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咒語念過,菲麗娜左手抓著一串水晶手鏈,眼睛猛地睜開后,一道水藍色的光圈從她的右手上放出,瞬間落在了十六的頭頂上,只聽得溪水流淌的聲音不斷傳來,那水藍色的光圈緩緩的在十六的周圍上下移動著,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七八分鐘。

「還好有用~!」菲麗娜喘了口粗氣坐了下來,十六的臉色已經好了很多,青色的嘴唇也恢復了本來色彩,龍雨趕緊掏出一個瓷瓶遞給了菲麗娜,捏著十六的脈搏一查,之前連自己都無法清除的毒素,竟然全數清楚了,龍牙眾人的身體都極為的強悍,而且自身帶著龍雨給的療傷葯,不大的功夫,昏迷中的十六就醒了過來。

「還好··」龍雨長出了一口氣,安排將十六安全的帶走,一行人等待著大軍到來后全數退到了大軍陣中。

「大哥,為什麼要捉活的,這些德魯伊神出鬼沒的,還要費很多人手看他們。」易水寒小聲的問道,龍雨輕輕的將面前的一張羊皮紙推給了易水寒,易水寒一臉狐疑的拿了起來,紙上畫著幾幅圖,只是看了幾眼,易水寒就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大哥,這是德魯伊變身的示意圖,你從哪裡得到的?」易水寒詫異的問道。龍雨撇了撇嘴道:「忘了咱們之前抓的那三個德魯伊了么,是其中一個告訴我的。」「會不會有詐?這畢竟是他們的特殊技能,如果輕易說出來的話,會不會是另存禍心。」易水寒不無擔心的說道。

德魯伊變身的奧秘實際上是在靈魂上做文章,他們將人的靈魂跟野獸的靈魂進行複合,最終達到統一,人跟獸的靈魂結合之後,只要修習相應的自然魔法,就能夠變成靈魂中野獸的那部分。

「試試不就知道了,這麼多的德魯伊俘虜。」龍雨眼裡閃過幾道寒光,毫不猶豫的說道。「那好,如果能儘早的試驗成功的話,咱們的實力就大大的提升了。」易水寒點著頭說道。

「那好,吃過飯了就開始試驗。」龍雨拍板道。

兩名德魯伊被帶到了一個昏暗的屋子裡,屋子裡的擺設極為的簡單,幾張椅子外加鎖鏈,除此之外空空如也。「這個看起來也許會不舒服,如果你受不了的話,隨時可以離開。」菲麗娜也很好奇德魯伊變身的秘密,聽說龍雨要試驗,非要跟過來看看。

龍雨只得事先叮囑,這抽離靈魂以及硬生生的拼合乃是十分殘忍的事情,一半人根本受不了。屋子的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了兩男一女,男的玉樹臨風,帥氣逼人,女的更是艷麗奪目。

「小寒,等下你給我護法。」龍雨輕聲說道,易水寒點了點頭。「你就坐在這裡,受不了就出去,千萬不要胡亂走動。」龍雨將一張椅子搬到了門的旁邊,輕聲叮囑道,菲麗娜乖巧的點了點頭,好奇的打量著兩個德魯伊。

「大哥,我覺得這樣會嚇著她的。」易水寒悄悄的傳音道。「她非要看,我也沒辦法,算了,專心施法吧,也許她在聖殿里見過比這還恐怖的事情。」龍雨輕聲傳音道。

兩名德魯伊臉色驚恐的看著龍雨跟易水寒走了過來,兩個人類的臉上都是冰冷如霜,一看就不是好事情。龍雨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始快速的倪安東咒語,低沉而又快速的咒語聲迅速的傳遍了整個屋子,只見得一聲鬼嚎,龍雨的左手在菲麗娜的關注之下變了。

一隻猶如厲鬼一般的爪子代替了龍雨的左手,渾身黑氣纏繞,顯得極為的邪異,菲麗娜不由自主的扭了扭脖子,這股能量給她的感覺十分不好,使得她身體內的聖光能量蠢蠢欲動的,菲麗娜只得極力壓制住自己的不安跟狂躁感。

「天哪~!」菲麗娜猛的捂住了嘴唇,雙眼睜得老大,她看到龍雨直接將那隻鬼爪伸進了一名德魯伊的身體里,而且一滴血都沒流,更加詭異的是,龍雨的手離開那名德魯伊的時候,一個藍幽幽的透明影子被他從那名德魯伊的身體里拽了出來。

「定~!」龍雨將早已準備好的困神珠拿了出來,影子瞬間被吸了進去,菲麗娜再看那名德魯伊的時候,他雙眼乾枯,眼眶裡一片漆黑,似乎已經死了。

「可以分離了。」龍雨的雙眼開始迅速的變化,眨眼的功夫,輪迴眼就出現在了他的臉上,只見得兩道淡白色的光芒從龍雨的眼中射出,直接打入了那困神珠當中。

菲麗娜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神奇的場景,震驚之餘,好奇心更加的濃了,她並不知道龍雨拉出來的是什麼,只是知道龍雨要將兩名德魯伊的變身調換,如果調換成功的話,那麼德魯伊變身的秘密就算是破解了。

凄厲的鬼叫聲從困神珠中散發了出來,那聲音就像是來自九幽深處一般,極度的衝擊著人的大腦,菲麗娜只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之後,她竟然看到自己來到了滿是地獄火的冥界當中。

