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

這是一聲大吼,但大吼之聲卻是傳自龍族一方。

凝字剛落,萬千的龍吟之上猛然傳出,響徹雲霄,那是一道道真龍之氣,萬千的真龍之氣凝集而起,化作一條巨大的蒼龍。

蒼龍凝而成,又是一聲龍吟,直逼襲來的朱雀,那龍吟與之前朱雀的鳴聲相撞而去,形成一道巨大的氣場,向四周席捲而去,縱使在聖幽城之內的冷鋒,依然感覺到,一道猛烈的烈風,鋪面而來,身形不由的向後微傾。

「我要變強。」冷鋒雙眼帶著嚮往的看向聖幽城之外那,兩隻滔天的神獸。

蒼龍,身形一轉,四周洪水泛濫而起,巨浪咆哮,狂風怒吼,直向朱雀撲襲而去。

水火本是彼此的宿敵,更是不能交融。

又是一聲龍吟與雀鳴,虛空之中洪水與烈焰相交而去。

一炷香之後,只剩下滔天的蒸汽。

「龍憑泊」

穹平子低沉說道。他是龍族侵入盟域的帶領龍首。

「攻城」

龍憑泊一聲大吼喊出,這一次他已經決定出,定要在這一役之中攻下聖幽城,他知曉盟域已經有了,伐自己的計劃,與其等待應對,不如主動出擊。

此刻朱雀以滅,聖幽城的四方大陣已破滅,正是攻下聖幽城的最好時機。

萬千的龍族在龍憑泊的聲音落下,憾不畏死向聖幽城攻取,萬千的攻勢向聖幽城席捲而去。

望著那奔襲而來的龍族,穹平子微微一笑。

「在次激發四方陣」

早在昨日夜晚,穹平子已經吩咐諸多修士激發四方陣,一夜的蓄勢及運轉,即便今日大陣破裂也依然能再次運轉。

萬千的龍族,以虛境為首,帶著傳承秘術,向聖幽城的城牆之上碰撞而去,只是剛一接觸,便如同滴入烈焰之中的水滴一般,瞬間蒸發,連絲毫的血液都沒有流下。

「主帥,四方大陣已經激發,但是卻無法再次激發神獸護佑。」這是一位化空修士,恭敬的站在穹平子身前。

「這就夠了。」穹平子微微一笑,望著遠方的龍憑泊。

此刻龍族突然來襲,卻是出乎穹平子的意料,慌忙之中這般應對已是上上之策。只有駐守聖幽城,才是勝利的關鍵。

龍族族人的蒸發使得諸多龍族,不在進攻,緩緩的後撤。

突然,龍憑泊緩緩走去,屹立在虛空之中,那是一聲青袍,此刻卻是人身,雙眼帶著絲絲的藍意,望著聖幽城之內的穹平子露出一絲微笑。雖然兩者之前沒有接觸過對方,但這兩日恐怕已經將對方研究透徹。

「穹平子,若是沒有這聖幽城,恐怕連聖州也成為我們龍族的啦。」

龍憑泊帶著嘲笑的說道,但他說的本是事實,佔據幽州之後,龍憑泊曾不止一次的攻伐過聖幽城,但都無果而歸。

「奈何,我們有。」穹平子也不慌的回應道,龍憑泊素有詭龍之稱,誰知道他現在又在賣什麼關子。

「你可敢出城與我一戰。」面對穹平子的回復,龍憑泊突然大怒的說道。

「我為何要出城,你修為高,你倒是攻城呀。」這一刻穹平子如同無賴一般,任你怎樣我都不會出城的。

而穹平子面對龍憑泊的大怒猛然皺眉,到了他們這種境界,便是子嗣被殺,也不會突然發怒的,更何況一句話而已。這讓穹平子再次沉著,他的確不知曉這龍憑泊賣的什麼葯。

「你們修士不是號稱統御靈界的種族嗎?你告訴我就是這樣統治的。」龍憑泊再次大喝道,此刻他著實沒有想到,這聖幽城竟然還能再次激發四方大陣。

「對,就是這樣統治的。」穹平子再次笑道。他的回復使得眾多修士看向其,便是冷鋒也不由得皺眉。

難道無賴是種能傳染的病,這穹平子現在的樣子跟穹宵子幾乎沒什麼區別。那之前高人的氣質一掃而光。

這樣的穹平子引來諸多的不滿,當初為何選擇他為主帥,龍族在外叫陣嘲諷,已有不少修士按捺不住,難道我們怕龍族不成,這般駐守不出,著實太過憋氣。

相比這些修士,更多的卻是傾向於穹平子,畢竟第一次與龍族交手,誰知曉對方何有手段,既然他們,能夠僅憑這數萬龍族攻城,定會有他們能夠倚靠的存在,貿然出城大戰,定不是善舉。

