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隼們知道羅嫣是人族臭小子的妹妹,這樣的消息傳遞過去,那小子在暴怒之下,送信的人恐怕是有死無生。

「我,」六頭星隼中最矮小的那頭星隼說道。

星隼一族已到了這般田地,終究需要有人犧牲,這頭星隼最終還是站了出來。

「嗡!」

「嗡!」

「嗡!」

星隼們胸口的星脈石閃爍著光輝。

「願星光與你同在……」

「願星光與你同在……」

其他星隼送上了祝福后,那頭星隼徑自朝著西南方向的萬靈城飛掠而去。

……

鳳歌昏迷了一天一夜才睜開眼睛,一臉的疲倦之色。

打開那光之裂縫顯然是極度消耗精力的,即使強如純潔者也不能肆意運用。

她剛掙扎著要爬起來,一雙手已扶在她肩頭,羅征的聲音便已傳來,「醒了也不要亂動,你透支的太厲害,還要好好休息。」

聽到羅征的話中藏著一絲絲愧疚,鳳歌的嘴唇悄然抿起,不知為何她似乎十分享受羅征這種情緒,如果有可能,她更希望羅征能虧欠自己更多。

就在鳳歌打算說些什麼時,一名引鼬族人闖了進來,「報!城衛大人!」

羅征與鳳歌的眉頭齊齊一皺,便是問道:「何事?」

「一頭星隼降在城衛府外,要求見城衛大人,」那名引鼬族人回答道。

「星隼求見我?」羅征愣了一下,這是打算求饒?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求饒已經毫無意義,就算羅征想要放過星隼一族,引鼬族與巨人族也不可能就此放過。

不過羅征還是退出了房間,直奔城衛府的門口。

那隻星隼屹立在門口,在看到羅征后才開口說道:「你的妹妹已被押入暗域內。」 星隼的話,如同一把銳利的匕首刺入羅征的腦海。

他雙目猛然一睜,瞳孔中更有洶湧殺意衝天而出。

即使那頭星隼抱著必死的覺悟前來傳遞消息,感受到這殺意后,巨大的鳥軀還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羅征一直認為黎山能照料好羅嫣,畢竟整個黎山的實力凌駕在太一天宮之上,即使是有熊,金烏這幾個超級勢力也不敢隨便對黎山出手。

可羅征忽略了一點。

現在羅征與鳳歌兩尊肉身的威脅程度與日俱增,為了能夠擊殺羅征,他們四大族幾乎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在渾源大世界時,羅征與羅嫣的兄妹關係也已暴露。

為了將羅征和鳳歌引入暗域,他們自然會以此做文章。

甚至在沒有完全證明「天行」就是羅征的情況下,直接對羅嫣動手,說明他們的確非常急迫。

旁邊的幾位引鼬族人感受到羅征散發的氣息,眼中也有擔憂之色,它們心中也倍感疑惑,羅征是太一天宮的人,他妹妹難道不是,為什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被星隼一族擄走?

