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林軒釋放出來的一道劍芒,犼在身前凝聚了一道土牆,緊接著嘴中開始醞釀著紅色的光芒,犼也打算在林軒的面前好好的展露一下自己的實力,來為自己爭取一些東西。

一夢醒來,世上已過數千年,曾經的子民也都化為塵土,或者是成為了殭屍,他已經沒有爭霸天下的心思,只是想要好好的修鍊而已,正好他的妻子也化身成為魃,兩個人還可以互相陪伴。

犼也想好了,若是這片土地上的統治者實力比較弱的話,那麼自己就離開,或是找個地方休養生息,等到準備充足了之後,破開虛空進入道域,這片土地上的人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後代,就算是過了數千年沒有什麼親人了,但是血脈還有那麼一點點聯繫,所以犼也沒想過什麼出來就殺人的,畢竟即便是現在變成了犼,他還是將自己當成人來看的。

但是若是這片土地上的統治者實力和自己相當或者比自己強的話,那麼自己倒是可以留下來幫助他們,或是和他們達成一定的協議,有了國家的幫助,他們總是會活的更加自在一些。

至於為什麼實力弱會離開,實力強會留下,這就和之前說的統治者的心理有很大的關係了,若是統治者的實力太弱,那麼他們留下反而會讓統治者內心不安,只有對方實力和自己相當或者強於自己的時候,自己的存在才不會顯得那麼突兀。

「轟轟轟轟……」林軒和犼之間的戰鬥開始了,雖然說雙方都沒有殺意,但是這場戰鬥也可以說是轟轟烈烈了,天境以上級別的戰鬥在地球上很久沒有見到了,公孫落花和魃都沒有參與進來,而是在一旁幫著維持空間的穩定。

如果是在天道解封之前,恐怕即便是有公孫落花和魃的維護,這周邊的空間也要被打崩,但是現在空間比之前穩固許多了,林軒和犼的戰鬥也並沒有到打生打死的地步,互相只是在試探對方的實力,沒看林軒兩個領域一個都沒有釋放。

偌大的山洞之中劍氣縱橫,還不時的夾雜一些奇怪的吼叫聲,那是犼的攻擊,犼的很多攻擊手段都是配合著他自身的聲音來進行的,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種聲波攻擊,林軒想著要不要讓犼和找靜音來個合作攻擊,說不定在聲音一道上也是大有可圖。

「哈哈哈……痛快。」戰鬥中心傳來了林軒大笑的聲音,自從進階天境之後,其實並沒有可以讓林軒盡情戰鬥的對手了,即便是整個忍組,在不釋放出那個底蘊的情況下,根本沒辦法讓林軒盡全力,而這次戰鬥雖然沒有盡全力,但是也不用那麼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力量,這倒是讓林軒感覺到非常的暢快。

「犼大哥,接下來我這一劍威力可不小,你可得小心了。」林軒大喝一聲,雷霆劍域驟然在林軒的周圍出現,緊接著一柄雷霆巨劍在領域中凝結而成,散發著不可一世的霸道氣息。林軒現在的性格裡面加入了一點霸道,恐怕也是和領悟了雷霆天道有關。

「吼……」犼大吼了一聲,一道道音波副散開來,身下也有一道通明的領域鋪散開來,一下子撞擊在了林軒的雷霆劍域之上。

「嗡……」雷霆巨劍彷彿劈砍在了一道通明的牆上,散發著明滅的光芒,緊接著這柄巨劍一下子突破了屏障,向犼轟擊而去。

「轟……」犼深處了自己的前爪,一下子拍擊在了雷霆巨劍之上,產生了劇烈的爆炸,一陣煙霧瀰漫在了整個洞穴之中……

——

林軒和犼的戰鬥在外面的龍組成員基本上都感受到了,只不過那種級別的戰鬥即便是讓他們隔著好幾層在外面都感覺到陣陣的心驚。

「這就是天境的力量么……」公孫木也是用自己精神力感受著下面傳來的戰鬥波動,不由得一陣心馳神往。

「恐怕是吧。」在公孫木身邊站著的是一個身著古裝漢服的男子,這個男子手拿一把摺扇,倒是頗有一番大詩人的氣象,這個人就是龍組那個翔龍小隊的隊長周武,曾經林剛剛來龍組的時候,翔龍小隊還想給林軒來個下馬威來著,當初那個和林軒一起組隊的完成任務的龍組成員還告誡過林軒,不過林軒崛起的太快,他們還沒等著給林軒下馬威,人家就已經遠遠的超越他們了……

現在他們面對已經成為天境的林軒也只能望洋興嘆,根本不敢興起任何其他的心思,修鍊者的世界就是這樣,當你擁有絕對實力的時候,那麼一切都不是問題,一切資源你都會順理成章的得到,那些什麼陰謀詭計也會漸漸的遠離你……林軒成為天境之後,他們翔龍小隊只能慶幸,幸虧當初沒有行動啊,不然的話這你們剛給人家一個下馬威,人家轉頭就成天境了,那得多尷尬啊…… 「周大哥,你是不是也快要突破天境了。」公孫木轉頭看向動作有些僵硬的周武說道。

