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無涯!」

「武道七重天巔峰,宗師之境!」

不少人再次倒吸一口冷氣。

今年,百城天才會武,似乎變得愈加精彩了。

唰!唰!

而就在下一刻,又是兩道身影,飛身踏入了第三和第四個生死擂台。

「葉無雙!」

「古靈兒!」

底下發出一陣驚呼,這兩人,一男一女,同樣都是來自燕國十大主城的絕頂天才,都有著武道七重天巔峰的修為。

顯然,他們都有著強大自信,能夠一直站在生死擂台上,守擂下去。

而這個時候,對於這五個生死擂台的規則,眾人也是開始了解。

看來,一共一百多個年輕天才,只有最終站在那五個擂台上的,才是勝者。

而這個時候,眾人都是紛紛望向第五個生死擂台。

那上面,還是空蕩蕩的一片。

嘩!

但就在這時,一道青衫身影突然掠過半空,最後落在了第五個生死擂台之上。

不是他人,正是林寒。

他本來計劃在下面觀摩別人爭鬥,但他感知力擴散出去,發現那一百多個天才,大部分都是武道六重天,或者半步宗師的存在,在如今林寒的眼中,已經不算是什麼了。

因此,他也失去了「偷學」的興趣。

不是林寒自負,這些所謂的百城天才,在如今他的眼中,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因此,現在林寒唯一想要的,那就是儘快進入赤陽王府中。

而赤三衛曾告訴他,無論你身份如何,只有在百城天才會武中有著驚才絕艷的表現,才能夠得到赤陽王的賞識。

因此,林寒不打算再隱藏下去。

既然來了,那就強勢一次,林寒直接上了第五個生死擂台。

而這個時候,一些剛剛想要上去的年輕天才,則是看向林寒的目光中,充滿了陰鬱。

第一個踏入生死擂台上的人,代表著膽量和氣度,因此,他們認為林寒搶了本來應該屬於他們的表現。

「這第五號生死擂台之上的,是哪個主城的?」

「似乎不是十大主城的,面容如此陌生,應該是其他小城中的年輕天才。」

「還真是膽大,一個小城池來的小子,觀其氣息,雖然也踏入了武道七重天,但好像不過是中階之境,竟然就敢和十大主城的絕頂天才並肩,簡直是自取其辱。」

「看著吧,待會他就知道,第一個上擂台的,到底是什麼下場。」

有人在底下冷笑,神色不屑。

對此,林寒背負銹劍,站立五號生死擂台,面容平靜,似乎不為所動。

不遠處,赤一衛看著林寒的模樣,目光閃過一絲詫異。

但下一刻,他面容威嚴,陡然喝道:「第一輪的五個守擂之主已經出現了,接下來,所有人都可以隨意上擂台挑戰擂主,時間一天,最終站在五個生死擂台之上的,就是勝者!」

「唰!」

幾乎就在這赤一衛話落的一瞬間,底下人群中,頓時衝出五道身影,開始挑戰五個生死擂台上的擂主。

五號擂台之上。

林寒看著朝著自己衝過來的身影,目光無波。

那是剛才一個第一輪沒有上成擂台的天才,他有著武道七重天初階修為,此時眼神帶著一份陰冷,徑直朝著林寒衝去,殺機彌散。

不遠處的觀看台上,赤三衛和赤六衛坐在一起,此時赤六衛看向五號擂台,笑了笑道:「三哥,你看中的那個少年,是五個擂主中最弱的一個,看來,他已經成為眾矢之的了。」

「是啊,看來不少百城天才,都要選擇從林寒這五號擂台下手,儘快將他這個最弱的擂主耗儘力量,然後爭奪新一任的擂主。」赤三衛也是點點頭,但他神色沒有絲毫擔憂之色,似乎對林寒極為自信。

這一幕,讓赤六衛心中冷笑一聲,但他表面上卻是半開玩笑道:「三哥,我不信這小子能夠堅持到最後,還榜首?恐怕這第一輪守擂就要敗下陣去。嘿嘿,到時候,三哥你打賭要給我一枚『造化丹』,可不要忘記了。」

「既然打了賭,我自然不會賴賬。」赤三衛瞥了一眼身旁的赤六衛,淡淡出聲。

而這個時候,底下人群中。

不少百城天才,都是緊盯著五號生死擂台,因為,那上面的擂主,是最弱的一個,他們都想著一個個上台,儘快耗死那來自一個不知名小城的青衫少年。

「這五號擂台,應該屬於我。」

五號擂台前,第一個對林寒出手的那個少年,神色露出一絲殺意。

「破空指!」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這少年冷喝一聲,手指連連刺出,真元透體釋放,十指頓時硬若鋼鐵,如同十根長矛,朝著林寒刺去。

若是林寒的身軀被刺中,絕對要被插出十個血窟窿。

好狠!

人群中,不少人都是目光一震。

有狐綏綏,入世為卿 「你太弱了。」

驀地,林寒出聲了。

他神色無波,猛地拔出背負的銹劍。

「鏘!」

一抹森然劍光,撕裂空氣,如同一道冷電,直接斬到了那殺過來的少年。

「噗」

一道血光乍現。

下一刻。

「啊!」那少年的慘嚎聲頓時響起。

眾人神色大驚,紛紛望去,他們看到了,不知什麼時候,那第一個想要挑戰擊殺林寒的少年,十根手指已經被一劍全部斬斷,血流不止。

好快的劍光!

好強的劍氣!