「你們要什麼?」羅征沉著聲音問道。

既然懂得拿羅嫣來要挾自己,說明羅嫣的安危暫且無礙。

抓走羅嫣必定不是星隼一族的主意,而是幕後的金烏一族,他想知道星隼一族開出什麼條件。

「引鼬族和巨人族退兵,」這頭星隼不假思索的開出了一個條件。

赤電與血吼已率領引鼬族和巨人族朝天水城進發,現在星隼一族元氣大傷的情況下,連天水城原本的大族都彈壓不住,若這兩大族進入天水組,足已宣告星隼族覆滅。

「退了你們就能放了羅嫣?」羅征繼續問道。

這頭星隼搖搖頭說道:「想要救下羅嫣,只能由你去一趟暗域。」

羅征的眼睛微微眯起,盯著星隼露出一絲冷笑,「那我為什麼要讓引鼬族和巨人族退兵?」

擄走羅嫣的目標,不過就是想引羅征進暗域,並不是想要阻止羅征毀掉星隼一族。

「你不退兵……你妹妹會死!」那頭星隼眼中流露出一絲慌亂之色,不過它本身已經豁出去,終究還是壓著心中的恐懼回答道。

羅征低頭思索了一會兒,這才扭頭對身邊的一名引鼬族人說道:「通知赤電和血吼,讓它們回來。」

「城衛大人……」那名引鼬族人有些猶豫。

「按我說的去做,」羅征命令道。

引鼬族人無法違抗羅征,點點頭后便迅速離去。

羅征則盯著那頭星隼說道:「它們的目的不過是把我引入暗域罷了,就算不退兵,我妹妹也不會死。」

聽到羅征的話,星隼的心臟微微一顫,這傢伙一言就看穿自己的謊言。

「暗域中擄走我妹妹的是誰?」羅征又問道。

「是猴子,是那些黑猴子……」星隼如實回答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

羅征說著頭也不回離開,其他的引鼬族人也一同進入城衛府。

星隼抱著必死的決心前來,沒想到還能撿回一條性命,它感覺自己像是做夢一樣,原本緊張的心態一下放鬆后,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大汗淋漓,連羽翼都被沾濕了。

「嘩……」

星隼展開翅膀,慌不迭的離開萬靈城。

……

城衛府內。

鳳歌看到羅征去而復返,卻散發著煩躁的情緒后,她臉上隱隱有些擔憂,小心翼翼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羅征徑自朝鳳歌伸手,「將蠟燭和暗之果實給我。」

「你想去暗域?」鳳歌一愣,蠟燭和暗之果實都是保證羅征留在暗域的東西,但她想不通羅征為什麼會前往暗域。

「給我便是,不用問太多,」羅征悶聲說道。

鳳歌現在還需休養,羅征打算一人前往暗域行動。

鳳歌的臉上顯露出一絲冷意,將手輕輕一縮,卻是說道:「不管是什麼事,我隨你一同前去。」

須彌戒指在鳳歌手中,她不給羅征他也搶不來。

疆海之王 羅征定定的看著滿臉認真之色的鳳歌,無奈的將城衛府外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影后的通關攻略 以鳳歌之聰慧,瞬間就聽明白了。

事情很簡單,無非是金烏一族覺得尋常彼岸生靈對付不了羅征,打算藉助暗域生靈的力量。

「她們沒想過,用暗域生靈對付不了我嗎?」鳳歌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自信。

暗域生靈果然比光域中的生靈強大許多,可她正是一切暗域生靈的剋星,根本絲毫不懼。

「要麼它們尚不知情,要麼還有別的打算,例如……純潔者,」羅征說道。

十四重天內應該還有另外一名純潔者,這名純潔者的實力應該遠勝一般的彼岸生靈。

「倘若純潔者站在它們那一方,恐怕早就殺過來了吧?」鳳歌又說道。

純潔者能在光域與暗域中自由穿行,他們真能請動純潔者,自然不需要千里迢迢想辦法將羅征和鳳歌引入暗域。

羅征也想不清其中的頭緒,心中有了一絲煩躁,便道:「不管這些,我們進入暗域先找到那些黑猴子再說!」

在十三重天的時候,羅征和鳳歌就見識過那些黑猴子,被那些黑猴子一路追殺,差點死在豬面怪手中。

那時的羅征面對黑猴子沒有一戰之力,但現在的羅征自與往日不同。

準備一番鳳歌便跟隨著羅征再度啟程。

半個時辰后,兩人從天烏山與地烏山之間的山脊中穿過,徑自來到最西端的那一片暗域前。

就當鳳歌打算照亮暗域時,羅征伸手攔住了她。

「我們是去救人,切勿動靜太大,」羅征說道。

羅嫣在對方手中,若對方發現自己已成功被引入暗域,完全可以擊殺羅嫣。

想要將妹妹救出來,必然要出其不意。

於是一人吞吃了一枚暗之果實后,這才踏入了暗域內部。

因為此前鳳歌打開了那條光之裂縫的原因,這一代方圓百里的範圍內,那些妖植,妖物,甚至於生活在其中的暗域生靈都被無量天光完全消弭,四處都是光禿禿一片,當日羅征可是親眼見到。

鳳歌看到自己造成的破壞,也是微微有些咋舌。

她當時情急之下,腦海中彷彿有一條電光閃過,那電光隱隱就是一條裂縫,當那裂縫打開時,她也一頭暈厥過去,後面的事情就記不太清楚。 在這片光禿禿的暗域中前行了上百里距離后,周圍的景物才漸漸恢復正常。

