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公子!」

「是,公子!」

頓時,沈文澤背後,一共將近五個身披軟甲的侍衛,他們紛紛爆發氣息,赫然都有著半步真武之境,而且,最弱的一個,都是轉化了五成罡元。

五個侍衛,都是半步真武之境的強者。

此時,他們神色紛紛露出獰笑,看向林寒,調侃道:「公子,我們殺了這礙事的小子,還請公子待會在享用完那謝解語之後,能夠也讓屬下們玩一玩,這可是天劍門總門的天之驕女啊,若是上了,不枉此生啊。」

「好,到時候本少會留給你們玩的,你們儘快將那礙事的小子殺了,本少都懶得出手,這種螻蟻般的東西,親自殺他,本少都嫌髒了自己的手。」沈文澤頓時說道。

「你們……」聽著對面一眾人毫不掩飾的凌辱話語,謝解語絕美的面容上,難看到極點。

「你們快跑,縱然我被凌辱了,你去天劍門總門,稟告總門上層,為我報仇,抹殺這沈家!」謝解語突然出聲了,她猛地站起身,擋在了林寒的面前,道:「快跑,不要白白死去!」

「嗡」

雖然體內中了劇毒,但強大的修為,讓謝解語依舊能夠站起身。

只不過,她的面容,變得越發蒼白,秀眉之間,幾乎凝聚了一層黑氣,顯然若是再強行動用體內力量,就要毒發身亡。

不過,就在謝解語準備要拚死一戰的時候,一隻有力的手掌放在了她的香肩上。

「我來吧,這些人,還殺不死我。」

林寒出聲了,語氣雖然淡漠,但卻是帶著一份強大的自信。

「你……」謝解語看到了背後林寒緩緩走上前,她神色帶著一份猶豫。

不過,似乎是看到了少年那不算俊朗、但卻是冷峻的清秀面容上,閃過的一絲不容反抗的神色,謝解語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她輕輕點頭,退後盤膝坐在地上,開始運轉功力解毒。

「謝解語,你還真要將命交在這小子手上?侍衛,給我上,殺了這小子!」沈文澤看到林寒手掌剛才觸碰謝解語,但在他眼中一向冷漠至極的謝解語,竟然沒有反抗,甚至是沒有皺一下秀眉。

這讓沈文澤心中不可抑制生出一絲憤恨和嫉妒,他妒火燃燒,狠狠盯著林寒。

「殺!」

得到沈文澤的命令,那五個侍衛紛紛猙獰一笑,手中長刀轟然斬出,直接朝著林寒悍然衝去,在他們眼中,林寒已經是個死人了。

殺伐之眸!

這個時候,林寒自然也不會再隱藏什麼手段,他直接釋放殺伐之眸,讓那五個侍衛靈魂一顫,密不透風的刀法合擊中,瞬間露出一絲破綻。

「就是現在!」

星辰斬!

林寒冷冽一笑,背負銹劍瞬間出鞘,他一劍朝著那五個侍衛轟然斬去,一股天地劍意融入林寒的每一劍中,他這一瞬間,以一個不可思議的速度,連續斬出了三劍。

「鏘!」

第一劍落下,瞬間將第一個沒來及反應的侍衛,連帶著他手中的長刀,都是直接劈殺成兩半。

「鏘!」

第二劍。

「噗」

第二個侍衛依舊沒有從殺伐之眸的靈魂攻擊中醒轉過來,直接被林寒一劍劈殺,血液拋灑。

第三劍瞬間再次斬下。

這一劍斬出,銹劍周圍瞬間顯化六顆星辰異象,直接融入了這一劍之中。

「轟!」

一股璀璨的星辰劍芒,直接撕裂空氣,轟然朝著最後三個侍衛斬殺而去。

「怎麼可能!」

遠處,沈文澤看到林寒瞬間斬殺了他的兩個屬下,差點把眼珠子瞪下來,不過他似乎是瞬間想到了什麼,神色大變,立馬對著最後的三個侍衛吼道:「快醒過來,這是靈魂攻擊之法!」

