生花沒有開花,正好就長在往生之門的石頭上。

我看著對面這灰濛濛的雲霧,始終找不到任何的頭緒。

「彼岸花開,地獄之門打開,代表著會有人死亡!而這往生花,代表著重生,難不成是要讓這往生花開花?」突然間,我腦瓜子就蹦出了這個念頭!

而這往生花沁出來的液體,卻是帶著血腥味,那就說明是吸收人血長大的。不然的話,不會長的如此妖艷!

那會不會,用活人的鮮血,可以讓這往生花開花?

「等等!」就在我想到此處之時,我忽然發現了一處奇怪的地方。那就是這往生花的葉子竟然發生了變化,之前是五片葉子一樣大小。

可現在,竟然有一片葉子比其他四片葉子大了不少,而且看起來更加妖艷!

我起初沒有想明白,而跟著,我就想通了。這片葉之所以比其他四片葉子大,正是因為老鬼頭的鮮血滴在了上面!

剛才老鬼頭想要試探這往生花的治癒能力,就在手臂上割了一條傷口。而我記得很清楚,老鬼頭那傷口上的血液,正是無意中滴到了這片葉子上!

如果真如我猜測的這樣,那會不會這就是破解太乙真人謎題的辦法?! 情願故意的月明堂,或者不情願的墨塵他們。最後,都留下了單獨空間給月千歡和白衣男子。

墨然他們想要阻止搗亂。可月明堂冷冰冰的目光盯著他們,還能說什麼?

墨然墨塵嘆氣,貴客/主人,誰讓你失了月明堂的支持。偏偏又冒出來這麼一個男人對月姑娘英雄救美。我們也很茫然啊!

完全不知道眾人想岔了的月千歡,還在糾結怎麼面對男人。

「你很緊張?」

月千歡嘴角抽搐。她看起來像是很緊張的人嗎?

見此,男人皺眉。他看了看四周,這邊就他們兩個人。當即男人也不遮掩的摸了摸臉,「難道這張臉你不喜歡?」

「噗?!」

「那些武宗弟子認識我的面目。本想以老者身份出現,但想了想徒兒你喜歡美人。所以,這樣不好嗎?」

沒錯!這個英雄救美的男人就是鳳九黎。

月千歡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敬佩尊敬的師尊,頂著一張想讓人犯罪的小白臉長相。畫面太美了!

深吸口氣,月千歡只能勉強笑道:「很好。就這樣沒問題的。」

「徒兒覺得沒問題就好。」

鳳九黎很無奈。誰讓自家徒兒說了,長得美的師尊能激發徒弟的修鍊激情。還能賞心悅目。

他無比慶幸自己擅長易容。這一天一張臉,用一年能不重樣。一定不會讓自己唯一的徒兒看膩的。他真是三好師父!

想到此,鳳九黎不由好奇。「徒兒你是怎麼發現為師身份的?」

「為師的易容,如今世上能一眼看出的人不超過三個。那些人修為,還與我不相上下。」

所以在鳳九黎打賭輸了,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被其他人發現易容時。月千歡打破了這個常例!也讓鳳九黎多了個寶貝徒弟。

月千歡停下腳步,抬頭看向鳳九黎。「第一次,是覺得師尊看起來不像是個老頭。所以才有所發現。」

「這次。是因為師尊身上的味道,獨一無二,很好辨認的!」

「味道?」鳳九黎低頭嗅了嗅,什麼也沒發現。

見此月千歡補充:「師尊忘了。我是煉藥師,五感敏銳。比常人要強許多!」

「原來是這樣。」

鳳九黎點點頭。只是他這張小白臉,難以做出高人出塵的模樣。反倒是讓人覺得呆萌,秀色可餐。

月千歡緊抿嘴角,挪開目光。

怎麼辦?她明明不是花痴的,可是看著自家師尊挪不開眼怎麼辦?

