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皇宮炸成了粉碎,原地出現一個深坑,可皇宮之外卻沒有任何動靜,最後傳出一聲慘叫,重歸於寂靜。

天明時分,又有一座新的皇宮豎立起來。

「你為金五,你為金六,你為金七!」

楊木死亡,丁峰得到了二十億魂點,還有一億靈晶,他都拿來兌換了三個金級上品傀儡。

「謝主人賜名!」

三個金衛十分激動,他們被兌換出來就被賦予了人格,也正因為有丁峰的兌換,才有了他們,有了生命,有了一切。

在他們心目中,丁峰就是他們的一切。

丁峰點點頭,他坐在椅子上,露出深思之色。

「系統,按說,都是神尊之境,哪怕楊木只是中級修為,金衛他們四個即使能戰勝,也難以斬殺才是,為何就輕易的將楊木鎮壓呢?」

「叮!傀儡實力,是以平均戰力所設定?」

「平均戰力?」

「叮,大千世界,億萬種族,以人類的天賦,只不過處於下等罷了!雖缺少一些神通,但金級上品的傀儡,完全能夠抗衡你們人類天才級別的巔峰神尊,而且他擁有巔峰至尊神兵的強度。」

「原來如此!」

丁峰明白了,又問道,「那相對於半帝呢?」

「叮,半帝能輕易鎮壓金級上品傀儡!」

丁峰不再追問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楊木損落紅葉國,引起了各大宗派的忌憚,其後幾天,再沒有任何動靜,直到丁峰約定公開出售神土造化丹的時間。

上午,陽光明媚,零散的白雲悠悠晃晃。

在皇宮上方,丁峰端坐九龍椅上,掃視八方。

「神土造化丹,一百萬神晶一粒,若想要,拿神晶!」

丁峰微微一笑,聲傳八方。

經過十來天的醞釀,也知道神丹真正的功效,讓一些勢力忍不住了。

帝宗沒有動手,可其他宗派知道無法得到丹方,就開始大肆購買神丹,一炷香時間,竟然賣出去了千枚。

丁峰得到了十億神晶。

「還有沒有要的?」

丁峰端坐高空,臉上掛著笑意,可他的目光卻流露出寒冷的光芒。

五道強大的氣息突兀的騰起,轉眼到了丁峰對面,為首的中年人一身黑袍,面帶煞氣,看向丁峰喝道:「丁峰,殺我宗派長老楊木,你認也不認?」(未完待續)

ps:後面還有兩更!

「日月齊輝?」

丁峰笑了,神色難明,忽然扔給了帝乾一個儲物手鐲,說道:「好好經營,最多十年,你就會有巨大的收穫。還有,一定記住,你今天沒來過這裡,你沒有出過無雙劍宗,再給你個忠告,未來,不要參合年青一代的事情!」

