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豐以強大的意志支撐著,不讓自己昏睡過去,他聽老人們說過,在這種情況下昏睡過去,就會真正的死去。

「怎麼辦?」大豐在心中吶喊,就在這時,大豐的腦海中閃過一道信息,正是一篇聚靈功法。

大豐集中精神,以心念調動周身元氣,讓微弱的生命元氣順著經脈運行。

一圈,兩圈,三圈……

時間緩緩的流逝,當大豐運轉神功三十六周之後,他感覺全身一震,身上曖曖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大豐心裡歡喜無比。

「我突然第一層境界了。」

炎黃神功,乃是三界之中的三皇五帝聯手所創,是一部頂級的修神功法,直指祖神境界,修成之後,其神體不弱於八玖玄功。

楊玄真感覺炎黃神功還不錯,就把這門功法傳給了大豐,希望三界之中的功法也能在這方混沌世界發揚光大,並傳承下去。

大豐擁有大氣運,修練天賦超等,僅僅三天時間,大豐就把炎黃神功一篇修完。

炎黃神功一共九篇,每一篇又分九個層次,九篇修完,就能晉級祖神境界。

大豐修練炎黃神功第一篇后,體質大變,其實力已經相當於三界紫府修士,隱約間,大豐還感受到一絲特殊的天地道韻。

楊玄真和小龍女隱居在一座神山之中,兩人以天眼觀察自己新收的弟子。

「姐姐,我的弟子已經修完第一篇了,比你的弟子厲害啊。」

「哼!」小龍女也起了一絲爭勝之心,「我的弟子,比你的弟子根基穩,看著吧。」

「姐姐,大豐已經開始領悟屬於自己的道,等他完全領悟出一條道,就能凝聚出道之領域了。」

世子萬福:夫人又悔婚了 大豐只是一個凡人,初次修行,不知何為道。

楊玄真傳法,只傳功法和神通,卻不傳大道,想達到巔峰境界,就需要領悟出屬於自己的道,凝練出自己的道心。

正因為此,楊玄真只傳法不傳道。

大豐修完炎黃神功第一篇后,感覺自己的修練速度慢了很多,他非常聰慧,知道修行之事急不來,部族的老人說過,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把根基打好,像砌房子,只要把根基打好了,才能建造出牢固的房屋。

