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過也應該查不出什麼,我沒猜錯,估計源頭人間蒸發了。」

「王小姐,既然事情被我遇到了,肯定會幫你找出兇手的,我這回去調查,你等我消息吧!」

一行人回到城主府,林峰立刻下令調查謠言的源頭,黑夜中的滄瀾城有被喧鬧所取代。

果然和戰龍皇猜的一樣,謠言的源頭散發著李俊人間蒸發了。

看來只能試試這個趙鳥呢?

戰龍皇把自己的計劃一說,眾人都覺得可行,然後試探計劃開始了。

戰龍皇首先偷偷潛入趙府,迷暈趙鵬后把其帶到了王家廢宅。

這趙鵬膽子倒很小,經過王小琴一番嚇,屎尿都出來了,老老實實的承認了下來,原來是貪圖王小琴美色,對其施暴,最後被王小琴家人發現,殺人滅口。

最後,趙鵬就被王小琴給滅了,而王小琴,心愿已了,也下地府投胎去了。

這事,一晚上傳的沸沸揚揚,都誇戰龍皇的俠義心腸。

第二天,戰龍皇準備回宗門駐地,被又被系統提示音給弄蒙了。

「叮,系統提示,作為未來的天下第一宗,怎麼只能讓宗主是光桿司令呢?招收一名超凡二十星以上長老一名,獎勵四星丹藥六紋破障丹一枚、宗門建築虛擬對戰室。」

本來,戰龍皇就已經預定好了雲飛,但是一看到謝恆就改變注意了,畢竟,這宗門初始階段,高手誰誰閑多啊!

所以,戰龍皇敲響了謝恆的房門,進屋后,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來意。

「謝恆,我邀請你加入我逆神宗為長老如何。」

「呵呵,謝戰少俠抬愛,戰少俠就鄙人性命,戰少俠邀請,我應當義不容辭的,但我四處奔波,閑散慣了,恐怕受不了宗門規矩的束縛。」

「呵呵,實不相瞞,我逆神宗初建,正是用人之地,希望你能加入,再說我們宗們也沒有太多的規矩,如果實在不行,你再退出,如何?」

「那好吧,畢竟沒有戰少俠的救命之恩,我也不會在坐在這了。」

謝恆猶豫再三,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嘿嘿,只要你點頭就好,估計到時候趕都趕不走了吧。

「叮,系統提示,任務完成,獲得獎勵四星丹藥六紋破障丹一枚、宗門建築虛擬對戰室。」

戰龍皇拿出丹藥,交給了謝恆道:「這是六紋破障丹,應該可以讓你突破這超凡二十二星這個第二難關了。」

「啊!四星丹藥,多謝。」謝恆趕緊接過道謝,畢竟這四星丹藥的誘惑實在太大了,他遊歷萬國王朝,見過的最高等級丹藥也就三星,此時見到四星丹藥如何能不讓他震驚。

再說他卡超凡二十二星已經一年多了,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要說先前心裡還有稍微一絲不願意加入逆神宗的話。

此時這這最後一絲不願意已經煙消雲散了。

「好,你趕緊煉化丹藥,突破二十二星,然後我們回宗門。」

說完戰龍皇出了房門。 神醫嫡女 鬼看了看重傷男人又看了就干架,真當老子是好欺負的嗎?」

戰龍皇說著運氣於手裡的柳枝條上,然後就是朝朝他極速而來的女鬼身上打去。

「噼啪……」

只是一接觸,隨便一聲啪啪啪啪聲,就見女鬼倒飛而回,果然這特殊柳枝條加上他火屬性元氣就是鬼魂的剋星。

一擊得手,戰龍皇沒有乘勝追擊,而是過去把那個吐血男人扶了起來。

近看,才發現這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子長得英俊異常,當然比起他來還差點。

當然,這男子的修為也很高,竟然達到了超凡二十二星。

「多謝救命之恩。」

男子名為謝恆,乃一散修俠士,他在這滄瀾城調查人無緣無故發瘋的事情很久了,今天剛查出點眉目,晚上來調查,結果竟然吃了大虧。

本來以為是什麼惡人做怪,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鬼魂,最後本以為今天要葬身於此,沒想到被人救人。

「人有人道,鬼有鬼路,你這樣陰陽顛倒,在此害人,到底是何居心,不怕受到天譴嗎?」

看著已經站重新起來的女鬼,戰龍皇沉聲喝道。

「大人,小女王小琴,是這王家千金小姐,小女一家近百口慘遭殺害,小女又被奸辱致死,我有怎能安息呢?至於害人,我僅僅吸了他們一點兒陽氣,根本沒有害人性命啊!

至於你們的同伴,我也是怕他出去告訴他人,我才不得已下殺手的啊!

