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什麼他?你媽沒教過你怎麼說話嗎?叫洛師兄!」

謝長京又狠狠地踢了對方几腳,這才傲然開口道:「不錯!就在半個時辰之前,洛師兄在中峰的演武堂內,剛剛奪得了本屆外門招考的榜首!從此之後,便是我百草門的第一天驕!」

皇帝大叔是帥哥 此言一出,剩下的其他人終於什麼都明白了。

為什麼洛川敢一言不合就廢了孔祥林。

為什麼謝長京會對洛川如此恭敬。

於是有那心思敏捷之輩趕緊跪地磕頭道:「求洛師兄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了我等吧!我們也是被孔大……孔祥林那廢物給矇騙、利用了,這才會對洛師兄不敬啊!望洛師兄明鑒!」

謝長京耀武揚威地站在眾人面前,感覺自己從來沒有如此激動過。

哪怕眾人跪的並不是他,而是洛川,但此時的謝長京儼然已經把自己當作了洛川的小弟,自然與有榮焉!

可接下來謝長京又犯愁了,如果只是一個孔祥林的話,他們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讓其蒸發掉,畢竟對方雖然貴為凌劍宗記名弟子,但要說起關注度,恐怕還不如他那個已經死了的老爹。

但眼下還有這麼多人,如果都殺了,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就算洛川剛拿了外門榜首也掩不住。

如果不殺,將他們都放回去,但凡有一個多嘴的,把今天的事情捅了出去,那麼孔祥林的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就在謝長京左右為難的時候,只見洛川緩緩走了過來,然後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玉質令牌。

上書一個字。

草!

見狀,就連謝長京的眼睛都直了。

「洛師兄,這……這莫非是……堂座親令!」

聽到堂座親令這四個字,那些原本還在鬼哭狼嚎著討饒的記名弟子紛紛身形一顫,抬頭看向高高在上的洛川,以及他手中的那塊玉令。

下一刻,洛川緩緩開口道:「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些人並不是我百草堂的人,但沒關係,若你們敢將今日之事向外人透露半分,那麼從今往後,只要與你等有牽連之人,就別再想從我百草堂領到半株靈草、半顆丹藥!」

頓了頓,洛川又笑著補充了一句:「至於原本就是我百草堂的弟子,若被我知道你們在背後亂嚼舌根,那麼……我想堂座師兄那裡會很樂意多一個試藥童子的。」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身形一顫,隨即忙不迭地磕頭應是。

「洛師兄所言,我等必當謹遵在心!」

洛川點點頭,這才轉身對那四個始終一言不發的葯童說道:「你們四個,把這傢伙抬回我府中去。」

又對謝長京開口道:「這邊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全權處置了。」

聞言,謝長京頓時雙眼放光,連連點頭道:「我辦事,洛師兄請放一萬個心!」

洛川對此不置可否,回頭看著一直躲在身後,卻一點也不顯得害怕的紅豆,臉上露出了難得的柔和,他伸出手掌,笑著道:「走,我們回家。」 洛川帶著紅豆回家了。

在紅豆的堅持下,兩人極為奢侈地吃了一隻醬鴨,一條鹹魚,甚至還喝了半壇五年前柳長老送來的青梅酒。

以作慶祝。

小丫頭不勝酒力,很快就醉倒了,口中還不斷囈語著:「少爺有本事了……少爺拿了第一……少爺……」

洛川苦笑著將紅豆抱到床上躺好,又仔細地替她掖了掖被角,這才走到門外坐下。

在夏風的輕拂下,洛川也覺得腦袋有些發脹,但他卻沒有睡,而是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件東西捧在手中。

之前洛川對謝長京說,要把孔祥林變成自己的試藥童子,並不是恐嚇,而是他真的打算這麼做。

對於那害了紅豆的罪魁禍首,洛川沒有半點心慈手軟之意。

「從今往後,我洛川發誓,一定不會再讓你挨餓了!」

五年前的誓言還猶在耳邊回蕩著,雖然那時的洛川與今日的他已經是兩個人了,但洛川仍舊選擇去遵循這一承諾。

因為只有真正經歷過飢餓的人才知道,那是多麼可怕的體驗。

七年前的那場兵禍,以及宛如天罰般的水災,讓兩個還不到十歲的孩子彷彿從地獄裡面走了一遭,當真正餓到極點的時候,他們什麼都吃過。

草根、泥土、樹皮,還有最可怕的……

每當想到這裡,洛川都感到胃中一陣泛嘔。

「不管那饕餮曼陀羅多麼可怕,我也一定要研製出解藥!」

洛川緊握著拳頭,像是在對星空起誓。

他知道,黎洪是絕對靠不住的,就算是交到自己手中的那三顆斷食丹,若非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洛川也不願動用。

誰知道裡面有沒有添加什麼別的毒藥!