「咳咳……咳咳,那個,我差的還很遠。」周武臉上略微有些尷尬,他的實力雖然不弱,但是距離物境巔峰還是有些距離的,他們團隊的集體實力是不錯的,在整個修鍊者界也是挺有名氣的,但是和第九小組相比還是差了很遠。

「那也很厲害啊,聽說周大哥的翔龍小隊是跟林大哥的父親他們組建的第九小組一樣,就算現在暫時還不如第九小組,但是未來一定是可以站在世界巔峰的。」公孫木一揮手,彷彿已經看到了翔龍小隊一隊全是天境的盛況。

周武撓了撓頭,怎麼感覺這個公孫木比自己還像翔龍小隊的隊長,幸虧自己的隊員們都分散開了,不然的話還真有些汗顏,自從龍組的二代們強勢崛起之後,其實翔龍小隊就有些氣餒了,畢竟他們之前是以第九小組為目標的,結果現在連人家的孩子輩都趕不上。

「戰鬥好像結束了,也不知道林大哥怎麼樣了,不是說進去商談的么,怎麼就開打了呢。」公孫木有些擔心,畢竟他是真正見過那犼和魃的,對於他們的強大有一隻比較直觀的了解,而林軒從來不在他們面前展露實力,所以儘管知道林軒也是一個天境,但是公孫木的潛意識裡還是決定犼和魃比較可怕,所以也擔心林軒會出什麼問題。

「他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估計是先打一場,然後看看雙方的實力來決定談判的走向和條件,現在戰鬥停止了,估計就要開始談判了。」周武嘆了口氣說道,周武有想要趕上第九小組的野心,也有曾經想要考量考量林軒的實力,所以後來林軒逐漸崛起的這一段周武也是非常了解,畢竟林軒崛起的時間很短,也不需要去考量什麼。

周武的級別只比龍牙低一級,所以也有很多的許可權,他也知道幾個月前林軒所面對的敵人是多麼的恐怖,而那個時候的林軒才僅僅是物境巔峰而已,而如今已經進階了天境,基本上現在全球的修鍊者都認為,林軒的戰鬥力恐怕已經超過了龍王……

畢竟林軒最擅長的劍道可是特別適合戰鬥的,而且林軒在物境巔峰的時候就斬殺過天境,別管那個天境是否存在水分,但是那也是天境啊……在物境巔峰就能有媲美天境的力量,那麼現在林軒的力量該有多強?

而且之前林軒剛剛直接強勢鎮壓的整個忍組,現在這件事已經在全世界傳開了,周武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在周武看來,林軒已然是世界第一的高手了,至於未來會不會有人超過林軒……這就不知道了,畢竟天才的誕生總是不可預知的……就像是年初的時候,誰也不會想到火神林頓的兒子從一個普通人一下子竄到了現在這個地步。

又過了一段時間,戰鬥再也沒有發生,似乎是進入了談判的節奏,只是不知道談判的怎麼樣了,公孫木和周武目光一直盯著洞穴,一下子也沉默了下來,對於那裡面發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想知道,但是林軒和公孫落花都沒有傳出來消息,所以大家就只能一邊等待一邊猜想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武哥,洞穴里有異動。」就在周武和公孫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人影忽然跳了出來,站在了周武的身邊。

「嗯,有殭屍出來了么?」周武看向了跳出來的這個人,這個人是他們隊伍裡面主要負責偵查的,屬於自主覺醒的能力,是一種強化聽覺的能力,大家都叫他順風耳,他也是以修鍊精神力為主,而隨著他的實力不斷提升,感知的能力也在不斷的提升。

「有龐大的能量體正在出來,而且數量也很多,具體情況不明。」順風耳吳明說道。

「準備戰鬥吧,不論怎麼樣,我們接收到的信息一直是沒有善意的,不論是之前龍翼隊長和犼之間的戰鬥,還是現在有大量的殭屍出現……還是得做最壞的打算。」周武握緊了手中的摺扇,身上的源氣涌動。

隨著周武的命令傳下來,所有包圍殭屍洞穴的龍組成員都開始做好戰鬥準備了,其實大家本來並沒有準備戰鬥什麼的,畢竟林軒的到來讓他們十分的安心,若是林軒都處理不了的話,他們幾個人也沒什麼用。

底下的戰鬥大家都感受到了,要是物境的殭屍他們還能打一打,就算是物境巔峰的殭屍,他們組隊也是能夠刷一刷的,但是這個天境的殭屍他們實在是望塵莫及啊。

這個時候讓大家都準備戰鬥,所有人都有些凝重,只能暗暗祈禱林軒能夠有所建樹,至少將天境的殭屍抵擋下來,那樣的話,他們面對普通殭屍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將準備戰鬥的指令傳送到所有成員的通訊器上之後,大家都紛紛的開始活動起來,還有幾個人圍著殭屍洞穴布置陣法,其實一開始他們就在布置陣法了,只是現在加快了速度,也加入了攻擊能力。

