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對於李天辰來說,一百萬要緊啊。

所以,懶得去理她是什麼想法,直接掛檔,掛到了最高檔上。

轟!

這輛瑪莎拉蒂瞬間加速……

秦月妍看到車子竟然加速沖了,本來想要踩下剎車減速的,而這個時候李天辰已經是站了起來,抓著她的肩膀直接將她從位置上好似老鷹抓小雞一般,拎了起來。

「李天辰,你想要幹嘛?」身體突然之間失重,秦月妍差點沒尖叫了起來,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李天辰手一甩,直接將她丟到了後排當中去了。

砰!

秦月妍狠狠的被丟在了後排的位置上,好在後排座椅夠軟才不至於受到撞擊,身體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可是頭髮確是散亂了。

披頭散髮,頗有些狼狽!

被人就這麼丟了出來,換做是誰,誰都會炸毛的,從位置上爬了起來,秦月妍怒瞪著已經坐到駕駛座位置上的李天辰,吼道:「李天辰,就算你要換位置,你也不至於這麼暴力啊,你懂不懂的什麼叫做憐香惜玉?」

「不好意思,剛才沒把你當女人。」嘴上雖說不好意思,可在怎麼看他的表情都不像正兒八經道歉的樣子,一臉的玩味。

嘎?

秦月妍明顯愣了一下。

沒把自己當女人?

那把自己當什麼了?

「李天辰,你給我聽著,這筆帳姑奶奶我記下來了……啊!」秦月妍話還沒有說完,身體便是突然失控,向後方倒去。

是李天辰加速了。

一百八十碼!

二百碼!

二百二十碼!

這款瑪莎拉蒂總裁,是2017款的,相比於以往的車系在極限速度上有稍微做了些調整,比如2015款之前的瑪莎拉蒂總裁,最高的時速是三百零四碼,而這一款能夠達到三百一十五碼。

當然三百一十五碼的極限速度,和對方法拉利那超過三百五十碼的極限速度還是有不小差距的。

剛才李天辰瞬間加速,因為慣性的原因,秦月妍再次摔倒在後排的位置上,好不容易穩住了身體,爬起來一看那速度指針。

二百五十碼了!

總裁的清純小情人 「李天辰,你瘋了!」兩百五十碼的速度,已經是接近這車子的極限速度了。

而且這還不是專業的賽道。

南風有信 路面並不是很平坦的。

就算是國際上專業的賽車手,在這種路面也不敢開出這麼快的速度來。

「瘋了,瘋了,這傢伙為了錢,命都不要了。」見識到了李天辰的瘋狂,秦月妍突然之間有些後悔了,後悔讓他來幫自己,她腦中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一旦翻車了,自己還能夠活的下去嗎?

「座穩了!」而這時候,李天辰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秦月妍見李天辰的臉色,逐漸的變得嚴肅了起來,立刻坐了下來,然後扣上安全帶。

後排也是有安全帶的。

刷!

就在秦月妍剛剛系好安全帶的同時,她的身體好像被甩出去了一般……

飄逸!

一記堪稱大師級別的甩尾,直接是甩過了前面的那個彎道。

沒錯,就是用甩的!

這一幕著實是將秦月妍看傻眼掉了,看了一眼指針上的數字顯示!

二百六十五!

天啊,剛才在漂移的時候,這個傢伙竟然沒有減速?

通常在漂移的時候,哪怕是專業的賽車手,都要先減速,否則速度太快,車子根本就掌控不好的,極易翻車。

可,李天辰竟然連一絲的速度都沒有減?

要不要這麼誇張。

秦月妍看傻掉了。

不但秦月妍看傻掉了,就連先前那囂張到不可一世的法拉利平頭男子,也是看傻眼掉了。

剛才的這個彎道是個有著差不多六十度的彎,太彎了,法拉利是先減速的,也就是他減速的時間,瑪莎拉蒂總裁直接是一記絕對堪稱大師級別的漂移,從他法拉利身邊擦肩而過。

他以前也和一些富家子弟經常賽車的,可也從來沒有見過哪個人敢這麼玩的,而且這麼玩也就罷了,偏偏還讓對方成功了。

竟然沒有翻車。

「這運氣絕對是好到爆炸,這絕對是運氣。」平頭男子可不相信,對方這一記漂移是憑藉真本事的,要知道就算是專業的賽車手,恐怕都沒有誰做的到如此的完美。

「哼,暫時領先又能夠如何,漂移玩的好又能夠如何?」過了那個彎道之後,平頭男子的車速也是快速的飆升了起來:「我還從沒有見過瑪莎拉蒂總裁跑贏法拉利的,等著瞧吧,我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平頭青年已經不是賽車界的菜鳥了,像他們這類的富家公子,平常閑著無聊的時候,地下賽車就是他們極好的消遣的方式之一。

這些年下來,他也算半個業餘賽車手了。

剛才,李天辰這絕對堪稱大師級的漂移,在他看來,雖然有很大的運氣成分,可就算是運氣,敢於這麼玩的,手底應該也有著不俗的駕駛技術。

這一刻他開始正視起了對手。

「就算你技術不錯又能夠如何?」平頭青年將口中的香煙直接吐掉:「你要清楚,你現在開的是瑪莎拉蒂總裁,只是一款轎跑而已。」

「轉彎你能夠超越我,可是直線呢?」

平頭青年的法拉利過了彎道之後,便是猛踩油門,他這一款極限速度能夠達到驚人的三百五十公里的超極跑車,好似妖冶的紅芒一般,筆直的飈射了出去。

瑪莎拉蒂總裁車內!

