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了!

他輸掉了一切。

趙信的腦海中突然閃掠過自已從記事起的種種,腸子都發青的懊襲上心頭。如果,如果他老實本份,他現在還是人人尊敬的大師兄。哪怕是西門烈當了門主,那他也是掌門人的師兄,地位在浣花劍門那也是註定了超然。

可是這股悔意一起,隨之又被不甘心所代替。

他是大師兄,他是絕世天才,為什麼不是他當門主,為什麼要讓西門烈這個庸才當?就因為他是門主的兒子就得讓他當門主?

"不公平,不公平。"趙信突然對天怒吼,"不公平!為什麼我不能當門主,為什麼要讓西門烈當門主,就因為他是門主的兒子,我這個大師兄就應該不跟他爭門主之位嗎?不公平,門主應該是我的,應該是我的……"

見趙信再不復大師兄風采,狀如痴狂瘋顛,不管是支持還是不支他的人,此時都忍不住嘆息。

"趙信。"西門烈陡然喝起,"不公平是你自已造成的。如果不是你心術不正,門主之位本來就是你的……"

"呸,本來是我的?"趙信一臉猙獰,沖著西門烈怒吼,"你們父子會有這麼好心?如果你西門無畏那老匹夫不是想讓你當門主,他怎麼可能罰我跪冰五十年?"

"自造孽不可活。"

虛夜月突然出聲,然後也突然出劍。

噗!

劍光一閃便當著所有人的面從趙信的褲襠絞過。

"啊……趙信撲倒在地,雙手捂著褲襠慘叫痛嚎。

"這就是你好色的代價。"虛夜月臉龐冰冷,"我說過,不讓你好死。"

"婊……"

趙信突然暴起,怒吼著撲向虛夜月。

"砰。"

方昊天一拳將趙信打得飛起,然後在半空將趙信攔下,拳頭一震,狠狠的砸在了趙信的肚子上,將他的玄胎砸碎。

"撲通。"

方昊天一把抓著趙信的腳將他提回,當落到西門烈的身邊時隨手就將趙信丟到西門烈的面前,道:"如何處治,你看著辦。"

"大師兄……"

西門烈搖頭嘆息。

噗!

一旁的左青山卻是毫不猶豫的揮劍將趙信的頭削斷,道:"這樣的人渣留著只會噁心大家。"

塗山堡四名高手死!

宋毅死!

趙信死!

餘下的好些人頓時個個臉如死灰。

左青山突然問方昊天:"小祖師,怎麼處治他們?"

現在門主不在,但有方昊天這個"小祖師"在,自然還輪不到他這個三長老作主。

方昊天也不客氣,當則接話道:"依我的性格,欺師滅祖者皆可殺!"

"呼!"

方昊天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大多都大吃一驚。

元兇已死,幫凶也要殺?

"全殺?"西門烈於心不忍,"小祖師,能不能網開一面?"

方昊天冷笑道:"如果現在戰敗的是你們,你覺得他們會網開一面嗎?"

西門烈頓時啞聲,跟著眼中厲芒閃起,將劍撥出,大聲喝道:"背叛師門,欺師滅祖者該死!殺!"

"殺!"

左青山跟著一聲斷喝,他第一個持劍衝上。

噗噗噗!!

左青山的一出手就將三個背叛者殺死。

有左青山帶頭動手,其他的人便也衝上去。

儘管那些背叛者有所反抗,但反抗力量太弱了,他們早被方昊天的實力嚇破了膽,很快就全部被殺。

在左青山指揮人清理屍體時,方昊天向西門烈打聽西門無畏的事。

西門無畏果然不想方昊天和虛夜月去赤焰嶺,在離開前嚴禁大家去觀日峰參加。然後他留下了一封書信后便帶人離開。

方昊天看了書信后哭笑不得。

信中說了,如果他西門無畏戰死就請方昊天拿著皇極至尊劍,以祖師的身份暫代浣花劍門門主之職,直到他日門中有弟子足可勝任門主的時候。還有,如果浣花劍門最終遭火魔將消滅,他還請方昊天重振浣花劍門,讓浣花劍門延續下去。

"天意。"

方昊天輕輕一嘆。

真是天意。

西門無畏不讓他和虛夜月去赤焰嶺的決定竟然讓浣花劍門度過了一劫。

"赤焰嶺還是得去的。"方昊天將信捏碎,然後問西門烈:"赤焰嶺在哪個方向?"

西門烈幾乎是下意識的朝西指,跟著臉色突然一變。他父親臨走前可是嚴厲交代過,不論如何都不能讓方昊天和虛夜月知道赤焰嶺在什麼地方,剛才他也下定決心打死不說。

但他剛才怎麼一問就說了?

