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有人上當?」旁邊的人問。

「當然有,我們聖地這些城市有一大半對外開放的,交入城費就能進,有不少低層聖子聖徒以及外面的人都上當了,也沒地方告,雲家在聖地勢大,無人敢惹。」

楚南聽在耳朵里,雲家?看來就是雲無敵的那個雲家了,只不過與南嶺聖地不一樣,雲家的本家在中嶺聖地勢力龐大,地位與南嶺雲家在南嶺聖地不可相提並論。

那雲家子弟見沒有人上當,心中惱火,就在這時,他看到了楚南這一行人,穿的是南嶺聖地的聖子袍。

「咦,是南嶺來的兄弟姐妹,要不要來看看?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這雲家子弟眼睛一亮,指著楚南一行人道。

「看看也好。」楚南開口道。

「楚南?」瞿一一拉了拉楚南的衣服,不能理解,他明明知道這是一個坑人的局。

楚南給了瞿一一一個安心的眼神,走了上去。 ?.lā天籟『『.』⒉

而底下,之前用神念交流的那個人對同伴道:「看,又有傻子上當了,南嶺的聖子畢竟是沒見過世面啊。」

「他只是在看,不一定會上當吧。」旁邊的同伴道。

「只要去看了,那就必須得買,不買也得買。」這人冷笑道。

「這……」

「看著吧,這南嶺聖子要大出血了。」這人很肯定道。

楚南走上去,在這賣寶人熱切的目光中一手拿起那殘破的古劍,一手拿起了那塊寶光閃閃的木頭。

他早看出來了,這太古之劍的確是太古的不假,劍意也不假,但這道太古劍意卻是散的,劍中那引動的中樞正好缺失,太神境強者都沒辦法將這道劍意引出,就算有辦法,為了這麼一道散亂的劍意,也沒有誰會花這心思精力。

而那寶光閃閃的木頭,那透射出來的寶光是做了手腳的,若是把偽裝去除,它只是一根扔到路上也沒有人會多看一眼的爛木頭。

但讓楚南上來的,卻恰好是這根爛木頭。

不用其它的分析,只憑神魂核上的星界之樹傳來劇烈的波動就能證明這絕對不可能只是一根爛木頭。

「怎麼樣?是寶貝吧。」賣寶人笑嘻嘻的,但盯著楚南的目光卻是變得兇狠起來。

「這……」楚南吱唔著,要將手裡的兩樣東西放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

七星焰火放了整整一個時辰,第二天幾乎所有人都在談論這件事。

不過,在一幢華美的院子里,一個中年女子臉色難看的站立著,她五官普通,一身華麗精美的玄藥師長袍包裹著她略顯臃腫的身材。

謝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都俊彥呢?有沒有誰知道他去哪了?」中年女子喝問著面前站立的三名弟子。

「匡師叔,他這幾天都與朱雀城幾個大家族的少爺小姐混在一塊,根本看不到人影。」其中一名青年回答道,語氣里隱隱有些不滿。

「那就去找。」這中年女子厲聲道。

「匡師叔,都俊彥對易家的小姐易菲菲很是中意,會不會跟她在一起?」另一個女子有些酸溜溜道。

「我不要猜測,你們全都去找。」中年女子怒聲道。

正當這三個藥王宗弟子灰溜溜的轉身準備去找人時,突然有人在外面叫喊:「朱雀城巡衛總隊長史明傑求見。」

中年女子眉頭一皺,揮手將門打開,一個身著甲裝的隊長領著兩名下屬走了進來。

「是這樣的,我們的人在巡查時在一個小院里發現出了點事,那裡應該有你們的人在,所以……」史傑明道,他在說出了點事的時候,表情十分的怪異。

冷情總裁請斯文 「帶我們去。」中年女子心裡一咯噔,立刻道。

一行來到了朱雀城一個偏僻的小院里,一打開門,一股****的氣息迎面撲來。

但是一進去,除了裡面五花八門的各種情趣用具外,更多的是一些令人看著畏懼的淫。。虐器具,這些東西有的隨手扔在地上,有的掛在了牆上。

屋裡有一張大床,床上凌亂不堪,有血跡,還有不知名的液體。

「咦,人呢?」史傑明一進去,卻發現人不見了。

此時,中年女子的臉色已經開始發青了,這些器具,她一看就知道是都俊彥這傢伙的,關於他這方面嗜好的傳言早就流傳開來了。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一條街道上傳來了尖叫聲與鬨笑聲。

這一行人一趕過去的時候,街道上圍滿了人,一個個指著中間肆無忌憚的嘲笑。

巡衛驅散人群,就見得一個男人赤身**的跪趴在地上,身上被一根粗粗的黑色繩子捆綁著,脖子上套著狗項圈,身上有一道道被抽打的血印,他就如同一條狗一般一邊汪汪叫著,一邊向前爬行。

