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兩種矛盾的情緒在東方玉卿的笑容里體現得恰到好處。

秦菲一口牛排還哽在喉嚨處,見到東方玉卿時的驚詫早已被她的淡漠而掩飾過去,隨即又自顧自地咀嚼著牛排,直接把某人視為空氣。

東方玉卿也不介意被他女人無視,目光從進門就一直停留在秦菲身上,眼裡那份繾綣多了幾分深意,饒是再不諳世事的人也能看出他看著的這個女人對他來說有多與眾不同。

至少看在楚銀南眼裡,是有些欽佩東方玉卿的坦蕩與執著。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秦懷鈺和秦慕年透過監控畫面看到這裡的時候,默契地對望了一眼,然後又急切地將視線定格在秦菲身上。

秦懷鈺人雖小,卻也難得精明。想必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最能影響戰局的就是他媽咪的態度。

倘若他媽咪心平氣和地跟他爹地離開,也許跟他媽咪相親的這位帥叔叔也不會動怒,大不了隨後讓他舅舅出面解釋誤會即可。

可是,一旦她媽咪不配合,而他爹地又執意帶她離開的話,那豈不是要上演一出拳王爭霸賽,最終的獲勝獎品是他秦懷鈺的漂亮媽咪。

哇塞……那勁爆的場面雖然令人興奮,但秦懷鈺小朋友還是不想看到。

就在秦懷鈺腦補著N多種可能性的時候,一杯酒突然出現在東方玉卿面前。

天煞帝女 只見楚銀南紳士地舉了舉酒杯,與東方玉卿平視而笑:「難得在這裡見到東方先生,咱們不喝一杯豈不是太可惜了?」

東方玉卿接過酒杯晃了晃,卻沒有要喝下去的打算。

楚銀南也不在意,坐下為自己又倒了一杯,似是不經意地問道:「上次向東方先生提過的合作,不知你意下如何?」

秦菲眉頭微蹙,這個男人跟東方玉卿認識?

聽他這話音,他不僅認識東方玉卿,似乎還有意跟東方財團達成意向合作。

既然這樣,楚銀南又為何提出跟自己相親,莫非這其中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可是秦慕年跟她保證過,這個男人品行端正,沒有不良嗜好,她才願意出來見面的。

「我不是來找你談工作的,我是來接我太太回家的。」東方玉卿看了楚銀南一眼,伸手抓住秦菲想要端酒杯的那隻手。

「別喝了,我送你回去。」

秦菲出於本能地掙扎,想要從東方玉卿的大掌中抽出自己的手腕,無奈被捏的更緊。

「不要你管,鬆手!」秦菲呵斥東方玉卿的同時,還不忘求救般地瞥了眼楚銀南。

在看到楚銀南那幸災樂禍的眼神后,秦菲臉頰倏地紅成一片,然後站起身離開。

果然將希望寄托在一個陌生男人身上是最愚蠢的想法,更何況人家還有意巴結東方玉卿呢。

就在秦菲離開后的下一刻,身後突然傳來某人欠揍的嬉笑聲:「秦菲小姐,很高興認識你!回頭方便的話,咱們再約。」

東方玉卿挺住腳步,一臉陰沉地瞪了眼楚銀南,那警告意味就連秦菲看到都有些膽戰心驚的。

楚銀南微微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玄魂修為結合應用,想到這一點還是前不久的事,是方昊天在來蠻荒城的路上才想到的辦法。

那是方昊天在細想跟王越這等高手對戰過程時,想到他為了保命,當時躲在鼎內不但將梵乾召喚出來,還將乾坤九玄功和魂域催動到極致,最終在重傷之下再一次的扛下王越全力的一擊,最終撐到了蠻王三老到來。

在細想到這一節時,方昊天突然靈機一閃,想到了玄魂修為結合。於是他在路上暗中多翻嘗試,多翻結合,才有了今天一念之間就可以玄魂結合,修為隨他的意念而大增。

他在路上已經試過了,他玄魂結合后,能輕易就到達天人境六重的層次,也就是王越那個層次。

但他覺得還不是極限,所以方昊天的內心中,是極想有一個比王越修為更高的人出現,好讓他知道天人境七重的修為到底是什麼樣子,以此對比,看看自已的魂武修為是不是已經超越了天人境六重。

但僅是天人境六重,現在就足可讓方昊天充滿了自信,至少對付青衣門這些人是綽綽有餘的。

所以他明知道諸通的修為遠在嚴神宗之上,是嚴神宗等人的依仗,他還是不懼。

不但不懼,方昊天的內心中更是做出了一個決定。

既然衣青門的人陰魂不散,那今天就借嚴神宗和諸通來立威,免去青衣門人不斷挑釁的麻煩,也免得這段時間什麼阿豬阿狗都可以欺負到蠻王部的頭上。

雖然不懼任何人的挑釁,不懼怕任保麻煩,但麻煩再小,都是一種麻煩。

就如同一個蒼蠅雖然弱小無比,但總在你的身邊轉來轉去的話你也會厭煩。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只有你表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小麻煩自然就會免去。

轟!

