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不會,我剛從宮殿出來的時候,就抽了他一頓,現在蟾妖這麼聽話,你應該明白。」何凡淡定地道。

凌賦等人鬆了口氣,這麼說來,邪子是默許何凡打著妖脈進化者了。

半個小時候,蟾妖帶著一群人到來,總共二十人,其中三個釋靈,一個釋靈二級,兩個釋靈一級,難怪邪子看不上,比起妖脈差太遠了。

何凡也總算明白,為什麼邪子完全不在乎他們,放任他收服掌管,妖脈完全能掃了這兩脈的。

「這位是瞄大人,還不行禮?」蟾妖冷喝道。

「見過瞄大人。」一群人連忙行禮。

「嗯,以後,你們就跟著本大人辦事。」何凡道:「現在立下規矩,以後誰用藥材賄賂我,我就在邪子面前說他好話。」

二十人:「……」

蟾妖也呆了,尼瑪,這事還有拿到明面上來說的?誰賄賂你,你說誰好話?

「蟾妖,本大人現在是魔脈和人脈掌權者,不能再住山洞了,你把你住處騰出來。」何凡看向蟾妖。

「那,那我住哪?」蟾妖獃滯。

「你住哪關我屁事?」何凡不屑地掃了他一眼,我有地方住就行了,我管你住哪,那麼多山洞,你想住哪個住哪個,輪流去住。

一群進化者懵逼,緊接著就是痛快,對啊,你住哪關瞄大人啥事?

「走,去新住所,你們都跟本大人來,蟾妖帶路。」何凡道。

「瞄大人,我是妖脈……」



「我……」



「你還有疑問?」何凡面無表情地看著蟾妖。

「沒,沒有。」蟾妖真的哭了,這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一天,自己一定要找回場子。

一所宅院,不算大,但也不小,裡面房間有好幾個,居住的都是妖脈進化者。

「蟾妖,你帶著他們來做什麼?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幾位進化者走了出來,皺眉地看著到來的何凡等人。

「他們要住在這。」蟾妖帶著一絲哭腔,我的臉,被打的。

「住在這?邪子同意了?」釋靈三級進化者冰冷地看向何凡。

「我同意了。」何凡取出邪令:「現在,你們全部滾出去,這裡歸我了。」

「你……」

「怎麼,這邪令不管用?」何凡面色一沉,語氣也冷了下來。

「我去找邪子問清楚。」釋靈三級進化者冷哼一聲,直接離開。

「其餘人,立刻滾出去。」何凡冷聲道。

「你等著,別以為得了邪子賞識,就能騎到妖脈的頭上!」幾人憤怒地道。

「這段時間,你們將房間改造一下,幾人住一間,女性住一起。」何凡瞥了眼幾位青露等幾位女性進化者。

「多謝瞄大人。」 太古吞噬訣 魔脈和人脈的人大喜,很激動,這瞄大人真是他們的福音啊,只是,瞄大人這麼做,會不會被邪子鎮壓了?畢竟這是妖脈的居所。

「瞄大人,此舉會不會惹怒邪子?」釋靈二級進化者小心地道,很為他感到擔憂。

「讓你們住,你們就住。」何凡淡淡地道,。

而另一邊,釋靈三級進化者來到宮殿,直接告狀:「邪子,瞄人縫太過分了,竟帶著人脈和魔脈,搶佔我們的居所,還拿出邪令威脅妖脈,請邪子為妖脈做主。」

「嗯?他的邪力只管人魔兩脈,下手不要太重。」邪子眉頭一皺,冷聲地道。

「多謝邪子。」釋靈三級大喜。

「瞄人縫,就讓本座看看,你有多強,敢對妖脈下手?」邪子目光淡漠,眼中滿是譏諷。

半個時辰后,宮殿外,一片哀嚎聲響起,妖脈幾人鼻青臉腫地走了進來:「邪子,你要為我們做主啊。」

「你們拿不下一個瞄人縫?」邪子面色難看下來,要你們何用啊!

他之前試探,沒有用全力,瞄人縫實力是強,但不至於這麼快打敗妖脈的釋靈,還是說,這幾個傢伙太廢材了?