就這樣,龍憑泊在城外不斷嘲諷,穹平子在城內不斷的回復,兩者如同凡人街道的打罵一般,而龍憑泊不斷的嘲諷與譏笑,面對穹平子卻是如同錐子扎在棉花上一般。

龍憑泊此時很是皺眉,這穹平子竟然如此難纏,與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完全不符,軟硬接施依然沒能侵襲到對方。

自己浩勢蕩蕩而來,難道就這樣灰頭歸去。可是對方固守城池,使得自己無從下手,下令攻城只會造就無用的死亡。而他也感知到,自己的族人已經露出難耐之色。

不單是龍族難耐,聖幽城之內,諸多御境之修甚至凝神都有些難耐之色,望著城下龍族,卻無法斬殺。

此刻龍憑泊已經不在叫罵,而是靜靜的沉寂,與穹平子四目相對,眼中儘是火花。

盞茶過後。

龍憑泊緩緩的說道。

「龍族子弟皆是逆天存在,不知你們修士,可敢單戰。」

對於龍憑泊的話語,穹平子露出笑容,此刻他也知曉,諸多修士早已按捺不住,且此次與龍族相戰定會與增加對龍族的了解。

「你會後悔的。」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會後悔的。」

穹平子帶著笑容的說道,他自己可真不認為修士比龍族差上多少。

人族是最為有潛力的一族,那些天才,短短的百年時間便可以修道不可言境,那些流淌著逆天血脈的修士,更是短暫。

又不然為何眾多妖獸不斷修鍊只為塑造人形。便是龍族也不例外,此刻的龍憑泊便是人形身軀。

龍族號稱眾妖之首,更是有著同階無敵的存在,不也依然被東荒天驕段學武,隻身殺入,取走龍族鎮族之寶,鎮龍印。

「後悔,這話不要說的太早。」龍憑泊也露出笑容。

龍族支脈萬千,便是最為脆弱的一脈也不是這些人族可以招惹的。而且那稀釋血脈,豈是這些普通修士能夠媲美的。

「我來請戰」

這是一條青麟龍,頭頂龍角帶著點點赤色,身軀矯健而猛張。雙眼之中透漏著無視天下的之意,一身的桀驁之氣,無法掩蓋。

「凝神大妖」

冷鋒雙眼深邃的望著,心中滿是震驚,這龍族散發的氣勢,絕對比芒碭山的蔣飛余更為強大。

這一刻聖幽城牆之上,滿是戰意,只待穹平子下令,這首戰只是試探,但也是穩定軍心的一戰。

「哪位後輩替我奪得首勝」

「我來」

話音剛落,此人已經躍城而下。

那是天靈谷的凝神之修,修為處在凝神圓滿,一身浩蕩之氣展拓無疑。

「淬奇」

當初天靈谷的內門修士,曾在萬生榜前茅之前出現過,短短的四年,已經從御境修鍊至凝神巔峰。

兩者沒有多語,一身龍吟傳出,那龍族之修一尾甩出。

高冷男神呆萌妻 「噗」

那位叫做淬奇的修士當即,吐血而出,眼中帶著震驚之色,慌忙之中穩定身形,可龍族之修,怎能給他喘息機會,在其後退之時,一爪揮出。

那是一隻巨大的龍爪,猛然落下,那淬奇帶著不甘之色,頭顱瞬間便被龍爪擊碎。

兩招,僅僅兩招,便將一位凝神圓滿的修士擊殺於此。並且還是如此強勢,沒有給予其絲毫的反應之間隙。

這一刻,那龍族之修猛然騰空,一聲龍吟放肆的吼出,龍吟之中帶著桀驁,帶著不羈,帶著傲視一切。

而在他的龍吟之後,那背後的萬千龍族,也都發出勝利之吼,響徹雲霄。

相比聖幽城這一方,氣氛很是壓抑,已有不少修士打起退堂鼓,這還怎麼打,相同境界竟被其兩招擊殺。難道龍族真的這般逆天。

「神龍擺尾,龍爪手。」相比這一切,冷鋒很是冷靜,雖然是兩招但是與龍族交過手的冷鋒很是清楚,這兩招的毀滅性,不怪那凝神修士,只是龍族一開始便動用強盛的傳承秘術。

但冷鋒很是清楚,連續施展兩次傳承秘術,對於龍族自己都是莫大的消耗。

當然包括冷鋒也只有少數的修士知曉,便是安芷雪此刻也露出震驚之色,眼中滿滿的忌憚。

「真是廢物,你們修士不會這般無能吧。」那龍族之修在城下嘲笑的說道。

這一刻聖幽城之內全部沉寂,沒有人在如之前一般。

「我來會會你」