口中驚呼著,沈文澤目光難看,頓時縱身一躍,身上爆發一股極其強橫的罡元,直接朝著那最後三個侍衛的方向爆射而去,要出手救下這三人。

「晚了!」

但就在這時,林寒陡然冷笑一喝。

「轟」

他手中的銹劍一瞬間綻放星辰劍芒,瞬間加快了劈下的速度。

「噗」

「噗」

「噗」

根本沒有絲毫反抗,那最後三個侍衛,頓時被林寒第三劍那將近三米多長的星辰劍芒,瞬間撕裂整個身軀,轟然炸裂開來,血液、碎骨拋灑一地。

「你?!」

看到這一幕,沈文澤神色驚怒到極點。

他沒有想到,這個在自己眼中不過一個螻蟻般的存在,竟然將自己五個得力的手下全部擊殺,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三劍斬五人!

林寒手中銹劍之上,血液滴下,鋒芒畢露。

「靈魂攻擊之法?」遠處,謝解語正在盡全力運轉功力解毒,不過她此時看到遠處那血腥一幕,絕美面容上,終於露出一絲喜色。

「如此強大的靈魂攻擊之法,難道,他是傳說中修鍊靈魂的魂師?但是,他剛才那一劍也是驚才絕艷,武道修為絕對不差,一個偏僻之地的小小分門中,竟然能夠出現這種奇才?」謝解語心中想著,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小子,你殺了本少的五個手下,你必須要用死來贖罪!」

沈文澤現在簡直是心中暴怒到極點,他殘酷一笑,渾身雄厚的罡元轟然爆發,一股專屬地罡境強者的威壓,頓時彌散整個虛空。

「小心,這沈文澤前些日子成功踏入真武層次的地罡境,雖然只是初階,但絕對可以鎮殺一切凡武層次的武者,你縱然有靈魂攻擊之法,也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後方,傳來謝解語關心的聲音。

「啊啊啊,小子,我要殺了你!」

看到謝解語對林寒的態度慢慢轉變,甚至是還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這個偏僻分門的野小子,他有什麼資格讓謝解語如此對待?

沈文澤妒火熊熊燃燒,他長嘯一聲,手中儲物靈戒一閃,出現了一桿黑金鑄造的方天畫戟,他揮舞著那大戟,看向林寒道:「今日不把你這個跳樑小丑的頭顱斬斷,本少誓不罷休!」 嗡!

沈文澤此刻地罡境的強大威壓釋放出來,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冰冷和肅殺。

一道道凌厲的鋒芒從他手中的黑金大戟尖端吞吐出來,充滿了殺伐之氣。

此刻,沈文澤手中大戟搖搖指向林寒,冷聲道:「你只有兩個選擇,跪下,或者,死。」

「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林寒也是冷冷一笑。

雖然沈文澤乃是一位地罡境強者,但如今自己已經突破到半步真武之境,而且,體內已經轉化五成罡元。

最重要的是,這沈文澤不過剛剛突破到地罡境,林寒甚至是都感應到了他體內罡元極為不穩。

「小子,給本少死!」

看到林寒臉上的冷笑,沈文澤眼眸閃過一絲凶芒,他手中大戟轟然斬向林寒,沒有絲毫留情。

「星辰斬!」

林寒冷喝一聲,瞬間拔出背負銹劍,六顆星辰顯化,直接融入這一劍,斬向沈文澤。

當!

劍戟相碰,瞬間發出一道爆鳴聲,震蕩得周圍的空氣都是微微在晃動。

蹬蹬瞪!

