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按照金懸鐘的實力,給他十幾息的時間,便足以鎮殺李瀟!

轟!

但,沒等金懸鐘動手,大殿的大門突然被轟了開來。

隨即,只見金玄明和另外三個帝王,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進來!

與此同時,相三十五,面帶怒意,更是手持靈王聖旨,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金懸鐘!靈王有旨,命你速回聖殿,接受懲罰!」相三十五怒喝道!

「懲罰!?我金懸鐘,何罪之有!?」金懸鐘冷聲道,更是眉頭一挑:「再者,將在外,皇命有所違!」

(本章完) 兵在外,將命有所違!

同樣的,將在外,皇命有所違!

此刻,金懸鐘明顯是打算違抗靈王的聖旨了!

只不過,他倒不是誠心想要違抗,只是想要先殺了李瀟,再去聖殿。

畢竟,靈王之威,金家也不敢抗衡。

再說了,在金懸鐘心中,殺了一個李瀟,那又如何?

頂多是被責罰一下,受點小罪罷了!

他身為龍虎衛將軍,他有著自信,靈王不會太過為難他!

「相家主,你稍安勿躁,等我辦完此事,便去聖殿。」金懸鐘輕語,說話之間,一道帝王法則打在了李瀟的身上。

「你敢!」

相三十五當即就怒了!

他乃相家家主,身份,品階,乃至實力,都遠在這金懸鐘之上!

如今,先不說他是帶著靈王的聖旨而來,就算是他什麼都沒帶,這金懸鐘也不能在他面前如此作為!

「上蒼說——」

這一刻,相三十五動怒了,聖人言語便是要施展!

但,沒等他施展,一個滿頭白髮,手持一把金色長刀的男子,突然的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此人一出現,現場的氣氛,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尤其是,這人手中的長刀,居然遙指著相三十五!

試問,這天下,有幾人敢拿兵器指著一個文位一品大相!?

「金流芳!」相三十五面色陰沉無比,盯著對方,冷聲道:「你這是要以下犯上!?」

「不敢。」金流芳搖頭,道:「只是,我金家乃武位,你相家乃文位,文位之人,何必來插手我武位家族的事?」

「相家主,你不覺得自己有些過分了嗎?」金流芳反問道。

這話一出,相三十五的臉色更為難看。

只因,對方這話,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在棄域,從古至今,文不插手武事,武不管文事!

這是一種秩序!

最為重要的是,這金流芳,正是金家當代家主!

武動乾坤 其實力功績之高,都快要成為武位一品了!

再加上,這金流芳的實力,也是非凡莫測!

哪怕是相三十五,也不願意和他多做交手!

轟!

轟!

……

與此同時,就在相三十五猶豫之間,金懸鐘的幾道法則,再次打在了李瀟的身上。

這一刻,李瀟肉身終究是出現了裂痕。

連其神魂,都已經崩碎,只能堪堪穩住那最後一道殘魂!

可以說,此刻的李瀟,已經是在生死邊緣!

「呵,在實力與身份地位面前,果然是誰都靠不住。」李瀟睜著眼,就這麼看著近在咫尺的相三十五,心中苦笑連連,更是嘲笑自己太過天真。

在相三十五齣現的那一刻,李瀟本以為自己得救了。

可誰能想到,相三十五,在此刻,居然猶豫了!

要知道,以相三十五的身份和實力,只要他態度強硬一點,必定能救下李瀟。

而這金流芳,也不敢真的反了相三十五!

可現在。

呵。

李瀟感覺,自己屬實天真!

嗡!

……

但,就在李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時,這龍虎城上,一道恐怖的威壓浮現!

一瞬間,只見天空之中,混沌浮現,更有一道靚麗的身影,站在雲端。

其三千白髮在身後飛舞,婀娜的身段,在一身輕紗之下,盡顯無疑。

眉宇間的一顆紅痣,更給她帶上了一層妖冶的風采。

而此人,正是那頭人形混沌獸!

轟!

這一刻,龍虎城內的人,神色紛紛大變,尤其是相三十五幾個帝王,更是驚駭無比。

他們抬頭看去,自然是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身份!

「人形混沌獸!?」

「怎麼可能!?她是如何穿過混沌邊際的!?」

……

這一刻,連金流芳都是驚呼了一聲,無法相信,一頭人形混沌獸,居然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龍虎城!

轟!

而就在此刻,只見這女子,纖嫩如白玉一般的手掌,映照著虛空,夾帶著混沌,轟然落下!