「來了。」忽然順風耳吳明出聲提示道。

就在眾人紛紛拿出了武器,醞釀起了攻擊,一旦情況不對,他們就會出手盡量的一下子消滅更多的殭屍,為後來的戰鬥打好基礎。

不過就在大家都準備好了攻擊的時候,一陣陣笑談的聲音從殭屍洞穴裡面傳了出來,緊接著就看到殭屍洞穴一分為二,整個小山從中間分開,形成了一個比較寬闊的道路,然後一群人……或者說是一群人形的生物從洞穴裡面走了出來。

為首的是四個人,林軒和另外一個中年男子相談甚歡,旁邊的公孫落花時不時的還跟著說上幾句,看樣子神色頗為自豪,而中年男子的另外一邊則是一個年輕女子,女子的容貌清秀,只是看起來還有些許獃滯,臉色還稍微的有些發青,而在這四個人身後則是一小群披堅執銳的軍隊,再往後一級一級的逐漸成為普通殭屍……平民殭屍的數量並不多,看樣子之前被公孫木和公孫葉殺得差不多了。

「這……這看起來應該不像是要打起來吧。」公孫木砸了砸嘴說道。

「呃,應該不是吧。」周武張了張嘴,這哪是要打起來了,這差不多都要請吃飯的節奏了。

「估計是真的達成合作了,林大哥真厲害,這麼一會就收服了兩個天境,這樣一來我們龍組的力量就更加強大了。」公孫木笑了笑,迎著林軒走了上去,既然林軒表現成現在的狀態,那麼應該就沒有什麼危險了。 林軒和犼聊得一開始並不是那麼順暢,畢竟犼可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存在,雖然可以算得上是華夏人民的老祖宗了,但是無盡歲月之下,這個世界的語言、文字、習俗都改變了太多太多,雖然都是華夏人,但是林軒總感覺像是在和一個外國人在交談一樣。

好在修鍊者的領悟能力都是很強的,而且現代漢語和古代漢語畢竟是一脈相承的,所以犼很快就了解了林軒所說的現代漢語,而林軒也很快就理解了犼還是不是蹦出來的古代漢語,所以後來他們之間的交流就逐漸的暢通了起來。

說起來這也算得上是一種時空對話,足以載入史冊的,林軒對於犼所描述的夏商時期人們的生活狀態非常的感興趣,雖然說之前在龍組的圖書館裡面找到了那個時期的書籍,但是那個時候書籍上面所記錄的東西還是太少,而且記錄總會有些誇張的地方,再加上一些文學表達的手段,所以流傳下來多少會有些失真。

就算在那個年代沒有多少文學表達手段,但是這東西畢竟是人創造出來的,而在那個年代能夠記錄文字的都不是一般人,甚至可以說都是一時人傑,會一些誇張的表達也是很正常的,畢竟那個時候還沒有真正嚴格意義上的史書出現,就算是軒轅部落的記錄也很隨意,等到華夏這邊出現了真正意義的史書才開始正在的記載。

所以犼的出現直接彌補了上古時期的那些歷史空白,畢竟在現在的文獻記載中,那個時代是神話……一個人的說法就有很多種,誰也沒辦法說服誰就是正確的,因為沒有證據證明,時間過去太久了,證據早就磨滅了,現在軒轅部落出來的書籍算是證據,但是他們對於後來各朝各代記錄都很完整,對於之前的那段時間就語焉不詳了,只能從隻言片語中找到痕迹。

可以說,對於犼的加盟,國家也會非常的歡迎,對於華夏的歷史,其實還是有一些外國的學者不承認的,因為沒有證據……現在修鍊者曝光之後,國家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拿出證據來了,特別是這種數千年前的歷史人物回歸,更是一劑強心劑。

而另一方面,犼在和林軒交戰之後發現,自己並不是林軒的對手,即便是雙方都使用出了領域的手段也依舊被壓制,而且犼總感覺林軒並沒有盡全力,而且林軒天道化的程度也比自己高出一截……

很難想象,一個剛剛晉入天境的天境一品竟然會有這種程度的天道化,如果林軒把他的天道化完全激發的話攻擊的威力還會再加一成,而林軒還有一個可以增幅九倍的血脈天賦,可以說,如果林軒全力施為的話,恐怕會瞬間秒殺犼。

犼自然也是明白這一點,林軒已經站在了天境一品的最巔峰,甚至一些天境二品都是不如林軒的,還有那個站在一邊沒有出手的老者,犼沒有感覺出來這個老者的境界,那麼除了有什麼特殊的寶物之外,就是這個老者的境界比自己高了……

前有如此天才強大的林軒,後有更加強大壓陣的公孫落花,那麼就說明現在的統治者不但老一輩實力強大,年輕一輩實力也非常強大,至少一二百年的安穩是沒有問題的,也是基於此,犼才決定加入他們。

不論在什麼時候,天境都是非常強大的力量,即便是在他們那個可以突破天境的年代,天境也是非常稀少的,整個國家也就那麼十幾個……要知道,那個時候天道是沒有壓制的,而華夏是全世界最繁榮的地方,其他的地方,一個大洲可能也就幾個天境而已。

現在群世界能夠有那麼多人有突破天境的條件,那也是因為之前壓制的太狠了,厚積薄發導致的,再加上現在的人口基數太龐大的,比數千年前的人口多了無數倍,在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之下催生出更多的天境也是可以預期的了,不過就算如此,能夠突破的也寥寥無幾。