又是一道身影走出,看其服飾依然是天靈谷修士,畢竟此次主帥是穹平子,若是自己弟子不打前鋒,那之後肯定會被其他宗門,戳脊梁骨。

此人名為原點,與冷鋒有過數面之緣,修為如剛才的淬奇一般,同處於凝神圓滿。

身影落下,功法運轉而起,氣勢瞬間而出,他不敢輕視,畢竟之前太過震撼。

「又一個找死的。」青鱗赤角的龍族,一道不屑之聲傳出,隨即便向原點攻去。

而原點也不慌不忙,身法如雲,沒有與其硬碰,畢竟相比而起,那是如同雞蛋與石頭。

兩者一攻一躲,沒有停歇的纏鬥在一起,憑藉著過人身法,竟與其纏鬥盞茶時間,期間之內,那龍族的攻勢每每與自己,擦身而過,但也因此受到龍族之修的重創。

「砰」

一聲悶響傳出,原點嘴角帶著鮮血的被擊出數丈之遠。

沒有停歇,一聲龍吟傳出,那青麟赤角之龍直撲原點而去。龍爪直逼其原點頭顱,這一次此龍有些吃力,畢竟之前兩大秘術施展而出,已經有些靈力不濟,此次在與其纏鬥這般時間、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龍爪轉瞬即逝,原點雙眼儘是恐懼,死亡之氣傾襲而來,那一道後悔之意沉寂在原點心底,他現在很是後悔,若是不出聖幽城那該多好。

突然,一道藍色靈力出現,那破空之聲如同炮仗一般,狠狠的擊在那青麟赤角龍身上。

「嘭」

又是一道響聲傳出,帶著濃厚的灰塵。

灰塵落下,那青麟赤角之龍,帶著猙獰之色看向攻向自己的身影。

楚南

天靈谷上任第一,此時他將原點扶起,傲然的看著被自己擊飛的龍族。雙眼的殺意透漏而出,原點乃是他為數不多的同階朋友,若是他人楚南肯定不會出手,此時屹立在原點之前,明顯是要大戰一般。

「你們修士,真有意思,車輪戰嗎?」又是一道聲音傳出,龍族之內緩緩飛出一條純青之色的龍。

「青龍一脈」穹平子眼睛微微眯起,此次是由青龍一脈的帥領族龍,攻打盟域的,且龍憑泊便是青龍一脈高層。

而且青龍一脈便是在龍族諸脈之內也是不凡的存在。那血液之中,流淌著些許的妖王之血。

「少說廢話,我楚南手下不斬無名之輩。」

望著走出的青龍,楚南雙眼深邃的說道,這青龍給自己的感覺很是危險,他沒有絲毫的輕視。

「記住我的名字,這將是你聽到的最後一個名字。」

說完便向楚南攻去,聲勢浩大帶著諸多風沙,龍鬚飄逸,龍體之外儘是青芒。

「老子叫,龍鴻燁」

青芒劃破虛空,帶著悶響、如同雷聲相交一般,帶著寂滅之意,使得四周頓時陰沉而起。

「凝」

楚南沒有藏拙,功法飛快運轉。

突然一聲咆哮而起。

白澤

那是楚南祭出的白澤,上古神獸白澤,足以與真龍媲美的神獸、。

白澤顯現,雙眼帶著傲氣,望著襲來的青龍,猛然撲襲而去。

「龍鴻燁,這小子這麼大了。」

龍雲霄的聲音在冷鋒的腦海顯現而出。

「你認識他」

冷鋒好奇的問道,之前曾聽聞龍雲霄講過,被囚禁已有兩百餘年。

「何止是認識,他的名字還是我給他起的。」

六跡之夢魘宮 龍雲霄的帶著傲氣的回復道。

「之前我出族之時,剛巧遇見他出生,且他的父親與我有些淵源,所以我給他起的名字」

「著實沒想到,這小子竟然修鍊到這種境界。」龍雲霄哀聲一嘆,可見現在的他是如何想念自己的部落。

冷鋒沒有在問,龍雲霄也沒有在多說。

聖幽城外,白澤與青龍大戰的似火如茶,兩者勢均力敵,聲勢越來越浩大,一道道外泄的靈力都如同御境的全力一擊,戰場不斷的擴大。

兩者一位叱吒風雲,一位氣吞山河。誰也沒有絲毫的劣勢,鬼神驚嘆,這一戰足以列入史冊之內。

又是一炷香過後。

突然白澤大吼而出,雙眼帶著嗜血之色,直向龍鴻燁撲襲而去。

望著撲來的白澤,龍鴻燁雙眼一厲,身形猛然轉起。

神龍擺尾

傳承秘術瞬間發出,身軀青芒頓時大勝,一尾猛烈甩出,帶著破空之勢,浩蕩在蒼穹之下,這一尾絕對比之前那龍族之修強盛,且強盛的不止一分。

「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