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松山得出了一個恐怖得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結論,這個玄天宗的弟子,不會飛!

所以樓松山拚命催動真元,不斷升高狂奔。

「哈哈……他追不到我的,他不會飛。」樓松山想到這裡,狂笑起來,臉上有劫后餘生之色。

黃青眉頭皺起,立即啟動了熱能光線的技能,兩道紅色光束直射向樓松山。

「就在防你這一招了!」樓松山左閃右避,熱能光線打不中他。

他之前已經見過一次黃青用熱能光線,所以神念一直鎖定著黃青,防著他再用。

「你特么的是我見過最慫的元嬰修士!」黃青暗罵一聲,提起速度,跟上樓松山的方向。

然而,樓松山在這一刻,真元已經是毫無保留地不斷爆發,飛行速度截截上升。

即使不斷在黃青的熱能光線干擾之下,距離亦與黃青漸漸拉開。

黃青看著空中愈飛愈高的樓松山,面色很不好看。

樓松山應是是從剛才的交手之中估算了他的力量,這個距離,他現在借力跳起的話,碰不到他。

而且樓松山已經對黃青的速度有所防備,神念鎖定之下他即使跳起,樓松山也有足夠的反應時間避開,而他又不能空中轉向,一擊不中的話,樓松山就跑掉了。

黃青掙扎了一番,深吸一口氣。

「三分鐘,最多只用三分鐘。」

他心念一動。

一道黑色的幽光自他胸口冒出,蔓延全身。

幽光最後化成了黑色的戰甲,覆蓋了黃青。

高空之上的樓松山一直在留意黃青的情況,見到這一幕,他目光之中有疑惑之色:「這是什麼東西?」

那年青春人和事 「炎陽器靈,發動。」

整副戰甲泛起紅色的玄奧紋路,散發著一股溫暖的熱浪。

黃青還是第一次發動炎陽戰甲,他低頭一看,怎麼愈看愈覺胸口的紋路就像是個「S」字。

然後腿部位的紋路……不會是個「B」字吧!?

嗯,應該不是。

感覺到由戰甲傳來,那暴增的爆發性力量,黃青抬頭,目光鎖定了樓松山。

不能浪費時間,必須一擊即中。

黃青雙腿一屈。

「呯!」

他整個人如炮彈般彈起,速度之快,連空間也扭曲起來。 黃青的身影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霎時間,已是追上了樓松山。

「怎麼可能!?他的速度和力量剛才的交手之間我大概已經估算到,他不可能跳到這個高度的!」

樓松山嚇了一跳,正想再提速升高時,黃青已經一手抓住了他的小腿。

「你給我放手。」樓松山睚眥欲裂,咆哮道。

同時他全身磅礴的真元都不要命般從被抓住的小腿里爆發,企圖震開黃青。

都市之仙帝歸來 然而這些真元落到戰甲的表面,猶如泥牛入海,一點效果都沒有。

樓松山急了起來,再次喚出了幽冥**。

狂暴的真元自幽冥**爆發,帶著無盡黑光,狠狠地砍向黃青。

當!

黃青另一手,穩穩地接住了幽冥**,所有黑光落到戰甲的表面,都好像全被吸收了一樣,一點不剩。

樓松山駭然失色……他已經數不清今天是第幾次駭然失色了。

黃青好像在扔一件垃圾般將幽冥**扔開,然後一拳狠狠轟到樓松山的胸口上。

樓松山甩不開黃青,硬扛了這一拳,慘叫出聲,一大口血噴了出來。

「給我下去!」

黃青又打出了一拳。

呯!

這次有骨頭碎裂的聲音。

樓松山終於再也不能保持著飛行的狀態,由天空掉落。

他仍然在不斷掙扎,想甩開黃青。

「給我老實點!」

黃青打出第三拳。

呯!

樓松山又是身軀劇震,然後就沒有了動靜。

轟!

兩人落到地。

「去死吧!」樓松山突然張開口,吐出一道透著詭異波動的黑光。

黃青反應極快地伸手橫擋。

黑光打在戰甲之上,黃青感到有一股強大的穿透之力落在戰甲之上,不過都被化解。

估計這也是樓松山的底牌之一。

他的大日戰甲,加上炎陽器靈之後,本身就已經成為了靈器級的防禦戰甲,而且現在配合體質的三成增幅,防禦力已經突破天際。

看著樓松山那雙怨毒的目光,黃青沒有浪費時間,直接開啟了熱能光線,紅色光束在極近距離之下暴射樓松山。

一來已經過了兩分鐘,每多一秒穿著大日戰甲,他都感到心痛。

二來,鬼知道樓松山作為元嬰境老魔,還有沒有底牌,萬一再來個自爆,就更麻煩。

噗嗤!

樓松山在怨毒與不甘之中,肉身瞬間被汽化。

面具鮮妻 嗡!