「邪子,瞄人縫太強了,屬下接不下一招。」釋靈三級的進化者面色慘白,他興奮地跑過去,要給何凡一個教訓,結果被反打了,連帶著妖脈的人,全體被狠打了一頓。

「讓瞄人縫來見本座。」邪子目光開合,有一絲冷光閃過,鬧的剛好,是時候給瞄人縫一個下馬威,讓他認清與自己的差距,乖乖聽話。

九幽魔火等待了這麼久,還未動用過,正好藉此威懾一番瞄人縫。

「屬下這就去叫瞄人縫。」妖脈進化者大喜,連忙離開宮殿,前去找何凡。 「邪子,你找我?」

宮殿內,何凡到來,妖脈幾位釋靈,已經退了出去,只剩下他和邪子。

「本座讓你掌控人魔兩脈,沒有讓你對妖脈下手。」邪子冰冷地道。

「我沒有啊,我只是讓人魔兩脈有地方住。」何凡說道。

「可你卻是搶佔妖脈的宅院。」邪子緩緩起身,從座位上走了下來。

「難道不是邪子讓我這麼干?」何凡錯愕。

「本座什麼時候讓你搶佔妖脈宅院了?」邪子皺眉。

「我以前看書,都是說什麼馭人之道,講究一個大棒加一個甜棗,一個黑臉一個白臉,這樣手下就更聽話了。」何凡真誠地道,看著邪子冷漠的表情,嘆道:「看來是我領悟錯了。」

「不用這般麻煩,邪派之中,誰敢不服本座,站出來便是。」邪子冷傲開口,眼中滿是不屑。

「好吧,你是邪子,你說了算,待會我就讓他們全部搬出來。」何凡說道。

「嗯,以後不準再對妖脈下手,妖脈也不會為難你。」邪子淡漠道。

「好。」何凡應道。

「本座這邊有個任務,讓本座看看你的全部實力,是否有這個資格接下。」邪子見他聽話,面色也緩和不少,但依舊陰冷。

「什麼任務?超過釋靈三級的,我覺得邪子不用考慮我。」何凡連忙說道,太強的,我會跑路的。

「先讓本座一看你的實力。」邪子周身妖邪之氣瀰漫,死灰之力溢散,一抬掌,直接打向何凡面門。

何凡面色不變,同樣抬掌,道邪之力合流。



再次交集,何凡身形爆退,邪子紋絲不動:「這次你先出手。」

「滅道。」何凡再起道邪之力,一道毀滅邪氣凝聚,直奔邪子心口。

邪子漠然抬掌,掌力比之前更強幾分。



噗嗤

再次交手,何凡直接倒飛出去,撞在宮殿上,噴出一口血水,敬佩地看著邪子:「邪子的實力真是驚人,瞄人縫服了。」

邪子微微皺眉,掌力再起:「讓本座看看你的極限。」

「邪子,我已經到了極限。」何凡心中罵娘,都吐血給你看了,你還要怎樣?我特么極限起來,能讓你脫層皮。

兩人不斷交手,雙掌接連碰撞,整個宮殿都在震動,邪子身形不動,一點點增強實力,何凡也是一次次飛出去,但不吐血了,吐血邪子不信。

「這邪子,難不成想給我一個下馬威?」何凡心中猜測,再次一掌,又撞在牆壁上,何凡直接趴在地上,不起來了:「邪子實力無雙,瞄人縫遠不是對手。」

「是嗎?」邪子雙目開合,精光流轉:「你實力不錯,但還是要看你能否在九幽魔火活下來,才有資格接此任務。」

「九幽魔火?」何凡爬起來了,目光帶著一絲凝重:「素聞九幽魔火威名,能否先讓我見識見識,有所準備?」

「可以。」邪子念頭一轉,一朵黑色火焰升騰,整個宮殿升起劇烈高溫。

「這就是九幽魔火?」何凡看著黑色火焰,黑的純粹,感覺一切的光都被火焰吸收了,在火焰出現的剎那,整個宮殿都黑暗了幾分,而且,這火焰溫度十分恐怖,只是瞬間,宮殿都開始發燙了。

「九幽魔火,乃是邪派自古聖傳火焰,每一顆火種,都要經曆數十年方能孕育,唯有邪派邪子方能掌控。」

邪子對於九幽魔火十分推崇,也十分自豪,因為這火焰由他掌控:「九幽魔火,無物不焚,能焚燒人血氣,骨髓,甚至靈魂,與道門三昧真火,並稱東方兩大神火。」

「溫度能不能小點?」何凡開口道。

「當然,掌控全憑本座……你在幹嘛?」邪子正唾沫橫飛說著自己火焰多流弊的時候,看了一眼何凡,發現他拿著一塊肉,在九幽魔火上烤,另一隻手在灑調料?

「測試九幽魔火威能。」何凡驚嘆道:「返祖級凶獸肉,片刻就糊了,果然厲害。」

「那是……」

「聽說還能寒冷,能不能變一下?」何凡有期待地道。

「當然可以。」邪子心念一轉,黑色火焰竟是轉變成了幽藍火焰,四周為之一寒,溫度驟降:「你又在幹什麼?」

「測試。」何凡將烤熟的肉冰鎮了一下,瞬間涼了,這簡直就是廚師必備的火焰,有了九幽魔火,冷盤什麼的還遠么?