丁峰轉過身來,背對帝乾,幽幽道:「未來,是年輕人的天才,未來,是一個可怕的時代!」

帝乾神色大震,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轉身而去。

一口氣飛出了五萬里,帝乾才停了下來,長長的出了口氣,苦笑道:「我竟然、竟然害怕他……他最後說的……!」

想到了某個可能,還有隱隱約約聽到各個宗派的傳言,他身軀狂震。

「要真是這樣……!」帝乾竟然露出了驚恐之色,搖了搖頭,這才查看丁峰給他的東西,他的嘴角裂開了,笑容越來越大,「丁峰,不愧是丁峰,服了,我帝乾,徹底的服了!」

一轉身,他化作一道流光飛回了山門,真正用心的培養從重華大陸招收的弟子。

皇宮之內,在帝乾離開不久之後,又有一道身影破空而來。

「黎明時分,代表著光明即將到來,是最期待,最有希望的時候,可卻也是最黑暗的時刻!前進一分,光明萬丈,後退一步,絕望深淵!」

這是一位青年,身穿白衣,頭髮后束,整個乾淨利落,沒有一點雜亂的青年,他陽光溫和,手執一卷書。緩緩邁步而來。

「宗派任務,不得不來,丁峰。我只要五十枚神土造化丹,另外抄錄一份丹方。我承你一個人情!」

青年將目光從書卷上挪開,看向了丁峰,十分認真的說道。

「你身上有股強大的劍意,還有種熟悉的感覺,我猜,你是來自萬劍宗吧!」

丁峰雖說猜測,可語氣卻十分肯定,對這位青年。他卻有不少好感,雖說也是來搶奪,卻點名所要,還欠下人情,極其難得了。

「我是劍無敵。」青年點點頭,他身子一挺,整個人光芒萬丈,在丁峰眼中,他變成了一柄隱隱蟄伏的巨劍,一旦激發。上擊九天,下破深淵,「你應該見過我師弟方圓吧!」

「嗯!」丁峰點頭。笑道,「看在你光明正大的份上,要是用神晶購買,我可以破例一次,若是白要,我勸你還是離開為好。」

劍無敵一怔,深深的看了丁峰一眼,忽而一笑,轉身而去。卻留下了一道聲音:「未來天下,希望與你一戰!」

「劍無敵。好一個劍無敵!」

丁峰撫掌讚歎,「柳一劍有了個好對手。」

這一夜。悠悠而去。

「這才只是開始,今夜恐怕會更熱鬧。」

丁峰伸了個攔腰,進入了宮殿左側的一間房中,盤坐靜修。

寶鼎宗。

「還沒分析出來嗎?」

寶鼎宗的宗主是一位中年人,不怒自威,在他前面是一座神光通天的鼎爐,此刻,正有四五位宗內長老催動著丹爐,在另一側,則站著馬丹。

「宗主,難、難、難,這都是第五枚了。」

這位白須老者,是宗內第一丹師,他煉製的丹藥,天下帝宗,無一不知。對他而言,天下丹藥,都難以瞞過他這雙眼睛,然而今天,他在三位長老的輔助下,並利用帝兵乾坤鼎都浪費了四枚丹藥都沒有分析出造化丹的成份,這已經是第五枚了。

這時,一道人影從外面飛快而來。

「宗主,成了!」

「什麼資質?真達到了金級神土?神源空間如何?」

「其中一位資質一般,若是尋常突破,最多中品黃色神土,現在卻達到了金級下品,三十米方圓神源空間;另一位資質中等,達到了金級中品極限,差一點就達到了上品,神源空間為方圓五十米!」

「好厲害的丹藥!」

宗主大吃一驚,又問道:「王長老,他們有沒有副作用?」

「沒有檢測到!」

宗主揮了揮手,王長老退了出去。

砰……!

寶鼎內,響起一聲爆響。

「大長老,怎麼樣?」

宗主臉色大變。

「還是沒有分析出來。」

大長老苦笑搖頭。

「大長老,繼續分析,另外我安排人去將丹方取過來。這種丹藥,只能屬於我寶鼎宗,只能屬於!」

宗主握了握拳頭。

黑龍宗,符帝宗,甚至赤陽宗都得到了消息,暗中派出了絕世老祖,哪怕萬劍宗有劍無敵阻止,依然沒有放棄。

大半個南域,因為神土造化丹而風起雲湧。

第五夜!

「丁峰,我是黑龍宗大長老楊木,神尊修為,拜我為師,我讓你成為宗派核心弟子,將來至少也能成就神皇。」

楊木身材修長,筆挺的站在丁峰身前,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

「多謝好意了!」

丁峰依然坐在那裡,拿著酒壺,喝著小酒,吃著美味,對楊木笑了笑,依然旁若無人的吃著喝著。

「真不拜?」

楊木臉色沉了下來。

丁峰搖頭。

「給臉不要臉!」

楊木當即翻臉,探手朝丁峰抓了過來。

「帝宗,神尊,就很了不起嗎?」

丁峰根本沒動,卻有兩道身影擋在了他身前,又有兩道身影擋在了楊木身後。

「四位神尊?」楊木大吃一驚,「他們四個這麼陌生?丁峰,你到底來自哪裡?」

丁峰沒有回答,只是揮揮手。

轟隆隆!

