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救命……」只見飛的最快的修士一下子就到了遺迹外,正準備打開遺迹,突然遺迹外的陣法啟動,那修士都來不及反應,直接被碾成血沫。

飛近的人全都嚇住了,要知道這個修士可是一個神域境巔峰,差一點就造化境了,沒想到一下子就被碾成血沫了。

「啊……」

只不過已經遲了,只見宗門的大陣全面復甦了,籠罩了全部人。

只聽見一陣陣的慘叫,一個個全都被碾壓成血霧了。 第七十五章天刀宗

遠處沒動的人面露恐懼,他們慶幸無比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們。

那些人可不都是些弱者,還有些神域境和造化境的強者,居然依然沒抵抗力,直接都被碾成血沫了!

楊楓也是反應過來,怪不得陽安安和天機道長不慌不忙的,原來兩個人都已經看出了其中門道。

「怎麼辦?」楊楓問道,他對這方面完全沒有經驗。

「等等吧,這陣法存在這麼久了,現在發揮點餘熱也很正常!」

就這樣三人耐心等待著。

終於又過了三天,天機道人說可以了,他們就準備動身了。

這三天不斷有人來到這個古迹外面,也有強大的造化境老祖都去試過陣法,結果無一例外全都喪身於此。

天機道長笑著感嘆這些真是好人,要不是他們這麼心急,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三人也不管其他人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他們,來到陣法前順利的進到這個古迹。

進到這個古迹里就感覺到一股時光的氣息撲面而來,就算不知道這個古迹是仙古時代的,也能感覺到它的不凡。

而當楊楓三人進去之後,外邊全都沸騰了,震驚楊楓三人居然完好無損的進入古迹裡面了。

很多人都想著這個古迹應該可以進去了,不過沒人敢動,因為前車之鑒都在呢,要是自己等人進不去呢。

就這樣一群人眼巴巴的看著陣法入口,不過寶物的誘惑絕對給力,終於有人忍不住了,所有人都看著那些忍不住的人,結果那些人也進去了。

這下所有人都沸騰了,知道這個陣法是真的安全了,只見密密麻麻的修士一窩蜂的擠進去。

再說楊楓他們,三人一進來天機道長就帶著楊楓和陽安安往一個偏僻的方向走去。

楊楓有心想要去這個古迹的正中間,一般宗門都會把最貴重的傳承啊,寶貝之類的放在正中央,這地方也是一個宗門最重要的地方。

不過想到天機道長應該是給陽安安找她需要的東西,所以楊楓也只好跟著去了。

楊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感覺是自己的雙腿都有點不聽使喚了,要知道他可是一個修士,不是凡人,能走得腳軟也絕對是很遠的地方了。

「到了!」終於天機道長說了一句楊楓期待已久的話。

楊楓抬眼望去,居然什麼都沒有,還是一片茫茫平原,什麼都沒有,荒涼的可怕。

還沒待楊楓多想,只見天機道長取出一件小算盤,通體黃金色,總共有著四十九個子兒,每個子兒都是玉石,但並不是凡人所用的那種玉石,是什麼材料楊楓也沒看出來。

天機道長在一旁仔細的推演著什麼,看他嚴肅的樣子,楊楓也沒說話了,以前他見天機道人一直都是嬉皮笑臉的,就沒見過他這幅模樣。

「啪啪啪……」只聽見小算盤發出清脆的聲音,楊楓聽得十分入迷,他感覺這其中的聲音蘊含著神秘韻味。

突然,楊楓盤膝而坐,進入了頓悟狀態。

這幾天楊楓一直在修行八卦傳承,只不過這看上去很簡單的八卦傳承他一直不得入門,雖然他前世在地球對八卦也有一定的了解,不過這些都是些流傳的版本,根本沒多少精髓。

不過剛剛他聽見天機道長用算盤推演,聽到了那股韻律,他忽然間有了靈感,這天機道也可以說是伏羲聖皇的一部分傳承,雖然不是精髓部分,但是也可以說是學了些真本事。

傳說八卦是伏羲聖皇為了天下蒼生,於畫卦台創八卦,一經畫下,曾一畫開天,這八卦當時也是被伏羲聖皇廣泛應用於修士以及凡人的各方面生活之類的。

可以說伏羲聖皇絕對是功德無量的聖皇,開創了一個了不起的時代。

八卦中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巽代表風,震代表雷,坎代表水,離代表火,艮代表山,兌代表澤。

它也是講究天地人之間的聯繫,萬事萬物都有陰陽對立,也有五行相生相剋穿插其中,這都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內容,總之八卦包含了很多的規則性的東西。

楊楓靜坐領悟,他的腦海中主宰帝經又開始發威了,這次沒有像以前一樣烙印下來,不過它在幫助楊楓領悟八卦!