墨然,墨塵:更加擔心自家貴客/主人的頭髮綠不綠了!

氣氛安靜不過三秒。前面傳來洛雲華的聲音,「師叔,沙城到了!」

到了?月千歡腳步急促,走出去兩步才想起鳳九黎。扭頭看去,鳳九黎站在她身邊。

看見月千歡扭頭看他,鳳九黎點點頭。「過去吧。既然他們知道了,我就這樣在你身邊。安全一些。」

「好,可是他們要問師尊你的身份?」

「如果是親近相信的人,徒兒告訴他們也無妨。其他人……」

「師尊就叫玉公子吧!」月千歡眼睛發亮。陌上人如玉! 我現在還無法確定我是不是猜對了,只得把老鬼頭和阿狗給叫了起來。等他們兩人跳上往生之門后,我就把心中的猜想給說了出來!

隨著我話音剛落,阿狗就立馬動手了,拔出了身上的匕首,直接在他手臂上劃了一刀。傷口不深,鮮血順著傷口汩汩的流淌了下來。

剛一滴到這往生花的葉子上,立馬就被吸收了。就好像這往生花的葉子是海綿一般,一滴不漏的吸收了阿狗的血液!

等阿狗的傷口流不出血液時,我才幫他包紮好了傷口。我們也在觀察著這往生花的反應,等了一兩分鐘的樣子,我們發現這往生花看起來更加妖艷了。

那黑沉沉的根莖上,竟然隱隱透著一絲猩紅的血液。我們都沒有說話,繼續等了幾分鐘,這往生花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那上面的五片葉子,也根本沒有長大的意思。看到這一幕,我也蒙住了,心想,難不成我的猜想錯了?

我不甘心,也是用匕首在食指的指尖上劃了一條口子。鮮血冒出來后,我也是把血液滴到了往生花的葉子上。

還是同樣的效果,我的鮮血也是被這黑色的葉子給吸收了。吸收了鮮血的往生花,除了看起來更加的妖艷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變化。

「怎麼會這樣?難道我猜錯了?」這時,我自己也是迷惑了起來,自言自語的嘀咕道:「可不對啊,為啥老鬼頭的鮮血有作用,我和阿狗的鮮血沒有作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我和阿狗一臉蒙圈時,老鬼頭忽然失聲大笑了起來,喃喃自道:「往生花,講究的是擺脫過往的業障惡果!我知道我的血液為啥有作用了?因為年輕的時候,我的確做了不少的壞事!所以無形中,已經積累了不少的業障和惡果!可能,只有我的鮮血,才會起作用!」

老鬼頭笑的很突然,我和阿狗根本沒有反應過來,老鬼頭就在自己的手上割了一刀。只看到他疼的眉頭一緊,而後就把血液滴在了往生花的葉子上!

跟著,這往生花的葉子就瘋狂的吸收了老鬼頭的血液!下一秒,這五片葉子就開始慢慢長大了。不光是葉子,就連根莖也是迅速的生長了起來。

就是短短一兩分鐘的功夫,這往生花就差不多有我們半人高了。而之前那五片筆直堅挺的葉子,竟然慢慢向內彎曲了起來!

看到這陣仗,我立馬反應了過來,這往生花是要開花了!

「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我老鬼頭前半生種下的業障和惡果,竟然成了今日破解謎題的關鍵!」老鬼頭的笑容中有無奈,也有自嘲,「我現在也明白了,為何太乙真人的後人始終無法通過往生之門,羽化登仙!那就是他們沒有擺脫心中的魔障和執著,哪怕他們道行恐怖,卻最終還是沒有這個機緣!」

老鬼頭提到的這個觀念,我卻是不贊同,說:「老鬼頭,按理說,太乙真人的後人,應該都是真正的修道之人。生前肯定沒有做壞事,怎會有魔障和執著?」

我對這個概念還是模糊的,總覺得老鬼頭的話有矛盾,這才問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