勁風暴漲,氣勢狂暴,一下子之間戰力明顯瞬間暴增,隨之強橫的勁風,直接朝著對面碾壓了過來。

「怎麼會……」

嚴神宗瞬間瞳孔驟縮。

他身邊的諸通也是霎時變色:「居然隱藏了修為連我都看不出?居然是天人境三重?」,不過臉色瞬間變成了譏諷,他認為這是方昊天真正的修為了,只是三重的話,他一會就讓這小子哭得很慘。

但對嚴神宗來說卻是內心駭然。

雖說昨天他是低估了方昊天的修為,被方昊天以天人境二重修為將他打敗,但也足可證明了方昊天在天人境二重修為時就擁有與他天人境三重抗衡的實力。

現在大家修為突然變成了同一個境界,那就意味著方昊天的實力會更高。

青衣門其他的弟子臉色也是變了,方昊天居然是天人境三重修為,真有可能擁有超越大師兄的實力啊!

就在青衣門人心神狂震的瞬間,方昊天出手了。

轟!

一步踏前,轟天碎星拳便是砸出。

拳頭,勢如奔雷,氣若轟天,力可碎星。

不過嚴神宗身為天人境三重強者,又是青衣門弟子當中的大師兄,不管是實力還是鬥志自有他的過人之處。雖被方昊天突然爆發與他持平的修為而震驚,但也不會因此就慌了手腳。

「來得好!」嚴神宗一聲怒吼,渾身氣勢爆發,透漏著殘酷與兇悍。

青衣們的好鬥之心,此時簡直在嚴神宗的身上盡顯無疑。

只見嚴神宗整個人被一股淡紅色的妖冶之氣籠罩,宛如一尊誕生於火焰之中的神靈一樣。

無疑,昨天他同樣也沒有爆發真正的實力,現在的他,才是最強大的嚴神宗。

轟!

面對方昊天的拳頭,嚴神宗雙膝微微下沉,雙臂微提,左掌向右划半弧,右掌向左划半弧,動作舒展流暢,看似緩慢,實際上快到了極點,掌印層層,宛如千手觀音一般,掌影重重。

但重重的掌影剎那間就匯合,形成了一隻大手掌。

「百焰歸一掌!」

「這是嚴神宗最強大的戰技!」

「嚴神宗居然一出手就是最強大的手段,這是想一招就跟方昊天決出勝負。」

「青衣門大師兄果然不凡,蠻王部這小傢伙雖然也厲害,但跟嚴神宗看來還是有一段距離。」

「嚴神宗是出了名的兇悍,據說他施展這一招時,他的對手至今沒有一個人還活著。」

「真強大!難怪他的對手在這一招下無一活命,今天看來又多了一個可憐的傢伙。」

嚴神宗的百焰歸一掌一現,四周便是一片震驚的聲音,不少人看著方昊天已經不再是憐憫,而是像看死人一樣。

辰天也是雙拳猛的握緊。

他身為蠻王部的小王子,對蠻荒城的一些勢力一些人自是要比別人多一點。

嚴神宗的百焰歸一掌確實凶名赫赫。

但此掌並不是因為嚴神宗而凶名遠播,是因為青衣門一個長老而出名。

這個長老,正是嚴神宗的師傅。

雖然辰天對方昊天的實力很有信心,但百焰歸一掌畢竟凶名在外,一剎那間辰天還是不免出現緊張。

面對此掌,方昊天內心也是微凜,看出此掌的兇殘與霸道,是屬於剛烈的掌法,被打中之人修為稍差那就是瞬間被打爆的下場。

「神宗這一掌是越來越厲害了。」諸通看在眼裡暗暗點頭,「這一掌之威,就算是我想接下怕且都是不敢有半點的託大。看來昨天他敗在方昊天的手中真的是因為一時大意,他現在全力以赴……」

諸通內心大定,認為嚴神宗畢竟還是實力高一線,打敗方昊天不成問題。

然而下一瞬間,等方昊天的拳頭和嚴神宗的手掌撞在一起之時,諸通的臉色就變了!

轟!