不少人心神震動,目光微微露出一絲駭然。

那五號擂台上,叫做林寒的青衫少年,雖然來自一個不知名的小城,但其實力,卻是強大得可怕。

剛才那一劍,若驚雷,若冷電,瞬間撕裂空氣,斬斷敵人的十根手指。

毫無誤差!

毫無猶疑!

不僅是劍術,這種心性,也是極為強大。

僅僅一劍,林寒的威名,已經在人群中開始傳播。

就算不遠處的一號、二號、三號和四號生死擂台之上的擂主們,都是目光露出一絲驚疑不定。

他們似乎也沒想到,一個偏遠的小城池中,竟然也能夠孕育出如此年輕的強大劍客。 林寒的強勢表現,讓不遠處看台上的赤六衛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畢竟,剛才他還說林寒可能第一輪都撐不過去,但剛才那強勢一劍,卻是直接扇了他一個大耳刮子。

「斷天城,林寒,勝一場!」

不遠處,赤一衛開始記錄林寒的戰績。

而這個時候,其他幾號擂台上的擂主,也是差不多一招強勢碾壓,畢竟,第一輪上去的人,大部分都是試水的,真正的強者,還沒有出手。

「我來!」

又是一道身影朝著五號擂台飛射而去,這一次,是一個武道七重天中階的天才高手,來自燕國一個僅次於十大主城的大城池。

雖然剛才林寒的強勢一劍,讓不少人有些驚異不定。

但,五個生死擂台之上的擂主,林寒表面上依舊是五人最弱的一個,修為僅僅為武道七重天中階,而且,從頭到尾,好像並沒有使用什麼強大的武學,只是那高超的劍術。

這讓不少人心中冷笑,看來,這來自偏遠小城池的青衫少年,根本就沒有機會得到強大的武學。

反觀前四個擂台上的擂主,都是真元震蕩,靈光閃耀,那絢麗的武學招式,強大磅礴的力量波動,讓不少人都是望而生畏。

「在下葉莫,來自蒼牙大城,還請指教。」

第二個挑戰的身影朝著五號擂台上的林寒抱了抱拳,緩緩道。

這個葉莫,還算客氣。

林寒點點頭,道:「出招吧。」

「化龍手!」

驀地,那葉莫出招了,他手掌拍盪虛空,竟然以真元凝聚出十八道龍形掌印,呈現天羅地網的威勢,朝著林寒包圍而去。

這是一套極品武學!

每一個真元凝聚的龍形掌印,都有著極品武學的威能,相當於,這葉莫一次性攻殺出了十八掌極品武學的威能。

「殺生劍訣。」

「橫天式!」

林寒出劍,劍光撕裂空氣,在面前快速滑動,竟然形成了一片劍網,將那十八個掌印全部抵擋住。

一劍橫天,仿若一柄巨劍橫貫虛空,能夠阻擋一切攻殺之術。

而就在下一刻——

「裂天式!」

林寒再次冷喝一聲,手中長劍劇烈震鳴,如同一道冷電,直接撕碎那十八個真元掌印,瞬間抵到了那葉莫的喉嚨前,不到一公分。

冰冷的劍尖,透發一種刺骨的寒意,讓葉莫身軀猛地一僵。

他額頭冷汗流下,苦笑一聲,道:「我敗了。」

「鏘!」

長劍入鞘,林寒轉過身,平淡的聲音傳來,「能逼我出兩劍,你很不錯了。」

神秘老公求放過 「多謝指教。」

葉莫無奈苦笑一聲,略有些垂頭喪氣離去。

要知道,自己可是和這林寒同階的存在啊,但,卻是只能讓他出兩劍。

這種差距,讓葉莫鬱悶到要吐血。

斷天城?

這個自己根本沒聽說過的小城,怎麼能出現這種妖孽般的少年劍客。

俘獲冷情小嬌妻 不過,葉莫不知道的是,林寒若不是看他態度可以,恐怕直接斬出《殺生劍訣》第四劍「滅天式」,只要一劍就能夠將他擊殺。

但這第四劍「滅天式」殺傷力太強,不到萬不得已,林寒不會使用。

剛才廢了那第一個挑戰者的十根手指,是因為林寒覺察到了那人的殺意和陰冷目光,他自然會毫不留情給他一個血的教訓,讓所有人知道,心中算計著自己,到底是什麼下場。

「斷天城,林寒勝,兩場。」

赤一衛身軀高大,他如同一座鐵塔佇立五個生死擂台中央,威嚴出聲,記錄各大擂台的戰績。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尖悄然劃過。

轉眼,天色已經漸漸變得昏暗,而這個時候,也終於快到了守擂比斗結束的時刻。

一號擂台擂主,依舊是沈蒼生。

二號擂台擂主,同樣沒有變,是斷無涯。

三號擂台擂主,一開始上去的葉無雙終於力竭,敗給了另一個新晉天才,王天朗,同樣來自燕國十大主城中的年輕高手。

四號擂台擂主,依舊是古靈兒,少女有著武道七重天巔峰的修為,一手冰雪劍術,纏纏綿綿中,冷凍一切,殺敵於無形,讓無數人抵擋不住。

五號擂台,自然是林寒站在其上。

他現在,已經成為了本次百城天才會武的最大黑馬。

前四號擂台的擂主爭奪,都是有名有姓的主城天才,但林寒呢,他來自一個誰也不知道的斷天城,但卻是讓所有人震撼在他的實力下。

整整一天。

一劍。

每次都是一劍,擊敗對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