就在菲麗娜感到無所適從的時候,身上突然冒出了刺眼的白光,白光過後,菲麗娜腦中的所有幻想全部消失,就連那懾人心神的鬼叫聲也無法影響到她了,吃驚的睜開眼睛,她看到龍雨的面前又飄著一個困神珠,珠子里的影子看起來應該是一隻四隻的動物。

「菲麗娜,你還好吧?」龍雨輕聲問道,菲麗娜點了點頭,只是臉色明顯的慘白了些。「不舒服的話,隨時可以出去。」龍雨還是不忘叮囑一聲,另一名德魯伊的靈魂也被抽了出來,而且經過輪迴眼的特殊功能,它靈魂中融合的貓頭鷹靈魂同樣被龍雨給抽了出來。

易水寒嘴裡不斷的念動著咒語,一個淡金色半透明的罩子將龍雨跟幾名德魯伊護在其中,這是為了保護龍雨能夠安全的施法,因為靈魂也是一種能量形態,而且是天地間最純凈跟最強大的能量,只不過這種能量很不穩定,如果現在龍雨受到干擾的話,光這幾個靈魂造成的法術反噬就夠龍雨喝一壺了。

「好了·!」龍雨嘴角微微一笑,一手控制著一個困神珠到了兩名德魯伊的腦袋前面,「入!~」只聽得龍雨輕喝一聲,雙手同時結了個法印,兩個困神珠「砰」的一聲化為了虛無,兩個藍幽幽的影子瞬間被塞進了兩名德魯伊的體內。

「好像失敗了。」菲麗娜輕聲說道,那兩名德魯伊依舊是一副了無生氣的樣子,但是龍雨卻早已經知道,這兩人實際上都醒了過來,現在只不過是在裝死。

「唉,沒想到會失敗。」龍雨嘆了口氣,輕輕一揮手,那鎖在兩名德魯伊身上的鐵鏈跟鐐銬都全數的打了開來,易水寒還沒來得及問,只見得眼前影子一閃,一隻黑色的巨大豹子已經沖向了菲麗娜,菲麗娜手裡爆出一道金色的光線,迅捷無比的打了過來,脖子扭頭就躲,但是半空中確實被一股大力給扯了回去。

龍雨一臉興奮的拽著豹子的尾巴,而另一名德魯伊則是悄悄的變作了一隻黑色的貓頭鷹,飛快的向著窗外竄了過去,「往哪跑·!」龍雨伸手一撒,一個紫藍色的網子「嗖」的一下就將變作貓頭鷹的德魯伊給兜了回來。

「這個是豹子,這個是貓頭鷹~!大哥,你成功了~!」易水寒欣喜的高聲喊道,之前兩名德魯伊各自是什麼變身易水寒已經記熟,如今看過去他們已經互換了變身,這意味著龍雨融合的方法是正確的,同樣也意味著,不就得將來,他們將會擁有自己的德魯伊,人類德魯伊~! 「嗯,看來有必要去綠光森林走一遭了。」龍雨點頭說道。「去綠光森林?」易水寒頓時瞪大了眼睛,他們現在還處在行軍當中,轉向去綠光森林,豈不是要跟大軍分開走。

「按照咱們的行軍速度,再過幾個時辰就可以跟安米泰的軍隊相遇了,到時候安營紮寨什麼的,咱們不在似乎不好吧。」易水寒輕聲說道。「當然不好,所以我打算將大軍也帶過去。」龍雨轉頭笑著說道。「帶過去?大哥,你不會想滅了德魯伊吧?」易水寒頓時吃驚的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去談判的。」龍雨笑著回道,易水寒卻是皺了皺眉頭,帶著幾十萬人浩浩蕩蕩的,怎麼也不像是談判的樣子。

「我還是覺得這個時候去不適宜。」易水寒皺著眉頭說道,龍雨做了一個詢問的表情,易水寒繼續說道:「咱們剛剛拿了他們的聖器,然後又殺了他們的人,而且俘虜了這麼多德魯伊,這個時候去談判,豈能談成。」

「我想的可跟你不一樣,恰恰我覺得,現在是談判的最好時機,我們手裡有他們的聖器,有他們的族人,還有他們無可抵禦的武力,有了這些,只要稍加一些壓力,我有很大的信心讓德魯伊投靠過來,畢竟,高等精靈也不是他們的歸宿。」龍雨攤了攤手,如此說道。

「好吧,這樣說的話也有道理,只是按照常人的心思來說,連番受到攻擊,怎麼也不可能立時就改變立場吧。」易水寒還是搖了搖頭,龍雨臉色微微一變,笑臉收斂了不少,「那就打,打到他們服為止。」

「如果他們誓死不服呢?」易水寒眉頭鎖的更緊了,「反正我要的只是自然魔法,我不介意全部送他們回那什麼自然之神的懷抱。」龍雨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大哥,你是否發現你已經變了。」易水寒嘆了口氣道。「我變了?怎麼變了?」龍雨詫異道。

「沒什麼···」易水寒卻是低下了頭,他心裡很清楚,如今的龍雨才適合做一個統帥,只有冷血跟陰險並存,才能夠當一個合格的統治者,儘管他更希望自己的大哥是以前那個跟他彈琴下棋,無憂憂慮的大哥,但是時間已經悄然的帶走了一切,他們已經長大,遠遠的過了純真的年齡。

「我也該收起這些所謂的善良了。」易水寒暗地裡說道,眼裡冒出了狼一般兇狠的目光,很快,龍雨的命令就傳了下去,綠光森林跟安米泰紮營的地方並不在一個方向,轉向走的話,差不多黃昏的時候才到。