西門烈一張臉像極了苦瓜,道:"小祖師,你不能去……聲音停止,臉更苦了。

方昊天和虛夜月已經雙雙飛掠而起,朝西方向掠去。

"怎麼回事?"西門烈對自已剛才的反應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我是因為擔心父親和大家的安全,自私的想小祖師去幫忙?"

西門烈怎麼也不會想到剛才他反應是身不由已,因為他中了方昊天的魂術。

嗖嗖!

兩道人影快速朝西飛掠而去。 赤焰嶺是流州域的一大奇景。

此嶺寸草不生,因為嶺面上常年冒著赤色的火焰,就好像此嶺一直是點著的一堆柴火。

重生在康熙初年 但很奇怪的是赤焰嶺的火併沒有向外蔓延,只局限在赤焰嶺。

靠近赤焰嶺三里便能感受到從赤焰嶺上瀰漫的熱度。

浣花劍門這一次算是高手盡出了。

西門無畏很清楚,如果這股魔物不消滅,浣花劍門很快也會被魔物消滅。所以他豁出去傾巢而出,要將這裡的魔物全部殺死,最好還能殺死火魔將。

"這些妖獸被魔化后已經不懼赤焰,這點對我們很不利。"西門無畏看著前方的赤焰嶺道,"從這裡感應到的溫度來看,嶺上的溫度很高,我們元陽境修為的人飛上去估計也不敢靠得太近。"

"那就引它們離開赤焰嶺。"

"是啊,只能將它們引出赤焰嶺。不然的話我們衝進去,單是上面的赤焰我們都應付不了。 旋風百草卷一:光之初(旋風少女)

"赤焰嶺的赤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聽說它是一種天火,一般的人沾上會被焚煉無形,直接焚毀。"

"門主,我們聽你的。這一次豁出去了,如果現在不能消滅它們,等它們的數量多了,我們浣花劍門同樣只有死路一條。"

"門主,下令吧,我去試下能不能引它們出來。"

浣花劍門這一次高手盡出,現在一個個都盯著西門無畏。

"一起上。元陽境修為先試下自已能降落的高度,如果能在空中出手就出手。元陽境以下的人絕對不要踏進赤焰嶺,只在外圍擊殺那些離開赤焰嶺的魔物。"

西門無畏考慮了一下后便下達了命令。

"是。"

浣花劍門一眾高手應諾。

元陽境高手與西門無畏一起朝赤焰嶺飛過去,元陽境以下的人則是地面前奔。

越接近赤焰嶺,溫度越高,很快,一個個已經汗滴如雨,一些人索性扒掉上衣,赤著上身前進。

"吼!"

很快,赤焰嶺上的魔物發現了西門無畏他們飛來,個個昂道怒吼,發出挑釁的怒吼聲。其中有十幾隻妖狼和七八條妖蛇從赤焰嶺上衝出來。

"下去,看看它們是什麼實力。"

看到有被魔化,已成了魔物的妖獸衝出來,西門無畏大喜,當先俯衝而下。

咻咻咻咻!

西門無畏一揮劍便是浣花劍門的無上劍法之一《海內百川劍法》的殺招。

五招后,他成功的將一隻妖狼的頭顱削飛,然後汗流浹背的看著其他人的戰況,他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這十幾隻魔物衝出赤焰嶺,應該還不是赤焰嶺中最強大的魔物。可是它們的實力已經很可怕。特別是它們經過魔化的皮層都多了一層黑鱗,防守能力強大無比,簡直每一隻魔物都穿上了靈級的寶甲一樣。

另外這些變成了魔物的妖獸,力量都變得越發的強大,簡直力大無窮,速度也是變得更快,行走如風。

總得來說,被魔化后的妖獸,整體實力幾乎強出了一倍。明明感覺是相當於人類元陽境一重的修為,但實際上實力已經不亞於元陽境二重。

西門無畏身為一門這主,手中的劍自然是難得一見的鋒利寶劍,在浣花劍門中僅次於皇極至尊劍的存在,是屬於靈級中品寶劍。這樣的寶劍,西門無畏剛才殺死那隻妖狼都這麼吃力,那手中沒有利器的人殺這些魔物就困難了。

