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飛飛自己也很奇怪,現在他想要逃課都會考慮到她會不會生氣!想想還真是可笑!

天不怕地不怕的燕飛飛,竟然也會受人約束!

外面燈火闌珊,喧囂如白晝。車裡卻安靜的只聽得見方微雨的呼吸。

車停在了紅綠燈的路口。

方微雨的胃裡翻江倒海,一陣陣的噁心使她發出一聲聲的哽咽。

「你是不是想吐啊……」燕飛飛的看著她問到。

方微雨無法回應,她擰著眉頭,嘴裡不住的發出想要嘔吐的聲音。

「師傅,前面停車!」燕飛飛看見了公交站,那裡離她家很近了,讓她休息一下再送她回家吧。

燕飛飛扶著方微雨剛下車,方微雨靠著路邊的柳樹,彎腰吐了一大片。吐完之後,她的神志有些清晰了,她模糊的雙眼裡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那是他嗎?

她緩緩站直了身子,眯起眼睛看向他。

「喝口水吧!」

方微雨搖晃了一下腦袋,接過他遞來的礦泉水,漱了漱口。

「燕飛飛,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我眼花了……」方微雨似乎在自言自語。

燕飛飛只是站在她面前看著她,一句話也沒有說。跟一個喝醉酒的人有什麼好說的呢!

「有沒有清醒一點,能走嗎?」

「沒事,能走!」

方微雨搖晃著向前走去,走了兩步,一個踉蹌,身體向前毫無重心地傾去,馬上就摔倒在地時,燕飛飛伸手攔腰抱住了她。

燕飛飛半彎著腰,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抱在懷裡的她,「方微雨,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方微雨在迷糊中發起了愣,不知道是不是喝酒的緣故,她這樣被他抱著,反而沒有了緊張,她很自然的微微一笑,「有啊!」

「是嗎?」燕飛飛心裡一下跌入萬丈深淵,原來她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可是,他的感情又該如何安放呢?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忽然之間,一股恐懼向他襲來……

「方微雨,為什麼……」他沒有再說下去,轉而他又說:「我想要吻你!」

方微雨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他的吻已經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們的身體都產生觸電般的感覺,兩人僵在了大街上……

他們擁抱的那個地方恰巧在大樹底下,昏黃的路燈映著他們的身影,沒有引起來往的車輛和行人的注意。

方微雨一下清醒了,她直起身一把推開了燕飛飛,「你幹什麼啊,你這是什麼意思……」她的臉囧得比之前紅得更厲害了。

後來她還想說些什麼解釋一下自己的意思,或者想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感情。可是那個突如其來的吻,打亂了她所有的思緒,她在自己沒有控制的情況下從他面前逃離了。

她一口氣跑到了怡和小區門口,喚了一口氣就跑回家了。

「微雨,快十一點了!你再去參加什麼生日聚會,回來的也太晚了吧!你媽都生氣了!趕緊去卧室找你媽,給她認錯去!」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方正懷,走到了方微雨面前。

方正懷聞見了她身上的酒氣,大吃一驚:「微雨,你竟然喝酒了!」

「爸,你小聲點,別驚動我媽!同學們都喝了,我能不喝嘛!別擔心,我喝得很少,只不過我喝酒容易上臉!」她對爸爸笑了笑,「爸,我就不去見我媽了,我這樣子會讓她更不高興的!你先替我去哄哄她哦,明天我一定向她檢討!」

路上跑回來時被風吹得清醒了,方微雨知道老媽的脾氣,所以決定先讓老爸替她擋住。平時,她經常和老爸一條戰線。

關鍵時刻,必須發揮枕邊風的最大作用。

方微雨一溜煙鑽進了浴室,洗澡后即使被老媽逮住也不怕什麼了。

楊慧今天身體欠佳,方正懷輕輕走進卧室時她已經睡著了,「睡著了也好,省的嘮叨了……」他小聲嘆了一句。

方微雨沖完澡,拿了一盒安慕希,上樓睡覺去了。

她晚上喝的酒散的沒剩多少了,此刻越來越清醒。她坐在桌前,嘴裡吸著酸奶,腦子又不受控制地想起她被吻的那一幕……

「他竟然會吻我!他是喜歡我才吻我嗎?可是他又沒有向我表白過啊,他不會是想……不不,他不是那種人……我本來想聽李曼的,準備向他表白的……」方微雨心裡亂七八糟的,腦子也成了一團漿糊。

「唉,今晚註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她揉了揉頭髮,又拿出一張數學卷子,埋頭做了起來。

她原本是想表白的,誰知喝酒後自己斷片了!這下可好,今晚他居然吻了她!還問她有沒有喜歡的人……

他問她有沒有喜歡的人時,她為什麼沒有告訴他「我喜歡你」這句話了,這下又該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表白啊!