下一刻,林寒只覺得手中銹劍之上,傳遞迴來一股巨大的力道,他整個身軀,都是忍不住倒退了十幾步才堪堪停下。

而對面,沈文澤則是身軀微微一震,向後退了三四步。

「地罡境,果然不凡,每一招每一式之間,都是能夠輕易爆發萬斤巨力!」林寒心中微微閃過一絲訝異。

但此時,無論是沈文澤,還是不遠處謝解語這位來自天劍門總門的天之驕女,都是目光一震,他們看著倒退十幾步的林寒,似乎沒有受到一點傷害,頓時眼神都是直了。

「怎麼可能……」

沈文澤此時神色滿是難以置信。

自己可是地罡境強者啊,怎麼一戟下去,那天劍門分門的廢物小子,只是退後了十幾步,沒有受到一點傷害,甚至是,自己還被剛才那一劍擊退了幾步。

沈文澤本以為自己能夠將林寒一戟劈殺,但現在的這一幕,讓他神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殺伐之眸!

而就在沈文澤眉宇間閃過一絲驚疑不定的瞬間,林寒敏銳發現這一絲破綻,他瞬間發動殺伐之眸。

嗡!

高空上,一隻巨大的青色彌天之眸緩緩睜開,一股靈魂幻禁和攻殺之力,瞬間橫跨空間,直接沖入了沈文澤的精神世界中。

「唰!」

這一瞬間,沈文澤臉色猛地變得慘白無比。

他「看到了」,自己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直接來到了一片天地昏暗的世界。

這裡,大地由白骨鋪就,遠處是一片血海,血海中,一具具死屍,渾身鬼氣森森,手握滴血的長刀,猙獰咆哮著朝著自己衝殺而來。

「不?!」

這一刻,沈文澤猛地大吼一聲,額頭滿是冷汗,他手中大戟胡亂劈砍,將那些衝過來的死屍全部劈殺。

但,每一具死屍被劈殺,接下來,又會有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的死屍從那片血海中爬出來,猙獰咆哮,朝著中央的沈文澤涌去,轉眼就將他淹沒……

外面,空地上。

此時,沈文澤周圍什麼都沒有,但他雙目卻是驚恐無比,手中大戟胡亂劈砍,神色猙獰。

看著猶如瘋魔般的沈文澤,遠處的謝解語美眸中滿是震驚。

她微微抬頭,看著林寒頭頂高空上懸浮的那隻青色彌天之眸,冰冷、無情,充滿一種傲視蒼生的威嚴。

縱然謝解語來自天劍門總門,實力高強,心高氣傲,是一代天之驕女,但此刻也是嬌軀微微一顫動。

她看著那隻青色眼眸,能夠從靈魂深處感受到一種驚恐的悸動。

「就是現在!」

而就在這一瞬間,林寒動了。

鏘!

大日乾坤劍!

林寒爆發最強一劍,他猛地斬下,手中銹劍綻放烈日鋒芒,瞬間撕裂空氣,直接刺穿了沈文澤的胸膛。

「噗」

一股血液飆射而出。

「啊!」

沈文澤猛地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聲,他終於從幻境殺伐中醒轉過來,但此刻已經晚了。

「你……」

看著插入自己胸膛中的冰冷長劍,血液啪嗒啪嗒滴下,沈文澤神色帶著一份猙獰,眼睛死死盯住林寒,痛苦道:「你敢殺我……你……好狠……」

轟!

林寒拔出背負銹劍,直接一掌將沈文澤轟飛。

「哇!」

沈文澤本來胸膛就被一劍刺穿,此時遭受了林寒的一掌,頓時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瞬間死亡。

「多謝。」

謝解語畢竟修為高深,她此刻終於壓制住了體內的毒性,俏臉恢復了一些紅潤,走到林寒面前,感激一笑道:「今日若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就要被這沈文澤給算計了。」

「無妨。」

林寒輕輕一笑,道:「你我都是天劍門弟子,雖然一個總門,一個分門,但我不會見死不救。」

「咻!」

而這個時候,謝解語玉手伸出,手掌一招,直接將遠處沈文澤屍體上的儲物靈戒給吸取過來。

隔空吸物!

林寒看到這一幕,神色露出一絲驚訝。

這種手段,雖然平凡,但不是一般武者能夠做到的,不知道,這謝解語真正武道境界到了什麼層次。

「這枚儲物靈戒屬於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