大人神通廣大,所以,小女懇請大人為我王家近百口人命,討個公道。」女鬼這時倒沒有再動手,而是跪在了戰龍皇面前喊起冤來。

又一個竇娥冤嗎?本人還好有一顆正義之心,能幫則幫吧。

「確實,雖吸人陽氣,但是你沒有害人性命,說吧,那人是誰,我給你討個公道。」

「大人,小女不知道那是誰,我被打昏了。」

「哦!具體情況講講?」

「兩個月前,我在家中洗澡,然後就被人打暈了,再然後我醒來后就發現我身子已經被人玷污了,聽見院子里有打鬥之聲,隔窗而望,發現一個黑衣人正在屠殺著我的家人,我當時就嚇的昏了過去。」

「林城主,你不說是強盜嗎?這怎麼看好像是一個人先姦淫王小琴,然後可能被她的家人發現,這后殺人滅口,最後放火毀屍滅跡。」

隨著戰龍皇的話語,所有人都把懷疑的目光看向林峰。

「呃,戰少俠,這事很多人都這麼說的,我也讓人調查過,可是沒有一點兒證據,根本無處入手啊!」

「看來這事還有內幕啊!有人故意製造謠言啊!對了,王小琴,在事發之前,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比如,有什麼人接近你沒有?」

「嗯,不知道這算不算,事發當天,我上街給我爹娘買補品,遇到了趙家的趙鵬糾纏於我,被我嘴上打了一巴掌。」

王小琴認真的想了想。

「嗯,這麼說來,這趙鳥的嫌疑最大,但是這沒有證據,也不好抓人啊!總得讓所有人信服吧!不然豈不是讓人說我們逆神宗以大欺小,恃強凌弱。」

「戰少俠,我這就讓人去查散發謠言的源頭,看是不是從趙家傳出來的。」林峰主動請纓道。

「嗯,不過也應該查不出什麼,我沒猜錯,估計源頭人間蒸發了。」

「王小姐,既然事情被我遇到了,肯定會幫你找出兇手的,我這回去調查,你等我消息吧!」

一行人回到城主府,林峰立刻下令調查謠言的源頭,黑夜中的滄瀾城有被喧鬧所取代。

果然和戰龍皇猜的一樣,謠言的源頭散發著李俊人間蒸發了。

看來只能試試這個趙鳥呢?

戰龍皇把自己的計劃一說,眾人都覺得可行,然後試探計劃開始了。

戰龍皇首先偷偷潛入趙府,迷暈趙鵬后把其帶到了王家廢宅。

這趙鵬膽子倒很小,經過王小琴一番嚇,屎尿都出來了,老老實實的承認了下來,原來是貪圖王小琴美色,對其施暴,最後被王小琴家人發現,殺人滅口。

最後,趙鵬就被王小琴給滅了,而王小琴,心愿已了,也下地府投胎去了。

這事,一晚上傳的沸沸揚揚,都誇戰龍皇的俠義心腸。

第二天,戰龍皇準備回宗門駐地,被又被系統提示音給弄蒙了。

「叮,系統提示,作為未來的天下第一宗,怎麼只能讓宗主是光桿司令呢?招收一名超凡二十星以上長老一名,獎勵四星丹藥六紋破障丹一枚、宗門建築虛擬對戰室。」

本來,戰龍皇就已經預定好了雲飛,但是一看到謝恆就改變注意了,畢竟,這宗門初始階段,高手誰誰閑多啊!

所以,戰龍皇敲響了謝恆的房門,進屋后,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來意。

「謝恆,我邀請你加入我逆神宗為長老如何。」

「呵呵,謝戰少俠抬愛,戰少俠就鄙人性命,戰少俠邀請,我應當義不容辭的,但我四處奔波,閑散慣了,恐怕受不了宗門規矩的束縛。」

「呵呵,實不相瞞,我逆神宗初建,正是用人之地,希望你能加入,再說我們宗們也沒有太多的規矩,如果實在不行,你再退出,如何?」

「那好吧,畢竟沒有戰少俠的救命之恩,我也不會在坐在這了。」

謝恆猶豫再三,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嘿嘿,只要你點頭就好,估計到時候趕都趕不走了吧。

「叮,系統提示,任務完成,獲得獎勵四星丹藥六紋破障丹一枚、宗門建築虛擬對戰室。」

戰龍皇拿出丹藥,交給了謝恆道:「這是六紋破障丹,應該可以讓你突破這超凡二十二星這個第二難關了。」

「啊!四星丹藥,多謝。」謝恆趕緊接過道謝,畢竟這四星丹藥的誘惑實在太大了,他遊歷萬國王朝,見過的最高等級丹藥也就三星,此時見到四星丹藥如何能不讓他震驚。

再說他卡超凡二十二星已經一年多了,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要說先前心裡還有稍微一絲不願意加入逆神宗的話。