所以犼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正,自己的實力肯定可以有個高層的位置,不說別的,一個供奉的位置應該是可以的,自己也不掌權,就當做一個武力威懾,幫助現在的統治者威懾天下,那麼自己也能得到一個很好的修鍊環境,如果一二百年之後天下有什麼變故的話,那麼自己再破碎虛空也來得及。

而且自己和魃是綁定的,這樣一來就是兩個天境戰力了,自己和魃前生是夫妻,如今魃的神志還沒有徹底恢復,但是極為依賴自己,這樣一來自己的分量就更重了一些,只要表現出自己有益無害,那麼現在的統治者就會很歡迎自己……嘖嘖,現代的辭彙真的是豐富,很多之前表達不出來的詞語,現在都可以表達的淋漓盡致,犼已經開始喜歡上現在這個世界了,什麼都很方便,當然了,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是天境了,心態不一樣了,變得超然了。

既然危機解除,那麼那些龍組的成員也就可以撤退了,而且大家撤退的都很高興,畢竟任務完成了,又沒付出什麼代價,要知道,這次任務給的軍功可是很高的,雖說任務的軍功有兩檔,一旦談判破裂需要戰鬥有一檔,那一檔的軍功給的很高,而若是談判成功,他只是在外圍守護,這一檔的會低一些,但是即便如此這次給的軍功也非常的高,畢竟涉及到了天境,敢接任務的都抱著恐怕會出現傷亡的心態來的,所以給他們更多的軍功也是應該的。

將犼和魃接出來之後,剩下的殭屍會在殭屍洞穴裡面暫時等待,接下來關於他們的安置還是需要進一步安排的,而林軒則是直接撕裂空間,帶著犼和魃前往津市,在那裡會有龍組的人出面和犼進行進一步的談判,林軒是戰鬥人員,並不擅長談判,所以接下來的事情林軒也就是在一邊保護談判人員的安全……

畢竟談判的人員雖然也是修鍊者,但是也就是一個物境十六品的修鍊者,自己要不在旁邊坐著的話,恐怕這個人在犼的威勢之下都沒辦法開口說話……不過這個人年齡不小了,還是能夠讓自己鎮定下來的,而且和一個天境強者談判也不是誰都能遇到的,所以他也很興奮。

而犼曾經是一國之主,而且在那個年代,他們屬於被驅逐的一方,在夾縫之間生存下來,也是經驗豐富,隨著對現代社會的不斷了解,犼也開始為自己爭取利益了,不過一個基調已經定下來了,犼已經將決定加入華夏,加入龍組至少兩百年,兩百年之後,再視情況而定。 談判的事情林軒就沒有再插嘴了,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員去做,戰鬥的事情林軒自然會頂上去,但是談判的事情林軒就不擅長了,林軒也不在乎談判的結果,既然龍組派了他們來,那麼自然是信任他們,是什麼結果都是國家的意志。

而且華夏希望犼和魃加入他們的,進一步加強龍組的實力,以期在接下來的浩劫中取得主動,而犼和魃也是希望能夠加入華夏的修鍊者組織,他們剛剛復甦意識其實還是停留在他們死前的。

這數千年來他的意識雖然一直殘存在軀體之內,因為特殊的地利並沒有消散,但是一直渾渾噩噩的,他的實力很強,這幾千年的溫養讓他恢復了神志,不過靈魂還是有些破綻,魃的神志也沒有完全恢復過來,所以他們也不會貿然的就往道域跑。

權少豪寵小寶貝 在地球上他們是最頂尖的那一批強者,但是進了道域可就不一樣了,在道域中雖然天境也是一方強者,但是上面可是還有一大堆更強的人,他們是數千年的殭屍進化成了犼和魃,這種情況幾千年也遇不到,說不準就有什麼強大的存在對他們感興趣……

在地球上他們能過得很舒服,這點他們很清楚,能夠得到華夏的資助他們會更舒服,只是需要付出一些自己的力量而已,總是要證明自己的價值才會被人家看重,對於這一點犼是很清楚的。

犼化名為夏犼,魃化名為夏魃,以夏為姓,算是對故國的一點懷念,至於原本的名字……如今既然已經重生了,那麼曾經的名字不要也罷,他們如今就是夏犼和夏魃。

最後龍組成立了冥部,而夏犼和夏魃成為了冥部的隊長,反正他們是一體的,也並不想分開,所以龍組給他們都是隊長的待遇,如今龍組也算是有了四大部,分別是龍部、軍部、冥部和軒轅部,而犼自然也有了稱號——冥龍。

由於冥部的隊伍比較特殊,所以華夏也是分了一片地方給冥部,反正華夏地大物博,無人區還是有很多的,而且最難得的是這支隊伍對生存條件要求的不是那麼高,就算在沙漠來也能生活的非常好……

不過國家還是考慮了一番,讓冥部鎮守北疆了,一來那個地方這兩年比較混亂,有冥部這一群不畏生死而且百分之百服從命令的隊伍放在那裡非常的放心,再者,把一群殭屍扔到沙漠里似乎總有一些讓他們送死的感覺……北疆的話氣候比較偏乾冷,這一群殭屍大軍還是可以適應的,至於夏犼和夏魃,自然不會限制他們的自由,他們想去哪裡都行……反正也限制不了人家。