唉,方微雨被自己給愁死了!

燕飛飛一路跟著方微雨到了小區門口,看見她走進小區里,他才安心地轉身離開。

他雖然吻了她一下,可他心情並不好。他覺得那個吻是他強要來的,如果不這樣,他怕以後會沒有任何機會!

他太害怕被她拒絕了!

風撩起了他的衣襟,他兩手插進褲兜,依舊闊步向前走去。

他身邊走過兩位美女,不斷回頭望了他幾眼。

燕飛飛長相里雖帶著青澀,可他給人的感覺和氣質卻不像一個孩子。少年的他經歷與別人不同,所以他身上透露出一種過早的成熟,那種成熟給他增添了一種不一樣的吸引力。 周一走在去學校的路上時方微雨都無精打采。

「方微雨!」劉亮朝她喊了一聲。

方微雨轉身對上的卻是燕飛飛那憂鬱的眼神,頓時她愣在了原地,一時說不出話來,也不知該用什麼表情看著他。

燕飛飛在她臉上停留了幾秒,竟然像沒事兒人一樣的移開了目光。

劉亮很快在他們臉上各自掃了一眼,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有情況啊!」他故意靠了一下燕飛飛的肩膀,向他拋了一個媚眼。

燕飛飛沒有理睬他,抬腳向前走去。

方微雨為了避免尷尬,也轉身向前走去。

「為什麼這時候會遇見他啊!怎麼那麼尷尬……」她心裡暗自打鼓,希望他不要跟上來,「那不是郭如雲嗎……」,她跑了幾步穿過馬路去追郭如雲了。

「如雲!早啊!」方微雨追上她,很自然的把胳膊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郭如雲用很冷淡的眼神看了一下她搭在肩上的手,沒有跟她講話。

「如雲,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我不太舒服……」

「怎麼啦,身體不舒服嗎?」

「沒事,不用你費心了!」

郭如雲停下腳步,拿下方微雨搭在她肩上的手,冷冷的說:「以後,我們還是離遠一點,這樣對大家都好!」她轉身後,又停下腳步,「方微雨,和你做朋友我傷不起!」說完她毅然決然地向前走去。

方微雨懵了,「如雲,你什麼意思……」

她的疑問沒人給她回應,她一個人傻在了路邊,很多上學的學生一一從她身邊走過,沒有人注意她。

馬路對面有一雙眼睛一直盯著她站著的方向,他朝她走去。

有一個同學走路匆忙中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對不起啊,同學……」,那個同學又匆忙向前跑去。

方微雨傻愣愣的沒有回應。

他走到她身邊,「你沒事吧!」

方微雨轉頭看見了楊雲,「哦,沒是……」,此刻她心裡的失落只有她自己知道。

「你們吵架了?」楊雲朝郭如雲的方向望去。

「沒有……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樣……」方微雨難過的說。

他們沒有再說話,彼此間有點小尷尬,一路默默地走進了校園。

站在教室門前準備去操場跑步記單詞的燕飛飛,抬眼便望見了方微雨和楊雲一起走進校園的畫面。

燕飛飛扭頭下了樓梯,圍著操場跑了起來,他的心又被剛剛那一幕打亂了……他的敏感和自卑又在困擾著他,讓他的心理極度煎熬。

早自習鈴聲響了,他濕著頭髮走去教室。

一個早自習他又蒙頭大睡了。

下午輔導功課時,燕飛飛早早收拾書包想要閃人。

「幹嘛去,今天不複習了嗎?」方微雨習慣性的喊住了他。

燕飛飛毫無表情的回了句:「今天不想複習!」他一手提著包,一手插進褲兜,大搖大擺地走了。

方微雨坐在那裡生了一會兒氣,「啪」的拍了一下桌子,追了出去,今天,她必須結束與他的這種莫名其妙的關係。

怎麼結束?是表白,還是……

方微雨追了沒幾步,遠遠看見了他。

他的面前站著三班的班花鄭曉萱,她身材高挑,笑靨如花,標準的男生眼裡的大美女!

她手裡拿著一封信,遞向了燕飛飛。

燕飛飛很冷靜的看著她遞過來的信,「這是什麼!」他一手提著包。一手依舊插進兜里,沒有想要接信的意思。

「給你的情書……」女孩兒羞澀的微紅著臉,但她一點兒也不膽怯。

自從燕飛飛在運動會的賽場上一展風采之後,贏得了很多女孩兒的芳心,學校里初一到初三有好些漂亮女孩兒都在打聽他的底細。

好幾個家境優越的女孩兒知道他不是某家的公子哥后,毅然決定放棄他。

深夜書屋 「長得再帥有什麼用啊,以後我可不想跟著受苦!」

「哎,真是可惜他那副好皮囊了!」

「據我了解,他以前還是個混世魔王!」

「家境差,還愛惹事,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前途了!」

……

幾個富家女對他早已沒了什麼興趣,對他產生的那一點喜歡也僅僅是一時的衝動而已。

可這位三班的班花鄭曉萱卻不一樣了,她憑藉自己的漂亮想要把燕飛飛這個冷冷的帥哥收為自己的囊中之物,她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先向他表白。

