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差距!

昆天王臉色也是眼光一沉,緩緩說道:「青石王,真是沒想到啊,你們青石疆國主要都待在毒瘴光陣旁,居然還讓你們搞到了這麼多的藍核內丹。」

旁邊天楓王也是感到非常的吃驚。

面對眾人的震驚,青石王卻表現的非常淡然,他淡淡的說道:「我們青石疆國對這千國大戰本來就沒什麼興趣,主要是為了毒瘴光陣和毒道聖石而來,奪取藍核內丹不過順手為之,管他千國榜多少排名也好,以後的紛爭也都是你們的事,我青石疆國也不會參與。」

青石疆國直接表明了自己一方以後不會受到昆天疆國和天楓疆國的鉗制。千國大戰的規則對於他們青石疆國乃是無效的。

也就只有他們青石疆國有這個底氣,敢直接撂下這話。

對此,昆天王和天楓王都沒有再說什麼。他們也沒有打算和青石疆國拚鬥。

「青石疆國,五百三十二顆藍核內丹!」

當突飛烈將青石疆國的具體成績報出來的時候,全場還是免不了一聲嘩然。

這算是目前為止的最高成績了。

「好了,該輪到我們天楓疆國了。」

在青石王帶著藍核內丹回去之後,天楓王主動要求先出手。

金牌毒寵:冷情邪王狂醫妃 他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拿出了兩個乾坤袋倒下。

藍核內丹居然多到了用兩個乾坤袋才能裝下!

嘩啦啦!

這次藍核內丹一放出來,同樣是堆積成了一座小山。不過這座小山比之剛才青石王的小山要大很多!

「天啊!比青石疆國的藍核內丹還要多!」

全場迎來了一波高潮,很多人伸長了脖子朝著高坡這邊看過來。

天楓王得意大笑,說道:「突飛烈,你協助南宮傑他們一起,將具體的數額算出來吧。」

用不了多長時間,天楓疆國的成績也出來了。

「一共是七百四十四顆!」

最後這個成績被公佈於眾,使得天楓疆國所有人都挺直了胸膛,感到無比的自豪。

這個成績算是非常的厲害了。

「我們天楓疆國也沒有太儘力,不過隨手為之,得到的藍核內丹不算是很多,還請諸位多多見諒了。」

天楓王環視著全場,以一種氣勢洶洶的語氣說道。

他的話語聽起來謙虛,其實是故意裝模作樣,以此來為他們天楓疆國造勢。

當然了,他主要針對的人,還是昆天王。

他相信,他們天楓疆國取得這麼完美的成績,絕對打亂了昆天王的分寸。

這是昆天王意想不到的,同時也將決定著他們天楓疆國超越昆天疆國,成為千國榜中的盟主。

但是天楓王馬上就吃驚的發現了一個事情。

在他們天楓疆國的成績公布出來之後,其他王國固然是咋舌不已,但是昆天王卻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他預想中的,昆天王將氣急敗壞,乃至暴跳如雷的反應,都沒有出現。

「噢?」

天楓王的眼光一沉,他疑惑的看向昆天王。

此時,昆天王忽然一聲冷笑,說道:「天楓王,你能取得這麼多的藍核內丹,難怪有這麼充足的底氣,倒真是讓本王刮目相看了。不過你要是以為,靠著這點成績,就可以超過我們昆天疆國,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昆天王這話一說完,忽然就出手了。

他也拿出了兩個乾坤袋,將裡面的藍核內丹全部倒在了另外一邊。

嘩啦啦!

千萬媽咪秒殺爹地 又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給本王好好數一數!」昆天王霸氣十足的喝道。

接下來,輪到昆天疆國這邊的南宮傑,配合著天楓疆國的人,來數內丹了。

很快的,具體的數額也出來了。

「八……八百零五顆……」

最後報出這個數額的是天楓疆國的突飛烈,但突飛烈的聲音也變得有些顫抖了。

「什麼!」

天楓王渾身劇震。

這次他們天楓疆國,是走了狗-屎運,正好碰到兩個大狼群廝殺,他們漁翁得利,才搞到了這麼巨量的藍核內丹。

誰知道他們天楓疆國都這麼幸運的情況下,昆天疆國所獲得的藍核內丹仍舊是要比他們多! 昆天疆國的手段也太強了!

昆天王以一種睥睨的眼神,審視著天楓王,說道:「慚愧,僅僅是比你們天楓疆國多了幾十顆的藍核內丹。」

他這話只說了半句,還有半句話沒有說出來,但是大家也都知道。

那就是:但就算是只多個幾十顆內丹,昆天疆國也是坐的了第一的位置。

「你!」

天楓王緊緊的一咬牙,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沒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這次千國大戰中,他們天楓疆國不如昆天疆國,又被昆天疆國給壓制了。

以後讓他們承認昆天疆國乃是拓蒼域的盟主,卻讓他們天楓疆國如何甘心。

但是這麼一個事實擺在眼前,又由不得他們不承認。

「恭喜盟主!」

金鱗王等幾個昆天疆國的追隨者,忽然齊齊上前,對著昆天王單膝跪下行禮。

昆天王故作不悅,說道:「現在千國榜都還沒正式登出來呢,你們可不要亂叫。」

他又環視著在場其他人,擺手示意,說道:「大家也都聽到了,先不要亂叫。」

他一副謙虛的樣子,實則已是提前擺足了盟主的架子。

這讓旁邊的天楓王直恨得牙痒痒,但是偏偏無話可說。

「千國榜馬上就可以公布出來了。」

南宮傑這個第一侯爺積極組織著他們昆天疆國的人,抄送著千國榜的排名名單。

在場將近千個王國,務必要做到每個王國的手中都發放一份排名。

「諸位抄錄時,記得先將第一位昆天疆國的名字寫大一點,畢竟是我們拓蒼域未來的盟主,我們所有王國也好仔細瞻仰。」

金鱗王等人一副建議的樣子,實則完全是故意拍馬屁。這些赤裸裸的諂媚奉承,聽得人感到肉麻不已。

跟蹤追妻十八年 這時刻全場的氛圍似乎都在昆天王那威嚴籠罩之下,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昆天疆國的氣勢洶洶。