具體細節的敲定花了五天時間,也得虧是雙方你情我願,不然的話鬼知道會繼續談判多長時間,雙方說說停停,林軒在一邊聽著也是有些無語,也就是雙方的態度都很好,不然的話林軒還以為要談崩了……這幾天別的沒幹,吃飯倒是吃了不少,只是夏犼和夏魃加入龍組事關重大,所以林軒才一直耐著性子跟著。

不過看著夏犼倒是很喜歡這種談判的氛圍,似乎是因為幾千年沒有說話了,這幾天夏犼的話可不會一般的少,他對於華夏現在的一切都非常的好奇,其實以夏犼的實力,只要隨便抓一個普通人,然後搜查這個普通人的靈魂,那麼基本上很快就能了解現代社會的一切,不過夏犼倒是很喜歡這個學習的過程,每當發現一個新奇的事物夏犼都會興奮的去了解,也就是夏魃冷漠一些,林軒一直沒有聽到夏魃說過話。

結束了談判之後,林軒就和夏犼和夏魃分開了,國家對於夏犼和夏魃也另有安排,夏犼對於華夏的美食非常的鐘愛,他們那個年代可沒有這麼多烹調方法,就算是一國之主,但是一來他們畢竟是戰敗的一方,再者,那個時代的技術限制就是如此,這幾天談判的時候那個負責談判的官員可是帶著他們大吃大喝來著……

咦,這算不算公款……咳咳……

這可是正常的工作需要,不過這帶著夏犼和夏魃來回吃喝倒是也有一定的作用,至少加速了談判的速度……不然的話恐怕還會再談幾天。

夏犼和夏魃對華夏美食情有獨鍾,自然有專人帶著他們去全國各地品嘗美食,在這一段時間內夏犼表現出來的睿智則是讓華夏非常的放心,當然了,最主要的是自身的實力強大,只要林軒在這裡,夏犼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他們又不需要吃人肉,普通人身體裡面的源氣幾乎為零,吃了沒有任何用……沒有衝突的生活習慣,那麼雙方也就不存在衝突了。

林軒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母校華清大學……林軒現在的實力暫時進入了一個瓶頸期,神力強度達到了天境一品的初期巔峰,想要進一步需要慢慢的去提升,這個是水磨工夫,除非是有什麼奇遇,不然就得一點點來。

反正晉入天境之後就代表著與天地同壽了,若是沒有什麼生死威脅的話,一般的天境都會慢慢的提升自己的神力等級,畢竟這東西是根基,只有根基打好了才能有穩固的高樓。

另外就是對於天道的理解了,雖然現在進入天道空間也還能繼續領悟天道,不過林軒還是決定緩一緩,現在林軒更想去靜下心來好好的看看書,所以林軒來到了華清大學,來到了曾經自己經常來的圖書館。

以前自己經常會在這裡找書看,不過後來越來越多的人會選擇在網上尋找書了,來到圖書館的更多的是來複習的,畢竟圖書館的環境還是非常好的,每一個來到圖書館的人都會自覺的保持安靜,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環境,也是一片令人感到安心的凈土。

林軒很容易就進入了圖書館,現在整個地球林軒進不去的地方也沒幾個,林軒就像是一個普通學生一樣走進了圖書館,雖說現在是下午,但是已經是假期了,圖書館也沒太多人了,不過假期不回家的學生還是有很多的,還有一些外國留學生根本不回家的……

所以學校的圖書館現在也沒有閉館,倒是很良心了,只是值班的老師很少了,開放的區域也沒有平時那麼多,不過林軒還是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在外面爭鬥了這麼長時間,讓林軒的心靈其實是有些疲憊的,有些東西是遊戲能夠排解的,但是有些東西是遊戲沒辦法排解的,所以林軒準備到書裡面來找找答案,順便找一找當年在圖書館那種靜心的感覺。 伴著淡淡的墨香,林軒再次進入了書的海洋,將手機調成靜音扔在一邊,不用擔心讀書的時候忽然跳出來什麼新聞廣告打擾你看書的心情……林軒也經常用手機看書,畢竟很方便,隨時隨地都可以看,平時很少有整塊的時間留給你去看書,所以用手機看書也是有好處的,在夾縫的時間裡可以很方便的讀書。

不過也有一個壞處,就是時不時的會跳出來一個什麼什麼新聞,而且這些個新聞為了吸引眼球都會起一些各種各樣的題目……比如之前乃至現在很多關於林軒自己的新聞,結果林軒點進去發現,這些新聞說的有鼻子有眼的,但是自己都不不知道……這就很討厭了,竟然還有女星硬和自己扯關係的……林軒當時就無語的,真的是躺著也中槍。林軒後來就把所有的推送全都關掉了,結果有的時候重要的新聞也會錯過……

不過林軒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了,這點煩惱也就一笑了之,不去理會了,關於自己的負面新聞也有,但是怎麼說林軒也是一位將軍,誹謗一位將軍的罪名可不小,一般知道的人都不敢,不知道的人都接到了警察叔叔的茶杯……

