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一見面,木春平關心的問了東方無情的傷勢。東方無情受傷被搶這件事,她回峰后只告訴了自己的好姐妹木春平,然後就聲稱閉關不見其他人了。

東方無情說道:「姐姐,這黑狼谷我早晚要收拾掉!不知道這隻幕後黑手是誰,敢這麼明目張胆的對我!姐姐來我這裡,可是為了新生的事情?這種事情,你做主就好了,相中了什麼好苗子,你選就是了,有我在,宗門內還沒有誰敢說什麼?」

木春平握著東方無情的手安慰的說道:」妹妹受委曲了,姐姐有心也幫不上什麼忙呀!連你都不是對手!「

東方無情說道:」我就是明明受了委曲,也不能說呀,如果讓那幾個老怪物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怎麼說我,特別是李浩玄,我總覺得這人有點正義的過了頭,什麼資源都不要,就一心的修鍊。宗門的事情還總是熱心的關懷。我這次被劫回來,他派人來過好幾次試探口風!「

木春平說:」李浩玄太上長老,是我輩的典範,宗主還是不要無端猜測了,這一次我來,是有一個模稜兩可的事情,想要告訴你!「

東方無情道:」你說,什麼消息?難道是打聽到了那位雙魚星宮駐守者的去處!這個駐守者也是奇怪,自己明明已經在開業的時候大出風頭,一時無二,卻又突然失蹤。不過聽說此人以『善』為法,修鍊的是大道。而且一招就敗了萬惡,應該實力超絕。「

木春平說道:」宗主好像對這個雙魚星宮的駐守者,很是推崇。 妃卿莫屬:逆世大小姐

東方無情道:」他拿到了《論語,學而》的玉簡,擊傷了萬惡,也算是為我出了口氣,自然是朋友!春平,你還沒說是什麼消息呢?「

木春平說:」兩個消息,一個是文曲國的帝都,突然出現了一個租書鋪,一本名叫《愛上仙師愛上你》的書,作者就叫蘊之和雙魚星宮的駐守者同名。二是,我們浩然宗這一期的新入弟子之中,有一名木系一級天賦的學員,也叫蘊之。要不是天賦等級太差,我都以為是同一個人。你也知道資質石是沒法欺騙的!如果真是那位駐守者,也不可能天賦這麼差,所以被我排徐了是同一個人的可能!「

東方無情說道:」我打算去一趟那間租書鋪,看一看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

2016-6-14(未完待續) 文曲城帝都的租書鋪,這一天來了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身著考究,一看就是非富即貴。這個女子就是現任浩然宗的宗主,東方無情。

焚茵看到來了客人,自然是上去詢問有什麼需要。

東方無情,一眼就看到了那在顯目位置上擺放的《愛上仙師愛上你》。有些找麻煩的說道:「這本書有什麼好的,要十個銅板錯一天。聖賢的典籍才不過一個銅板一天!」

焚茵在假面下沒有任何錶情的說道:「這是我們老師自己的心血之作,老闆說了,懂得人不會談錢,不懂得人,白給他看,他也不看!至於有什麼好的地方,我說好,你也不信!自己看了就知道。如果看了以後覺得寫得不好,就當自己一不小心丟了十個銅板。「

東方無情,沒有想到這樣一個小小的租書鋪,這個小女孩子雖然帶著假面,表情僵硬,別人看不出來,但是她做為金丹期的修士,自然能夠看出來,說話竟然這麼擲地有聲!

說白了,就是這是老闆人家自娛自樂寫的書,不指這個賺錢,你要是看,說明你是知音,你要不看,也沒有人強求著你。

東方無情,二話不說,一顆下品晶石扔給了焚茵,說道:」這本書,我要了!不知道你們老闆在不在,我能不能見上一面!「

焚茵說:」不好意思,我們老闆出門辦事去了,你這顆晶石就當是押金了,能你送回的時候,我按天收費,剩下的再找給你!「

東方無情見到老闆不在,也不再停留,出了租書鋪。然後轉到不見人的地方,飛回了浩然宗水幕峰。

回到水幕峰,就把這書放到了一旁,修鍊去了。她這次去的目的不是為了看書,而是要見見這位與雙魚星宮駐守者同名的蘊之,沒見到,她也沒有覺得有什麼,書的事情放在那裡她也就忘了!