如果是為了救紅豆,洛川絕對不惜以身試讀,但他不能讓紅豆自己去冒這個險!

而且,命運把握在別人手裡面的滋味,早在洛川來到凌劍宗之前就已經嘗過了,他絕不會再去試第二次!

唯一能夠相信的人,只有紅豆和他自己。

惡魔老公太悶騷 所以早在洛川離開廬房的時候他就已經想清楚了,他要學習葯道,他要親自為紅豆煉製解毒丹!

此事若是放在以往,洛川根本連想都不敢去想。

但現在不一樣了。

如今的他不僅手持堂座親令,在整個百草堂內橫行無忌,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有一件足以改變他和紅豆命運的東西。

那是白先生的臨別饋贈。

兩天前,當白先生再臨百草堂之際,或許洛川怎麼也想不到,對方竟然給了自己這麼大的一場造化。

包括那丹房的地火,以及幫助自己晉陞降星四重境的陽辰丹。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白先生改變了洛川的命運。

但除此之外,還有一件東西,原本是被洛川視為對自己最無用的存在,卻在今時今日,成了他和紅豆最後的救命稻草。

或許,也將就此改變紅豆的命運。

便是那本由白先生親手書寫的草藥筆記!

洛川雖然在百草堂已經當了五年的葯童,但也只能算是打下了一個不錯的基礎,想要真正觸及到那博大精深的草藥之道,還欠缺一位好老師,或者說,還差一個契機。

眼前,這本草藥筆記便是洛川最好的老師,也是他最大的契機所在!

深吸了一口氣,洛川努力讓自己的心神變得更加清明了一些,這才無比莊重地翻開了筆記的第一頁。

之前在丹房中的時候,他曾經草草看過幾頁,卻並沒有仔細研讀。

此時心境不同,自然能發現此書更多的不凡之處。

比如在那扉頁之上,便寫著這麼一行小字:

葯字草當頭!

只看了一眼,洛川便感覺心中一震,彷彿在他的眼前被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一種若有若無的明悟自他靈魂深處炸開,令他一時間完全被陷入了這本筆記裡面。

「原來百憂草可以這麼用!」

「咦?這雲門藤的嫁接方法怎麼與百草堂裡面所教的不一樣?」

「這真的是天星果嗎?怎麼會是紅色的!難道以前我們的培育方法都是錯的!」

「這個是……九尾靈竹!竟然真的開出了九尾!」

……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地流逝著,洛川手中的書冊開始變得越來越薄,目光也越來越專註,雖然尚未進入那可遇而不可求的入定境界,但也差之不遠了。

足足兩寸厚的筆記,洛川用了整整一夜才翻到了最後,此時天色將明,遠處似有雞鳴響起,卻絲毫無法將洛川喚醒。

他的雙眼中儘是血絲,卻掩不住臉上的震撼與驚喜之意。

冥冥之中,他彷彿已經從那浩瀚的草藥世界中,看到了饕餮曼陀羅之毒的可解性!

當然,哪怕洛川再怎麼天資卓越、悟性超凡,也不可能只用一夜時間便將白先生四年之所得盡數感悟。

甚至當他合上書頁之後,腦中竟然連一株草藥的習性都想不起來,只覺得一陣頭昏腦脹,眼看便要沉沉睡去。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道恐怖的轟鳴聲突然自他腦中炸開。

又像是一聲醒鍾,直接把洛川從昏睡的狀態拉了回來。

緊接著,堪稱洛川此生最大的機緣,那簇盤踞在他星海之上的希望之火,突然迸出了絢爛的火花。

同時,一直未能被洛川看明白的那六個金色大字,竟然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腦中,並且發生了異變!

星火燎原,總訣!

這六個金光熠熠的大字並沒有改變,只是在那徐徐展開的捲軸當中,洛川分明看到,當中竟然多出了幾個字。

首先,最明顯的,是抬頭的幾個孤零零的卷首上。

原本那裡只有諸如卷一、卷二……一直到卷九這麼幾個不明覺厲的字樣。

但現在,在卷三的後面,竟然多了一個卷名!

「卷三:星火鑄丹術!」

見狀,洛川來不及多想,便迫不及待地將心神落在了這幾個墨色大字之上,可惜,卻沒有半點反應。

於是洛川又將目光挪到了此卷名之下。

那裡曾經是一片空白。

但現在在其最前列,卻多了五個蠅體小字。

百草洗鍊錄!