一道光芒突然自樓松山原來的位置飛出。

光芒之中,是樓松山的虛幻人影。

這是樓松山的神魂,元嬰境的修士,神魂可離體,即使肉身被毀,也有機會活下來。

現在的樓松山,仍未死透。

樓松山的神魂有著驚恐的目光,「咻」的一聲飛起,欲逃離這裡,只要逃得掉,他還是有機會回復肉身,東山再起。

黃青自然對此早有準備,立即就有是一發熱能光線轟了過去。

「不!」這一聲怒吼充滿了不甘。

樓松山直到這一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會死在一個連元嬰境都不是的玄天宗小輩手上。

那瘋狂的怒哮聲,終於徹底消失。

元嬰境的老魔頭樓松山就此隕落

黃青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停止了炎陽器靈,大日戰甲脫落。

一看,仍然是三分鐘內,他放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超時。」

現階段一分鐘1000點太陽能量值對於他來說還是太貴了,他能不用,還是會盡量不用的。

除非日後能夠找到其他方法來充能大日戰甲,或者大日戰甲升級之後,消耗的太陽能量值可以減少。

他估計這些都很有可能的,一切還是等大日戰甲升級后再作打算。

黃青看了一看任務面板。

「任務:消滅血屍宗餘孽洗月谷,擊殺洗月谷宗主樓松山,獎勵習得技能【飛行】

目前完成度:100%(可提交)」

黃青感嘆一句:「終於能飛了。」

不過他沒有立即就點提交,現在還不是時候。

樓松山的屍體也徹底沒了,倒是那儲物戒和幽冥**還在。

黃青自然將這些都收走,不過那幽冥**是樓松山的靈器,倒是不太好脫手,畢竟他暫時還不想讓人知道他殺了樓松山。

「先留著吧……以後留給曦雨也好。」

上一次與黃曦雨傳信,她竟然告訴黃青她快要到築基期了,這修練速度嚇了黃青一大跳。

如此想來,黃曦雨到結丹期估計也要不了多久,到了結丹期后正好將這幽冥**留給她用。

黃青確保自己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后,展開身法,離開現場。

估計梁朝道快要發現他追的,並不是樓松山的真身了,到時他應該還會回來搜索一番。

……

黃青離開后不久,山谷的上空,一道流自天邊飛來,正是怒氣沖沖的梁朝道。

梁朝道雖然不抱任何期望,還是掃視山谷一圈,神念覆蓋每一個角落,然而沒有找到任何樓松山的痕迹。

「完了,被他跑了。」梁朝道簡直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次他本可憑這份功勞調回總部升職的,但樓松山這條最大的魚,竟然這樣騙過了他,光明正大地跑掉。

一想到回后之後還要向封寒堂主交代這事,他就有點頭痛。

「算了,不想了,先回去看一下他們的情況。」

雖然知道那是樓松山的攻心之計,梁朝道還是有點擔心那邊的情況。

……

黃青迅速趕回地下湖泊那裡,發現所有戰堂弟子已經回到來。

「你見到了梁部首嗎?」苗小花見黃青回來,問道。

「沒找到。」黃青聳聳肩,然後道:「對了,石殿那邊還有一群被捉來的天陰之女。」

「放心,我已經讓人去救她們出來了。」苗小花答道。

黃青點了點頭,心情輕鬆地坐了下來。

現在沒事幹,慢慢等梁朝道回來就好。

苗小花不知為何,也神差鬼使地坐了下來,一雙秋水分明的美眸凝視著黃青。

「我剛剛問了一下人,你不是戰堂弟子,而是執法堂來的。」

黃青隨意地點了點頭,這事沒什麼好瞞的。

「剛剛你那句『她就想』,是什麼意思?」苗小花雙眸泛起危險的寒光。

「完全沒印象你說的是哪一句了。」

「你……!」

這時一道流光飛來,正是梁朝道。

「梁部首。」

梁朝道點了點頭,見到苗小花安然無恙后,他鬆了一口氣,然後就見到了仍然躺在地上的計博容。

「他怎麼了?」梁朝道嚇了一跳。不行,實在太累了,我先去睡了,晚安。

《超人不用修練》五更完畢,求訂閱 作者一臉沉重地走了出來,神情嚴……

呸,又想來這招。

第二次不好笑了。

好吧不開玩笑(???)

……

首先,感謝一下打賞了的同學,儘管作者不求打賞,但你們還是打賞了,唯有感動。

另外是成績,本書10.1上架,第一章vip至今23小時,我估計最後1小時也不會有太大差別,就當是24小時好了,首訂2600,均訂2500。

這個成績比不了大神,但對新人的作者來說,已經覺得很好,充滿了動力,想不到會有這麼多書友支持。

千言萬語,化作一句感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