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護衛人在哪裡,難不成,讓自己親自上陣。

這個系統導致自己三個月就接了一單生意。

而且在沒有生意的話,就要將自己抹殺。

難道要我留下一個。

我在異界,到此一游的塗鴉。

一個月呀,時間只剩下一個月。

劉俊之口中反覆的叨嘮著,然後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開始慢慢佔據了他的腦海。

太子妃不好寵 而且劉俊之發現自己可能就是這個男主角。

雖然劉俊之知道自己掉入幻境之中,可還是無法自拔,根本清醒不起來。

雜貨鋪一點起色都沒有,難道就這樣被系統無情的抹殺掉了。

開什麼玩笑,自己可是學霸。

不過到這裡,貌似是個學渣而已。

而是先想想得填飽肚子。

來了三個月,秦天發現,這個大陸就是適者生存的環境。

適應則生,不適應則死。

而且似乎,自己十分的不適應。

不適應這個破系統。

這個破系統,讓秦天十分無語。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生意,有生意他還能活命。

沒有生意的話,不僅他要面臨死亡的威脅。

最重要的是他出不去。離雜貨鋪不得超過兩百米,否則必死無疑。

而且現階段只能吃系統提供的餐食,亂吃這個世界的東西會死人的。

而且會死的十分慘。

「小白,小花。吃飯了。」

秦天將兩隻盤子放在台階的最邊緣。

看著系統提供的狗食和貓食,秦天都要崩潰了,這也太豐富了。

秦天雖然餓了幾天,卻也不吃這盤子中的食物,是因為他不敢吃。

系統那個大大死字,始終在他心頭纏繞。

聽到十分熟悉的聲音,一頭黑色的土狗向一隻盤子飛奔而來,大口大口的吃著燉肉。

秦天有些羨慕嫉妒恨,這頭土狗的口糧好的令人髮指。

一天三頓,不是燉肉,就是紅燒排骨。

秦天不明白了,系統天天提供狗糧。

連他這個宿主都天天餓肚子,系統竟然有閑心管那隻狗。

秦天就不明白了,明明是一隻黑色的土狗。為什麼要叫小白。

一身黑色的皮毛,再加上小白這個名字,多麼的有喜感,反差多麼的巨大。

不知道的人以為小白就是一隻白狗。

緊接著從租賃店的房頂之上,跳下一隻虎皮貓。

這又是一個奇葩,一隻公貓,名字竟然叫做小花。

你讓那些母貓情何以堪。

小花轉向台階的另一邊,吃著它愛吃的魚肉。

秦天盼望今天能有顧客光臨,來緩解一下他緊迫的生活。

他已經五六天沒吃飯了,上次租賃了一枚丹藥,系統獎勵半個月的食物。

租賃的丹藥,當然是被吃掉。

說是租賃,更像是買。

不過這確確實實是租賃。

丹藥雖然被吃掉了。不過租賃人要保證每年還丹藥的錢,丹藥價格的百分之一,還款期限一百年。

一百年,對於魔武大陸的人來說。那不算長,魔武大陸,普通人的壽命基本上是200歲以上。

不過如果現在還沒有一單生意的話,秦天敢保證自己根本就活不到200歲。現在食物是秦天最需要的。

秦天迅速的回到櫃檯上。趴在櫃檯上就睡了起來。

因為他十分的飢餓,所以只能用睡覺來緩解這種飢餓。

雖然店裡擁有水,秦天可以免費的喝。 可是秦天並不認為。還可以肆無忌憚的拿水充飽。

因為水這東西喝多了,容易中水毒。

秦天可不想作為魔武大陸第一個被水毒死的人。

希望今天有顧客來。秦天帶著這種面相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它被十分嘈雜的聲音吵醒。

秦天睜開惺忪的眼睛,向外面瞧去。

秦天竟然發現,外面原來平整的青石板路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我靠,秦天咒罵了一聲。

趕忙向外走去,秦天可不想陷入到危險當中。他要出去將門板弄好,這可是第一要務。只要關上門,他就安全了。

而小白和小花,早已經竄入店內。它們的速度十分的快。

而秦天現在也管不了,他現在的第一要務就是關好門。

只要門一關,系統贈送這間雜貨鋪的魔陣法就會啟動。

哪怕是法神來了,也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將這裡攻破。

但是前提條件只有一個。

那就是必須關好門。

不過現在起秦天已經絕望了,因為一個渾身鮮血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走進了雜貨鋪。

而且背後還跟著一群人,有魔法師還有劍士。這些人的身上個個帶傷,有人愛裡面走,有的人一面走著,還一面流著鮮血。

我擦,要不要這麼巧?秦天的心中十分的鬱悶。

看來這一劫是躲不過了,該死了,自己為什麼要睡著了呢。現在可好了。

看這陣勢,自己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這群人進入雜貨鋪之內。看了看眼前這個少年。