大豐不在修練炎黃神功,轉修神通,經過一翻思考,大豐選了三門神通,一門遁術,一門攻擊神通,一門防禦神通。

又過了兩天,大丰神通小成,看著周圍的殘骸,不由自主的流下淚水。

「父親,母親,老族長,小花,希望你們下輩子能投生到大部族。」

大上施展神通,開石裂土,讓土地倒卷,把殘骸埋入地下,當大豐做完這一切之後,身體變得極度虛弱,坐倒在地。

天空中又下起大雨,大豐仰頭,以神力聚集雨水,大量的雨水進入嘴中。

過了好一會,大豐喝飽了,心念一動,釋放出一道神力,捕殺一頭野獸,又以神力取火,在原地烤肉吃。

一夜過去,大豐的身體恢復,他感覺自己的實力又進了一步。

「天巫部族是上古時期的部族,聽說,天巫部有神靈,報仇的事情不能急,我先離開這片區域,遊歷四方,待我成神,再回來報仇。」

楊玄真看到大豐的舉動后,笑道,「這小孩子,很理智啊!」

「他如果現在去報仇,就是找死。」

以楊玄真和小龍女的神通,知曉天巫部族的根底,天巫部族是這方世界的開天神靈遺留的血脈,擁有開天之力,又擁有先天神通。

這天巫部族雖然不是開天神靈的嫡系血脈,卻也不弱,部族之中有十幾個天神境界的大巫,實力極為強大。

說完大豐,再看青蘿,青蘿的命運比大豐好太多了,她出生於地水火風四大神族之一的水族,還是水族十大先天神靈之女,集萬千寵愛於一生。

然而,這青蘿小姑娘從小就十分調皮,又天生擁有大神通,這小姑娘一刻也安靜不下來,總喜歡到處跑。

按水族族規,不入天神境,不能離開水界,當然,水族子弟不入天神境,也無法離開水界。

可是,水族出了一個怪胎,就是青蘿小姑娘,她天生擁有空間能力,又得到小龍女的傳承,短短時間內,實力大漲,竟然觸摸到一絲空間規則。

小姑娘對外界非常好奇,偶然間破開水界壁壘,竟然離開了水界,來到了洪荒大地。

這小姑娘乍一看到洪荒大地美景,欣喜無比,就如鳥歸叢林,一路狂奔,身上散發出一道道神華,引得路邊妖獸和靈修震驚。

「這是哪位神靈的後代?」 「這小姑娘!」楊玄真輕輕一笑。

這會兒,楊玄真和小龍女隱居在一座神山之中,以水鏡仙術觀看大豐和青蘿兩人,根據兩人的命運軌跡來參悟命運大道,同時,尋找大破滅之前的遺迹。

太子妃總讓本殿傷神 「弟,你想去四大神族的寶庫中看看嗎?」

「有這樣法!」楊玄真說,「不過,四大神族有很多先天神靈,而且,是經歷了幾次量劫的神靈,手上還有先靈寶,應付起來有些麻煩。」

「嗯!」小龍女理解,「如果我們沒有受傷,到可以去四大神族借閱典籍,現在,還真有些麻煩。」

神醫兵王混都市 這一次,楊玄真和小龍女被世界神追殺,只能用小冊子破開混沌虛空,這才逃得一命,卻也讓兩人受了重傷,短時間內難以痊癒。

當然了,就算是楊玄真和小龍女受了重傷,也不懼普通祖仙祖神,然而,如果有一大群祖仙祖神圍攻,就有些麻煩了,會讓兩人的傷勢加重。

青蘿離開水族之後,就如出籠的鳥兒,無比歡快。

「呵呵,呵呵,哈哈。」

一陣陣輕脆悅耳的笑聲從青蘿的嘴裡傳出來,感染著周圍的生靈。

「天女師傅說的對,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美,外面的世界真的很漂亮啊!」

青蘿所說的天女師傅,正是小龍女,小龍女傳法的時候,也是使用化身,看上去,是一個三十齣頭的天女,華貴而又端莊。

「咦?」

一個道人輕咦一聲,雙眼盯著青蘿,「竟然是純血水族?還是青龍一族的嫡系血脈?怎麼會跑出來?」

除了這位道人之外,還有很多修士、先天神靈、妖獸看到青蘿。

有些修士對青蘿好奇,有些妖獸想抓青蘿,也有一些混血神靈看出青蘿的來歷,想結交青蘿。

青蘿又飛了一段距離,感覺有些累了,落到一顆十萬丈的大樹上,輕抬玉手,把樹葉化成一張軟床,青蘿懶散的躺下去,雙眼看著天空。

「好美啊,好舒服啊!」

「大膽妖物,竟然敢搶本神的地盤?」

一聲大喝打斷了青蘿的思緒,青蘿微微皺眉,一下坐起來,脫口而出,「誰啊?」她問了一聲,發現身前懸浮著一隻妖獸,妖獸長著一支尖角,牛鼻子,馬唇,狼身,青龍掃了一眼妖獸,捂嘴輕笑,「你是尖角狽?我聽母親說過,尖角狽最壞了。」

「我是狽神,有神族血脈!」尖角狽大怒,臉色發紅,牛鼻子中噴出一道道火焰。

青蘿撇撇嘴,「什麼狽神啊?不就是一隻妖物嗎?連普通神靈都算不上。」她淡淡的說了一句,又揮揮手,「別打擾本公主休息。」

「哈哈哈!」尖角狽大笑出聲,「今天,我就把你吃了,煉化了你的血脈之力,我就能成為真正的神靈了。」

「你敢!」青蘿大喝,臉色有一絲緊張,她想,「尖角狽雖然壞,卻是六品後天神靈,我只有二品,相差三品,肯定打不地他,怎麼辦啊?」她念頭一轉,心裡越發擔憂,嬌喝一聲,「我告訴你,我是水族先天神靈之女,你要是敢欺負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