如今的綠光森林已經一副大戰前的緊張景象,幾乎所有在外的德魯伊都被招了回來,整個德魯伊部落成年戰士只有萬餘名,其他的幾萬都是老弱婦孺,但是因為要跟幾十萬的人類作戰,大祭司甚至出面召集了所有能夠變身的年輕德魯伊,湊成了兩萬名的士兵,以此來洗刷本族受到的侮辱。

德魯伊部落一共有三個權利組成,一個是族長,另一個是長老,最後一個乃是大祭司,在這三個權利組成中,大祭司是最為高級的存在,平日里的他並不管事,只負責聖堂的運轉,而族長負責的是本族的生產以及日常生活方面,而長老則主要負責德魯伊的自然魔法修鍊。

如今這三方的權利代表人都齊聚在了他們的自然之樹之下,這自然之樹乃是綠光森林中年齡最長的樹木,據說生存了已經上萬年,粗大的樹榦環繞起來要幾百人拉手才可以圍抱,高大的樹冠遮出了寬達幾百米的大廣場,此時的廣場上坐滿了人,族長,長老,以及大祭司全部端坐在自然之樹下面。

「塔娜,你起來吧。」族長塔里烏多叫起了自己的女兒,跪在地上的綠髮女子正是那唯一從龍雨包圍圈裡逃走的德魯伊,此時的她正在向廣場里的所有人訴說這場慘絕人寰的事故。

「大家都聽清楚了?」大祭司站了起來,聲音雖然很低,但是每個人卻清楚的聽到了。「人類已經欺負到了我們的頭上,他們搶我們的聖器,殺我們的族人,甚至還要佔領我們的土地~!我們德魯伊愛好自然,愛好和平,但是卻不是任憑欺辱的,族人們,亮出你們的武器,在自然之神的保佑下戰鬥吧~!為了我們德魯伊,為了我們的家園~!戰鬥~!」處於中間的德魯伊長老站了起來,身為所有德魯伊戰士的導師,他說出的話,就如同訓練場上的口號一般的熱血跟鼓舞人心~!

「戰鬥~!」「戰鬥~!」幾乎所有的德魯伊都在吶喊,大祭司那滿是皺紋的眼角微微抽動了幾下,眼睛里閃過一絲痛惜,戰鬥動員雖然很順利,但是一旦開戰,總是免不了死亡,這都是本族的族人,有的還是孩子,大祭司的心裡抽搐了一下,但是屬於德魯伊那僅有的高貴自尊心還是支持了他,讓他很快打散了這個念頭。

「所有的人員整裝,稍後進行分配,當月亮升上天空的時候,就是我們報仇的時候~!」德魯伊長老高呼道,廣場上的德魯伊都開始散去,塔娜跟在了父親的身後,臉色悲痛的走回了自家的樹屋。

即使是德魯伊的族長,塔里烏多的樹屋也豪華不了多少,這裡只不過寬敞了一些而已,一個身著麻布長袍的綠髮中年女子雙眼抹淚的坐在屋子正中的竹席上面,手裡還抱著一件衣服。

「我的兒子···」看到塔里烏多回來,女人的悲痛頓時如同開閘的河水一般奔騰了出來,撕扯著長袍瘋狂的嚎了起來,塔里烏多無力的坐了下來,想安慰一下妻子,卻是不知道怎麼開口,實際上,現在的他心情跟妻子差不多了多少,塔娜流著淚坐到了屋子的拐角,腦海里劃過的都是弟弟跟自己在一起的場面。

「你走~!我不要看到你~!」塔娜正在默默的流著淚水,母親卻是猛的衝到了她的跟前,狠狠的拉了她一把,狀若瘋狂一般的吼道。「瑪麗,不關塔娜的事情。」塔里烏多急忙制止道。「臨行前我千叮嚀萬囑咐,你弟弟年紀還小,對外面的危險不清楚,讓你好好照顧他,不要讓他離開你的視線,你是怎麼答應我的?」母親哭得聲嘶力竭的,大聲的質問著女兒。

「媽媽,對不起,是我的錯。」塔娜哭著跪倒在了地上,雙手向上攤著,極力的壓制著自己的悲痛,「你把弟弟帶走了,卻沒有帶回來,你如何對得起我們,你走,我不想看到你~!」母親手指顫抖的指著門外,面頰不住的抖動著。

「媽媽,我走了。」塔娜突然站起了身,邁步就往門外走去,塔里烏多頓時怒了:「塔娜,你母親很悲痛,難道你不理解她么?」「父親,我很理解,所以我必須離開。」塔娜極力的控制著自己,堅硬的說完這話后,身子一縱,變作了一隻白色的豹子從樹藤上跳了出去。

「塔娜~!」塔里烏多追了一步,但是塔娜已經離去了。「瑪麗,何必呢?」塔里烏多嘆了口氣,滿是悲痛的說道。「我已經沒了兒子,不能再沒了女兒,讓塔娜走了,她就不用參加這場戰爭了,塔里烏多,別怪我。」瑪麗止住了哭聲,抱住了自己的丈夫。

「我不會怪你的,我能理解,瑪麗。」塔里烏多輕輕的安慰著自己,只是他很清楚,只怕妻子這樣做並不管用,即使她將女兒趕出了這個家,卻不可能將她趕出綠光森林,月亮升起的時候她就會回來,成為一名復仇的德魯伊戰士。