此時這這最後一絲不願意已經煙消雲散了。

「好,你趕緊煉化丹藥,突破二十二星,然後我們回宗門。」

說完戰龍皇出了房門。 戰龍皇說著運氣於手裡的柳枝條上,然後就是朝朝他極速而來的女鬼身上打去。

「噼啪……」

只是一接觸,隨便一聲啪啪啪啪聲,就見女鬼倒飛而回,果然這特殊柳枝條加上他火屬性元氣就是鬼魂的剋星。

一擊得手,戰龍皇沒有乘勝追擊,而是過去把那個吐血男人扶了起來。

近看,才發現這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子長得英俊異常,當然比起他來還差點。

當然,這男子的修為也很高,竟然達到了超凡二十二星。

「多謝救命之恩。」

男子名為謝恆,乃一散修俠士,他在這滄瀾城調查人無緣無故發瘋的事情很久了,今天剛查出點眉目,晚上來調查,結果竟然吃了大虧。

本來以為是什麼惡人做怪,沒想到最後竟然是鬼魂,最後本以為今天要葬身於此,沒想到被人救人。

「人有人道,鬼有鬼路,你這樣陰陽顛倒,在此害人,到底是何居心,不怕受到天譴嗎?」

看著已經站重新起來的女鬼,戰龍皇沉聲喝道。

「大人,小女王小琴,是這王家千金小姐,小女一家近百口慘遭殺害,小女又被奸辱致死,我有怎能安息呢?至於害人,我僅僅吸了他們一點兒陽氣,根本沒有害人性命啊!

至於你們的同伴,我也是怕他出去告訴他人,我才不得已下殺手的啊!

大人神通廣大,所以,小女懇請大人為我王家近百口人命,討個公道。」女鬼這時倒沒有再動手,而是跪在了戰龍皇面前喊起冤來。

又一個竇娥冤嗎?本人還好有一顆正義之心,能幫則幫吧。

「確實,雖吸人陽氣,但是你沒有害人性命,說吧,那人是誰,我給你討個公道。」

「大人,小女不知道那是誰,我被打昏了。」

「哦!具體情況講講?」

「兩個月前,我在家中洗澡,然後就被人打暈了,再然後我醒來后就發現我身子已經被人玷污了,聽見院子里有打鬥之聲,隔窗而望,發現一個黑衣人正在屠殺著我的家人,我當時就嚇的昏了過去。」

「林城主,你不說是強盜嗎?這怎麼看好像是一個人先姦淫王小琴,然後可能被她的家人發現,這后殺人滅口,最後放火毀屍滅跡。」

隨著戰龍皇的話語,所有人都把懷疑的目光看向林峰。

「呃,戰少俠,這事很多人都這麼說的,我也讓人調查過,可是沒有一點兒證據,根本無處入手啊!」

「看來這事還有內幕啊!有人故意製造謠言啊!對了,王小琴,在事發之前,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比如,有什麼人接近你沒有?」

「嗯,不知道這算不算,事發當天,我上街給我爹娘買補品,遇到了趙家的趙鵬糾纏於我,被我嘴上打了一巴掌。」

王小琴認真的想了想。

「嗯,這麼說來,這趙鳥的嫌疑最大,但是這沒有證據,也不好抓人啊!總得讓所有人信服吧!不然豈不是讓人說我們逆神宗以大欺小,恃強凌弱。」

「戰少俠,我這就讓人去查散發謠言的源頭,看是不是從趙家傳出來的。」林峰主動請纓道。

「嗯,不過也應該查不出什麼,我沒猜錯,估計源頭人間蒸發了。」

「王小姐,既然事情被我遇到了,肯定會幫你找出兇手的,我這回去調查,你等我消息吧!」

一行人回到城主府,林峰立刻下令調查謠言的源頭,黑夜中的滄瀾城有被喧鬧所取代。

果然和戰龍皇猜的一樣,謠言的源頭散發著李俊人間蒸發了。

看來只能試試這個趙鳥呢?

戰龍皇把自己的計劃一說,眾人都覺得可行,然後試探計劃開始了。

戰龍皇首先偷偷潛入趙府,迷暈趙鵬后把其帶到了王家廢宅。

這趙鵬膽子倒很小,經過王小琴一番嚇,屎尿都出來了,老老實實的承認了下來,原來是貪圖王小琴美色,對其施暴,最後被王小琴家人發現,殺人滅口。

最後,趙鵬就被王小琴給滅了,而王小琴,心愿已了,也下地府投胎去了。

這事,一晚上傳的沸沸揚揚,都誇戰龍皇的俠義心腸。

第二天,戰龍皇準備回宗門駐地,被又被系統提示音給弄蒙了。

「叮,系統提示,作為未來的天下第一宗,怎麼只能讓宗主是光桿司令呢?招收一名超凡二十星以上長老一名,獎勵四星丹藥六紋破障丹一枚、宗門建築虛擬對戰室。」

本來,戰龍皇就已經預定好了雲飛,但是一看到謝恆就改變注意了,畢竟,這宗門初始階段,高手誰誰閑多啊!

所以,戰龍皇敲響了謝恆的房門,進屋后,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來意。

「謝恆,我邀請你加入我逆神宗為長老如何。」

「呵呵,謝戰少俠抬愛,戰少俠就鄙人性命,戰少俠邀請,我應當義不容辭的,但我四處奔波,閑散慣了,恐怕受不了宗門規矩的束縛。」

「呵呵,實不相瞞,我逆神宗初建,正是用人之地,希望你能加入,再說我們宗們也沒有太多的規矩,如果實在不行,你再退出,如何?」

「那好吧,畢竟沒有戰少俠的救命之恩,我也不會在坐在這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