「等我喝了你的血,就找個地方隱修,誰能找到我?」尖角狽說話的時候,眼睛里閃過一道道厲芒。

「我父親會先天神術,可以算到你的行蹤!」

「哈哈哈!」尖角狽大笑,「小神女,你還不知道吧,量劫已經開啟,即使是先天神靈,也無法衍算天數了。」

「量劫又開始了嗎?」青蘿越來越緊張,她聽父親說過量劫,每一次量劫降臨,都會有大量的先天神靈隕落。

尖角狽趁著青蘿走神之跡,噴出一道火焰,青蘿感受到炙熱的溫度,大呼出聲,「救命啊!」

「妖物,你敢!」一聲大喝傳來,緊接著,一道劍光閃耀,尖角狽化成兩斷,從天而落,落到地面上之後,發出重重的響聲。

「呼!」青蘿長出一口氣,「外面的世界很漂亮,也很危險呢!」她沒想到,自己第一天出來就碰到最邪惡的尖角狽。

小姑娘輕輕的出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道人,感激道,「多謝大神相救!」

「我不是大神,只是一個道人。」

「道人?」青蘿想起來了,眼睛一亮,「我聽母親說過,道人屬於人族,我聽說,人族是最弱小的一個種族,真沒想到,還有你這麼厲害的人族,竟然可以一劍斬殺尖角狽。」

「呵呵!」道人撫須,輕輕一笑,「你這個小神女,到是可愛。」

「你們人族看起來比妖族可愛!」青蘿說,這小神女才十二歲,是最純真的年齡。

道人又問,「小神女,想去我人族城池玩玩嗎?」

「想啊,當然想!」青蘿連忙說,她這次出來,不就是為了玩嗎?

「人族!」又是一聲大喝傳來,緊接著,全身火紅的青年落到青蘿身邊,盯著青蘿看了一眼,「你就是水族的青蘿公主吧?你的父母都是純血青龍。」

「是的!」小青蘿臉上帶著一絲傲然,她身為水族青龍,身上有一種高中的氣息。

青蘿回了一句,看著眼前的紅髮青年,說,「看你的樣子,應該是火族?」

「對!」這位火族青年應了一聲,又說,「我們四族是先天神靈,生於混沌,天生高貴,你竟然相信一個狡詐的人族?」

「唔!」青蘿沉默了一會,「我聽父親說,我族與火族連年開戰,我們是敵對的,我不會相信你。」

「你竟然選擇相信一個狡詐的人族?」紅髮青年說。

青蘿又看了一眼道人,猶豫了一下,「我不跟你去人族城池了,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去。」

道人並不生氣,而是用和善的語氣說,「小神女,你還是幼年期,如果沒有我帶領,你只要進入人族領域,就會被人追殺。」

「唔!」青蘿還真有些害怕了,她剛離開水界就碰凶獸,現在,又碰到一個火族,一個人族,一時間,竟然不知道相信誰。

就在這時,虛空中出現一道水劍,水劍落到青蘿身邊,化成一個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臉色溫和,看著青蘿,「青蘿,你還真是頑皮啊,竟然跑到人界來了。」

「啊,是小舅舅!」青蘿大喜,從小到大,她最喜歡的人就是小舅舅。

「雨神?」火族青年露出意外的神色。 「怎麼?」雨神掃了一眼火族神靈,「你堂堂無心火,竟然要欺負一個小姑娘?」

「呵呵!」無心火輕輕一笑,「我怎麼會欺負一個小姑娘?我只是見這位小姑娘長得可愛,想帶她去人界玩玩。」

「不用了!」雨神淡淡的回了一句,又掃了一眼道人,「人族,如果讓我再看到你,殺!」

「哼!」道人怒哼一聲,雙手結印,施展出仙術,剎那間,虛空生電,一道紫色的閃電從天而降。

「九霄神雷?」雨神用輕蔑的眼神掃了一眼紫色電芒,只見雨神眼中閃過一道神光,雨神輕喝一聲,「玄陰水幕!」

頓時,雨神身前出現一道天藍色的水幕,水幕竟然擋住了九霄神雷,緊接著,雨神又掐了六百道神印,竟然把九霄神雷融入水幕。

「冰山!」

水幕後九霄神雷相融之後,又化為一座冰山,冰山迎風而長,瞬間化成一座方圓十萬丈的大山,向道人壓下去。

「不愧是雨神!」道人喊了一聲,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電芒,電芒閃耀,道人已經消失。