眾人獃獃的看著高坡上昆天王那雄偉的身影,只覺得昆天王的身影被無限拔高,就像是一尊神王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得一個冷清的聲音傳盪在全場:「我們還沒有來,著急立什麼千國榜。所有抄錄的千國榜統統都要作廢。」

這個聲音一出,將全場的議論聲都壓了下去。

其實這聲音說的並不大,但是大家聽的清清楚楚,就像是聽在耳邊一樣。

關鍵的是這個聲音,對於很多人來說都非常熟悉。

砰!

一瞬間,很多人的內心都是猛地一突。

唰!唰!唰!

幾乎是統一時間,眾人將目光齊齊投向了隕天荒原的那一邊。

他們看到了正從遙遠走來的一支隊伍。

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天啊!真的是他!他還真的沒死!」

一片驚呼聲四起,馬上瘋狂蔓延,緊接著,全場都劇烈嘩然起來。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個方向,那支隊伍,那個人。

不是別人,正是鹿羽!

在那隕天荒原的遠方,鹿羽正帶著藍元國的隊伍走來。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滄桑,帶著一種歲月的力量。

天上那熾烈的光暈依舊,荒原的大結界也沒見得重新凝結,但是鹿羽卻是真實的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鹿羽,這就是一個魔咒,扎在眾人的頭頂上。這個時候,魔咒被重新念起。

很多人真是要瘋了。

「鹿羽不是死在天上了嗎!現在怎麼忽然又出現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多人歇斯底里的叫吼。

他們白高興一場,最後卻發現鹿羽根本沒事。不要說鹿羽了,就連藍元國的人,那也是一個都沒少啊。

而且隨著藍元國隊伍的走近,他們發現藍元國眾人的水色還挺好的。

真是讓人看的要崩潰啊。

青石王深深的看著鹿羽的身影,緩緩說道:「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的。」

鹿羽的前來,就這樣將全場都炸翻了!

其中最為激動的要算昆天王。剛才還一副盟主風範的昆天王,這個時候卻是暴跳如雷。

「這個混賬!」昆天王難以掩飾自己對鹿羽的痛恨。

他一心希望鹿羽死了,但是這個願望再次落空了。

天楓王說道:「哈哈!鹿羽,你讓本王是越來越刮目相看了。」

其實他對深不可測的鹿羽也是頗為忌憚,起了戒備之心。但是他看到昆天王這麼的暴跳如雷,他就感到內心暗爽。

不管全場如何震驚,鹿羽卻是淡定依舊,他率領著藍元國的隊伍來到了這片小平原中,老實不客氣的走向了高坡。

「鹿羽,回答本王的問題,這二十天來,你們藍元國去了哪裡?」昆天王厲聲喝道。

「真是聒噪。」

鹿羽有些不耐煩,他微微皺眉,說道:「當然是在天上待著了,你們不是都看到了嗎,還有什麼好問的。」

在鹿羽說出這話的時候,藍元國的人都是眼光閃亮。

這個事情別人聽起來是那麼的虛無縹緲,但他們卻是真實的體驗著。

想起在小結界中那場神奇的修鍊之旅,他們的內心仍舊澎湃。這是他們一輩子最美好的修鍊時刻,也是他們提升最快的時候。

「天上待著?怎麼可能!」

昆天王根本就不信。

「信不信都隨你。」鹿羽淡淡的說道。

昆天王還想要問一問那天際萬獸影像奔騰的事情,但是鹿羽已是懶得回答了。

鹿羽仍積是朝著高坡那裡走去。

昆天王喝道:「站住!這裡豈是你們能來的地方!」

鹿羽淡淡的說道:「千國榜排名不是需要呈上藍核內丹嗎,將藍核內丹示眾不正是要放在高坡上嗎。」

「藍元國還要參加排名?」

被鹿羽這麼一說,眾人才意識到,還差一個藍元國沒有參加排名呢。

這一場千國大戰還不算最後結束。

昆天王沉聲喝道:「你們藍元國不務正業,根本無心獵取藍核內丹,早就失去了參加千國大戰的資格。這千國榜中的排名,根本沒有你們藍元國的份。」

這次藍元王老頭子勇敢了許多,直接正視著昆天王說道:「昆天王恕罪,我們的確來晚了點,但也沒超出今天,還請昆天王給我們藍元國一個機會,畢竟我們藍元國也是拓蒼域的一份子。」 天楓王哼了一聲,說道:「這事還輪不到昆天王一人做主,本王覺得藍元國有資格上千國榜。」

那邊青石王也是緩緩說道:「本王也沒有異議。」

三大疆國中,青石王和天楓王都贊成藍元國,昆天王也只能是認了。

鹿羽說道:「所有抄錄榜單的人都可以停止了,不然是白白浪費時間,等會你們肯定還要再重新記錄的。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

鹿羽這話說出來,本來在抄錄排名的人,不由都暫停了一下手中的動作。

他們也擔心自己等會要重新抄錄。

南宮傑一聲冷笑,說道:「都繼續給我抄錄!不要停!藍元國的成績,對你們沒有什麼影響。你們現在乃是從前面排名往後抄錄,他藍元國的排名肯定是在後面無疑,到時候你們在後面給他們加上就是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