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看看。」聲音落下,加爾藍旋即起身,向傅然所在之地行去。

而不遠處姬欣相似一眼,最後都是輕笑搖頭,沒有前去的打算,至於烈越帝國的四兄弟連眼皮都未曾動一下,對周圍的一切毫不在意。

「不知這位小姐如何稱呼?」畢秘向加爾藍問道。

「加爾藍。」加爾藍並未隱藏身份,惜字如金的回答道,但是當聲音落下之際,畢秘眼中閃過一絲凝重神色,轉身即逝,唯有對其極為了解的紅裳注意到這一點。

加爾藍落座,魏貫月點頭,卻沒有得到前者絲毫的目光,她的注意力全部在傅然身上。

「早就聽聞加爾小姐,今日一見,看來傳言也並非虛假啊。」畢秘開口道。

紅裳眉頭輕蹙,對於這加爾藍沒有絲毫印象,但是能夠引起畢秘重視的身並不多,為何這樣一個靈玄境小丫頭會讓畢秘如此對待?

「魏貫月,你這位朋友也不為我介紹介紹。」加爾藍先是向畢秘點頭示意,而後才向魏貫月開口道。

「還望贖罪,我與凌然小友相識也不久。」魏貫月恭敬說道。

畢秘眉頭一挑,沒有想到加爾藍還認識魏貫月,既然如此,對於魏貫月的來歷也多少了解了一些,至於紅裳,也通過這一點看出了一些加爾藍的不凡之處。

面色冷淡,對魏貫月的的態度沒有絲毫尊敬可言,甚至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但是後者卻毫不在意,反而還有尊重之意。

「這丫頭並非勢力之人,不然我不會沒有印象,而那些大家族之中也沒有這樣一個丫頭的存在,身邊跟著五位實力極為不弱的下屬,應該是某個帝國皇室的人。」紅裳不愧是有背景之人,短暫沉思之後便猜到一些。

對於魏貫月的話,加爾藍輕輕頷首,不知是否相信。

「凌然小友,兩日後這烈越遺迹便會開啟,其內不但有奇異生物,還有不少心狠手辣之輩,不知可願與在下合作?」畢秘目光落在傅然身上,笑道。

對於魏貫月與傅然二人,畢秘也看出一些東西,雖然表面上魏貫月的實力更強一些,然而剛才逼得那宗玄境不得不退讓的可是傅然,因此並未詢問魏貫月,直接向傅然開口。

「畢秘公子為何不找這位加爾藍小姐?他們的實力可不容小覷啊!」傅然頗為意外,無論怎麼看,加爾藍一行六人都要過他們,若是需要合作,自然是首選。

聞言,畢秘瞥了一眼遠處雷風五人,道:「我可是孤身一人,和他們合作可是不划算,而且想必加爾藍小姐也沒有合作的意思吧?」

後半句話乃是對加爾藍所說,但是加爾藍卻沒有絲毫神色流露,點頭示意後轉身離去。

「凌然,別聽畢秘的,你要是和他合作了,還怎麼照顧我?當初我父親可是將照顧我的事情交給你了。」遠處傳來檀仙兒的聲音,讓畢秘紅裳視線望去,而加爾藍也頓住腳步。

「二小姐,你可有幾位師姐,用得著小子么?」傅然攤了攤手,笑道。

「哦?凌然小友還認識碧蓮門的人啊!」畢秘笑道。

還不等傅然回話,檀仙兒便是指著畢秘說道:「畢秘,你看見本小姐也不打招呼,而且現在還要拐走凌然,這是何意?」

畢秘面色不變,別頭望向檀仙兒,又看了一眼姬欣與高澤,失笑道:「仙兒小姐,你們碧蓮門已經與紫竹峰合作了,還有蒼狼派也和寒月宗合作,至於加爾藍小姐應該已經與烈越皇室達成共識,我若不找點幫手,到時候可有些麻煩。」

聲音落下,畢秘手一晃,摺扇出現,緩緩煽動。

「哼!」

檀仙兒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再理會。

但是第二層與第一層卻是炸開了鍋,碧蓮門與紫竹峰合作?蒼狼派與寒月宗合作?原本敵對的四大門派這一次怎麼如此反常?還有那不明身份的加爾藍竟然與烈越皇室聯手。

若非畢秘開口,他們並不知情,一些對在烈越遺迹之中有過經歷的都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這種情況並非第一次出現,以往也有過,但是每一次各大勢力出現聯手合作的時候,便證明烈越遺迹之中出現異變。

「畢秘公子,你說得可有些多了,小心閃了舌頭。」一位蒼狼派的青年冷聲道。

面對青年甚是濃郁的威脅,畢秘毫不在意,視線掃過第二層與第一層的眾人,視線又回到傅然身上,道:「不知凌然小友意下如何?他們這些傢伙都很是兇悍,若是我們合作,到時候才有個照應啊!」