「雷遁術!」雨神說了一句,卻沒有追,他能感覺出來,那個道人的修為不比他低,道人遁走,應該是不想與水族為敵。

道人遠離之後,舉頭望天,「下一量劫,我人族才是天地主角,地水火風四大神族,以及洪荒先天神靈都會退出洪荒這個舞台,我暫時避一避。」

雨神見道人離開后,又掃了火族青年一眼,「怎麼?你也想和我打一場?」

「以後再說吧!」火族青年說了一句,化成一團火焰,飛向高空,眨眼之間,消失不見。

雨神說,「好了,小青蘿,你也該隨我回家了。」

「唔!」青蘿嘟著嘴,臉上寫滿了不開心,「我不想回家!」

「哎!」雨神微微嘆,無奈的道,「行,你想去哪,我陪你走走。」

「耶!」青蘿大喜,歡呼出聲,「小舅舅,我想去人族城池看看。」這小姑娘,還惦記著人族城池呢。

「人族城池有什麼好看的?又臟又亂,遠遠比不上我水界純凈。」雨神說話的時候,眉頭不自然的皺了一下,顯然,這位雨神去過人族城池,卻不喜人族城池。

「不嘛,不嘛!」青蘿拉著雨神的手臂,搖啊搖,「我想去看看,小舅舅,你就帶我去吧。」

雨神聽到軟軟的聲音,整顆心都融化了,只能點頭,看著小姑娘的笑臉,又說,「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青蘿問。

「幻形!」雨神說。

「好!」青蘿立即應話,她早就學會幻形神術,隨即,問,「小舅舅,我們幻成什麼樣子?」

「當然是人族的模樣!」雨神說話間,化成一個人族修士,又說,「你照著我的樣子幻形。」

青蘿心念一動,在原地轉了一圈,也化成了一個普通的人族小女孩,身上的神光收斂,不再那麼耀眼了。

小姑娘幻形后,又招出一面水鏡,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模樣,有些不開心,「這樣子不好看呢?」

剛才,青蘿是水族神靈,身上散發出一道道神光,皮膚如水玉一般,晶瑩透亮;現在,青蘿身上的神光收斂,皮膚不在發光,的確沒有剛才好看了。

雨神說,「就你剛才的樣子,沒走幾步,又會有妖獸圍過來。」

「啊!」青蘿大驚,看其樣子,很怕妖獸。

「走了!」雨神拉住青蘿的小手,身形一閃,僅僅片刻,落到一座人族城池之外,他們所在的位置離人族城池僅僅數百里,以神靈的速度來說,只需片刻,就能進入人族城池了。

「哇!」

青蘿乍一看到人族城池,驚嘆出聲。

楊玄真和小龍女坐在神山山頂,以水鏡仙術觀看青蘿。

「姐姐,竟然一下子出現兩位祖神,一位祖仙。」楊玄真所說的祖神,分別是雨神和無心火神,祖仙就是那個人族道人。

「這方混沌世界已經經歷了數次量劫,出現幾個祖仙祖神,並不奇怪。」

再說青蘿,青蘿拉著雨神向人族城池奔過去,僅僅片刻,兩位神靈就來到城門口,有雨神幫青蘿隱匿神靈氣息,即使是人族祖仙出現在青蘿身邊,也發現不了青蘿的元靈本質。

小青蘿真正靠近人族城池后,下意識的捂住鼻子,輕聲說,「真的好臭啊。」

雨神沒有說話,看其神態,他也不喜歡呆在人族城池之中。

這座人族城池之中的凡人佔了百分之七十,凡人的身體有很多雜質,自然是比不上神靈聖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