幾天以後,東方玉秀作為東方家族的新一代天才,算是東方無情的一個侄女,被招進了水幕峰,要比其他的同門自由得多,她雖然並不是常見到自己的掌門姑姑,但是被招進來后,東方無情,還是給了很大的照顧,然後吩咐她可以出入自己的書房,通讀一些浩然宗水幕峰東方無情自己珍藏的一些先賢典籍,希望可以對她的修心上給予一些啟發。

東方玉秀,本身是天才,同樣也很勤奮,她希望自己能有一天像姑姑這樣,當上浩然宗的宗主,所以很努力,在修鍊時間外抽空剛看完一本先賢典籍,就來換書,無意中竟然發現了東方無情的書房書桌上竟然放著一本看上去娛樂的書《愛上仙師愛上你》!

東方玉秀,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自己的姑姑,那麼冰冷怎麼會看這種言情小說。反正姑姑不在,她就坐在書房裡把這書打開看了起來。

一邊看一邊說:」這誰寫的書,這麼有意思!?「

可是看著看著,東方玉秀,發現這書里的東西,看似非常的膚淺,可是卻在說著一些先賢古籍之中,很難理解的人生感悟。越看越覺得放不下,一口氣,把書看完,還是覺得意猶未盡!

再讓她看那先賢小說,她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她只想看看還有沒有下一本,因為這書明顯只是一個開篇。可是在書房裡找來找去,只找到了這一本。

這時東方無情修鍊后,看見書房有人,發現東方玉秀好像在找什麼,就問:「玉秀,你在找什麼,上回拿的先賢典籍看完了嗎?和我說說,你思想上有什麼啟發!」

東方玉秀對待這個姑姑宗主,也不敢放肆。就說:「姑姑,上一本先賢典籍,我看完了,感覺裡邊的東西有些死板。不容易理解!」

然後把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拿出來,對東方無情說:「姑姑,這本書你看了嗎?說的道理由淺入深,而且還非常有意思!我覺得講得道理和感悟,絲毫不比先賢典籍差,你有沒有下一本讓我看看!」

東方無情看到這本書,在東方玉秀手裡,開始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自己是一本宗主,怎麼能看言情小說呢?而且她也沒法和一個孩子解釋,自己是為了找雙魚星宮的駐守者。可是聽完東方玉秀的話,她覺得自己應該看一看。可是當她再翻開書頁的時候,發現整本書,都沒有了字跡。一個看過就消失的陣法!

東方無情仔細詢問東方玉秀書裡面寫的內容,東方玉秀只說很有趣,有道理在裡邊,可是讓她講,她又一時講不明白!

東方無情,把東方玉秀打發走了后,自己想了一想,拿著這本已經不能讀的書,又來到了帝都的租書鋪。

焚茵看到是東方無情,就把書接了回來說道:」書好看嗎?我們還有第二本!「

東方無情說:」這本書,怎麼只能看一遍?就沒有字了!「

焚茵說道:」這是我們老闆定的規劇,他說書『非借不能讀!』而且看過了,要是還能再看,就不會記到心裡,看過了就沒有了,看書的人,如果覺得好,有道理,就會不斷的回想!會念念不忘!「

東方無情說:」我想見一見你的老闆,你能聯繫到嗎?「

焚茵說:」我試試看,三天之後,你再來吧!「

東方無情說:」好,你把第一本有字的再借給我一次,我還要第二本!「

焚茵笑著說:」我都說我們老闆的書,只要是翻開就會放不下吧!每一個看過書的人,都會把老闆當成是知音!這就是我們老闆的魅力!「

東方無情也不再說話,收起了兩本書,然後回到了浩然宗!