僅是十幾隻魔物就讓西門無畏他們感覺到無比的吃力,將這十幾隻魔物全殺死後一個個都有筋疲力盡的感覺。更讓他們對此行徹底沒有了多少信心的是他們竟然出現了損傷。

以西門無畏的實力,帶領門中十一名元陽境高手前來,剛與十幾隻魔物接觸竟然就付出了一人重傷三人輕傷的代價。

重傷的那位長老是被一隻妖蛇拍飛正好摔到一隻妖狼的腳邊,結果被那妖狼順道撕掉他一條手臂,傷勢嚴重,已經陷入暈迷。

一開始就有元陽境高手受此重傷,這對浣花劍門一眾高手有點打擊。

"雖然我們低估了這些魔物被魔化后的實力,但不過否認,它們真的強大許多。速度快,力量大,防守強,真不好對付啊!"西門無畏一臉凝重。雖知道自已不能表現出半點氣餒才對,但他還是仍然控制不住眼有憂色,"這些魔物身體散發著讓人難受的可怕熱量,根本不能用拳頭或是手掌拍擊,只能用武器……而且現在僅是十幾隻魔物,嶺上目測有近兩百多隻魔物,怎麼辦? 重生之莫家嫡女

"桀桀桀……"

陰笑聲突然飄蕩響起,讓人無法判斷出聲音的方向,"卑微的人類,怕了吧?怕了的話就跪下向本將臣服,否則的話你們都要死,都要死……"

聲音四面八方,顯得無比的詭異。

呼呼呼……

赤焰嶺上,突然有三道巨大的黑影衝天而起,懸浮出現在赤焰嶺的上空。每一道巨影都透漏著無上的殺煞之氣,感覺實力相當驚人,不比元陽境三到四重的高手差。

"是鵬谷的那三隻巨翼妖鵬,它們竟然也被魔化了!"

西門無畏等人臉色皆變。

鵬谷距離浣花劍門不足千里,谷中居住著三隻強大的元妖鵬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沒有魔化前的三隻妖鵬大概是相當於人類元陽境三重左右的實力,但現在魔化后再加上它們天生強大的空中戰力,就是西門無畏都不敢說能在空中穩贏它們三個,至少現在沒有多少把握能將它們斬殺。

魔物強大,赤焰嶺有火,空中又有三隻妖鵬,一下子讓得浣花劍門一眾高手感到頭痛了。

"進攻吧!不然的話它們會越來越強大,以後它們也會越來越多。"那道聲音再度響起,"你們的到來正好讓我了解了你們的實力,哈哈,如果你們今天進攻,我有把握將你們全部留下,跟著我就能馬上滅掉你們浣花劍門。如果你們退走也行,我保證三個月內它們會全部出現在你們浣花劍門。當然,有一條最好的路你們可以走,那就是臣服於我,臣服我們偉大的神族。"

這道聲音,應該就是神秘莫測,神出鬼沒的火魔將了。它的聲音真的很飄渺,以西門無畏的修為都無法憑聲音感應得出它在哪裡。

從它的話可知,火魔將的目標確實是浣花劍門。

西門無畏目光四掃,最後覺得真無法捕捉這道聲音在哪裡,於是他乾脆不再查找,目光落到赤焰嶺之頂。

"你們在這裡守著,我上嶺將那些魔物逼出來。"

一會,西門無畏做出了決定。

"門主。"一眾長老皆驚,"門主,不可一個人冒險。"

西門無畏此時卻是自信一笑,剛才出現的那一點猶豫消失了,朗聲道:"如果火魔真有實力對付我,何需裝神弄鬼?哈哈,它不出聲還好,這一出聲正好暴露了它們實力不足,我們大可不必畏懼……",說完身形閃掠,朝赤焰嶺上衝去。

轟隆!

西門無畏一落到赤焰嶺上,身周的火焰一下子被他的玄罡震開。

"死。"

西門無畏長劍一揮,便與向他衝來的十幾隻元妖狼戰成一團。

十幾個呼吸后,西門無畏陡然一聲長嘯,手中的劍化為一隻巨大的上古妖獸,似乎要將那十幾隻元妖狼全部吞噬。

"嘿嘿,劍法不錯,那就留下吧!"

就在此時那道聲音突然陰笑。赤焰嶺上的那些魔化的妖狼都露出雪亮獠牙,高出黑鱗利爪。

這些妖狼數量近兩百之數,一下子將西門無畏圍在其中。

"不好,上!快救門主。"

如此突變,浣花劍門一眾人等頓時臉色劇變,那些元陽境高手都趕緊向赤焰嶺衝去。

"不要過來,就憑它們還沒資格傷到我。"

西門無畏的聲音突然喝起,然後他從狼群中衝天而起,與那三隻巨翼妖鵬瞬間展開轟烈的空中大戰。

步雲衢:大清最後的格格 "門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