拳頭正中掌心。

勁氣轟然迸發。

幸好四周的人都知道天人境強者的對戰,波及很大,已經退得很遠,不然的話這一下子估計都能出現死傷一片。

「噗!」

嚴神宗第一時間就是臉色慘白,一口血剛噴出整個人就後退,若不是諸通伸手將他按住的話,看這樣子估計都是倒飛而摔了。

方昊天的身形則是晃了晃便站穩,臉色也是一陣發白,但很快就恢復了常態。

高低之判,一目了然。

「天啊,嚴神宗居然敗了!」

「第一次,絕對是第一次,第一次有嚴神宗的對手在百焰歸一掌之下不死。」

四周一片驚呼,不少人看方昊天的目光都是忍不住高看一線。

當然,也有人並沒有因為方昊天打敗嚴神宗而認為方昊天就贏了,因為青衣門還有一個諸通。

諸通,在青衣門的長老當中,是出了名的護短,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更是出了名的狠辣。

現在方昊天打敗了嚴神宗,跟著下來自然就是要面對諸通的怒火了。

「可惡!」

嚴神宗突然怒吼,狀如瘋狂,看得出這個未曾一敗的青衣門大師兄,在眾目睽睽之下施展最強大的殺招反而戰敗讓他極不能接受,是要再上去拚命了。

「冷靜點,你還要參加選撥賽呢!」諸通輕輕一喝。隨後將按在嚴神宗背後的手掌移開,接著說道:「既然此子已經成為你在選撥賽上的勁敵,那我現在就幫你殺了他。」

此言可謂無恥與卑鄙至極,但在諸通的嘴裡卻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四周一些人忍不住浮現鄙視之色,但礙於青衣門的凶名以及諸通的實力,倒是沒有人敢說什麼。

而且他們跟方昊天又沒有交情,自是不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而去得罪青衣門。

再說了,今天在這裡的人,除了那些商家之外,大多數的人都是沖著選撥賽來的。諸通雖然無恥,但他若是殺了方昊天,不也是幫他們除去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除去一個難以戰勝的勁敵嗎?

當然,這四周的人自然不能包括蠻王部的人。

聽到諸通的話,蠻王部的人個個自是義憤填膺,都是怒斥諸通身為青衣門長老的無恥,指責他的不要臉。

方昊天並沒有動怒,他將體內翻滾的氣血壓制下去后看著諸通,道:「老東西,來戰!」

話音落下,便是向前暴沖。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不會吧,他竟然主動向諸通動手?」

「諸通是天人境四重的修為,可是比嚴神宗足足高出一重,而且他身為青衣門長老,實力手段更是可怕,方昊天不想著如何防守脫身居然搶攻,這是找死啊!」

「確實是找死行為啊!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他雖然打敗嚴神宗,但剛才看得出他也不好受,證明他的實力最多也只是比嚴神宗強一點而已,怎麼可能是諸通的對手?」

「可能知道諸通是不可能放過他,必死無疑,索性死得轟烈一點,死得出名一點。」

「嗯。主動出擊,就算被諸通殺死,死後多少也會獲得一個勇氣可嘉的聲名。」

「人死了要名有毛用。」

有熱鬧看的地方,永遠少不了有一些喜歡品頭論足,高淡闊論,以顯示自已目少獨到之處的人。

在諸通看來,方昊天此舉確實是飛蛾撲火,跟找死沒有區別。

「你要求死,我成全你!」

諸通右手一揚,便是漫天爪影。

每一道爪影都是透漏著無上凶威,波動的氣息中更是有著濃烈的血腥味,可見他的爪法是何等的兇殘,不知道有多少武者曾經在他的爪影之中被直接撕死。

「死的是你!」

方昊天陡然一喝,手一震就多了一把如一汪秋水般明媚的鋒利靈劍。 雖然很不情願回答,但秦菲還是出於禮貌,給了楚銀南一個模稜兩可的回應:「那個,對不起!」

東方玉卿猛然用力將秦費拽到他的懷裡,掐住她的腰肢,刻意壓低嗓音警告,「你再敢跟野男人偷跑出來約會,試試看?

雖然這個西餐廳被楚銀南包了場,但也有很多餐廳的工作人員留守在附近,秦菲難免會害羞:「東方玉卿,你快鬆手,否則我……」

不等秦菲說出狠話,東方玉卿就忍不住揶揄:「要不我幫你喊非禮,看最後丟人現眼的是誰?」

秦菲當即被氣的無語凝噎,任由著東方玉卿牽著她的手走出了西餐廳。

其實秦菲心中有太多的疑問,但她就是忍不住鬧情緒,愣是沒跟東方玉卿說一句話。

東方玉卿倒也識趣,只微微閉著眼睛假寐。

汽車司機透過後視鏡看著這一對鬧彆扭的小情侶,莫名覺得有趣。

他們自從上了車后就沒有說過一句話,男的倚靠在汽車後座上閉目養神,而女的氣呼呼地偷窺著某人的睡顏……不過,兩人的手倒是始終沒有鬆開過。

不知不覺就抵達了秦菲的住處,東方玉卿依舊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那個,我到家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東方玉卿沒有搭理秦菲的逐客令,兀自往前走,「我幫你把那些東西送進去就走。」

秦菲皺眉,不明白東方玉卿又想整出什麼幺蛾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