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秦飛的無語形成鮮明對比的,自然就是張道陵的興奮,原來秦飛說帶他們來這個地方,一定能十分的適合他,開始他還不相信,現在他信了,這地方何止是一個好地方啊!簡直就是一個最完美的道場,這裡之所以那麼多的精怪,就是因為這裡的靈氣充足,這裡的環境風水,等等都是上上自選,這樣的地方,若是沒有那麼的多的精怪,那才叫做奇怪。

「秦大仙!這個地方真的能夠成功嗎?」

除了秦飛和張道陵,對於這個地方沒有絲毫了解的就是趙升和王長了,兩人看到那麼多的精怪確實有些慌,畢竟這一輩子估計也沒有現在看到的多。

「王長,我跟你說過很多遍了,不要叫我大仙,那是叫黃皮子的叫法,你叫我秦飛,叫我秦兄弟都可以,再叫我大仙,我分分鐘打死你信不信!」

秦飛也是無語,自從裝逼之後,這三人直接就改口叫秦飛大仙了,叫仙人秦飛忍了,可是叫大仙,這就讓秦飛有些能以忍受了。

「可是師父讓我這樣叫你啊?」

「你們師父聽誰的?」

「自然是聽你的!」

「那就對了!你們師父都聽我的,你說你們聽誰的,再亂叫,我送你們兩張爆裂符你們信不信?」

「哦!秦!秦兄弟!」

「這才對嘛!」

秦飛露出了一絲微笑,只要不叫大仙,叫什麼都可以。

「對了!張道陵,地方我是給你找到了,你打算在什麼地方煉丹了?」

這龍虎山雖然號稱道教祖庭,但是因為千百年的演變,加上各家的天師入住,讓秦飛實在不清楚張道陵的道場在什麼地方。

聽到秦飛這樣說,張道陵的手指已經飛快的動了起來,然後開始計算他們的位子。

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秦飛除了自己實力的提升,學多的東西倒是不少,西州雖然是修道聖地,但是那裡的道術就跟魔法一樣,很難讓秦飛適應,要不是有一個收僵一門,秦飛倒是覺得這西州是一個魔法聖地還算是不錯的,現在看到張道陵的手指飛動,這才讓秦飛有了一種來到修道之地的感覺。

「往這邊走!」

很快,張道陵就算出了他想要的位子,煉丹在他看來也是需要天時地利的地方,所以一點都馬虎不得,這龍虎山雖然是各種都不錯,但適合煉丹的卻只有一個地方。

很快秦飛幾人一路披荊斬棘來到了一片平地,周圍視野開闊,一眼就能看到了四周的風景,而周圍的風卻直衝這個地方,讓這個地方成為了一個風眼,看上去十分的特別,即便不同張道陵說,秦飛也知道,這個地方將是他們煉丹的地方。

畢竟這裡不光是風眼那麼簡單,也是所有靈氣的彙集點,可以說是得天獨厚的地方。

「轟!」

但還沒有等到幾人高興,一根巨大的藤條從天而降,直接打向四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趙升和王長有些措手不及,可是秦飛和張道陵卻是反應迅速的將兩人給拉開了,這次沒有受傷,要是被打到的話,不死也重傷。

相比較於趙升和王長的有些措手不及,秦飛和張道陵則表現的十分的平靜,所謂天才地寶有德者居之,仙山名水更是無數的人趨之若鶩,這如此靈氣充沛的地方,精怪又是如此的多,要是沒有精怪在這裡,那秦飛和張道陵才會感覺到奇怪。

「看樣子,這是一個藤條精怪啊!這樣的精怪可不好對付哦!」 「那又何如?說到底這不過都是些精怪所化,智商和能力都差太多了!」

秦飛覺得這藤條怪有些棘手,可是在張道陵眼中,這不過就是一些小怪而已,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殺傷力。

要是別人說這樣的話,秦飛一定會嗤之以鼻,但是張道陵說這樣的話,秦飛倒是不可置否,張道陵為什麼在傳說當中留下如此高的大名,自然是因為他抓怪殺妖的能力,所以秦飛怎麼可能卻質疑這樣一個人的實力,而且這些天的時間,張道陵也確實已經給他們證明了他的實力。