黃昏的綠光森林比起外面來要暗的許多,樹葉茂密的地方甚至已經陷入了黑暗,塔娜一口氣衝出了族中的範圍,在一棵滿是星形樹葉的大樹上停了下來。

解除變身的塔娜靠坐在了樹榦上,眼睛遠眺著一目看不到邊的綠光森林,這裡已經到了森林的邊緣,遠離了悲痛的德魯伊部落,遠離了悲痛的父親母親,但是對於弟弟的思念,卻一刻都沒有停息,塔娜還記者,她第一次教弟弟時候的笨拙摸樣,因為控制不了變身,他從這棵樹上掉下去休養了接近半年。

但是半年之後,弟弟依舊勇敢的爬了上來,那次,他成功了,成為了一名勇敢的德魯伊。一切的一切就如昨天發生過的一般,她甚至能夠看到阿塔木那高瘦的影子在黃昏的陽光下拉的很長,他好看的嘴角微微的笑著,就站在這樹榦上等待著她的到來。

在這裡,她有了自己的愛情,有了自己的愛人,但是快樂總是如同做夢一般,猛然間一切都不見了。「啪」的一聲,很輕微的響聲,是腳步踏在乾枯的樹葉上傳出來的響聲,塔娜立刻從回憶中醒了過來。

太陽已經完全不見,綠光森林只有微弱的光芒,周圍陷入了黑暗當中,塔娜的尖耳朵動了動,她已經準確的聽出了聲音從哪裡傳出來的。

身子一躍,塔娜悄無聲息的變成了一隻通體雪白的豹子,白光一閃,躍到了另一根樹榦上,眨眼的功夫就淹沒在了夜色當中。

「十四,你步子太大了~!」易水寒不禁皺眉說道,剛才那聲響就是十四發出來的,走在前面的十四趕忙吐了吐舌頭,單膝跪在了地上,「起來吧,聲音都發出來了。」易水寒無奈的說道,然後解除了自己的隱身。 「十四,你怎麼回事?」黑星十分不滿的從後面走了出來,臉色不善的問道,十四一臉的莫名,其實他一直都走的小心翼翼的,只是不知為什麼進森林都差不多一刻鐘了才出這種事情。

「不用責怪十四了,看來我們踩到陷阱了。」龍雨撥開了十四腳下的樹葉,一個十分輕巧的木卡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木卡子的另一端還連著細細的絲線,只不過現在的的線已經斷了。

「這個是陷阱?」菲麗娜望著這個小東西不可思議的道,「十四,你沒事吧?」菲麗娜關心的問道,十四搖了搖頭,「其實,這是個發聲陷阱,這東西踩上去就會發出聲響,不會有什麼傷害的。」龍雨將卡子的一端拉開然後放下,「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

「這也算是陷阱?」菲麗娜撇了撇嘴道:「要是兔子啊什麼的小動物踩到了,豈不是一樣會觸發。」「那可不一樣,這個很明顯是對外來者用的,你想一想,咱們進林子這麼久了,這個方向你可看到任何的動物?」龍雨搖頭問道,菲麗娜想了一想,你還別說,這裡雖說是森林,但是他們進來一刻鐘了,走了也不小的一段路,但還真是一隻動物都沒見到。

「雖然是這樣,我還是覺得這東西沒多大作用。」菲麗娜最後做了結論,龍雨笑著點了點頭,將卡子收了起來。「出來吧,別躲著了。」龍雨突然高聲喊道,目光如電的看向了正前方的一顆樹木,那樹榦橫生出來,只能看到影影綽綽的一片樹葉。

「雨,你看到什麼了?」菲麗娜努力的看了幾眼卻是什麼都沒看到,龍雨沒有答話,而是神色微微一變,冷笑著道:「咱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如果不想死,我還是勸你現身吧。」說著,龍雨猛的伸手一指,一道黑色的光芒脫手而出,「啪」的一聲就擊中了某個東西,只聽的「速碌碌」的一陣響,只看到一個黑影從樹上掉了下來。

「什麼人~!」十四跟幾位龍牙立馬抽出了自己腰間的武器,飛快的竄了上去,「是個德魯伊,主上~!」十四等人到了跟前,看到一個雙眼冒綠光的女德魯伊捂著自己的胸口,一副咬牙切齒的兇狠摸樣。

「老大,這女的很像下午那個白色的豹子哎。」十四悄聲嘀咕道,黑星瞪了一眼,十四立馬止住了話頭,龍雨等人走了過來,看著面前這個受傷的德魯伊,龍雨嘴角微微一揚,「之前讓你逃了,沒想到又見到你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拿命來~!」女德魯伊瞬間暴起,一聲虎吼,整個人已經變作了竄起的白色豹子,那豹子足有兩米身長,鋒利的爪子閃著寒光向著龍雨的脖頸劃了過來,「嘖嘖,悍不畏死那。」龍雨虛晃了一下,輕鬆的躲過了她的攻擊,然後一掌印在了豹子的胸口上。

悶哼一聲,豹子跌落了下來,變身瞬間解除,之前的綠髮德魯伊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我打不過你,但是我的族人可以~!」塔娜打量了一下龍雨等人,他們怎麼看也只有百來十人,在這綠光森林裡,想跑都沒得跑,只見得她嘴微微一嘬,響亮的口哨聲響了起來。