這個少年的臉色慘白,好像生了什麼大病似的。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將公子,送到遠東帝國。送到他外祖父那裡,這樣的話,才能保住公子的性命。

但是隨著一陣慘叫的聲音,在這群人身後出現了一個手執長刀的中年男子,而且這個男子的面相十分的兇狠。

他的手中還提著一個血淋淋的人頭。

秦天看見這個血淋淋的人頭沒有任何反應,因為比起這間雜貨店所出售的物品,這顆的人頭並不算什麼。

頂多算是一個比較血腥的藝術品而已,因為秦天在穿越之前。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這間雜貨鋪,所擁有的人頭。比這個血淋淋人頭更為的恐怖。

幸虧那些東西在一間密室當中。而且根據系統的設定,他現在暫時無法開啟那裡。

但是他曾經跟老店主,進去裡面走了一遭。

秦天在出來以後。吐了一天,而且有將近十天沒有吃東西。

因為他第一次被噁心到了。不過經過那件事情以後,秦天發現自己的膽子大了許多。

不過今天這件事情和膽子大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如果一個不慎的話,恐怕連小命都不保。

誰知道這個手執長刀的男子會不會殺人滅口?

突然,秦天的腦海之中。

出現了另一個聲音,我靠,這麼弱的傢伙,我會怕這傢伙殺死我,怎麼可能!我可是劉俊之,但是多個貌似叫秦天的傢伙,呆在我的腦子當中,還佔了主導權。

不過很快劉俊之的聲音,被壓制了下去。

神武大陸。袞州。荒谷,劉俊之一動也不動,站在那裡好久了。

白衣素問心當然知道劉俊之的神情有些異樣。

但是也只能暫時的將怪物逼退,然後守在劉俊之面前。

魔武大陸。

秦天雖然和那群人待在一起有死的危險,但是最起碼,這些人不會殺自己。

而那個面貌醜陋凶相畢露的男子,百分之百是要將自己殺人滅口的。

那個臉色慘白的少年,看著櫃檯上,木板之上寫著的四個字,眼睛放出一絲異樣的光芒,因為那上面的四個字正是租賃護衛,而且下面那一行小字更讓他驚訝。

下面那一行小字正是:實力最低為大鬥士以及同等職業。

不過好像那價錢是高的離譜,竟然需要二千金幣。

這好像比普通招收大鬥士,的價位要高上一些。

不過雖然是高一些。可是如果自己多招幾個這樣的護衛。就能抹殺掉他面前的追殺者。

那個手執長刀的兇惡男子,是一個刀將,正好和大鬥士一樣,是一個五級職業者。

雖然它們之間存在著高低中的差異,可是如果自己多租賃一些的話。殺掉這個刀將,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不過自己身上好像沒有那麼多的金幣。而且和上面的數量相差巨大,自己手中也只有幾十個金幣而已。

不過少年,隨後又發現了。這個租賃店,還回收寶物。

而自己身上最值錢的東西。除了自己腰間的玉佩。就是自己手上的空間戒指了。

於是少年大聲的說道:「店家,我要租賃護衛。」

並且少年迅速將手上的空間戒指,遞到了秦天面前。

雖然少年口中不停的喘著粗氣,可是並不影響他的判斷。

這個年齡和他相似的少年,很可能就是這間雜貨鋪的主人。

不管櫃檯之上的木板,說的是不是實情。

這個少年也願拚死一試,就當是死馬當成活馬醫。

反正最終難逃一死。

那個持刀的男子哈哈大笑,笑聲十分的巨大。

這是他出道以來看見的最滑稽的一幕,一個即將生死的少年,向一個不知名的雜貨鋪,租賃護衛。

難道他不知道,像白玉城這個小地方,哪裡能租借到高級護衛。

更何況這個白玉城的城主,不過是五級職業者。

你確定不是來搞笑的嗎?

這個雜貨店可是誇大其詞,而且租賃護位,有專門的場所。

這個雜貨鋪小而又小,在場的人一目了然。哪有其餘的人,這個租賃戶外不過是騙一些小孩子的錢罷了。

而秦天剛接過空間戒指。系統自動的對空間戒指進行了掃描。並給出了相應的價格。

這個空間戒指,回收價格,在五千金幣左右。

也就是說這個少年只能租賃兩個護衛。

而且系統迅速的列印出來合同,這份合同憑空的出現在秦天手中。

那個少年人看到合同,微微的一愣。眼前這個雜貨店的老闆,竟然會空間類的魔法。

一直以來,空間類的職業者,以稀少著稱。

眼前這個雜貨鋪的老闆竟然是其中一個。

現在租賃的護衛正在降臨當中,現在進入最後的倒計時,321。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