「這事我說了可不算,不知趙公子意下如何?」聲音落下,傅然別頭望向第一層某處,視線落在人群中的趙游身上。

趙游早就出現,卻並未與傅然匯合,原本認為傅然沒有注意到他,但是卻不知道在他踏入古風樓的瞬間便被焚老發現。

被所有人注視,趙游無所謂說道:「關於合作的事情稍後再說。」頓了頓,趙游的雙目突然湧現凝重,望向畢秘,道:「畢秘公子,這一次烈越遺迹又出現異變了么?」

烈越遺迹開一次開啟都會引來無數人的貪婪,但是卻有著意外,那便是烈越遺迹之中出現異變,原本的貪婪將會化為恐懼。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畢秘身上,烈越遺迹是否出現異變十分重要,雖然不少人從畢秘剛才的言論中猜到一些,但是還是忍不住祈禱並非真實。

「是否出現異變我不知曉,但是數月前家父與四大門派還有烈越帝國前來查看過,烈越遺迹還未曾開啟,但是卻滲透出大量的死氣,而在這些死氣之中還夾雜著生氣。」

畢秘的話如同一個重磅炸彈仍在了平靜的湖面之中,掀起軒然大波。 ?嘩!

當畢秘聲音落下之時,眾人皆是嘩然,若烈越遺迹真的出現異變,這一次進入其中的除了極少部分,又有多少人能夠保證活著出來?

特別是一些有過烈越遺迹經歷的人,平時這烈越遺迹就兇險無比,不但有奇異難以察覺的生物,還要小心地方烈越遺迹之中的禁制,而最讓人措手不及的便是那些心懷鬼胎之輩。

每一次烈越遺迹開啟,將會有數千修玄者身亡在其內,而烈越遺迹一旦出現異變,十之七八都會身亡在其中,據說數十年前的一次異變,能夠從其內活著出來的不過百餘人左右,就算是那些大勢力的人也無法自保。

一時間,不少人都出現猶豫,雖然烈越遺迹之中不乏一些奇珍異寶和玄決玄器等,但是和性命比起來孰輕孰重再明顯不過。

「這是否是畢秘的一個圈套?」

當然,也有人懷疑這是否是畢秘故意設下的圈套,用遺迹異變嚇退不少人,自然就少了一些爭奪者。

而趙游此刻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他雖然沒有經歷過,甚至連烈越遺迹是什麼樣子都沒有見過,但是對於其中兇險卻是十分清楚,若是畢秘所說非假,那麼這一次進入烈越遺迹可謂是九死一生,以他的實力連自保或許都十分困難。

視線落在畢秘身上,旋即狠狠一咬牙,若是僅憑畢秘的一句話便放棄,絕不可能,而且只要與畢秘合作,那麼就算有異變,也要安全許多,畢竟畢秘身後的畢庄可是一個大勢力,雖然無法與碧蓮門這等勢力相比,但是也並非一般二流勢力能夠相提並論的。

「既然畢秘公子想要合作,那麼趙游恭敬不如從命。」

聲音落下,趙游縱身一躍便落足第三層,然而畢秘卻僅僅看了一眼便收回,對於趙游,他還是有些了解,畢竟有關於烈越遺迹之中會出現的強大敵手他都曾調查過,其中便包括趙廷夫婦。

若是趙廷夫婦二人出現在這裡,或許還能夠讓他忌憚,但是僅僅一個趙游,他還不會放在心上。

「畢秘公子,說說吧,為何要找我們合作?那些虛假之言就莫要說了。」傅然平淡道,他可不會天真的相信畢秘是看到他與魏貫月實力出眾,這才有了合作之意,必然有其他原因。

見傅然還是沒有答應合作之事,畢秘心中也忍不住低嘆,看來想要糊弄對方不是那麼簡單。

「前不久我父親與其他前輩探查烈越遺迹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異之處,但是想要進入其中卻十分困難,若是沒有強大的肉身絕不可能,而我雖然修習過煉體玄決,但是也僅僅是地級低等而已,想要破開那裡的禁制還有不小困難,而紅裳也無法做到。」畢秘並沒有隱瞞,這件事四大勢力與烈越皇室之人也是知曉,而且他還要依靠傅然。

「紅裳?」

傅然微驚,沒有想到這紅裳居然早就與畢秘聯手,看來這二人的關係並非表面這般。

傅然沒有表態,雙手環抱,淡笑望著畢秘。

見此,畢秘心中也是暗罵一聲,果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又道:「這個禁制十分厲害,即便是經過無數歲月,但是難以破開,唯有肉體強大之輩才行,在這次前往遺迹之中最多不過十餘人有可能成功而已,其內很有可能是丹師的煉丹之處。」