一道爆響之下,整個龍虎城,剎那間化作了粉末!

好在,龍虎城內,有著特殊的陣法和禁制,保住了諸多龍虎衛。

但,這一座城池,卻是毀掉了!

「孽畜!爾敢!」

「放肆!此地可是你撒野的地方!」

……

金流芳,金懸鐘,金玄明,乃至相三十五,此刻紛紛大怒。

他們逆沖而上,似要將其鎮壓!

但,這女子,神色平靜,眼中空明,其瞳孔之中,只有一物,只有一人。

至於其他的人,似乎根本就入不得她的法眼!

「呵,到頭來,來救我的,居然是她。」李瀟趴在廢墟之中,吃力的抬頭,看向空中的那個女子。

其嘴角,不由露出一絲凄慘而無奈的笑意。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誰能想到,到了這種時候,救他的不是別人,居然是一頭人形混沌獸!

轟!

……

此刻,空中爆響傳出,漫天混沌猶如倒掛的大海,傾盆而下。

混沌所過之處,相三十五等人紛紛後退,不敢與之抗衡!

而這女子,從始至終,都是如此的平靜。

並且,一縷混沌,如一隻纖纖細手,輕輕的卷在了李瀟的腰間,將其帶到了這女子的身邊。

「我們說的,可還算數?」這女子開口問道。

這一句話,也算是自她出現在龍虎城之後,第一句話。

靈未央 「算。」李瀟此刻沒什麼想法,略帶凄慘的笑容之中,帶著一絲失望之意。

他不是對著女子失望,而是對這相三十五失望!

「那,我帶你走。」這女子輕語,看都沒看相三十五等人一眼。

她,如一尊謫仙,摟著李瀟的腰,轉身而去。

其動作飄然,似要飛升九天。

而在其身後,相三十五等人,卻是手握雙拳,面對那女子,他們竟然不敢出手!

「他果真和混沌獸勾結!」金流芳沉聲道:「相家主,這下你還有什麼好說!?」

「他……或許也是被逼的……」相三十五嘆息道。

而就在此刻,一道倩影,也是降臨在此地。

她一出現,便讓空氣凝固了起來,就連相三十五等人,都是瞳孔猛人收縮。

同時,遠處的李瀟,似乎也是發現了什麼,不由轉頭看來。

這一看之下,他也是神色微微一變,口中輕語了一聲:「你終於是回來了?可惜,我卻要走了。」

第五更到了!!

第五更到了!!猜猜是誰來了!?這最後出現的女子,是誰呢??

(本章完) 暮然回首之間,那個曾經讓李瀟魂牽夢繞之人,出現在他的眼前。

只是可惜,兩人在對視的目光中,越行越遠。

像是那驚鴻一瞥,當那女子回過神來時,李瀟已經被那白髮女子帶走了,消失在視線當中。

這一刻,這女子眼眸驟然冰冷了下來,紅唇輕開,冷聲道:「去聖殿。」

這話一出,在場之人,哪怕是相三十五,都感覺到了一絲冰涼之意!

「公主殿下?」

金流芳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是在試探性的問著。

然而,這女子不曾理會,只是冷眼看了下相三十五三人,隨即便消失在了此地。

「唉,這件事,終究是鬧大了。」相三十五嘆息,更是瞪了一眼金流芳幾人,冷聲道:「金家,這輩子都成不了第五大家族!」

「為何?」金流芳挑眉,道:「我金家功績以夠,只要靈王批准,隨時就能成為一品!」

「呵,你們太自大了。」相三十五輕蔑道。

說罷,相三十五也是穿越了虛空,離開了此地。

「家主,這下該如何?」金懸鐘沉聲道:「剛才那女子,真的是公主殿下?」

「閉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金流芳怒喝道,大袖一揮,同樣是進入了虛空。

很明顯,面對公主的命令,金流芳等人不敢違背。

很快,十幾息后,聖殿大殿之中。

此刻,大殿的正上方,靈王端坐在那裡。

其神色平靜,看不出喜怒哀樂。

但,其瞳孔深處,那一抹殺意,卻讓人心驚不已。

在靈王身邊,此刻多出了一個寶座,而上面坐著的人,正是靈王唯一的一個子嗣,也是這棄域唯一的公主——林千柔!

「稟告靈王陛下,第三軍將軍李瀟,勾結混沌獸,我等都親眼所見,證據確鑿!」

這一刻,金懸鐘率先開口,一副正氣凌然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