2016-6-15(未完待續) 東方無情,回到浩然宗,把就把蘊之寫的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從頭看到尾。一句話就是意猶未盡,當時東方玉秀和她說這本書怎麼好的時候,她不以為然呢?現在看了才知道,這本書根本就不是什麼世俗的言情仙俠小說,而是真正的有關於以『善』為道的,道法傳承。

書以小人物的世界,把善念對於修仙者的好處,一點點的描繪出來。其中可以看書這本書的著者,有著極為寬闊的胸懷,那是真正普渡眾生的思想。根本就不是現在東方無情見到的這些修仙者的眼光。沒有講什麼晦澀難懂的禮法,而是從簡單的愛情、親情、友誼中把善有善報的思想講出來。

直到看完放下書,腦子中依舊還回憶著書中人物從善的因果,一次次的衝撞著。這就是思想上的洗禮,東方無情讀了那麼多的先賢典籍,沒有一部書,讓她有這種想投身其中的感覺。似乎如果不按著書中的善做事情,就會真的得到報應!

木春平就在這時來找東方無情,木春平看著一臉興奮的東方無情,這是她的這位好姐妹從當上浩然宗宗主后,從來沒有過的異樣神彩!

木春平問道:「宗主,你難道有什麼喜事!」

東方無情簡單的把這本書的事情說了一下,她懷疑這本書的作者,就是雙魚星宮的那位以『善』為法的駐守者。並且極加的推崇。讓木春平,有時間也應該去那個帝都的小租書鋪把書鋪來看一看。

東方無情又解釋了一下,那個女店員說的:「寫書的老闆,說法不輕傳,每一個看的人,都需要拿十個銅板,看過之後,這本書會自然將字跡抹去!」

木春平說:「還有這事兒!」

然後話題一轉說道:「宗主,我來這裡,也是因為一個叫蘊之的年輕人,我們這一次收的新人,木系一級的資質,竟然在最近的一段時間,不斷的展現出了天才的一面!」

東方無情說:「怎麼回事?「

木春平說:」我們浩然宗的藏書閣,不是得有宗門做貢獻才可以閱讀嗎?「

這個叫蘊之的新人,一口氣接了我們宗門貢獻點最多的十個超級任務!

當時所有的人,都以為他瘋了,可是短短時間,他就完成了其中的七個,現在只剩下三個,其中一個就是你掛的那個,抓住黑狼谷萬惡的任務!那可是實實在在的金丹修士,他只是一個木系一級的小小新人,別說敢接任務,就是說出來也沒人信呀!

他剛剛交了一個任務,現在宗門裡,你是不是應該見見他!

東方無情,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是應該見見他,我有一種感覺,他根本就不是來我們這裡當弟子的,而是為了找什麼人,或者什麼東西的,這麼張揚,一定是有目的,或許就是為了見見我!你安排一下,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見過他,你就領他到帝都的那間租書鋪吧。我想他應該會願意在那裡見我!「

一天後,帝都的租書店中,蘊之帶著微笑回來了,焚茵上前說道:」師傅,一切都處理好了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你的出只租書去過兩次!「

蘊之說道:」無妨!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一會兒就會有許多的人來借書!「

蘇三見到蘊之,急切的想知道兒子蘇天豪的情況。蘊之說道:」蘇老,放心,天豪天資過人,考試時就被金系一脈的最強者金中國相中,收為了親傳弟子,將來一定會在浩然宗學有所成的!「

蘇三面露出父親為孩子驕傲的笑容。

木春平和東方無情兩個人一起出現在了租書店門口,焚茵看到東方無情說道:」怎麼樣,我說我們老闆書寫得好吧,這回介紹閨蜜來看呀!「

東方無情還沒答話,蘊之就來到門前說:」茵兒不得無禮,這兩位一位是浩然宗的宗主,一位是我現在的老師,木系的強者!「

然後蘊之抱拳說道:」宗主,木老師!請進!「

東方無情和木春平,這時自然已經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就是他們猜測的雙魚星宮的駐守者蘊之了。隨著蘊之進了租書店的內堂。