「這是什麼!」

洛川心中無比的震撼,再一次抱著無比的希望,將心神落在了那百草洗鍊錄之上,心中還在不斷祈禱:「千萬……千萬要有反應啊……」

或許真的是洛川的禱告起了作用,也或許這本就是他應得的獎勵,所以在下一刻,一片金光璀璨升起,然後再洛川的眼前,閃出了一株株栩栩如生的靈草,從播種,到培育,再到成熟,最後到成藥,包羅萬象,無所不有。

洛川看到了百憂草的三十二種用法。

看到了雲門藤一百七十種嫁接手段。

看到了天星果最完美的培育方法,最後長出的果子竟然是橙色的。

看到了九尾竹最終開出了第十尾。

……

這一切似乎都是白先生的筆記上所記錄的要點,卻在百草洗鍊錄中被再一次的發揚光大,讓洛川看到了更多的,不同草藥搭配在一起的可能性,也看到了更加神乎其神的培育手段、使用方法。

很快洛川就懂了,這分明是在對白先生筆記的一種升華和進化!

而且更重要的是,白先生筆記上所記錄的草藥,只有他來百草堂這四年之所得,而在那百草洗鍊錄中,又何止這點數目?

只是一刻鐘的時間,洛川已經見到了凌劍宗所沒有的,上百種陌生草藥!

百草洗鍊錄名為百草,但實際上所容納的草藥數量,至少有數十萬種!

對此,洛川絲毫沒有感到對於前途漫漫的彷徨感,反而無比的激動與雀躍,因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將這百草洗鍊錄研習透徹,就一定能找到辦法為紅豆解那饕餮曼陀羅的劇毒!

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絕不放棄!

因此在接下來的幾天,除了每日與紅豆說上兩句話,一起吃飯之外,洛川完全沉浸在了草藥之道的世界中。

就連謝長京來找他數次,洛川都沒有搭理。

尤其眼看紅豆日漸消瘦,雖然小丫頭什麼也沒說,但洛川知道,距離那饕餮曼陀羅發作的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了,他的心中也是越來越急。

就這麼過去了整整七天之後,洛川幾乎以一種不眠不休的架勢,終於把百草洗鍊錄中大概一成左右的草藥全部熟悉了。

而這些全都是在白先生筆記中所提及的內容。

兩相應照之下,再加上這些草藥本就出自百草堂,洛川與之打了整整五年的交道,學起來自然也快了很多。

當第七天過去,洛川睜開那雙布滿了血絲的眼睛,第一次邁步走出了房門。

他知道,自己的理論知識已經學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實踐!

好在有堂座親令在手,這件事情對洛川不難。

只要他一聲令下,但凡是百草堂有的草藥,他都有權利拿來做試驗!

可洛川剛一出門,就看到了在門外守候了多時的謝長京。

看著洛川那無比猩紅的雙眼,凹陷的臉頰,以及一頭的亂髮,謝長京先是被嚇了一跳,這才恭恭敬敬地開口道:「洛師兄,你可算出來了!」

洛川輕輕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耐煩地問道:「有什麼事?」

謝長京苦笑著搖搖頭:「洛師兄難道忘了,你之前可是拿了外門招考榜首的,按規定可得星石十枚、神兵一件、法訣一部,另外因為你是榜首,所以能再獲青袍一件,青袍和星石我已經給洛師兄代領回來,交給紅豆了,可那神兵和法訣得師兄親自去挑才是。」

洛川一愣,這幾天他忙著學百草洗鍊錄,倒真是把此事給忘了,如今被謝長京提醒,知道拖久了也不好,只能暫時壓下了去找草藥試驗的念頭。

「也好,那你前頭帶路吧。」

聞言,謝長京卻並沒有立刻動身,而是猶豫著開口道:「洛師兄,那神兵堂和勛錄堂可都是宗門重地,你看,是不是該……」

不等謝長京說完,屋內的紅豆已經端著水盆走了出來,柔聲對洛川道:「少爺,這可是你成為外門弟子之後第一次露面呢,可不能讓人家笑話,我先伺候少爺洗漱一下吧。」

======================================

PS:鄭重感謝『碸寒』50元紅包打賞,感謝『弓長張啦啦啦』18元紅包打賞,感謝『史前巨餓』8元紅包打賞,感謝『東方風雲天下』2元紅包打賞,感謝『酒酒酒酒酒酒99』2元打賞,同樣感謝諸位投來的鮮花,謝謝你們能喜歡這個故事。 當洛川再次踏上朔明峰的時候,已經換了一副模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