只見張道陵高高躍起,一張符紙扔出,直接貼在了這跟藤條之上。

「轟!」

符紙爆炸直接將這跟藤條給炸成了兩斷,不過還沒有等到眾人鬆一口氣,又是一個藤條飛了過來,而且這一次的藤條更加的粗大,但對於這樣的攻擊,張道陵也顯然沒有放在眼裡,又是一張符紙仍住,這根藤條便被毀了。

「轟!」

接著又是三根藤條飛了過來,讓張道陵有些措手不及,趕忙和這三跟藤條拉開了距離。

「沒有想到這藤條怪已然生出了自己的靈智,看來這個地方確實不錯啊!」

張道陵沒有擔心藤條怪,卻再次的感嘆這個地方的好,越是靈山,越是能生出靈智的好東西出來,這藤條怪剛才的攻擊,變現就是在計算張道陵,也是藤條怪擁有智商的佐證,所以張道陵也沒有著急再次出手。

「看樣子,你想要搶這個地方不是很容易啊?」

秦飛在一旁頗為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張道陵。

張道陵當然知道,這就是秦飛鄙夷的眼神。

「沒那麼嚴重,地方還是好搶的,只是這藤條修成精怪本就不易,加上他們本身的屬性,讓他們的主體深藏在大地之中,實在不好找出他們,這消滅他們確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但是要說一點辦法都沒有,那也不見得。」

張道陵自信滿滿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請開始你的表演,讓我看看張天師到底有多麼的厲害。」

秦飛微微一笑,便給張道陵讓出了一條道了,這樣的事情,自然還是要張道陵出馬,畢竟秦飛可沒有能比對付這樣的藤條怪,再說了,這也不關他的事情,他才懶得管了。

「那就看著吧!」

總裁老公太危險 說著張道陵就再次發起了進攻,張道陵一出手,藤條怪也是立刻出手,這一次他依然是揮動了一根藤條,一根藤條不要說傷到張道陵,恐怕張道陵連威脅都沒有感覺到,一張符紙就飛出,不過在飛出符紙的同時,又是幾根從不同方向的藤條飛了過來,他們要找的就是張道陵出手的時刻,這個時候的張道陵顯然被他認為是露出了破綻。

可是張道陵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露出破綻了,只見張道陵在空中一個轉身,又是好幾張符紙飛出。

「轟!轟!轟!」

幾個爆炸聲同時響起,這些藤條還沒有攻擊到張道陵,便又被斬落了。

「師父!救命!」

可是還沒有等到張道陵喘口氣,卻聽到了趙升的呼喊聲,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就在他出手的同時,這藤條怪,也對秦飛三人出手了,不過秦飛十分的機警,根本沒有給藤條怪絲毫的機會,可是他的兩個徒弟卻被藤條怪給抓了起來。

「你怎麼不幫幫他們?」

「他們又不是我徒弟?」

張道陵一陣無語,立刻準備救援這兩徒弟,可是這個時候的藤條怪,卻立刻發動了進攻,藤條怪要是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這下子張道陵居然脫不了身了,看著被藤條怪勒住脖子的王長,張道陵一陣心急。

「轟!」

還沒有等到張道陵脫身,那邊的藤條突然發生了爆炸,張道陵不用看也知道,這是秦飛出手了,說是不出手,秦飛自然是也在看情況,這樣危險的時候,他再不出手這王長就沒有沒命了。

而張道陵也是趕快收掉身邊的幾根藤條,回過頭來便救下了自己的另一個徒弟。

「沒有想到這藤條怪的智商居然會進化到那麼高啊!」

救下趙升之後,張道陵也沒有急著出手,這個藤條怪的智商,確實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之外了。

「在我看來,這藤條其實也沒有什麼難對付的!」

「嗯?」

步步錯 「轟!」

錯上冷傲特工妻 還沒有等張道陵反應過來,秦飛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張道陵便聽到從地下不遠處傳來的爆炸聲。