最近事情沒有那麼多,但是那場浩劫卻越來越近了,在胖子、眾神殿、教廷多方共同合作預言之下,浩劫將會在三月到四月左右出現,現在是一月中旬,也就是說他們還能過個安穩年,不過相信這個年大家基本都會在修鍊中度過,天境是大家的共同目標。

林軒則是忙中偷閑,拿出一個大塊的時間出來閱讀,修鍊固然是求取不斷的突破,但是林軒總感覺修鍊還是需要智慧的,別的不說,想要去領悟天道,沒有足夠的智慧的話,恐怕連天道都感應不到,能夠突破到天境的除了那些靠奇遇直接硬突破進去的,其他的基本上都是有過人之處的。

沉浸在書的海洋中,時間總是會過得很快,林軒並沒有打算只是看一會書就走,華清大學圖書館的館藏是很豐富的,也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林軒準備看看其他人的智慧,所以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林軒也沒有離開的打算。

夜晚,圖書館內的人都走光了,圖書館的燈光也都暗了下來,林軒依舊在讀書,林軒現在讀書的速度很快,而且在沒有燈光的地方也能清晰的看到書籍上面的文字,所以林軒依舊坐在角落裡,拿著書籍仔細的閱讀。

說起來林軒來這裡讀書還是跟華清大學的校長打了招呼的,畢竟雖然林軒能夠做到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潛入全球幾乎任何地方,除了個別存在天境以上陣法的,其他的地方都擋不住掌握了空間天道的林軒,但是林軒覺得這裡畢竟是自己人的地盤,所以跟人打一下招呼也是應該的。

華清大學的校長偶爾也會跟林軒聯繫一下,畢竟林軒現在幾乎被塑造成了民族英雄,不論是維也納事件,還是帶回大量書籍,亦或是之前地震中心救援林軒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華夏對於林軒的宣傳也是不遺餘力的,對於這麼優秀的學生,華清自然也是非常的自豪,所以校長大人自然也會經常邀請林軒回來做個講座報告什麼的……

對於林軒想要在圖書館看書,校長大人自然不會拒絕,礙於林軒囑咐想要一個絕對安靜的環境,不然的話校長都想親自過來拜訪林軒……別看林軒現在年齡不大,可是林軒現在的級別可是比他這個校長高很多,在華夏這個大環境下,大學的校長大多數也都和官員很像,這也就是華清大學的校長,身上還有些書生的氣息,若是一般大學的校長,有個將軍級別的校友回歸,那估計早就跑過來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林軒一直徜徉在書海中,林軒現在讀書的速度很快,效率也很高,看完一本百萬字的書也就一個小時左右,這還是故意放慢了速度,因為林軒在讀書的同時還會一邊思考……

這個思考的過程是林軒想要的,書讀的多了,總是要自己思考的,如果只是單純的看熱鬧,那麼讀書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書存在的意義是傳播知識,而思考則是讓這些知識不斷融匯貫通,成為自己的東西,進而舉一反三,碰撞出更加璀璨的火花,這是知識不斷繁榮的過程,也是人們學習的過程……

林軒總覺得單純的背書那麼就永遠沒辦法超越寫書的人,雖然這句話說出來在很多人看起來很狂妄,不過若是連這個心思都沒有的話,那麼這個世界豈不是在一直倒退,永遠沒有進步的機會了。

所以林軒喜歡在讀書的時候思考,就算讀小說的時候也會將自己代入到主角的生活中,體會一次次輪迴的感覺,林軒經常會看網路小說,雖然現在網路小說總被人家詬病,但是每一個新出來的事物都會被人家詬病,林軒不會只看他們的負面,而是在其中吸取精華。

一邊看書一邊思考,不知不覺天漸漸亮了起來,上午只有零星的幾個學生,林軒也沒有停止讀書的打算,這次林軒閱讀的書籍更多的是偏向華夏傳統文學的,畢竟華夏現代文學被西方文學滲透的厲害,而且是以小說為主的,那些小說林軒並不太喜歡,悲劇太多了……

相比下來林軒其實更喜歡網路文學,因為林軒自己就是修鍊者,林軒並不會在無奈的社會之中沉淪,林軒更需要在這個浩瀚的世界中英勇搏擊,永不放棄、勇往直前才應該是林軒的信念,所以林軒不會去讀那些小說薄弱自己的意志。

另外還有前輩們對天地的理解,其實對天地的思考前輩們很早就開始了,古時小說的地位很低,詩詞的地位其實也並沒有那麼高,只有著書立說的文豪才會受到尊敬,而很多人選擇寫史,因為這個只要足夠細緻,足夠有耐心,再加上一定的才學是可以做到的,只是很多人做不到細緻和耐心而已。