這一下,中年女子驚呆了,三名藥王宗弟子也驚呆了,其中一個女子「咕咚」一聲吞了一口口水,臉色發白,她曾一度有些喜歡這位師兄,對於他的傳言一直都不願相信,沒想到……

中年女子一步上前,一手提起都俊彥。

都俊彥看著她,流著口水傻笑,那手卻如閃電般去摸她的胸。

中年女子都嚇了一跳,又是一腳將他踹了出去,一張臉變得鐵青。

「押著他回去。」中年女子大喝道。

兩個藥王宗男弟子一左一右夾著都俊彥離開,街邊仍然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回去后,都俊彥被強行套上了衣服,被綁在了大廳里,他一會兒大叫,一會兒傻笑,只要看到女人他就會本能的衝動起來,似乎這就是刻在他骨子裡的尿性。

「匡師叔,都師兄的腦子似乎出了問題。」

「我知道,查清楚怎麼回事了嗎?」

「那院子的主人已經去世了,是一所正等待處置的院子,是有人路過時聽到裡面傳來********,就上報給了巡衛,巡衛去的時候就只有他一個人在那裡。」一個藥王宗弟子道。

匡師叔有些煩躁,都俊彥是藥王宗弟子,但他的身份有點不一般,因為他是來自帝國天都世家,都這一姓可不是誰都能姓的,它代表著一種至高的榮譽。雖然都俊彥只是天都世家一個不成器的傢伙,但是,他姓都,是天都世家的嫡系血脈。

藥王宗雖是一流宗門,但天都世家卻掌控著巨大的權利,帝國終究是皇權至上,任何宗門都必須在皇權的領導下生存,否則,等待著的只有灰飛煙滅。

都俊彥本來是不用下來歷煉的,但是他看中了易家的姑娘易菲菲,便死纏爛燈的跟著下來了,沒想到在她的手中出了這事,雖然他沒死,但明顯變成一個白痴了,這可讓她怎麼交代啊。

「去告訴那巡衛隊長,他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否則,哼。」匡師叔沖著一個藥王宗弟子喝道。

「是,匡師叔。」這弟子立刻點頭,他知道,這是匡師叔想要找替死鬼了,找不出來也得拖一個進來。

……

淙淙的溪水邊,三輪明月的月光照射下方交纏在一起的兩具白花花的身子上。

嬌吟聲,喘息聲如同世上最強的催情葯一般,令人沉迷其中。

楚南的嘴唇從周曉月的唇上移開,看著她一張桃花滿臉的嬌顏,一手撫了上去,從她的臉上往下在她的脖頸香肩上摩挲著。

「夫君……」周曉月睜開眼,有些不堪****的刺激,纖腰有些難捱的往上拱了拱。

「我來了。」楚南作為花中老手,自是知道她的意思,腰身往前一挺,就要挺槍入洞,來一個全壘打。

但就在這時,周曉月的身上銀芒一閃,楚南的銀戒上有一絲紅光閃現,他驀然被一股大力反彈的飛了出去,撞在他布置的防禦玄陣的能量幕上。

楚南翻身而起,愣了愣,隨即想到什麼似的苦笑搖搖頭,原來小啞巴體內亦有保護的能量存在,比起當初左心蘭身上的要好一些,但也突破不了最後一關。

「夫君,你沒事吧。」周曉月閃身來到楚南的面前,緊張的問道。

「沒事。」楚南摟著周曉月道。

「對不起,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周曉月歉意道。

「我想我知道。」楚南伸出手,望著上面的銀戒道:「因為我還沒有得到它完全的認可,它僅僅是初步認可了我而已,所以,你體內的能量會排斥我,但還好沒有反噬。」

「那……那怎麼辦?」周曉月仰著腦袋問道。

楚南眨了眨眼,突然壞笑了起來,笑得周曉月心跳如鼓。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周曉月嬌艷的唇上按了按,湊到她耳邊低沉道:「用嘴也是可以的。」

「我……我……不會……」

「我教你。」

「我很笨啊。」

「再笨我也有信心教好……對,就像吃棒棒糖一樣……嗚哦……」

也不知過了多久,蹲在楚南身下的周曉月突然捂著嘴跑到溪邊,開始漱口。

「夫君,你好壞。」周曉月來到楚南身邊輕錘了他兩下。

楚南嘿嘿直笑,男人不壞,身體憋壞嘛。

……

當周曉月回到靈秀山莊已是三天之後了,這三天她與楚南無時無刻的不膩在一起,似乎要將五年的思念全都釋放出來。

「曉月姐姐,你去哪了?你怎麼才回來?」易菲菲一看到周曉月便跑了過來問道。

「去轉了轉,不用擔心。」周曉月微笑道。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但怎麼一轉就轉了這麼久,你不知道……額……」易菲菲下意識的接話,但突然間,她猛地抬頭,張大嘴巴直愣愣的望著周曉月。

啊!