東方無情隨手打了一個禁制,防止別人神識探察和偷聽談話。

蘊之一笑說道:」我想你們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東方無情沒有說話,木春平問道:」你是雙魚星宮的駐守者?「

蘊之點頭。

木春平又問:」你來我們浩然宗做什麼?為什麼還要參加弟子考試?「

蘊之說道:」我來浩然宗,的確是有目的!「說著,拿出了那枚價值十塊極品晶石的《論語,學而》的玉簡。在東方無情面前一放說道:」這是你們浩然宗的東西吧!怎麼會在黑狼谷的萬惡手上!我相信,這種東西如果不是你們和黑狼谷之間有什麼密切的關係,他是不可能得到的吧!「

木春平,就要把玉簡拿起,說:」這就是我們浩然宗的東西,你得到了,給我們送回,謝謝!「

木春平可以裝傻,把玉簡收起,但是東方無情卻不能,因為她知道人家雙魚星宮的駐守者,敢把這個拿出來,就說明人家有底氣,不怕你搶回去。

這時東方無情說道:」姐姐,先不要動!「

然後仔細的打量著蘊之說道:」雙魚星宮,我們這小小浩然宗得罪不起,這個東西的確是我們浩然宗的,但是我想駐守者大人,也不是為了歸還而來的吧!「

蘊之頭一次見到東方無情,只看這種冷靜的作風,不由得心中佩服,任何一個成功當上一門之主的人士,就沒有腦子不夠用的。說冰雪聰明,根本就是形容小孩子的,只有用老奸俱滑來形容。

既然這個宗主這麼上道,蘊之也不在掩飾什麼?說道:」我對你們浩然宗沒有惡意,也沒有什麼偏見,這枚玉簡,我也暫時沒打算歸還!「

說著,就把玉簡收了起來。

木春平想說什麼,被東方無情按了一下,意思是先聽對方把話說完。

蘊之接著說道:」這枚玉簡的價值相當之大,而且我從中體會到了一種聖賢留下的氣息。如果可以,我想借閱,論語十二篇,其它的那幾枚玉簡,當然我不會白借,你們可以提一些條件!』

東方無情說道:「駐守者大人,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這枚玉簡是我浩然宗的,但是我浩然宗,並沒有完整的論語十二篇。玉簡。我們浩然宗只有四篇。你這篇就是我手上的,做為掌門傳下來的。其它的三篇,我可以幫你。但是我有條件,就是這枚玉簡,你現在要先給我,然後我要你把黑狼谷的萬惡抓到給我!」

蘊之說道:「可以!但是你要給我一個解釋,這枚玉簡怎麼會在萬惡身上!既然是宗門最重要的東西,你怎麼會遺失的!」

東方無情咬咬牙,這種做為一個宗門的宗主被打劫了這種事情,讓她怎麼說出口,可是如果不說,明顯會讓蘊之感覺不到誠意。

東方無情狠了狠心說:「我被打劫了!」

蘊之再怎麼也不會想到這種情況,這與他事先的猜測完全不一樣。但是他瞬間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是呀?一個正派怎麼會把這種宗門之寶給這片大路最大的反派呢?不符合情理。可是堂堂金丹修士被打劫了,還真是說不過去的有些捌扭。

東方無情接著說:「我被四個比我強大的金丹期強者一起出手給鎮壓了,搶了我的貯物戒指,但是並沒有把我怎麼樣。我受傷了。剛剛好!」

蘊之說道:「你懷疑這其中一個就是萬惡?」

東方無情點頭說道:」我還懷疑宗門的一位太上長老,因為我的行蹤也很隱秘,如果不是有人提前布局,不可能四位金丹大能在一起等我!「

蘊之把懷中的《論語,學而》的玉簡拿出來,直接給了東方無情,這就是蘊之的誠意,他不會拿什麼東西要挾別人,那樣會讓人失去信任。與他的『善』道有悖。

東方無情有些詫異,蘊之的舉動。因為如果是她,將心比心,就不會這樣先把玉簡給別方。害怕對方反悔,只有把東西放在自己的手裡,才有安全感。

所以蘊之的這種舉動,讓東方無情,有些理解不了。有時候,一個人對自己莫名的好,我們就會猜測對方是不是有什麼企圖?這就是人性中『猜疑』的部分!