但是類似莊子那種思考天地的人還真並不是那麼多,歷覽前賢,林軒其實收穫很多,並不僅僅是對於文學語言的提升,而更多的是對於天地的理解,這才是林軒想要的,道元曾經說過,任何一個存在的事物都是天道,也就是說,即便是人為創造出來的電腦電視之類的電器,其實也是天道,這大千世界的任何事物,都可以領悟天道,並不僅僅局限於自然界。 「其實很多知識先賢都在書中寫下了,只是我們從來沒有去體會過,近代我們一味的追尋外國文學,一味的去認為人家的東西是好的,殊不知自家老祖宗早就把一切都寫好了,只要你用心去發現,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得到解答。」林軒輕嘆一聲,合上了手中的書籍。

對於華夏現在的文學林軒其實感觸並不深,畢竟林軒學的並不是文學專業的,但是讀書讀得多了,還是能看到一些人在書中發出的感嘆的,而且自己的老爹也經常感嘆,林頓雖然也不是文學專業的,但是林頓活的時間比較長,而且天資聰穎又是物境巔峰,涉獵一些文學知識很簡單。

很多人感嘆現代華夏的文學是一片荒漠,但是其實這一片荒漠的形成有很多的原因,人還是這些人,為什麼歷史上這些人能夠創造一片又一片的璀璨文學,但是現在卻創造不出來?

首先第一個就是對外國文學的崇拜,這一點其實是挺致命的,因為從一開始路就走歪了,而且一直在往歪路上走,從頭便歪了,那麼也就回不來了,雖然還是有很多人在中西結合這條路上走的很遠,進而產生了當代文學,但是和華夏古代文學相比高下立判。

其次便是教育制度,華夏的教育制度將英語放在了一個很高的位置,幾乎每一個華夏的兒童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在他們未來可能用不上的語言上,而且現代的知識太過龐雜,每個孩子學的東西太多,那麼自然不能將心思完全用在文學上面,要知道古代那些學子,只是幾本書就要學習十載時間,其中的道理太多太多,現代的學生學到的僅僅只是皮毛,而課餘時間又被大量的補習班、興趣班佔據,浪費了最佳的啟蒙時間,等到後來想要覺醒,那就真的只能靠天賦了……

雖然語言之間有很多共通的地方,但那也只是相對於學習語言的正常用法,涉及到文學領域,那麼大量外國的語言就會衝擊原本自身的語言習慣,漢語和英語差距實在太大,若是在有一定的成就之後互通學習或許是更進一步的助力,但是從一開始就兩者并行,那麼很大可能就會形成衝突,很多學生其他科目都非常好,但是僅僅是因為英語這一項拉分,而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在學習英語上,最終浪費了自身的才思,轉而成為了一個普通的職員……

再有就涉及國家自身了,古籍大會的舉辦為什麼會讓那麼多老學者激動萬分?其實並不僅僅是因為找回了很多珍貴古籍,還有就是意味著文學的開放……文學其實是一個需要不斷發散思維的領域,將文學固定在一個頻率上是讓文學慢性自殺,歌頌是文學的一部分,但永遠不是文學的全部。

這些其實也沒有什麼辦法,畢竟國家的發展才是第一位的,在國家發展之下犧牲總是在所難免的,在國家真正強盛起來之後,或許自我的文化才會樹立起來,只是被後輩看扁了這個時代,多少會有些心酸和無奈。

還有就是前輩們對後背們的排斥和打壓了,這個是真切存在的,能夠一心提攜後輩的人基本都是自身不愁的人,只要還在這個熔爐之中,那麼就難免會擔心自身的利益,網路文學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明明網路文學讀者眾多,但是承認他們的很少,硬是在其前面加上網路兩個字,然後再冠以非主流的名頭,讓大家都遠離……

對於新出現的文學形式不是引導而是打壓,只有等到時間逐漸流失,這是每個時代都面臨的問題,只能等著時間去慢慢引導,所以並不是最主要的問題。

這是林軒第一次對華夏的文學產生一些想法,或許不太成熟,或許有些不對,也或許不太完整,但是確實是林軒的想法,從昨天下午到今天上午,林軒這二十多個小時看了三十多本書,又是在這麼安靜的環境下,自然也會產生很多想法。

以前林軒都是對於歷史有些思考,畢竟他學習的專業就是這個,不過文史不分家,華夏的歷史也可以說是文學史,沒有文學的記錄也不會有歷史傳下來,所以林頓會很了解文學,而林軒也開始涉獵文學。

林軒現在逐漸理解了,為什麼地球上以前那些卡在物境巔峰的老傢伙一個兩個都那麼博學,因為他們的壽命悠長,實力又不可能再精進了,那就有大量的時間來讀書,而他們讀書的速度太快,又不太需要吃飯和睡覺,這麼一來,會的東西自然就多了。

修鍊者學習普通人的知識很快,對於大腦的開發修鍊者們進行的程度都很深,再加上物境巔峰都會有對天道的理解,這種理解都會讓修鍊者們變得更加聰穎。

等到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林軒站起身來,離開了圖書館,讀書固然重要,但是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書籍,書上的東西都是人總結下來的,所以讀書只是幫助自己更好的理解這個世界,讀了一天的書,林軒腦海中有很多思考,所以林軒決定出去走走。

這個城市每天都不一樣,每天都會發生新的事情,會有新的喜悅也會有新的悲傷,這些喜悅和悲傷比小說中的更加真切,從書上看過了之後,在出來走走,看看這真切的世間事,也算是一種另類的紅塵煉心了。