「這口哨吹得不錯啊。」龍雨擋住了易水寒,易水寒的劍尖已經到了女德魯伊的喉管跟前,「大哥,她在傳消息。」易水寒說道。「讓她傳,我正懶得走這路去找他們,來這裡談判也好。」龍雨伸手一招,黑星立馬憑空變出了一把椅子放在了地上。

「點起燈盞,我們就在這裡等德魯伊。」龍雨揮了揮手,不大的時間,一連幾十盞的魔法燈盞掛在了周圍的樹木之上,這是最高級的魔法燈盞,能量特別的足,一個就可以照亮方圓一里的地方,幾十盞連在一起,將幾里範圍之內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女德魯伊被十四他們看得緊緊的,這些人的厲害之前塔娜是嘗過的,她很想現在就殺了那個穿著黑色華美長袍的男子,但是她卻出不了手,她很清楚,自己跟他有著太大的差距。

現在只有等族人的前來,她剛才已經通知了父親跟長老,到時候,就是他們的死期,眼裡閃過幾道寒光,塔娜扭過了頭去,龍雨倒是一點尷尬的意思都沒有,一直盯著她看。

「眼珠子掉出來了~!」菲麗娜小聲的嘀咕道,龍雨笑了笑,解釋道:「你有沒有覺得,她跟你好像。」菲麗娜頓時氣鼓鼓的道:「看美女就看美女,找這麼個爛借口。」一旁的易水寒卻是拍了一把大腿,驚叫道:「我說怎麼看著她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呢,大概你如此一說,她還真的跟菲麗娜很像。」

菲麗娜頓時古怪的看了易水寒一眼,還以為他是在為龍雨開脫,但是正好那女德魯伊的頭轉了過來,菲麗娜看了一眼,頓時連自己都吃了一驚,「真的很像。」菲麗娜有些茫然的道。

「大哥,不會是親戚吧。」易水寒小心的傳音道,龍雨頓時汗顏,同樣傳音道:「我也擔心這個。」「這是巧合~!你知道的,我們精靈都差不多的。」菲麗娜卻是肯定的說道,龍雨撇過了頭,悄聲問道:「菲麗娜,你有沒有失散的妹妹或者姐姐?」

菲麗娜當即搖頭道:「絕對沒有,有的話叔叔是不會不告訴我的。」「哦,也許真是巧合。」龍雨點了點頭,畢竟天下間相像的人很多,菲麗娜是純正血統的高等精靈,眼睛的顏色也是漂亮的寶石色,跟這綠色的眼睛區別很大。

「來人了。」易水寒猛的站了起來,其實不用他提醒在場的眾人都知道,森林裡「素素」的響聲猶如下雨拍打樹葉一般,不斷竄動的影子隱隱綽綽的,在這燈光的照耀下,顯得猶如脫了閘的洪水一般來勢洶湧。

緊接著,幾隻體型巨大的黑色豹子就躍入了眾人的視線當中,隨著大家的眼神,幾隻豹子飛速的起跳,然後張嘴,利抓獠牙一起上,氣勢極為的野蠻,「嗡嗡」幾聲響,虛空中綻放出幾道黑色的光芒,將幾隻跳起來的豹子全數彈了出去。

「我勸你們還是安靜點的好,不然的話,你們可要看到她的屍體了。」 農門惡婦:山裡漢子心上嬌 黑星冷著臉,一手提著塔娜出現在了護罩的邊緣,鋒利的法「輪」齒輪告訴旋轉著,只需要往裡一送,就可以輕易的割下塔娜的頭顱。

越來越多的德魯伊聚在了外面,被這麼多野獸圍觀的感覺實在是無以言說,龍雨笑容淺淺,坐的極為淡定,而菲麗娜則是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那一雙雙綠色的瞳孔猶如夜色中魔鬼的眼睛一般,看得人心裡發慌。

「別怕,他們進不來的。」龍雨安慰道,突然,圍在外面的野獸們紛紛的讓開了路,一隻體型有其他黑色豹子兩倍大的巨大黑豹緩緩走了進來,這隻豹子極為的神駿,而更加神奇的是,他的肋骨上長著兩對長長的翅膀,龍雨頓時眼前一亮,不禁對他的變身極為的浩氣。

「人類,你們可真是膽大~!」德魯伊長老解除了變身,聲音低沉的恨不得咬碎牙齒。「這話說得,我倒覺得,膽子大的是你們。」龍雨一說話,黑星就自覺的站了開來,使得德魯伊長老能夠一眼看到龍雨。

「我們德魯伊世居綠光森林,與世無爭,又如何膽大的過你們這些強盜~!」德魯伊長老毫不客氣的反駁道。「強盜?這話說的,我可沒搶你什麼東西。」龍雨攤了攤手,故作不知。

「哼~!無恥的人類~!我要你放了我的族人~!」德魯伊長老看向了半邊身子已經被血染紅的塔娜,不禁怒火中燒。「放不放是我說了算,我此次前來,是跟你們談判的,只要你走進來,我就放她出去。」龍雨笑著說道。

「長老,不可~!」還沒等外面的德魯伊長老做決定,裡面的塔娜已經忍不住了,「長老,不用管我,就是他們殺了我們的族人,我不會讓他們威脅你的。」說著塔娜整個人的身上都洋溢出了濃烈的綠色能量,那能量濃的如同霧一般,竟然呈現出強烈的不安之意來。

「不要,塔娜~!」長老急忙喊道,塔娜在催動自己所有的能量,看來她是想自爆,自然魔法產生的能量其實極為的不穩定,這也是它造成的破壞十分巨大的原因所在,因此,這自爆一旦開始,就不可能終止,強行干預的話,只會造成自爆的提前進行。