楊楓得到的那本石書此時也是飛入楊楓的腦海里,演變成了一副八卦圖,這是一個正八邊形的石盤,上邊寫了一種楊楓並不認識的字,這些字一共有八個,分別坐落一方。

楊楓雖然不認識,不過他也猜到了這八個字應該是乾、坤、巽、震、坎、離、艮、兌了,這八個字分別兩兩相對,其中有一股神秘韻味流轉其中。

枕上名門:腹黑總裁夜夜寵 「唰!」突然楊楓感覺自己被帶離了原來的世界,自己好像跨越了時間的長河,來到了一個神秘而強大的時代。

「這是……畫卦台嗎?」楊楓驚訝的脫口而出,只是廣場上的人沒有理他,他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看客。

楊楓看見一座高台上,有一個男子背身站立,雖然楊楓沒有看到他的正臉,不過光從背影來看,楊楓就震撼不已,這個男子沒有震驚寰宇的氣勢,不過他身上那股肯為天下蒼生捨身就義的氣質深深地折服了楊楓。

「這就是伏羲聖皇嗎?」楊楓輕聲說道。

男子似有所感的回過頭來,看著楊楓所在的地方,輕輕的點了點頭,楊楓驚的不行,這是什麼個意思?

不過伏羲聖皇沒有說什麼,繼續轉身觀看著天空,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傳聞當初伏羲聖皇觀天下,觀星宇,悟到其中天地人之間的聯繫,創下八卦,以用來造福蒼生。

忽然,伏羲聖皇似乎是感悟到了什麼,以絕世法力凝一支神筆,在石盤上刻畫出石字。

「轟轟轟……」天空中突然烏雲密布,楊楓感覺無比壓抑,彷彿自己要被撕裂了一般。

看著天空的情況,楊楓神色大驚,看來這是老天不讓伏羲聖皇創造八卦啊,以楊楓自己的了解,伏羲聖皇這是逆天而行,八卦是天道不容許存在的東西。

伏羲聖皇輕輕一笑:「散去吧,本皇今天一定會擬寫八卦,為了這天下蒼生,願他們身體健康,不再為疾病困擾,不為吃食擔憂!」

楊楓聽后無比動容,他知道伏羲聖皇這是再逆天而行,雖然說修士都是逆天而行,可是這兩者之間絕對沒有可比性。

更何況他還是為了一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人,這要有多大多寬廣的胸懷啊?

說完伏羲聖皇就繼續書寫,不過他每寫一筆都非常困難,這可不是普通的字,每一字都包羅萬象,他寫的每一筆都寫的是大道法則。

「哄……」忽然外界楊楓睜開雙眼,看著陽安安和天機道長都看著自己,他尷尬的笑了笑。

楊楓回憶剛才發生的事,覺得非常奇幻,他只是看到伏羲聖皇寫下一筆,就被震出來了,他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太弱小了,根本承受不住那股毀滅性的氣息。

不過他也不氣餒,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以後有機會了再領悟吧!

「小子,八卦傳承領悟了?」天機道長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

「差一點,我還是太弱了!」楊楓遺憾的說道。確實是差一點,他覺得自己剛才要是撐過伏羲聖皇寫下那一筆,他絕對會有所收穫。

不過他也沒有失望,自己能看到伏羲聖皇再畫卦台創八卦,這絕對是一種莫大的榮譽。

「前輩,你弄好了?」楊楓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只寄希望於天機道長一切辦妥了,他還想著能夠有時間去尋找遠古巨獸的精血呢,他現在需要提升實力的寶物!