「好愣著幹嘛?還不去將他的主體給除了?要是不除了他的主體,這些藤條就會源源不絕的出現。」

張道陵自然也明白秦飛說這話的道理,離開一張符紙扔出,他便鑽進了土裡。

「呦呵!這還是鑽地符啊!這老傢伙居然還藏著一些,不行一定要讓他教我!」

趙升和王長則是一邊捂著自己的傷口,一邊無語的看著秦飛,秦飛學東西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只要他想學的東西一定會在最快的時間學會,就連張道陵也十分的無語,他都快要被秦飛榨乾了。

「轟!轟!轟!」

很快地下就傳來了各種各樣的爆炸聲,張道陵顯然已經喝藤條怪交上了手。

「轟!」

終於在一聲震天的聲音之後,張道陵才從地下灰頭土臉的竄出來。

「沒有想到這藤條怪還挺難收拾了,在最後居然自爆!」

張道陵也是鬱悶的不行,抓妖那麼多年,今天是最鬱悶的一年。

「花說,你是怎麼發現這東西的所在?」張道陵疑惑的問題。

「你難道沒有發現每次你砍斷一節這些藤條,他們都會縮回去嗎?我想這是要回出體補充能量,所以就貼了一張爆裂符試試,沒有想到還真是這樣。」

秦飛鬆了松肩,沒錯就是這樣輕易的發現。

「好吧!看來我還真是老了!」

張道陵搖了搖頭,這樣簡單的細節,他居然沒有發現。

「少在這裡賣老,趕快收拾一下準備煉丹吧!不過看這個樣子還是要等些時間才行啊!剛才你們的打鬥已經讓這裡的靈氣亂了!」

「那就先等等吧!」 等到靈氣穩定之後,已經是三天之後,這三天里秦飛和張道陵也沒有絲毫的閑著,作為這片大地上曾經的王者,藤條怪有著強大的實力佔據了這裡,但是並不代表藤條怪就沒有敵人,或者說就沒有其他精怪來挑戰他的地位,如今統治這片大地的帝王的氣息消失,曾經試圖挑戰他的,或者現在想要他的,都在同一時間感受到了這片大地上的動靜,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緊過來。

他們很清楚這樣一片地方,是如何的一種寶貝,現在是他們爭奪這片大地最好的機會。

相對的,這也給秦飛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因為精怪可以是各種各樣的,這些精怪或許在張道陵眼中不算是太強,卻因為他們那些神奇的力量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所以雖然這三天里他們雖然將這些精怪給解決了,但是也確實讓秦飛他們吃了不少的苦頭。

不過都說苦盡甘來,這三天秦飛幾人瘋狂的殺戮,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片土地上新晉老大的威力,一個個都被震懾離開不敢再有任何的動作。

「那麼接下來就要開始煉藥了,現在可以將藥方給我了吧!」

看著被清理乾淨的這片土地,成仙狂魔張道陵立刻就找秦飛要藥方。

秦飛則是無語的搖頭,自從和張道陵說開之後,秦飛也沒有太想要為難張道陵,畢竟秦飛也想快點離開這裡,當然他也想看看等張道陵成仙之後,他能不能幫助到自己。

說到這裡秦飛也不得不感嘆萬能的系統就是那麼任性,秦飛在購買東西的時候,系統居然給出了很多成仙的東西,這其中就有成仙的丹方。

當然了配合著張道陵對煉丹的了解,似乎味道更加,於是秦飛就提供了龍虎山這個地方,當然秦飛也很清楚,即便沒有自己的提醒,在很多年之後,張道陵還是會來到這個地方,龍虎山,未來的道教祖庭。

「給你!」

秦飛也沒有多說什麼,便將在系統商城買到的丹方遞給了張道陵,本來系統商城就是為了這些異世界的人準備的。

「哦!」張道陵接過丹方便開始研究起來。

「竹葉草?原來需要這樣的草藥,原來這些草藥還需要年份啊!」張道陵立刻就開始喃喃自語。

不過和張道陵興奮眼神不同的卻是趙升和王長鬱悶的眼神,因為他們很清楚,他們的事情要來了。

「王長!去給我找點竹葉草過來。」

「我就知道!」

王長差點沒有哭出來,要知道這次出門他們可是什麼靈藥都沒有帶出來,畢竟他們也不是旅遊的,雖然一路上他們也釆了不少的靈藥,可是那些靈藥都是經過處理的,有些時候他們的藥效未必很好,一定要新鮮的草藥才行。