「玩自爆這一套,你還真是小看了我~!」不知什麼時候,龍雨已經站在了塔娜的身旁,只見得他一隻手從塔娜的頭頂上壓了下去,一道黑色的能量波散了出來,硬生生的將那綠色的能量記了回去,不大的功夫,龍雨收回了手,剩下一大群被驚呆了的人。

就連塔娜本人也被驚呆了,這德魯伊的自爆她以前見過一次,那次連大祭司都無法阻止,硬生生的看著他變成了一團光點,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夠死裡逃生,這股瀕臨死亡又從死亡邊緣上回來的感覺實在是難以言說,塔娜手臂無力,頓時癱倒在了地上。

而場外的德魯伊長老以及眾多的德魯伊都已經看傻眼了。 「這位看似是領導的同志,你是不是該進來了?」龍雨拍了拍手,淡定的回到了椅子上坐了下來,外面的德魯伊這才反應過來,長老的臉上閃過一絲遲疑,「長老,不要進去~!」還是有人在低聲的勸阻者。

“看來我換個方法你才會進來,這樣吧,森林之刃你想不想要回去,我那還有一百多位德魯伊俘虜,不知你可有想法?「龍雨眼裡閃過兩道冷光,長老的面頰微微的抖動了一下,終於邁出了步子。

護罩微微一閃,長老輕而易舉的走了進來,守在外面的德魯伊還以為有機可趁,紛紛快速的躍了過來,只聽得」嗡「的一聲響,一連十幾道人影砸在了護罩之上,護罩的反彈力十分強大,將所有竄過來的德魯伊都給彈了出去。

「讓你的這些族人安靜點,不然的話,我可不保證你的安全。」龍雨動了動手指,長老回身打了個手勢,所有的德魯伊安靜了下來,只是目光全部看向了這邊。

「人類,你到底想幹什麼?」 黑帝的復仇女神 長老沒敢再往前走,而是就站在護罩的邊緣看著龍雨問道。「你覺得我想幹什麼?」龍雨很是無賴的反問道。長老的眼角微微的皺了皺,顯然龍雨這樣的態度對於他來說是極其不禮貌的。

「你把我叫進來,不會就是為了跟我鬥嘴吧?」長老嘴角掛上了一絲嘲笑,「當然不是,我可是來跟你談判的,坐~!」龍雨輕輕一揮,一張椅子已經憑空出現,而且飄著落在了長老的面前。

長老的心裡滿是驚訝,這是典型的空間魔法,因為這椅子乃是憑空出現的,長老坐了下來,但是望向龍雨的眼睛里已經多了很多的東西。

「不知道你的談判指的是什麼?」長老的態度不知不覺的恭敬了許多,龍雨嘴角掛上了一絲淺淺的笑容,指了指塔娜道:「我要你們所有的德魯伊都臣服於我~!」「這不可能~!」長老想都沒想的就嚴辭拒絕了,德魯伊要是能妥協的話,當年也不會離開高等精靈了。

「先別急著回答,聽聽我的條件如何?」龍雨笑眯眯的說道,」森林之刃可以還給你們,那些俘虜也可以放回來,而最重要的是,我會滅了聖殿,讓你們德魯伊組建新的聖殿,如何?「」呵呵,條件很誘惑,但卻都是花言巧語。「德魯伊長老笑了起來,龍雨說的是極其的可笑,先不說滅得了滅不了聖殿,就他們德魯伊來說,絕對不會以聖殿之名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花言巧語?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可以現在就讓你們的族人回家?如何?「龍雨笑眯眯的說道,」真的?「德魯伊長老下意識的問道,隨即意識到自己的態度有些焦急,這似乎不利於談判,連忙改口道:」身為德魯伊的一員,就時刻要準備著為整族獻身。「」嘖嘖,這話聽起來好讓人感動,只是不知道,換了現在被俘虜的是你,你會作何想?「龍雨的眼神猛的變冷,盯著長老道:」假若這些人裡面有你的兒子,你的女兒,你的親人,你現在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在他們宣誓成為光榮的德魯伊之時,他們就有為全族獻身的覺悟~!「德魯伊長老神色也變得冷了起來,剛硬的回到。」不錯不錯,那好,我們交換一下,你當我的俘虜,我放了他們如何?「龍雨輕輕拍了拍手說道,長老的神色微微一變,卻是硬氣的道:「以我一人換回百人之命,我當然願意。」

「那好。」龍雨點點頭,手猛的一甩,一道黃色的電光閃過,長老下意識的就要躲,但是剛一有念頭,整個人已經從椅子上掉了下來,接著根本動彈不了,外面的德魯伊頓時騷動了起來,他們的對話大家聽得很清楚,看到長老為了族人竟然甘願自己做俘虜,不禁群情激奮,恨不得立時將護罩給撕開。