「嗯嗯,小子,你一會兒和我徒兒一起進去吧,這裡面的寶物很多,只是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了!」天機道長說道。

天機道長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仙古時代距今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就算是遠古時代能保留到今天的寶物都不多了,更何況仙古時代呢。

「去吧,門在那!」 重生之翻身貧家女 天機道長伸手指向一個地方。

楊楓沒看見什麼門,不過他感覺得到天機道長指的那個地方有著空間波動,看來這個仙古時代的宗門有著空間大道的高人啊。

楊楓和陽安安都朝那個方向飛去,兩人只覺得時空一轉,他們就來到了一個空間里。

外面的天機道長看見兩人都進去了,立馬轉身就跑了,邊跑還邊嘀咕:「哈哈哈,終於甩掉了這兩個小魔鬼,這下我就自由了,而且對陽家我也有交代了!太爽了!」

本來他覺得陽安安就是一個小魔女,不過陽家和天機道很要好,他也沒辦法答應了,後來更是倒霉的遇見了楊楓,本來楊楓也沒什麼的,結果楊楓居然帶著靈兒和小小這兩個小祖宗,於是他又悲催了。

如今他終於有機會甩掉兩人了,而且陽安安在楊楓身邊他很放心啊!想到楊楓的家族,他又高興的笑了!

話說楊楓兩人進到空間里后,陽安安就吐槽道:「這個無良老頭肯定跑了,哎,真是反應遲鈍了,早知道我們就應該多敲詐點好東西了,他的很多好東西我已經盯了好久了!」

聽到陽安安的話,楊楓額頭直冒黑線,這是徒弟和師傅嗎,怎麼感覺像是仇人啊,而且自己好像被算計了!

這老頭居然把自己的徒弟丟給一個陌生人就跑了,楊楓頓時覺得大開眼界。 第七十六章鯢淵獸

「對了,安安,你來找什麼啊?」楊楓一直很好奇陽安安找什麼東西。

「哦,我是來找金池天龍馬的精血的,傳說中天刀宗一共有兩滴靈獸精血,一滴是金池天龍馬的,一滴就是鯢淵獸的精血?」陽安安詳細解釋。

「天刀宗?金池天龍馬和鯢淵獸這兩種靈獸我怎麼沒聽過?」楊楓不解的問道。

「天刀宗就是這座古迹的主人,至於金池天龍馬和鯢淵獸嘛,你只要知道它們是仙古時代的非常稀有的靈獸就行了!」陽安安繼續解釋。

楊楓聽出來陽安安好像不想多說什麼,他也沒在問,不過想到這東西是仙古時代的,不禁問道:「仙古時代的精血,到現在還能保存下來?」

「天刀宗用了特殊的辦法保存的,應該還能用,即使失去了很多精氣神,不過足夠我們這種境界使用了!」

「對了,你是什麼境界啊?」楊楓好奇的問道,他發現陽安安身上彷彿有一股神秘的面紗抵擋住別人的探視!

「玄神啊!」陽安安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平靜的說道。

楊楓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玄神境界有這麼強,他前兩天看到過她出手,絕對的利落,一巴掌拍死了一個神域境。