蘊之一笑道:」我只是想到,我們或許有共同的敵人!既然有共同的敵人,那做為合作夥伴,我需要給你一個信任我的理由!「

東方無情,心中讚賞這個看上去並不大的年輕人。什麼是胸懷,這就是胸懷!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看的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這種處事的方式,和那本書里寫的一樣。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只有心中有『善』的人,才會在書中淺顯的故事之中,把善念傳播出去!

這或者就是大門派的高度吧!自己有些理解不了!

東方無情說道:」謝謝!「

然後把玉簡收起來,沒有矯情的客氣,因為她不知道如果自己客氣下,對方會不會真的收回去。她寧願對方覺得自己有些小氣,也不願再讓這枚《論語,學而》的玉簡離開自己。

蘊之問道:「不知道東方宗主,所說的是那一位太上長老,他有什麼舉動不正常!」

東方無情說道:」星宮駐守者,我猜測這件事與李浩玄有關。「

蘊之再怎麼也在浩然宗呆過一段時間,對這位李浩玄,還真有耳聞,據說這位是位頂級天才,而且非常的正派。寧可自己不修,也要把資源留給宗門的其他人。這種舍已為人的舉動,到是和自己的『善』有幾分相近。可是蘊之覺得有一件事情說不通。

如果這位李浩玄不靠資源修鍊,那怎麼進步那麼快的!

蘊之點頭說道:」有點意思,等我找到萬惡,就能知道是不是和他有關係了!「

東方無情看著蘊之說道:」那就多謝駐守者大人了,如果抓到萬惡,我一定把其它三枚玉簡,借您一看!「

蘊之說道:」好,那宗主就先回吧!「

東方無情和木春平,起身告辭。

來到門口,蘊之遞給了二人,每人一套《愛上仙師愛上你》共九本。說道:」如果覺得好,記得幫我宣傳一下。每本書十個銅板!你們就不要錢了,交個朋友。「

東方無情點頭說道:」好的!「

木春平被蘊之這個舉動搞得有些摸不到頭腦,心想,你一個星宮的駐守者,還缺凡人的十個銅板嗎?

蘊之微笑的送走了東方無情和木春平后,對蘇三說:」蘇老,我們的書馬上就要火了,你這幾天招些人手,把書刊印個一千套。等著收錢吧!然後把這些錢再捐給那些有需要的老百姓,不一定非要幫助窮人,富人有時候也有遇到困難的時候,見到了就幫把手。我和茵兒不會再回來了。這書店就送給你了,將來讓天豪做個『善』對他人的好人。「

蘇三,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雖然他對這本書馬上就要火了有些懷疑,但是蘊之要把這書店再給他,是讓他沒有想到的,他一輩子的心血,如果不是為了兒子,他怎麼都不會賣的。雖然他打算一直幫蘊之打理這個書店,算還人情和那幾百兩銀子,但他還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夠再擁有這個書店。

這時蘊之的話,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好。蘊之把當時的房契和合約都給了蘇三,然後帶著焚茵飄然而去。

這時蘇三才反應過來,蘊之根本就是神仙。

他跪在地上,向蘊之離去的方向磕了幾個頭,然後不管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火不火,既然仙人說讓他印,他就印。他招了好多人,幫著刊印。

第二天果然來了好多人來買這本書,而且越來越多的人買,因為每一個看了的人,都是好評,都是贊,都是推薦!

蘇三憑藉這本書的獨家版權,從此成為了文曲國最大的書商,他始終沒有忘了蘊之對他說的話,只要是有困難的他就幫助,那怕是那些和自己做生意的人,需要的話,他就幫助。蘇三也因為這種樂於助人的行為,在圈子裡有了自己的人脈,有了自己的支持者。他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是好多人爭著為他出頭。幫助解決。形成了一個『善』的傳遞!

這就是蘊之在凡間傳的『法』!