而精通藥理的王長,勢必會成為自己師傅的採藥工具,這一點是根本避免不了的事情,但王長又無可奈何。

「嘻嘻!」

趙升在一旁偷笑,原本他還以為自己會被自己的師傅一起叫去,但似乎已經選擇性忘記他了,畢竟他才跟著張道陵沒有多久。

「趙升,你也不必閑著!去砍點叔過來,好好的搭一個房子,我們估計還要在這個地方呆不少的時間。」

趙升還沒有高興多久,他的事情就來了。

「哈哈!」

這下王長就高興了,修房子,這活還不如去採藥了。

最後兩人只能不情不願的去做事了,沒辦法,做徒弟的就這樣,等他們翻身做師傅得時候他們才有人權,不過這就不知道他們要等多少時間了。

或許現在這個時候最閑的就要屬秦飛了,沒辦法,張道陵可不敢叫他做事,當然了,秦飛也知道自己一個人待著也十分的無聊。

「王長!一起吧!周圍的山野精怪還很多,你的實力還是我陪你去吧!我這有一份丹藥方的抄錄,一會我們直接就把能摘的都摘了吧免得跑來跑去的。」

雖然龍虎山的山精鬼怪已經被他們收拾的差不多了,可是還是有些聰明的山精鬼怪們沒有參與到其中,但強的他們不敢惹,可是弱的卻很有吸引力,畢竟人身上的精氣比靈氣更有吸引力,這就是人為什麼那麼容易被精怪攻擊的原因。

像王長這樣的實力,估計出去就回不來了,現在秦飛的實力提升起來,加上他學習的劍道,至少他還沒有遇到過連他都感覺到棘手的妖精。

「那就多謝秦大仙了,我繼續研究。」

張道陵感謝了一下秦飛,注意力立刻就轉移到了自己手上的丹方,然後就沒有再理會秦飛。

也就是秦飛習慣了張道陵這種性格,要是秦飛真的是個仙人,來接引張道陵升仙,估計要被氣的半死,一點面子都不給。

秦飛搖了搖頭,便和王長離開了。

這龍虎山畢竟是道教祖庭,現在這個時代最好的風水寶地,兩人沒有走多久,就遇見了一株上百年的靈草,也正好是秦飛手上丹方的所需要的靈草。

當然,這也在秦飛的意料之中,畢竟這塊地方可是龍虎山最好的地方,這樣靈氣充足的地方雖然受到山精鬼怪霸佔,不準任何妖怪靠近,可是他們卻不介意這樣的靈草和他們分一杯羹,甚至有些靈草和這些精怪們互補互助,所以這樣的地方發現一些靈草一點都不奇怪,相反沒有才奇怪。

將這株草藥菜掉之後,兩人便開始繼續尋找。

「好了!也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好!」

很快天就黑了下來,兩人也準備回到他們的營地,不管你的實力多強,在野外能報團就報團,不然遇到一些像狼一樣的精怪,那也是十分的危險,他們的實力或許不算頂尖,可是他們一旦聯合起來,就算是頂尖遇到他們也只能跑。

很快兩人就回到了營地當中,不過當秦飛和王長回來的時候,卻發現營地多了一個人。

「師兄你怎麼來了?」 「師兄?」

秦飛一愣,隨即便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那位傳說中神秘到不行的張道陵的傳人。

世人都只知道張道陵帶著兩個弟子飛升了,帶著飛升的弟子正是王長和趙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張道陵還有第三個弟子,正是張道陵的後代張衡。

不過關於張衡是第幾代的爭論秦飛就不是太清楚了,要知道傳說當中王長才是所有弟子當中年紀最大的那一個。

系統的安排秦飛自然是不清楚,不過有點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張衡就是張道陵的兒子,不過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張衡雖然卻有其人,但是秦飛卻一直都沒有看到過本人,當然也沒有聽王長和張道陵他們說起過,秦飛也就沒有多問。

「爹!你就聽我的吧!這世間哪有什麼成仙之術,那些都是騙人的,我們還是回去好好的當官不行嗎?」

王長的叫聲並沒有引起張衡的注意,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現在心情極度不好的張道陵身上。

「這又是鬧哪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