宮先生又來撒狗糧了 聞言,傅然這才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麼到時候還要麻煩畢秘公子了。」

丹師,可不是一般人,身份比符師更加尊貴,若真是丹師煉丹之處,那麼必定有不少奇珍異寶,說不定還有遺留下來的丹藥,難怪畢秘會與他聯手,當然對於畢秘的話,他也沒有盡數相信,這防人之心不可無。

………

轉眼間兩日的時間過去,而在這兩日之中,又有不少修玄者前來,都是向這古風樓湧來,其目的自然是為了奪寶會,各種在外面十分稀有之物出現,而加爾藍又是出手,再度弄到兩個地級玄決。

清晨,陽光灑下照耀著大地,上萬修玄者聚集在一片平原之上,等待著什麼。

嗡嗡嗡!

徒然,奇異的聲音出現,半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道如同水浪一般的波紋,而且越來越多,到最後布滿整個平原。

突然出現的一幕並未讓人感到奇怪,反而讓不少人面露貪婪,這是遺迹開啟的徵兆。

「空間力量。」

無限大萌王 傅然身為符師,而且多次利用空間符紋傳送,對於這空間力量自然是十分熟悉,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這半空之中的波紋上有著極為恐怖的空間力量,似乎被禁錮,難以散開,不然此地將會死傷無數。

空間力量的出現直接阻斷了所有人的視線,他們僅僅能夠看到波紋的不斷推動,卻無法看清波紋後面的情況。

呼!

狂風吹過,一股令人心底生寒的死氣出現,但是在這死氣之中卻又蘊含生氣,兩者交纏難以分開,似乎本就該如此一般。

轟!

當波紋散去之時,出現在傅然面前的哪還是什麼平原,完全就是沙漠,不過與沙漠不同的是有著無數巨大樹木林立,卻光禿禿的,沒有絲毫綠色,也沒有落葉。

「這便是烈越遺迹?」 神醫嫡女 傅然低聲道。

「竟然是沙漠……這下可糟了!」當看見沙漠的時候,畢秘面色微變。

見此,傅然陷入沉凝之中,聽這畢秘的意思,似乎這烈越遺迹每次開啟都不一樣。

「烈越遺迹每一次開啟其內的景象都不同,或者說其實遺迹沒有變化,而是最外面這一層的幻境在不斷變化。」畢秘沉聲道。

幻境?

傅然大驚,他竟然沒有絲毫察覺,而且經歷如此多年,這幻境依然真實,看來想要破除並不簡單,不然幾大勢力早就聯手。

「這個幻境沒有破解之法,只能隱藏周圍的情況,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這一點也是最為危險的地方,隱藏了周圍的環境,導致我們根本難以察覺隱藏的奇異生物,若是被那些東西纏上,想要脫身可不簡單,這個幻境籠罩千丈距離,只要過了這一層幻境,便算是進入了烈越遺迹之中。」畢秘開口說道。

聞言,傅然點了點頭,並沒有立即進入其中的意思,而且其他幾大勢力之人也沒有著急神色流露,站在遺迹外等待。

而有不少人此時都是猶豫不決,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死氣和生氣的存在,這些死氣讓他們感到壓抑,而生氣有讓他們感覺自己充滿了力量,看來畢秘所說是真,這遺迹的確出現了異變。

「既然沒有人願意打頭陣,那麼在下便打頭陣!」

聲音落下,一道中年直接沖入沙漠之中,在踏足沙漠的時候,其身形便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既然有了人衝去,也給其他人增添了不少勇氣,紛紛進入其中,也有不少人還在躊躇,而幾大勢力之中,沒有人前往。

「畢秘,這一次雖然發生了異變,使得進入遺迹人數會比以往少,但是黑海那邊傳來消息說這一次的人數不少,我們是不是和姬欣他們聯手?」紅裳低聲問道。

畢秘輕搖頭,道:「姬欣已經和高澤聯手了,而且據我調查,那高澤似乎和黑海之中有一些聯繫,若是和他聯手,恐怕會拿我們做犧牲品。」

「那麼我們也走吧。」聲音落下,紅裳一步踏出,身形便是消失。

「記住,在這幻境之中,什麼都不能相信,只能靠自己。」提醒一聲,畢秘也進入沙漠之中。

而後,傅然三人也相繼進入其中。 ?在踏入沙漠的一瞬間,傅然便感覺到沉重的壓力迎面而來,而周遭的死氣與生氣撲來,令他體內的玄力都出現躁動。

「這幻境竟然如此詭異。」

傅然不敢有絲毫大意,雖然不過千丈距離,但是這突如其來的壓力令他的速度受到極大的限制。

「呼!」

下一刻,傅然便是激射而出,不過那速度與一般人也快不了多少,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想要穿過這片沙漠,應該需要半柱香的時間,而且這還是沒有被影響的情況下。

一路疾馳沒有絲毫停頓,片刻之後傅然便行進兩百丈,期間並無任何意外發生,但是心中的警惕也未放鬆一絲一毫。

「有東西在接近!」

徒然,焚老的提醒在傅然心間響起,他連忙頓住腳步,體內玄力涌動,視線不斷在周圍掃過,精神力暴涌而出,卻僅僅籠罩在以自身為中心五十丈距離。

唰!