今天她終於把他堵在了校門口,還親自給他送情書。

燕飛飛的眼神里一直含著憂鬱又冷漠的神情,鄭曉萱的情書並沒有給他帶來一絲的欣喜。

「以後不要給我送這些東西!」燕飛飛滿不在乎地從女孩兒身邊擦肩而過。

鄭曉萱呆了幾秒,轉頭朝著他大喊:「燕飛飛,我不會放棄你的!」

旁邊有路過的同學回頭看著鄭曉萱,他們無奈的搖搖頭,徑自走了。

方微雨遠遠望見燕飛飛離開的背影,「這是什麼人啊,這麼拒絕一個女孩子,好冷酷啊!我剛剛還想向他表白來著,趕緊撤兵回營吧……不行,我要去搬救兵!」她又折回教室去找李曼了。

「李曼,我該怎麼辦啊!」方微雨一臉的愁雲。

「你實話告訴我,昨晚他送你回家,你們有沒有發生點什麼啊……坦白交代,我才能幫你追你的男神哦!」 傅先生食之有味 李曼眯著小眼睛,豎起耳朵,已經準備好聽方微雨接下來說的話了。

方微雨一想起昨晚發生的事,耳根漸漸紅了起來,「他……他昨晚忽然吻了我一下!」她的口齒有些含混不清。

可是李曼還是聽得清楚,她像半夜見到鬼受到驚嚇一樣,「噌」一下站起來,「什麼!他竟然……」

方微雨一把捂住她的嘴,「你這個大嘴巴,想讓全世界都知道是吧!快坐下!」

李曼支支吾吾的說:「你……把手……拿開……」

方微雨小聲的叮囑道:「你別給我嚷嚷!」李曼使勁點了點頭。

「他向你表白了!行啊,微雨,都收穫男神了,還在這裡裝無辜!」李曼笑嘻嘻的看著她。

方微雨忽然之間很委屈的樣子,「他沒有表白,只是莫名其妙地就親了我一下!」

「他親你哪裡啊,臉蛋,還是……」李曼睜大眼睛看著她。

「好了,八卦女!怎麼那麼多問題,親了就是親了,還要問那麼詳細,你不嫌肉麻啊!」

「你這麼不想說,那肯定親你的嘴巴了!天哪……」李曼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渾身發顫。

方微雨把自己剛剛看見的那一幕告訴了李曼,李曼說:「微雨,我覺得你不能那麼打退堂鼓。你想想,他連那女孩子的情書都不收,可是他卻主動吻你,這裡面一定有情況……如果你非要確定他是不是喜歡你,那你就找個合適的時間問問清楚啊!」

「有時候話說明白了不就解決問題了嘛,該主動的時候就應該主動啊!像我還不是追著我的心上人滿校園跑啊!」李曼用鼓勵的眼神望著她。

「你說的對……」方微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對了,李曼,你知道如雲她發生什麼事了嗎,為什麼今早她對我說不和我做朋友之類的話,我真想不明白!當時我直接傻掉了!」

「如雲?我不知道啊!可能有什麼誤會吧,哪天我給你問問!」李曼看向郭如雲,她正在埋頭學習,看起來不像發生什麼事的樣子。

晚自習下,方微雨看見燕飛飛走出了教室,她早已整裝待發,偷偷跟在了他身後。

燕飛飛把書包跨在肩上,拿出鑰匙,打開自行車的鎖,騎著車出了校園。

校門口不遠處,有一個騎著摩托的少年,一身暖色運動裝,腳上穿著耐克的運動鞋,神采飛揚,他的目光一直望著校門口的方向,好像在等人。

「肖陽,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劉亮三兩步跑到那位少年的面前,他又轉身朝燕飛飛喊了一下,「燕哥,這邊兒!」

燕飛飛定睛看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那個站在摩托車旁的少年是那晚一起喝酒的肖陽!一想起他,燕飛飛的臉色不由自主地暗沉了下來。他沒有走過去,隔著老遠給劉亮回了句:「我先回去了!」

他騎上自行車,正準備走的時候,聽見劉亮調侃肖陽的聲音,他並沒有回頭再看他們,而是騎著單車走了。

肖陽向他這邊瞅了瞅,「這哥看起來很拽啊!」

劉亮笑了笑,「平時他就這德行,其實人還蠻不錯的,很講義氣!和他做哥們,不吃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