一株株陰暗低矮的植物,形成一望無垠的密林。

當羅征和鳳歌打算穿過這片密林時,那些植物垂落的枝條輕輕的晃動起來。

領主之兵伐天下 一根枝條的力量或許不強,但幾千,甚至於上萬根枝條同時行動,足以將強大的獵物活生生的纏死。

它們顯然也將羅征和鳳歌當做了獵物,隨時準備發起攻擊。

房客別這樣~ 鳳歌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緩緩靠近的枝條,瞳孔中一道白光閃過,「你們想要化為灰燼?」

這些妖植是有思維的,在感受到鳳歌威脅的一瞬間,所有的枝條如同朝四面八方逃竄的螞蟻,迅速收縮而去。

原本難以行走的密林中央的妖植,更是朝著兩側傾倒而去,形成一條方便通過的小徑。

「這才像話,」鳳歌冷笑一聲,抬著頭徑自向前走去。

羅征在後面笑著搖搖頭,這些暗域里的生靈對鳳歌的畏懼可不一般。

穿過了這片密林后,前方又是一座座陰森森的高大山脈,在黑暗中也無法看到這些山脈的高度。

進入暗域的第一步,先要找到那些黑猴子的據點。

可眼下一個智慧生靈都不存在,想要尋到它們還是有些難度。

順著山脈側面行進了一段距離,就在這時,羅征與鳳歌看到前方亮起了一點火光!@^^$

在暗域內唯一能產生光亮的,除了純潔者的無量天光之外,就是蠟燭了,那柔和的火光必定是蠟燭誕生出來的。

兩人小心翼翼順著山脈一側靠近,果然在不遠處看到了一根蠟燭。

蠟燭被點燃后,放置在一片空地上,就這般孤零零的燃燒著。

燭光的威力不上無量天光,也比不上光域內的自然光,但對暗域生靈同樣具備威脅,除非吞吃了光之果實,才有可能在蠟燭的範圍內不受傷害。

蠟燭顯然是有人刻意布置在這裡,只不知其目的是什麼。!$*!

羅征與鳳歌一言不發,藏匿在另外一邊,觀察著蠟燭周圍的動靜。

沒過一會兒……

黑暗中傳來一陣的聲音。

一隻半人高如蟋蟀一般的大蟲子竄了出來,一跳一跳,便朝著蠟燭走去。

這大蟲子對蠟燭彷彿沒有任何恐懼,沒有任何防備之下,徑自跳入燭光的範疇內。

「啪嗒,啪嗒……」

進入燭光範圍內后,柔和的黃色光芒不斷侵蝕著這隻大蟲子,不一會兒,它體表已是一片斑駁,細細的肢體更是從它身上脫落下來,最終倒在了燭光前。

燭光依舊消弭著這隻大蟲子的肉身,如果沒有任何干預,這隻大蟲子最終會消失在燭光內。

可就在這時,一個小小的繩圈猛然拋射出來,一把套在大蟲子的身體上,猛然拖拽之下,已將這頭大蟲子拉出了燭光的範疇。

那動作十分流暢,顯得非常熟練。

羅征尚沒看清楚,那隻大蟲子已被繩圈拉入黑暗處。

「那邊肯定有智慧生靈,我們去找它們!」鳳歌貼在羅征耳邊低聲說道。

生活在暗域內的智慧生靈,肯定知曉黑猴子們的下落。

就在鳳歌準備過去時,羅征卻伸手一拉。

暗域內的風險遠比光域大的多,無論什麼情況都值得警惕,他說道:「先觀察一下再說。」

兩人依舊貓在原地,看著那燭光。

不一會兒,不遠處的草叢中再度傳來沙沙聲。

這一次竟是一條長達丈許的黑色大蜈蚣,這蜈蚣抬起細長的身軀觀察了一眼燭光,也沒有任何猶豫的朝燭光爬行而去。

與那隻大蟋蟀差不多的下場,進入燭光的範圍內,大蜈蚣就不斷受到傷害,尚且沒能靠近燭光就已爬不動了。

「嗖!」

草叢內又是一個繩圈扔了出來,精準的套在大蜈蚣身上,隨即將大蜈蚣朝草叢內拖拽而去。

這隻大蜈蚣的生命力顯然十分頑強,拖拽的過程中還在不斷掙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