「咯咯咯,你們天璇界的修士還沒有發揮全部戰力呢,等過段時間你就會知道了!」陽安安神秘的說道。

楊楓點了點頭,聊著其他的話題。

這個空間經歷了這麼長時間,早就已經破敗不堪,一路走來兩人也沒看到任何東西。

突然楊楓看到了一株靈草,走過去就想把它拿起來。「嘩!」楊楓一碰到靈草就看到它化成灰了。

雖然楊楓已經想到了這個結局,不過他還是覺得很惋惜。

「這很正常,我們快向裡面進去吧!」陽安安建議說道。

兩人跑了不知多久,終於來到了一個特殊的地方,只見一邊還立著一塊牌子,上面有著一些古老的文字,楊楓並不認識。

「天刀宗重地,不得入內!」安安輕聲念出來,看著楊楓驚喜不已。

「嘎吱……」兩人合力推開大門,這門這麼久沒有被打開過了,發出來的聲音非常大。

「咻!」

剛打開大門,突然楊楓就感覺自己陷入了生死危機,一道攻擊向他們兩人襲來。

楊楓迅速的取出帝劍,安安也迅速拿出武器,她的武器是一把長槍,這和她的氣質非常不配,不過拿著長槍的她巾幗英雄的氣質盡顯。

「鏗……鏗!」

兩人的武器和擊來的攻擊瞬間碰撞在一起,兩人都被擊退出去。

這是他們才看清到底是什麼襲擊了他們,這居然是一個傀儡。

不像是其他的傀儡,這個傀儡居然是木的,這種木頭居然是金黃色的,乍一看還以為是什麼金屬呢。

「黃金樹!」安安驚呼出聲。

「什麼是黃金樹?」楊楓不解的問道。

「這是仙古時代的一種極為稀有的靈樹,別看它是木頭,但是它的抗打擊能力絕對比很多金屬還要強,早在仙古時代這種樹就非常的稀有了!」安安回憶說道。

楊楓聽了一陣震驚,沒想到這世間還有這種奇樹。

「我們打不破它的,這種樹據說是神樹,縱然是時間也無法磨滅它們的神性,不過它們無法修鍊,要是能夠修鍊,它們絕對了不得!」安安繼續解釋。

楊楓也知道其中原由,這是必然的,有得必有失,這世間沒有完美的人或物。

「那怎麼辦?」楊楓有點傻眼了,他能夠感覺到這裡面有東西在吸引著他,這是冥冥之中的感應。

「還好,雖然黃金樹不能磨滅,不過它的靈石用不了多久了,傀儡就是這樣,需要靈石才能給它提供動力,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就算是帝石也快消耗完了!」安安輕鬆說道,她也感應到裡邊有東西了。

「那好,我們和它周旋!」楊楓聽到這些就很放心了。

縱然傀儡的攻擊很強,不過它沒有什麼智慧,也就是本能的攻擊著別人。

兩人一直能閃躲就閃躲,實在躲不開就硬抗一擊,就這樣耗著耗著,慢慢的傀儡的攻擊就變弱下來。

最終兩人還是成功了,看著黃金色的傀儡一動不動,楊楓走過去摸摸看看的,然後把它收了起來,這玩意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超級幫手,他最不缺的就是靈石,雖然他的極品靈石無法讓傀儡發揮很大力量,不過對他來說足夠了。

兩人來到深處,只見這裡邊居然還有一些靈樹靈藥居然還有一絲生機,楊楓走過去小心翼翼的想把它們都挖起來帶走。

「先別慌,這些靈樹靈藥都是特殊的寶貝,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挖取,你這樣挖起來只會讓它們都枯萎!」安安及時拉住楊楓。

只見安安取出一個小木鏟,這是一個袖珍的木鏟,看著十分的漂亮。

「這是什麼東西啊?」楊楓不解的問。

「天靈鏟!這木鏟很有靈性,挖取這些特殊靈藥很合適!」安安笑道。

「給你!」安安挖出一株靈藥遞給了楊楓。

「你不要?」楊楓不解的問道。

「不用這些東西雖然稀有,但是我要用也有!」安安無所謂的說道,她家裡確實有這些靈藥,雖然這些很珍貴,但是還不能說絕跡了。

把所有的靈藥都採摘完了,兩人這才把注意力轉移到這個空間里散發著強烈波動的地方。

只見那兒符文密布,像是封印了什麼。只是時間太久遠了,符文的力量都已經喪失很多了,兩人依稀感覺到那裡邊像是封印了什麼洪荒巨獸一樣。

楊楓和陽安安相視一眼,看來這裡邊的巨獸精血的力量還沒有消逝。

安安取出兩個小鈸盆,遞了一個給楊楓,說道:「這些巨獸精血有靈性,這個是防止它們逃跑的,一定要注意,它們跑了就很難抓到了!」

「好!」

兩人各自走向一個封印,破開那些搖搖欲墜的符文,只見兩處都突然飛出一道巨獸身影,速度極快,還好兩人反應夠快,眨眼間就把鈸盆向它們籠罩去。

兩道身影正中下懷,一下子就飛到了鈸盆里,不過它們都非常不甘心的撞擊著鈸盆,楊楓差點脫手而出,這力量也太強了吧,楊楓甩了甩自己發麻的手。

不過想到有了這個收穫,兩人都笑了,楊楓太高興了,這次收穫太大了。

「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閉關修鍊!」楊楓拉著陽安安就進到多寶空間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