走出華清大學,走進車水馬龍,人言、車鳴,街邊動感的、傷感的音樂,商家賣力的吆喝,現代的,古老的在這個城市中匯聚中,林軒在這個城市中慢慢的踱步,這不是林軒第一次在燕京城裡漫步了,不過每一次都會有不同的感受。

對於林軒的所作所為道元一直在身邊看著,道元也沒有干預,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修鍊方式,有的人喜歡閉關,有的人喜歡戰鬥,有的人喜歡遊歷世間……修行是很私人的事情,也是需要每個人自己摸索。

林軒的未來目標是道境,那麼就不能走任何一個前人走過的路,他既然要開闢一條自己的路,那麼就要自己探索修行,功法可以交給他,武技可以交給他,天道可以引領他,但是路要自己走。

這也是為什麼道元雖然一直在指點林軒修鍊,但是林軒做出的選擇道元都不會反對的原因,就像現在,在別人看來,似乎林軒是在浪費時間,但是道元知道,這是林軒自己的修鍊方式,林軒前半生都是普通人,所以他的路總會和普通人有關,倒也沒有什麼獨特的。 對於林軒修鍊的事情,道元會一直在一旁指點,畢竟道元已經是道境,幾乎算得上是超脫了的一批人,眼界何等之高,指點林軒修鍊還是非常簡單的,如果林軒在修鍊的時候出現了什麼岔子道元還是可以及時指正的。

但是林軒自己選擇的路,道元不會幹涉,路就是修鍊前進的方向,沒有誰確定自己走的路就一定是正確的,修鍊這件事從來都沒有標準答案,走出什麼樣的路,就是什麼樣的結果。

就像軒轅黃帝,他開創了血晶之路,或許現在看來還有很多的缺陷,從血晶之路走出來的天境實力要比正統源氣之路差一些,但是血晶之路修行速度之快是正統源氣之路根本無法比擬的,可以說,如果真正發動戰爭的話,不惜代價是可以短時間內製造出大量高手……

而且黃帝已經開發出了金晶這個東西,如果黃帝刻苦鑽研,通過血晶之路成就道境的話,就可以開闢出源氣的另外一條路,說不定以後就有個什麼血晶老祖或者金晶老祖的稱號了,不過現在這一切都太遠,黃帝還在和道尊為了道域而互相爭鬥呢。

林軒在燕京里悠閑的修鍊,出沒在燕京的各個角落,整整一夜,林軒看到了許多曾經沒有看到過的畫面,有溫馨,也有邪惡……這一夜燕京的警察叔叔們也是很忙碌……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林軒結束了行走,再次回到了華清大學的圖書館裡面,坐了下來安靜的讀書。

這樣反覆了大約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華清大學圖書館內適合林軒讀的書基本都被林軒看過了,其他一些專業知識的書林軒現在還用不上,所以也就沒有去讀,這一段時間還是非常安靜的,沒有人來打擾林軒,小夥伴們現在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想要突破天境,鳳妍也和小金兩個在軒轅空間裡面找那些妖獸們玩去了,所以林軒能夠安靜的調整自己的心態。

這一段時間林軒自身感覺還是非常不錯的,神力在林軒的體內流轉的速度也在逐漸加速,如果林軒這一段時間有在關注著自身的神力的話就會發現,他的神力這幾天在他的體內一直在熠熠生輝,在不斷的凝聚壓縮,每當林軒有新的體悟的時候,就是神力最為活躍的時候,當然了,這一切林軒都沒有注意到,這幾天他是確確實實的融入到了文學與歷史的海洋裡面,那一樁樁一幕幕彷彿在林軒的眼前經過……

「不錯……看樣子是快要突破了。」道元看著正沉浸在書中的林軒感覺到非常的欣慰,他傳授林軒的心決對於戰鬥力並沒有明顯的提升,不過道元並不看重那些對戰力有增幅的功法,功法是根基,打好了根基一切都好說,那些有的會讓神力上面帶上特殊屬性的功法雖然看起來很華麗,但是成長性要差心決一籌,不過心決並不適合所有的人,那些靠著拼殺進階的修鍊者就不適合心決,所以說還是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而心決恰好最適合林軒他們道聖者這一脈。

而道聖者這一脈其實很特殊,他和其他的修鍊者不太一樣,就像之前林軒在沒有修鍊之前,僅僅是為了寫畢業論文產生的一些思考,就會引動自身的源氣覺醒,這就是道聖者一脈特殊的地方,他們受到界心的鐘愛,修鍊會更加的順暢,理解天地也會更加方便……

道聖者一脈至今除了林軒還有三人,初代道聖者活得時間最久,在無數文明相互爭輝,這天地還是一層一層的時候,初代道聖者就存在著,而且存在了很長時間,初代道聖者的實力最為強大,在眾多文明老祖的圍攻之下才隕落的,那可是一大群的道境……

如今那些道境幾乎都凋零了,只剩下幾個文明在苟延殘喘,也就是說如果當年那個初代道聖者還在這個年代的話,就足以鎮壓整個時代,那些個文明老祖根本沒有什麼還手之力,也就是神魔老祖還能掙扎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