以善渡人!

2016-6-17(未完待續) 黑狼谷,在離文曲國十萬里的無盡山之中,這裡最早的時候,只有狼居住,後來被一個強者,強行佔領,萬狼歸服,成為了看家護院的寵物。這個強者就是浩然宗的李浩玄。

李浩玄,沒有想到這個雙魚星宮的駐守者如此強勢,從一開始的只是讓萬惡去試探一下,變成了對方在四處尋找自己,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他也聽說了這個叫蘊之的駐守者,竟然還進入了浩然宗,以弟子的身份,打聽那枚《論語,學而》玉簡的消息。再加上文曲國帝都突然出現的一個同名的作者,他都知道這個駐守者,恐怕已經和東方無情有了接觸。自己雖然做事非常的低調,可是東方無情也不是傻子,至少懷疑是有的。他現在有些後悔自己不應該招惹這個新來的駐守者。

蘊之帶著焚茵,一路遊歷,一邊向黑狼谷的方向走。

蘊之的實力,竟然在那本《愛上仙師愛上你》的火爆之後,被無數讀者『信仰』的力量,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度,從築基後期,隱隱的有要突破到金丹的感覺!

這就是蘊之,自己的修行之道法,不只是修自己的精、氣、神、體,而且還要把外界的的思想共鳴融入在自己的修鍊之中。有關於這種信仰的力量,在蘊之的家鄉凡人界,有這麼一個傳說,傳說大海之東邊有一群猴子,一位老農種的蕃署,掉在了沙子上,最開始猴子都是連沙子一起吃,但是有一天一個聰明的小猴,把蕃署拿到海水中洗了后吃,就沒有沙子影響了,之後他把這個方法告訴了他的媽媽,他的媽媽也嘗試了,覺得非常之好,於是這個洗蕃署的吃法就在這個東海邊的猴群中傳播了。就在這群猴子中最後一隻都用這種洗蕃署的方式之後,人們突然發現,原本在大海之西邊,沒有接觸過蕃署有沙子的猴子,在你把蕃署放進了一些沙子后,他們就會本能的用水洗掉沙子。

也就是說當某種思想傳播到一個人數的時候,超過了某一個『節點』。就會讓這種思想在這個種族的思想中,彷彿先天就存在一樣。而這咱思想上的『聚變』,如果是大家蘊之的『法道』,就會讓人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並且按著這個方法去做人做事,漸漸的就會使蘊之的話,變成『言出法隨!』

而這種言出法隨,通過蘊之在思想上與這一個大群體的某種天然聯繫,就會變得十分強大,在使用的時候,就像是蘊之把一個人的力量為引,引出了整個那些接受他的『法』之思想,那些所有人的思想力量,一起做出靈魂上的鎮壓!

在這個『丘』星之上,也許會沒有人理解,蘊之的這種做法,但是蘊之知道,那篇《論語,學而》的玉簡上,所傳播的思想,就是這種性質,甚至蘊之有一種直覺,那位成就真仙的孔聖人,在如此貧乏的地方成就真仙,很可能靠得不是資源上的修鍊已身,而是這種『思想上的傳播』以靈魂上的法修鍊,而成就真仙的。修仙本身就是逆天改變,不是誰都能用凡人的眼光去理解的!蘊之隱隱的抓到了另一條修鍊上的出路。

原本只是有一顆向『善』之心,想造福於萬民,沒有想到,竟然可以互惠互利,即普渡眾生,又凝鍊自身。這也使得蘊之的前途,不會只是想普通的修仙者一樣,看資源,而知成就。

思想上的傳播,就像是另一個資源寶庫。越是高階修鍊的人,接受自己的思想,自己靈魂上的實力,也就越強大,所以蘊之打算,整合一下『丘』星之上的修仙格局,他的第一站,就是黑狼谷,讓惡人臣服於自己,改邪歸善,然後,再去教化那些正派,接受自己的思想。

一個在『丘』星之上的修鍊,和行善的規劃,就這樣的在蘊之的腦子裡形成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