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傅然背後,錐形之物刺來,令他後背生涼,這攻擊太過迅速,若非他一直感知著周圍,恐怕也難以察覺,而且這還是有焚老的提醒。

砰!

轉身一拳轟去,隨即那黑影便是崩散開來,落至黃沙之中消失不見。

「這是什麼鬼東西?」

傅然大驚,他連對方是什麼樣子都沒有看清,只能勉強看清是一道黑影,似人非人,而且氣息之中儘是死氣,沒有絲毫玄力波動,在這布滿死氣的沙漠之中難以察覺。

「我也無法感知出來。」

傅然面色一沉,竟然連焚老都無法感知出來,剛才太過危險,若是同時出現數道這樣的黑影,那麼可是相當的麻煩。

咻!

雙腳發力,躍至枯樹之上,既然那東西能夠融入黃沙之中,那麼便不再接觸,直至越過這片沙漠。

旋即傅然再次爆沖而出,身體每一次躍起其落腳點都是枯樹之上,然後再次躍起,雖然更加降低了速度,但是相對來說卻要安全許多。

又是兩百丈的距離,不過就在傅然身體即將落下之時,枯樹突然化為墨黑色,樹椏衍生,瞬間之後便如同一頭巨型章魚一般,觸角飛舞,向傅然纏去。

「哼!」

傅然冷哼一聲,雙手緊握,在這裡他的玄力受到極為恐怖的壓制,難以發揮出多少作用,既然如此,那麼便不依靠玄力,以肉身硬憾。

咻!

一隻觸鬚掃來,傅然直接抱住,同時低喝一聲,雙臂猛然發力,直接將巨型章魚黑影拋起,身體落至地面,單手一抓,銀雷槍出現在手中,認準了黑影跌落點,暴刺而去。

噗!

銀雷槍如同切豆腐一般輕鬆的穿透黑影,下一瞬,黑影崩散開來,再次融入黃沙之中消失。

就在傅然準備鬆氣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他視線所及的枯樹皆是化為黑影,向他蜂擁而來,同時地面之中也出現黑影,如同人類,卻頭生犄角,雙臂極長。

傅然面色一變,他視線所及的黑影恐怕有著數百,若是被圍住,就算是他肉身強悍,恐怕也無力逃脫,當下不敢有絲毫停留,認準方向疾馳而去。

唰唰唰!

傅然剛剛行動,那些黑影便是尾隨,而且速度極快,章魚黑影觸角舞動,人影手臂化為錐形之物。

「這裡是幻境,但是這些東西給人感覺卻十分真實,到底是怎麼回事?」

傅然的問題沒有人回答他,就算是焚老此刻也沒有弄明白,當務之急是必須逃離此地,不過看這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追上傅然,他原本的恐怖速度在這裡沒有絲毫的作用,難以發揮。

在疾馳的同時,傅然腦海中也不斷考慮對策,這些黑影神秘莫測,而且似乎難以殺死,再加上數量眾多,除非有範圍性攻擊手段,不然難以取得效果,而傅然唯一能夠大範圍覆蓋的玄決便是流掌。

但是流掌是否能夠去取得效果,他也並不清楚,流掌能夠吞噬生機,但是這些黑影卻沒有絲毫生機可言,如同死物一般,濃郁的死氣令人作嘔。

但是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辦法能夠解決,龍紋雖然也算,不過現在哪還有時間作畫。

符師與修玄者的戰鬥有著很大的區別,符師在畫符與人交戰的時候,所需要的玄力十分稀少,僅用玄力畫出符紋,然後便能夠發動攻擊,而修玄者卻不同,修玄者想要發動畫在符紙上的符紋,就必須用自身玄力催動,消耗的玄力決定了符紋的強弱。

因此一般符師身上很少有畫好的攻擊符紋,當符紋畫在符紙上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催動,那麼以後想要催動便要依靠自身玄力,由自身玄力來支持符紋,對於玄力的消耗十分恐怖。

但是符師在畫出符紋的第一時間便催動,僅需一絲一毫的玄力便足夠,符紋能夠引動周圍的天地玄力。

而此刻,在這沙漠之中雖然存在有玄力,但是卻十分稀薄,就算是成功將龍紋畫出,其威力也是大大銳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