「放了其他人。」龍雨眼帶笑意的說道,黑星立馬從腰間抽出了一個號角,號角悠揚的傳了出去,不大的功夫,林子外就有了動靜。

護罩外面的德魯伊再次騷動了起來,因為他們看到自己失去的族人們又回來了,一百多名被俘虜的德魯伊臉色惶恐的走了進來,直到看到了大量的族人,才快速的奔跑了起來,場面頓時一片混亂。」怎麼樣,我講信用吧?「龍雨看向了臉色鐵青的長老,長老的眼裡滿是怒火,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被綁住。」你放了長老,我給你做人質。「塔娜在一邊高聲喊道,龍雨臉色變冷,看著她道:」你在我眼裡跟他們沒有區別,你還沒資格跟他換,扔她出去~!「龍雨只是一句話,十四毫不猶豫的揭開了她得束縛,雙手一揚,就將面色潮紅的塔娜給扔了出去。」現在我手裡有一個德魯伊長老,一把森林之刃,還有你們所有德魯伊的性命,不知道,你們還有誰有資格來和我談判?「龍雨眼神灼灼的看向了被綁住的長老,長老頓時悔悟了過來,這個人類連番如此無賴跟無聊的動作,只不過就是想將他騙過來。

一百多個普通德魯伊怎麼又能比得上長老的分量,虧自己當了這麼多年的長老,居然連這點都想不通,輕易的上了他的當,之前他還覺得這個人類很可笑,如今才明白,真正可笑的是自己。」無恥的人類~!「長老只得咬著牙說道。」是你自己願意換的,不要說我無恥,我只說一遍。「龍雨眼裡閃過一道寒光,鋪天蓋地的殺氣籠罩在了長老的身上,長老莫名的一哆嗦,竟然自覺的閉上了嘴。」去找你們的大祭司,讓他來跟我談判,我只給他一刻鐘的時間,一刻鐘之後,我見不到他,你們就等著見你們的自然之神吧~!「龍雨冷冷的說道,聲音不大,但是卻傳遍了所有德魯伊的耳朵。

「少族長,我們殺進去,救長老出來。」幾個年輕的德魯伊滿眼怒火的喊道,「別。「阻止他們的並不是塔娜,而是站在一旁的俘虜,剛剛從人類營中被放回來,他們慘白的臉色還未恢復。

“你是怎麼回事?難道被人類下住了?「想打進去的德魯伊無比憤怒的吼道,」外面有幾十萬的人類軍隊,我們打不過的。「那名德魯伊嘴唇微抖著說道。

所有在塔娜跟前的德魯伊都沉默了,連塔娜自己也沉默了,半晌之後,塔娜才開口道:「去請大祭司過來吧。」「少族長~!「幾名德魯伊還想爭辯什麼,但是看到塔娜的眼神,還是生生的將話咽了回去。」大哥,我怎麼感覺這不像是談判啊?「易水寒一臉汗顏的說道。龍雨笑道:「這怎麼不是談判,我可是很有誠意的。」「你就是來欺壓他們的。」一旁的菲麗娜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歷來的談判不都是勢力大的一方欺壓勢利小的一方么,如果實力平等的話就不會坐下來談判的,我沒有直接攻打他們,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龍雨咂了咂嘴說道。」雨,我覺得你想讓他們臣服只怕很有難度,雖然德魯伊人數不多,但是他們生性倔強,關係到本族榮譽的話,不見得會屈服。「菲麗娜明顯不看好龍雨這次的談判。」這點我當然想得到,不過,我還是要試試,如果不行得話咱們也沒損失,反正我有辦法弄出人類德魯伊來。「龍雨攤了攤手道。」人類德魯伊?「菲麗娜眼睛睜得老大,一臉的詫異,龍雨這才意識到自己並沒有跟她提過,」大哥,那個是不是那什麼大祭司?「易水寒急忙救場道。

龍雨抬眼望去,德魯伊們自覺的匍匐在了地上,將中間讓出了一條道來,一個滿頭白髮,頭髮長的都快墜到膝蓋處的老者緩緩而來,老者的手裡拄著一根翠綠的法杖,兩隻綠色的眼睛格外的有神,隔得還很遠,龍雨等人卻能夠看到那兩道如同火焰一般的綠色光芒。」應該是把,這氣場不俗。「龍雨點頭說道。那老者看似走得很慢,但是龍雨他們只是打量了幾下,老者已經到了護罩的外面,然後龍雨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他竟然瞬間穿過了龍雨的護罩,自顧自的走了進來。

龍雨心頭微微一震,能夠沒有自己允許進入自己護罩的,那絕對是高手,這老者起碼是跟阿姆斯特一個級別的,悄悄的收起了輕視之意,龍雨坐直了身子,臉帶笑意的指著之前那把椅子道:「大祭司是把,請坐~!」

大祭司的臉色平淡,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龍雨讓他坐,他就顫顫巍巍的坐了下來,兩人對視了幾分鐘之後,長老才開口道:「你到我們綠光森林來,到底想要什麼?」

龍雨一本正經的道:「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們臣服我們。」大祭司的眼裡閃過一絲嘲笑,看著龍雨道:「年輕的人類,德魯伊是自然之神的子民,他不會臣服於任何一人,他只屬於自然。」

「哦,那這麼說來,你是要拒絕我的條件了?」龍雨挪了挪屁股,這老者的氣場實在太強,竟然連他都試探不出他到底是何實力,當初黑星等人能跑掉,可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人類,你是個聰明人,假若不是你的手裡困著長老的話,現在的你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大祭司的眼裡冒出几絲笑意,語氣平淡的說道。