易菲菲突然尖叫一聲,拉著周曉月的手道:「小月姐,快捏捏我,我沒有做夢吧,剛才是你在說話,是你在說話吧。」

周曉月看著如同做夢一樣的易菲菲,笑得溫暖了一些,她道:「你沒做夢,是我在說話。」

「可……可是……」易菲菲結結巴巴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她知道周曉月以前不會說話,但是她的嗓子早就治好了,只是她一直不肯開口說話,沒有人知道是為什麼,但是她怎麼會突然說話,而且是對她。

「沒有可是,以前是沒有遇到讓我開口的人,現在我遇到了。」周曉月道。

易菲菲突然淚光盈盈,她捧著周曉月的手道:「原來我對曉月姐姐這麼重要,我太感動了,曉月姐姐,我會好好對你的。」

說著,易菲菲一把抱住了周曉月。

周曉月一怔,隨即無奈的笑著拍了拍易菲菲的背。

「對了。」易菲菲突然推開周曉月,一驚一乍的接著道:「藥王宗出事了,我好高興。」

易菲菲見得周曉月看著她的目光有些不對了,立刻意識她說錯了,急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都俊彥出事了,我不用擔心嫁給他了。」

「都俊彥?怎麼回事?」周曉月問道。

「是這樣的……」易菲菲將都俊彥變成白痴出醜的事說了一遍,語氣輕快的像只飛舞的蝴蝶,要知道,她以前一提及都俊彥就跟死了爹媽一樣。

周曉月皺了皺眉,她道:「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你倒是輕鬆了,匡師叔想必愁得頭髮都要白了,我回去一趟。」

周曉月離開了,而易昊雲在她離開之後就現身了。

「哥,你怎麼連她的面都不敢見了,對了,你也聽到了,曉月姐姐她開口說話了,是因為我呢。」易菲菲嘻嘻笑道。

易昊雲揉了揉妹妹的頭,輕嘆一聲,道:「傻丫頭。」說完,他就離開了。

易菲菲摸了摸腦袋,突然想起了楚南,自言道:「這幾天也沒有看到藍大叔了,他也沒有以賴昌明的身份呆在水雲間,難道他離開朱雀城了?可是玄藥師爭霸賽還沒開始呢?」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背影殺手,背影殺手啊……」楚南一邊走一邊念叨著,他早知道有這麼一撥人盯上了他,所以才專挑地面偏僻的地方,好方便他們下手,但他們竟然也用這麼低劣的騙術,還真當自己是傻子啊。~隨~夢~小~說~щ~suimеng~lā不過那女人屁股倒是真翹,不過長得也太剛硬了,完全是背影是仙女,看臉是漢子。

「話說,到底是誰想要對付我?我初來乍到,也沒得罪過誰吧?不對,那北嶺死肥婆肯定對我懷恨在心,難道是她找的人?」楚南心裡猜測著。

走了一段路,楚南看到了一個石洞,心念一動,鑽了進去。

不多時,夜梟三人組出現。

「大姐,怎麼辦?」猥瑣的青年小蟲問。

「他或許察覺到了什麼?只是他選擇這麼一個石洞,卻是有些詭異,他想引我們入洞?」女子皺眉道。

「那他可是自尋死路,我們進去宰了他。」大鬍子道。

那女子擺擺手,道:「小蟲,放幾隻你的小可愛進去探探情況。」

小蟲點點頭,拿出一個漆黑的罐子,一打開,數十隻黑色醜陋的蟲子悄無聲息的鑽入了洞中。

小蟲閉上眼,過了一會兒,他睜開了眼睛,道:「那小子在裡面布下了禁制,身上氣息狂暴,不是在進行小突破就修鍊上出了岔子。」

「會不會是詐?」女子道。

「不好說,不過不太像。」小蟲也不敢妄下定論,三人小組裡,做主的是這女子,他只分析傳遞情況。

「就算是又怕什麼,就憑他一個南嶺三層聖子,難道還斗得過我們三人聯手?」大鬍子道。

女子想了想,目光煞氣凌然,冷然道:「布禁,將此子滅殺。」

大鬍子與小蟲都是一陣興奮,開始布夜梟禁,將此地完全隔絕開來。

而後,三人沖入了這石洞之中。

就在他們離開之後,在他們的禁法之外,有五桿陣旗顯現了出來。

三人進入到石洞中,果真在深處看到了正盤腿而坐的楚南,身上能量正在狂暴的波動著,表情扭曲痛苦。

三人對視一眼,大鬍子猛然一聲低喝,手中出現了一根巨大狼牙棒,狠狠砸向了楚南面前的禁制。

禁制一顫,驀然出現了一個缺口,而幾乎在同時,那女子和小蟲沖了進去,那默契也不知道配合多少次了。

女子手中出現了一柄大刀,刀身如血,剎那間爆出一團血芒,斬向了楚南。

而那叫小蟲的青年也是一揮手,無數只嗜靈蟲密密麻麻籠罩了過去。

「轟」

楚南的身體如光影般破碎,不留一點痕迹。

「糟糕,是陷阱。」女子心中一緊,反手幾刀,身形與小蟲犄角相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