這一夜,皇宮炸成了粉碎,原地出現一個深坑,可皇宮之外卻沒有任何動靜,最後傳出一聲慘叫,重歸於寂靜。

神能大風暴 天明時分,又有一座新的皇宮豎立起來。

「你為金五,你為金六,你為金七!」

楊木死亡,丁峰得到了二十億魂點,還有一億靈晶,他都拿來兌換了三個金級上品傀儡。

「謝主人賜名!」

三個金衛十分激動,他們被兌換出來就被賦予了人格,也正因為有丁峰的兌換,才有了他們,有了生命,有了一切。

在他們心目中,丁峰就是他們的一切。

丁峰點點頭,他坐在椅子上,露出深思之色。

「系統,按說,都是神尊之境,哪怕楊木只是中級修為,金衛他們四個即使能戰勝,也難以斬殺才是,為何就輕易的將楊木鎮壓呢?」

「叮!傀儡實力,是以平均戰力所設定?」

「平均戰力?」

「叮,大千世界,億萬種族,以人類的天賦,只不過處於下等罷了!雖缺少一些神通,但金級上品的傀儡,完全能夠抗衡你們人類天才級別的巔峰神尊,而且他擁有巔峰至尊神兵的強度。」

「原來如此!」

丁峰明白了,又問道,「那相對於半帝呢?」

「叮,半帝能輕易鎮壓金級上品傀儡!」

丁峰不再追問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楊木損落紅葉國,引起了各大宗派的忌憚,其後幾天,再沒有任何動靜,直到丁峰約定公開出售神土造化丹的時間。

上午,陽光明媚,零散的白雲悠悠晃晃。

在皇宮上方,丁峰端坐九龍椅上,掃視八方。

「神土造化丹,一百萬神晶一粒,若想要,拿神晶!」

丁峰微微一笑,聲傳八方。

經過十來天的醞釀,也知道神丹真正的功效,讓一些勢力忍不住了。

帝宗沒有動手,可其他宗派知道無法得到丹方,就開始大肆購買神丹,一炷香時間,竟然賣出去了千枚。

丁峰得到了十億神晶。

「還有沒有要的?」

丁峰端坐高空,臉上掛著笑意,可他的目光卻流露出寒冷的光芒。

五道強大的氣息突兀的騰起,轉眼到了丁峰對面,為首的中年人一身黑袍,面帶煞氣,看向丁峰喝道:「丁峰,殺我宗派長老楊木,你認也不認?」(未完待續)

ps:後面還有兩更! 這女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每次都像變魔法一樣,總是能給人帶來驚喜。

陸寒徹冰冷的眸子里閃過點點亮光,被眼前明媚動人的女子驚艷的移不開眼睛。

淡藍色禮服襯的林北望清冷高雅了許多。整個人煥然一新。女孩皮膚白皙,脖頸修長,鎖骨性感,說是一個天天研究考古學的女學霸,誰會信。

「久等了。」林北望淡淡一笑,明媚動人。

厲千陽回過神來,「北望,你真漂亮。」

讚美恭維的話,林北望從小聽得太多。她若是能輕易的被甜言蜜語打動的話,她也不會單身這麼多年了。

林北望沒有挽上厲千陽的胳膊,而是一個人優雅的走了進去。

珂珂餐廳的經理,看到林北望並未攔著,而是恭敬的對林北望微笑著。林北望對他出示了下手機里的信息,經理更是對林北望刮目相看,眼神里滿是讚賞。

陸寒徹翻了個白眼,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使了什麼迷魂計了。連一向看權勢身份的珂珂西餐廳經理都對這小丫頭一副折服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