「過獎過獎,可能你還不知道,你所有族人的性命都握在我的手中。「龍雨的眼裡露出兩道寒意,沖著易水寒示意了一下,易水寒立即明白了他得用意,只見的一束煙花從易水寒的手中向天空竄了上去,」啪「的一聲,煙花炸開,露出了一個巨大的五彩」龍「字。」不用叫救兵了,有我在這裡,任何人都不可能進的來綠光森林。「大長老依舊是那副古井無波的表情,只是說出來的話卻是自信滿滿。」是嗎,不知道等會的煙花會不會燦爛。」龍雨露出了一絲邪笑,只聽的「轟」的一聲響,一道無比粗大的光柱破空而來,瞬間劃過了眾人的頭頂,落在了遠處的森林裡,片刻之後,一個巨大的能量光圈開始蕩漾開來,一縷縷的黑煙夾雜著火光衝上了天空,瞬間就照亮了漆黑的夜色。

「魔道炮~!」大祭司身為德魯伊部落最博學跟最強大的德魯伊,自然曉得剛才那光柱來自何種恐怖的能量,「不錯不錯,果然不愧是大祭司,居然能夠認得出來。」龍雨拍了拍手,滿是笑意的說道。

「人類~!你這是在玩弄你的性命~!」大祭司憤怒的站了起來,那還有一點風燭殘年的架勢,整個一猛張飛的氣勢。「有膽量你就上前來試試,你往前走上一步,我敢保證,幾分鐘之內我會讓整個綠光森林變作平地。」龍雨冷冷的回到,毫不示弱。

我的皮膚強無敵 「好好好·!你是我見過最囂張的人類~!」大祭司氣得手指都在發抖,龍雨卻是緊緊的盯著他,這老頭可不是一般的德魯伊,萬一真的暴走的話,也不是鬧著玩的。

不過,龍雨終究是想多了,大祭司怎麼可能不顧自己族人的性命,儘管他恨不得將龍雨扒皮抽筋,卻還是硬生生的壓下了怒火。

「想讓我們臣服那是絕不可能,如果魚死網破的話,人類,你也將留在這裡。」大祭司說這話的時候透漏出了無比的自信,龍雨毫不猶豫他得決心,但是能不能留得下,那還的試了才知道。

當然,龍雨不會無聊到跟他試這個,現在情形已經很明了了,即使自己用魔道炮威脅,德魯伊依然不肯臣服,看來自己得要退而求其次了。

「好吧,我改變我的條件。」龍雨攤了攤手,無奈的道。「給我自然魔法的全套修習典籍,只要你們答應我不幫助高等精靈,我不單將森林之刃送還給你們,還承諾你們綠光森林永遠的寧靜。」龍雨表情嚴肅的說道,這才是他真正的條件。

「自然魔法的修習典籍?人類,你不知道這個跟臣服你區別不大么?「大祭司冷笑著回到。」我看在你們與世無爭的份上才給你們談判的機會,我耐心不大,如果連這個條件你都不接受的話,我不介意費點力氣夷平這裡,然後我自己找出來~!「龍雨站直了身子,氣勢如潮一般的湧向了大祭司,他要讓大祭司知道,自己並不是他能夠撼動的。

陡然間的氣勢攻擊讓大祭司微微一愣,大祭司臉色一沉,自己的氣勢也放了出來,兩人那龐大的氣勢一對壓,甚至連空氣都發出了」刺刺「的響聲,整個氣氛瞬間緊張到了極點。

氣勢的對抗持續了一刻鐘,最終以龍雨微弱的優勢獲勝,畢竟大祭司底氣有些不足,他雖然說得硬氣,但是真的魚死網破的話,那麼德魯伊很可能就會永遠的消失,人類已經做出了讓步,如果再繼續抗爭的話,下場一定不是族人願意看到的。

作為掌管自然魔法的大祭司,他很清楚,就算人類得到了自然魔法修習魔法,也只能學得皮毛,他不可能學會德魯伊獨有的變身,沒有變身,大部分的自然魔法都不能施展,就算給了他,也不過是一本廢書。

大祭司活得時間夠長,他比長老想的要更遠一些,德魯伊決定幫助高等精靈也只是因為森林之刃,如今森林之刃被搶去,人類再送回來,那跟高等精靈再沒關係,就算德魯伊不幫助高等精靈,那也完全說得過去,再者說,大祭司的心底是十分的反感聖殿,而他們獨居上千年了,已經早已經沒了高等精靈的歸屬感,在他們心中,他們就是德魯伊,獨一無二的自然之子。

龍雨耐心的等著,他讀不到大祭司的心思,雖然讀心術是他輪迴眼全數應用之後的來的特異功能,但是這種功能卻不能用在強者身上,尤其是這些危險的強者。

「人類,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是你如何能保證你所說的。」大祭司最後做出了決定,他不能拿所剩無幾的族人來冒險,德魯伊本就不多,再也經不起消耗了,能如此避免戰爭,那也算是一種造化。

「我可以跟你進行血之契約。」 億萬老公多關照 龍雨果斷的說道,血之契約是諸多契約魔法中約束力極為強悍的一種,雙方一旦簽訂契約之後,任何一方違反契約,將會所有的血液沸騰而死,在此之前,血之契約曾今有兩次反噬的案例,所以,這個契約可以說是最毒的。

「好,人類,我就跟你訂這個契約。」大祭司毫不遲疑的說道,血之契約足以約束任何的生物,就連神都不可避免,雖然沒有人能夠研究明白契約能量到底來自哪裡,但是只要訂了這個契約,族人就算是安全了。

契約的簽訂儀式很順利,雙方將各自的血液收回自己的體內,龍雨感受著那滴血液中得強大能量,不禁暗暗的吃驚,這老頭竟然比阿姆斯特還要強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