剛才的那一下漂移,著實是把坐在後排的秦月妍嚇的夠嗆,從小到大她還從沒有座過這麼危險的車,臉都嚇白了。

不過,現在安全了,她突然有種很刺激的感覺。

貌似也挺爽的!

「李天辰,剛才那一下,你是怎麼做到的?」秦月妍深深的吸了口氣,平復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看著一臉專註駕駛的李天辰。

什麼時候的男人最帥?

絕對不是耍酷,扮萌的時候!

而是專註的時候,而是認真的時候,而是嚴謹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秦月妍突然有種感覺,感覺李天辰身上有一種無形的魅力,這種魅力令的悅男無數的秦月妍情不自禁的就有一種想要親近的感覺。

突然出現的這個念頭,令的秦月妍自己都嚇了一跳。

幻覺,一定是幻覺!

秦月妍拍了拍自己的臉。

「你指的是剛才那一下漂移?」李天辰回答道,不過速度確是絲毫不減緩。

「對。」秦月妍微微點頭:「剛才我看到了你漂移時的速度二百多碼,而剛才這個彎道,少說也有六十度,這麼彎的彎道,就算是專業的賽車手,也不敢以二百多碼的速度玩漂移的。」

「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李天辰淡淡的說道。

「不是廢話嗎,當然是要聽真話了。」

「嗯,是這樣的,剛才漂移前,我想要踩剎車來著,可結果……應該是第一次開你這車子,還不熟悉,結果踩成油門了,所以……」

「啊?」秦月妍蒙逼掉了。

踩錯了?

要不要這麼嚇人?

而這個時候,後面的法拉利已經是追了上來。

在直線上,法拉利要超越瑪莎拉蒂總裁,是很容易的事情。

「呀,他追上來了,追上來了!」

秦月妍回過頭看去,便是瞧見那法拉利越來越近了,激動了起來:「李天辰,快,在快,他已經很近了,你不加速他就要超越你了,快,在快。」

「大姐,你以為你這車子是超跑嗎?」

李天辰有些無語啊。

對於瑪莎拉蒂總裁來說,加速度和極限速度就是他的硬傷,就算你駕駛技術比對方好十倍,百倍,然而車子性能的落後,想要不被反超,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你的速度比不過人家啊。

「那怎麼辦,我們豈不是註定要輸了?」秦月妍有些失望了。

先前,見李天辰一記堪稱大師級別的甩尾,然後超越了對方,秦月妍都幻想著勝利的那一幕了,可現在……聽李天辰的意思貌似還會輸啊?

「車子速度上比不過人家,註定在直線上會被對方超越,想要贏他的話,只有一個辦法。」李天辰的嘴角之處露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秦月妍立刻追問:「什麼辦法?」

「玩命!」

「李天辰,你別亂來啊!」聽到李天辰說『玩命』二字,秦月妍立刻意識到了時態的嚴重性,喊道:「李天辰,就是一百萬而已,我給你,不管輸贏,我都給你。」

秦月妍是有些怕了。

「既然答應你會贏,就必須得贏。」李天辰看了一眼右邊的後視鏡,那輛法拉利已經是非常接近了,大約也就是十幾米的距離而已。

李天辰故意不加速,等著他靠近。

就在那法拉利離他的車子只有五六米距離,正打算從他右側位置超車的時候,李天辰猛地打了方向盤。

變道!

強行插到了右車道!

「我草!」平頭青年本打算從右車道超車的,實在是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直接變道過來,插在了自己前面。

眼看著就要撞上去了!

平頭青年相當清楚,以現在這超過兩百五十碼的速度若是撞上去了,哪怕是碰到一點點,鐵定都是車毀人亡的下場。

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只能夠踩下了剎車!

隨著一陣急促的輪胎摩擦的聲音,這輛法拉利在滑行了幾十米之後,停了下來。

而李天辰在看到法拉利停下來了之後,有些無語的笑了笑,就這麼點膽量也和哥賽車?

笑話!

李天辰搖下車窗,左手伸出窗外,對著後方豎起了中指,然後猛踩油門,在對方那暴跳如雷的眼神當中,揚長而去。

Website 「草啊!」

平頭青年跳下車子。

看著那揚長而去的瑪莎拉蒂總裁,平頭青年簡直是暴跳如雷:「媽的,瘋子,這傢伙絕對是個瘋子,草啊,別在讓我碰到你們。」

平頭青年輸了。

但他輸的不服氣!

他又跑回了車子當中,然後調出了行車記錄儀,他這車子是前後左右四個方向都有安裝行車記錄儀的,很快他就找到了一段記錄。

這段記錄上,李天辰和秦月妍的樣子都照的很清晰。

之後,他打了一個電話。

王楚風正摟著楊麗麗在電影院看電影,王楚風的電話響了起來,接起電話:「林子哥啊,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啊?」

「楚風,幫我查兩個人,南延市是你們的地盤,這兩個人應該是你們南延市的人。」

「林子哥,要查什麼人?您說。」

「我把他們的照片發給你,媽的,讓老子找到了他們非得弄死他們不可,尤其是那個男的。」

「看來,林子哥和他們有很大的仇恨啊。」王楚風微笑道。

很快,王楚風便是收到了林子哥發來的照片。

「是他?」看到照片之後,王楚風頓時樂了。

李天辰? 當王楚風看到坐在車子副駕位置,抱著雙臂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李天辰,頓時就樂了。

這不是李天辰么?

剛才電話裡面,王楚風豈能聽不出林子哥的怒火來。

所以,他立刻判斷,李天辰鐵定是得罪了林子哥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