邪子:「……」

測試你大爺,你特么拿我九幽魔火烤肉,冷盤?誰測試九幽魔火,是用烤肉來的?

「現在,了解了九幽魔火,你可有信心接下?」邪子冷漠地道。

「沒有,我一點信心沒有,所以,這任務邪子換人吧。」何凡搖頭,將肉丟向一旁,已經糊了,邪子這個蠢逼,連火候都不知道掌控,沒有資格學做菜。

邪子:「……」

你之前不是挺橫的么? 極品花都醫仙 口氣不是很大么,你居然就這麼慫了?臉呢?

「你讓本座想起一個人。」邪子看著被扔掉的烤肉,眉頭緊皺:「人脈陸紫菱傳信給本座,叫何什麼的,本座想不起來了,口氣不小,說什麼九幽魔火和三昧真火只配烤肉。」

「這種小人物,邪子不用放在心上,剛才我只是測試一下九幽魔火威能,我手中就那塊返祖級凶獸肉,最為堅硬了。」何凡說道。

邪子輕輕點頭,一般人,他確實懶得放在心上,根本不看在眼裡,陸紫菱給他發的信息,他看都沒看完,直接刪了。

「接下來,本座有一項重要任務交給你,帶著人魔兩脈,去探查道子和佛子的消息,看看道子的三昧真火如何了,佛子又有何底牌。」邪子吩咐道,至於用九幽魔火給何凡下馬威,現在他沒心情。

九幽魔火都被拿來烤肉了,邪子很生氣,他怕自己收不住手,弄死他。

「邪子,你還是換人吧。」何凡嘴角一抽,去探查他們,惹不起啊。

「就交給你了,立刻出發,蟾妖會將道子的落腳點告訴你。」邪子擺手道:「有消息將邪力灌注在邪令中,便能與本座聯繫。」

「這……」

「立刻去辦,七日內,本座要一個答覆,辦不好就不用回來了。」邪子冷漠地道,換人?我特么身邊要是還有高手,還用你?就算是有妖脈的,我也不捨得,你最合適。

何凡無奈,只能拿著邪令離開,這下道子的消息也有了,自己是不是要利用佛道之身,與道子交流交流? 「走吧,有任務了。」何凡來到宅院,將人魔兩脈進化者召集起來,出聲道。

「有什麼任務了?」進化者們很激動,來這裡這麼久,總算有任務了么?

「趕緊滾吧。」蟾妖得意地看著何凡,被邪子教訓了吧,讓你抽我。

啪啪……

何凡直接就是幾巴掌,打的蟾妖門牙都掉了:「想清楚再說話,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

「你……」

「走了。」何凡轉身離開,這來一趟,弄出一個大部隊,感覺還不錯。

一群人跟著何凡離開山谷,進入一片密林之中。

「瞄大人,邪子究竟給我們什麼任務?」遠離山谷后,進化者們忍不住問道。

「殺了道子。」何凡淡淡地道。

「啥?」一群人集體懵逼,面色煞白。

道子,可是能和邪子爭鋒的存在,並肩高手,讓他們這群弱雞去殺道子?

「瞄大人,您就別開玩笑了。」陸昊麵皮一抽,乾澀地道。

「沒開玩笑啊,這就是邪子的任務。」何凡搖頭道:「邪子只給了七日時間,干不掉道子,我們就不用回去了。」

「那怎麼辦?我們怎麼可能殺了道子?」凌賦面色一冷,這不是讓他們去送死么?

「七日後看吧。」何凡瞥了眼凌賦,道:「邪子知道我們不是道子對手,讓我們出手,也不指望我們殺掉道子。」

「這就好,我就說邪子……」

凌賦剛鬆一口氣,話就被何凡打斷了:「我還沒說完,邪子知道道子強,對自己沒信心,所以讓我們人魔兩脈去對付道子,死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試探出道子的實力,還有佛子。」

「還有佛子?」一群人獃滯,一臉絕望的表情,這上來就是地獄難度,這還玩個屁!

「那瞄大人有何辦法沒有?」凌賦期待地看著何凡,以何凡的實力,試探一下,應該可以吧?

「凌賦啊,你知道,我是殺手,不是邪派的。」何凡仰天長嘆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將邪令交給他:「拿好,我先跑,我打算繼續當殺手去。」

凌賦連忙將手拿開,他可不想接這個邪令。

「瞄大人。」一群人連忙抱住何凡,你跑了,我們就真玩完了。

「你們拉著我,我也沒辦法啊。」何凡嘆息一聲,看著一臉乞求的凌賦等人,無奈道。

「瞄大人,你要什麼,我們都給你。」凌賦沉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